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简体 繁體

第一百七十八章 杜门

    我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张晓雅的提议,因为我对于自己的身材已经是非常满意了,更何况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哪方面的障碍,干嘛好端端地要进行改变?
    如果同意了,不就是在证明自己不行吗?!
    是男人,就绝对不能说自己不行!
    在我的坚持下,江雨儿只能把剩下的两管药物收了起来,嘱咐我这两天好好休息。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我都是躺在床上看电视度过的。另外,我还订了去石家庄的机票。根据推荐信上的内容,杜门就在石家庄。
    经过这几天的休息,我的肌肉变得舒服了许多。最让我在意的是,我的力量真的变强了不少。
    打个比方,早晨起来吃早餐的时候,张晓雅细心为我们熬制了皮蛋瘦肉粥。可能是因为这些天吃多了欧阳风雪那黑暗料理的关系,难得吃到美味的早餐,我激动地握紧了碗。
    谁知道啪的一声,那碗竟然直接碎掉了。这是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江雨儿跟我解释,说是我现在力量忽然变强了许多,一时间还学不会怎么去控制。
    这种强化虽然不算正道,却已经让我万般兴奋。现在的我敢保证,如果周武王跟我单挑,我百分百能打败他。
    当我的身体恢复差不多之后,我们终于踏上了前往石家庄的旅程。关于雪道门那边的追杀,江雨儿让我根本不用担心,她说张老爷子会帮我处理好一切。
    实际上,我小的时候对于石家庄的印象一直都很奇怪。这个城市的名字听起来让人觉得像一个小村子,之所以会让人这么想,是因为外地人难免会想起西游记里面写过的高老庄。
    可当我来到这个城市之后,才发现这里还真是繁华。站在这个大城市之中,我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走。推荐信上有说杜门的地址,但出租车司机也找不到这个地址究竟是在哪儿。
    最后我们查了地图,他终于将我送到了附近的区域。我下了出租车,还是不知道该去哪儿找杜门。
    这个推荐信上,说杜门就处于我这条街的四十五号,问题是这条街的第四十五号是一个很简单甚至称得上破旧的小饭店。
    要说一个大酒店或者酒吧是杜门我还相信,可这么一个小饭店……怎么算是杜门呢?
    要知道,杜门可是北宗的重要分支之一,如此恐怖的道士门派,怎么看都不像是小饭馆的规模。
    “要不先进去看看吧……”陪我同行、负责保护我的江雨儿说道,“总要进去看看才知道是什么样的,说不定里面有什么玄机。”
    我想想也是,就带着江雨儿一起进了饭店。等进来之后,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热情地让我们坐下,还问我们要点什么东西吃。我想了想,压低声音跟他问道:“杜门在这儿吗?”
    “啊?”
    中年男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下意识说道:“要毛肚是吗?”
    “不是毛肚,是杜门。”
    “没这种菜。”
    老板的话语让我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正好肚子也饿了,我跟江雨儿就一起要了两份蛋炒饭。
    “现在还真是麻烦了,千里迢迢来到石家庄,却不知道杜门究竟在哪儿……”我拿着推荐信看来看去,咬牙道,“钟元山那老头该不会是耍我的吧?”
    江雨儿摇头道:“应该不会,他没必要这样戏弄你。我们先看着吧,大不了在这儿的酒店住几天,总会找到蹊跷的。”
    我想想也是,眼下既然来了,自然不能这么简单地放弃。
    “蛋炒饭来咯!”
    正当我们聊天的时候,老板忽然就端上了两盘香喷喷的蛋炒饭。我连忙抓起勺子就一阵狼吞虎咽,经过长途跋涉,我可是已经饿坏了。
    问题是,这家的蛋炒饭味道有点难吃,吃着有种冰凉粘稠的感觉。这是我第一次吃到这么难吃的蛋炒饭,我吃了两口之后就不行了,对老板喊道:“老板,你过来一下。”
    “咋了?”
    老板疑惑地来到我身边,而我指着蛋炒饭说道:“你做的蛋炒饭太难吃了,说这是给畜生吃的也不过分,我不可能会为这么难吃的蛋炒饭掏钱,麻烦你把钱退给我。做饭这么难吃,麻烦你就不要开饭店了,迟早会被打的。”
    老板顿时一愣,他嘟哝道:“怎么可能难吃,你再吃一口试试。”
    我没想到老板会给我一个这样的回答,就拿起勺子再吃了一口蛋炒饭。结果这一入口,蛋炒饭的味道竟然彻底变了。非但变得热乎不说,饭粒也是干爽美味,与刚才的口感简直不一样!
    如果说刚才的蛋炒饭是一坨粘稠冰凉的狗屎,那么现在的蛋炒饭已经是人间美味了!
    “怎么会这样……”我惊讶道,“竟然有两种味道。”
    老板嘿嘿笑了一下,随后就扬长而去。我看着面前的蛋炒饭,怎么都觉得有问题,忍不住陷入了深思,沉声道:“会不会是鬼遮眼?我的意思是,这也许是杜门给我们的某种考验。”
    “应该是这样……”江雨儿也是点头道,“看来,这并不是普通的小饭店。想要进入杜门,就必须拿出自己的本事。”
    我开始观察四周的环境,在这种细心观察下,我很快就发现了异端。
    在我们的座位的桌角上,竟然有一个用小刀雕刻的人脸。这人脸特别丑陋,眼睛很是巨大,让人看着有点毛骨悚然。
    江雨儿瞧见人脸后,她小声道:“这应该是某种阵法,小心点,阵法不能随意破坏。我们需要按照顺序来,若是一个顺序没把握好,就会出现问题。放心,我会帮你通过这个见面礼。”
    我点点头,而江雨儿立即到了其他的餐桌旁开始研究。果不其然,每个餐桌旁都有一个人脸。
    江雨儿全都观察完毕之后,在这个地方弄弄,那个地方搞搞。她的顺序我是看不懂,但估计是有特别原因的。每当她要除掉一个人脸的时候,都会先在那个人脸旁边画上一个太极八卦阵,然后再将人脸替代。
    而且这八卦阵有时候画在人脸的左边,有时候却是画在人脸的右边,让人完全看不懂。
    最后,江雨儿走到了我的身边,她去除掉了我们这餐桌上的人脸,轻声道:“搞定。”
    刹那间,我们四周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切都如同走马灯一样,原本我们还是坐在一个破旧的小饭店里,可这个时候,这里的环境却是开始飞快变换。
    才短暂的一秒过后,我们已经不是坐在破旧的小饭店里了。这分明就是一个巨大的山门,我们正坐在山门口,在我面前,摆放着两个盘子。一个是真正的蛋炒饭,而另一个……则是一盘早已冷却了的剩稀饭。
    而那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也是摇身一变,变成了身穿道袍的英俊男子。
    他看向我们,笑呵呵地说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两位道友,说杜门的饭菜不好吃,那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我惊愕地看了看四周,不敢置信道,“好强大的法阵,想要弄出这般强大的法阵,估计要付出不小代价吧?”
    男子笑道:“每年维持法阵的费用,差不多是四百万左右。这杜门后边就出了石家庄,整个杜门有十七平方公里,你们现在见到的法阵,只是冰山一角。不过无妨,与杜门的收益比起来,这点法阵的费用,也算是九牛一毛了。”
    十七平方公里……
    好大!

猜你喜欢: 《诡家仙》 《风水异事》 《女尸合同工》 《我死后的事》 《极乐小尸妹》 《冥夫药别停》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