分享到: 简体 繁體

第二百七十五章 末代阴阳师

    屏幕里洪啸天的表情露出了一丝尴尬和嫌弃,然后摇了摇头,冷声回了一句,“没事,” 
    洪武又说,“祖爷爷,你走咋也不跟我说一声,我还以为你遭了万无忌的毒手,害我内疚了好些日子,” 
    “额,”洪啸天面对洪武似乎是有些无话可说, 
    见他有些尴尬,我便将洪武从显示屏前拽了回来,说,“洪啸天你也见过了,若是没话说了,就先出去,我还有事要说,” 
    闻言,洪武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似乎一时间还接受不了和冥府视频这个事实,但他心里纳闷儿倒也没死皮赖脸的待着,又跟洪啸天打了声招呼,也就大大咧咧的出去了, 
    我起身去关了房门,回来见洪啸天还在摄像头前傻坐着,便问了一句,“你和小九还好么,” 
    “谋了份阴差的差事,倒也不无聊,”洪啸天语气缓和的回了一句, 
    我点点头,无话可说,洪啸天也没话说了,便起身走开了, 
    他走了,白无常就坐了回来,看样子是要作势关掉视频, 
    我瞬间皱了眉,问他,“沈和沈眉菱去冥府了么,” 
    白无常似乎已经忘了这茬儿,被我提起,这才点了点头,随即又转而说,“我知道你是被万三江养大的,对他可能会下不去手,可天地轮回是定数,有些事是必然,” 
    “不,”我摇头,转而说,“我是不明白三江爷爷明明已经死了,也被天雷劈过了,他理应魂飞魄散了,为何冥府还要我送他过去,我又该如何送他过去,” 
    “这个……”白无常犹豫了一下,这才说,“煞其实就是鬼魂所凝聚的精气,万三江被天雷所劈,精气四散,成就了一方风水,你可以破掉那万家祠堂的风水试试,” 
    那万家祠堂和常仙庙连着,破掉我们自己的风水,他当我脑子有病啊, 
    他这话我顿时不爱听了,直接反驳说,“无常爷你也说了,天地轮回是定数,定数让我三江爷爷成就了一方风水,它没有意识,不曾作恶人间,也不算是还活着,冥府又何必咄咄逼人,他没了三魂七魄,即使收走了那股精气,对冥府,对世间又有什么好处,” 
    白无常一阵哑然,似乎是被我问住了, 
    我又说,“作为一道风水精气存在于这人世间,滋养一方水土,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白无常依旧是沉?,良久之后,这才说了一句,“那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吧,若是想留下万三江,我们不追究就是了,” 
    他这样说,我顿时松了一口气,缓和了语气,转而又问,“那个……我父亲死了,无常爷知道么,” 
    闻言,白无常看了我一眼,问我,“你想说什么,”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壮着胆子说,“他生前没少做了坏事,但这都是事出有因,冥府是否会为难他的魂魄,比如下地狱什么的……” 
    听我说这个,白无常却是呵呵一笑,无奈的说,“这个你放心,万家为冥府办事多年,除了偶尔丢几个魂魄以外,这鬼门守的还算太平,他就是入了阴曹地府,是转世投胎,还是留职阴司也是他自己选,更不可能下地狱,” 
    白无常的话让我彻底放心了,随后我又问他是不是和张玲聊过天了,不然他刚才干嘛喊玲儿妹子,结果我这话一问,白无常急忙挂断了视频,我再点,屏幕上又显示对方已经拒绝了你的视频通话…… 
    这白无常和张玲不会是在搞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觉得有事,我皱了一下眉,可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我下楼的时候,洪武正在牛逼哄哄的和斐然以及老胡说他见着白无常了, 
    他说的带劲儿,我还是走过去打断了他,将刘长生的死说了一下,现在周家的事应该就好办了,洪武听我说完,点点头说回去之后会和赵老头儿、秦颖商量一下,尽快把这事办了, 
    洪武并没有久留,见过洪啸天之后,当天便告辞了, 
    事情处理完了,我给孙谏之打了个电话,按照他说的地址,找去了万佛之前居住的地方, 
    在山里,是个完全与世隔绝的地方,这地方栽满了桃树,但并不是花开的季节,所以显得有些葱葱郁郁的, 
    万佛居住的地方似乎是自己盖的,和龙儿沟李湛那房子差不多,但明显要精致很多,是砖瓦木结构的房屋,装修的很是雅致整洁, 
    我和斐然赶到的时候,孙谏之和任无涯已经给万佛的尸体换好了衣服,放入了棺材里,但因为等着我,所以这棺材并未封棺, 
    确切的说,万佛早就是个死人了,相较于他被我杀死的时候,此时我显得平静了许多,或许死对他来说真的没什么好怕的,甚至是一种解脱, 
    仅仅是结束了一次生命的旅程,接下来可以有新的生命旅程,或者留在阴间,也不过是换个世界生活罢了, 
    他这一辈子,该做的事,不该做的事,都做过了, 
    作为这灭族八百年最后的一个牺牲者,万佛尽力了,至少,站在阴阳师的角度来看,他做的很好, 
    只是……我恐怕要让他失望了, 
    看着安安静静躺在棺材里的万佛,我的心中诞出了一丝愧疚,一丝敬佩,万家的阴阳师走到这一步不易,他们这八百年所作出的牺牲,我历历在目,可正是因为这些悲惨的记忆,我不想让这样的命运继续下去, 
    万佛逼迫我收下了定魂砂,将万家阴阳师的命运交在了我手里,他让我来选择,而我……恐怕是万家的最后一个阴阳师了, 
    既然他们都不想背负这末代的骂名,那就由我来,由我来终结这一切, 
    这是我的决定,无论如何,我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再遭遇这样的命运,若是这个世上真的需要一个阴阳师,我便来承担一切, 
    若是不需要,那我便只做一个凡人,一个普通古董店的小老板, 
    心中不是滋味儿的想着,我与孙谏之一起合上了棺盖,任无涯拿来了木橛和锤子,之后我们三人封了棺,扒开宅院后的坟墓,将万佛的棺材和我母亲的棺材合葬进了一个坟中, 
    填好坟土,我们三个在坟前磕了头,孙谏之这才说,“原本……师父让我劝你收下这定魂砂,可我觉得你不会答应,所以没有对你提这事,” 
    “他的执拗,不是任何人能撼动的,他想要的结果,也没有人能改变,”我沉声回了一句,孙谏之的意思我懂,万佛是早就不想活了,之所以还留在这世上只是因为还没有将定魂砂传给我, 
    任无涯微微抬头,望了望天,似乎是在阻止眼泪流下来,然后转身走了, 
    万佛的死似乎对他的打击很大,之前他应该不知道这情况,还将万佛送到我面前,直接导致了万佛失去定魂砂,我和孙谏之倒也能理解他心里那道坎儿, 
    见他走,孙谏之便招呼了一声,“无涯师弟,师父不在了,你我三人便要相依为命,你可明白我的意思,切莫想不开,” 
    任无涯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似乎是在示意我们他没事儿, 
    任无涯离开了,出了这与世隔绝的深山,孙谏之却没走,他将我和斐然带到了这宅院的后山,后山下有个很大的山洞, 
    很快我就明白他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了, 
    这山洞里摆放了不少棺材,有十多口,棺材都是新的,至少都是没下过土的, 
    而棺材里装的都是一些不腐的尸身, 
    孙谏之说,“这些是这些年师父所寻到的万家阴阳师的尸体,有很久之前的,也有这八百年之内的,可能是因为大量回收定魂砂的原因,这尸体基本都是无头尸体携带着魂魄,原本师父是想将这些尸体直接送到北冥之地,可这些年被沈盯着,也就没了那个机会,现在沈走了,师父也走了,这些尸体便要由你来处理了,” 
    万家阴阳师的尸身不腐,其实很大程度上是血脉的关系,因为是妖胎的后人,所以才会有这种特性,按照正常情况来说没了定魂砂,尸体腐烂是难免的, 
    而这些不腐的尸身留在世上也确实是个?烦,谁知道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一两个刘长生那样的疯子, 
    残尸伴有残魂又不能烧掉,最好的办法确实是和沈一样,直接连魂魄带尸体一起送进鬼门, 
    我点点头应下了这事,商量定明年的鬼节将这些尸体送走,我们三个在这深山里住了三天,最后给万佛备了一次祭品,便离开了, 
    孙谏之直接回大同了,我和斐然转乘客车来到了太原, 
    万佛那边的事算是告一段落了,老蛇这边还要解决,原本斐然是给了李湛三天的时间考虑,可左右一耽误,这一个星期就过去了,他李湛就是再犹豫应该也有个结果了, 
    和斐然去龙儿沟的路上,我这心里却有些七上八下的,其实有件事我一直瞒着斐然没说, 
    那便是自从在金龙峡翠屏峰后山吸了八宝吊玉壶的精气之后,这老蛇便再也没了动静,我曾试过用意识和它沟通,可老蛇自始至终一直都没有回应我,

猜你喜欢: 《阴宅1046》 《阴风阵阵》 《神秘亡夫难伺候》 《尸香门第》 《人性禁岛》 《你的尸首我的魂》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