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0章 不可告人的计划

    杀了福禄儿…… 
    又搞定了祁寇两位长生境。
    孟凡再次化作福禄儿的样子,坐在龙鳄背,一路向青丘城走去,祁寇两人已经陷入昏‘迷’之,像货物一样躺在了龙鳄背。
    而窦黑潭则一脸‘激’动的在后面跟着。
    今晚出一趟城,简直是太有意义了!
    窦黑潭走着走着,脊梁越‘挺’越直,再也没有半点那个男人的样子了。
    那个男人,被心爱的‘女’人背叛,失去了一切。
    那个男人,也有一颗柔软容易受伤的心。
    那个男人,曾想着死了算了……
    现在他又重新活过来了,要活得光明磊落,顶天立地,不能再像从前一样,欺负弱小,总想着扬名立万,也不太懂的心疼人……
    人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窦黑潭想着,他这一回头,至少值几千块月玄石吧。
    到了城‘门’处,此前放孟凡出城的人,瞅见孟凡坐着龙鳄回来了,又瞧见祁寇二人重伤昏‘迷’的样子,吃了一惊,但因头有‘交’代,不要多问福公子的事情,他们也没敢开口问,又将孟凡放回了城内。
    回到紫阳小宫后,孟凡又恢复了自己原本的样子。
    方才他以福禄儿的模样进城,也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这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接下来,他预料着,千灯该来紫阳小宫走一遭了……
    “哥!搞定了?”茴香早在‘门’口迎了,见孟凡大获全胜,顿时欢呼雀跃起来,“跑了一晚了,要不要沐浴一下,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用了,事情还没完,今晚有的忙了。”孟凡有些伤愁的摆了摆手,让窦黑潭拎起祁寇二人,打算去一趟密室,也在这时候,看守紫阳小宫大‘门’的弟子匆匆忙忙跑过来了。
    “小副宫主,尉迟帮主在外求见。”
    “求见什么,尉迟大哥又不是外人,直接进来好。”
    “他还带着一个人,说是那对母‘女’的父亲,您不方便的话,不用见了,他直接把人带走了。”
    “什么母‘女’父亲的?”
    孟凡还尚不知棚户区汉子梁百田的家事,端的是没听懂这句话。
    “哥。”茴香简略将梁百田妻子吊的事情给孟凡讲了一下,“是今晚发生的事,一直没来得及跟你说,那小‘女’孩说他父亲是个赌徒,是他父亲‘逼’母亲吊的,这样吧,我去见一见尉迟大哥,让他先把人带回去算了。”
    “等一下……”让茴香意外的是,孟凡在想了片刻之后,说道,“让尉迟大哥带人进来!”
    “啊?”茴香愣了愣,“‘女’人已经救活了,哥,这事已经不重要了,再说那人的身份……赌徒啊!”
    “没事。”孟凡说了一句让茴香很不理解的话,“我现在正好缺一个为了钱,连家都不要的人,看看他究竟合不合适!”
    尉迟正带着鼻青脸肿的梁百田,走进了紫阳小宫。
    在城外的时候,尉迟正将梁百田打了一顿,连杀他的心都有了,为了赌钱,竟然差点‘逼’死自己的老婆,这样的男人活着还不如死了!
    可后来打着打着心软了。
    梁百田得知妻子的事情,竟然将一把刀递到了他的手,让他帮忙杀了他,带着他的头去向妻‘女’谢罪,他没脸活着见她们娘俩了。
    尉迟正没有妻子,有‘女’儿。
    瞧见梁百田一心寻死的样子,动了恻隐之心,打算给他一次破镜重圆的机会,好歹是一个家啊!那小‘女’孩小芳的年龄还小,从小没了父亲,该有多可怜……
    “小……小副宫主。”
    在一处偏殿里,梁百田瞧见孟凡,紧张得身子哆里哆嗦,他早已听过孟凡在青丘城的种种事迹了,即便是不故意去打听,茶馆说书人在讲,城内城外的修士都在说,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了不少。
    在这样的人物面前,他顿觉自己渺小如尘埃。
    更何况,他还是负罪之人。
    孟凡坐在高高的主坐,低眸瞧着梁百田,微微皱起了眉头。
    梁百田他认识。
    在赌坊的时候,属梁百田距离他近,他压什么,梁百田反着压,很是‘精’明。
    “今天赢了不少吧?”孟凡漠然开了口。
    “不多,不多。”梁百田站在大殿间的空地,低着头,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位高高在的人,是那位和蔼的富家翁,那位在赌坊杀人逃遁的老头子,“遇到贵人了,侥幸赢了一些,以前都是输的,可从今以后,再也……再也不赌了!”
    梁百田突然放声大哭:“我对不起她们娘俩啊!”
    孟凡微闭双眸:“并不是所有的错,通过道歉能获得原谅的,本副宫主不搀和你的家事,看她们能不能原谅你吧!”
    话音刚落,茴香牵着一个小‘女’孩走进了偏殿。
    “‘女’人,小清,爹来了,爹来找你们娘俩了!”
    梁百田一瞧见自己的‘女’儿,情绪产生了剧烈‘波’动,伸出双手,做拥抱状,向小‘女’孩失魂落魄走去,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小‘女’孩急忙躲到了茴香背后,‘露’着一双红肿的眼睛,指着他说道:“你不是我爹,我没爹!”
    梁百田瞬间如遭雷击,站立不动。
    良久后,梁百田才缓过神来,掏出一叠玄票,哽咽道:“小清,‘女’儿啊,爹没骗你们娘俩,爹今天真的赢钱了,你看看,赢得还不少,咱们明天给你买好看的衣服,好不好?”
    小‘女’孩却拉了拉茴香的手:“大姐姐,带我去找娘好么?”
    梁百田手的玄票,簌簌飘落在地。
    茴香望着梁百田叹了一口气,拉着小‘女’孩走了,因为再不走,她怕小‘女’孩的情绪也会失控,因为小‘女’孩已经将她的手抓得微微有些疼了,她可是斩天境界呐!
    亲眼瞧见自己的‘女’儿,厌恶的离自己而去,梁百田颓然坐倒在地。
    他之所以有梁百田这个名字,是因为父母为他取名的时候,希望他以后有良田百亩,做一个丰衣足食的人,多好的期望啊!
    可是他别说良田百亩了,他都妻‘女’不相认了!
    没了,什么都没了!
    “感谢小副宫主救我妻‘女’之恩。”梁百田哭了一阵子,跪倒在地,咚咚咚的磕头不止,“百田下辈子有能力,一定会好好报答您……这辈子……这辈子不行了!”
    梁百田站起身,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谁都能瞧出来,他已萌生了浓浓的死意,这一走,肯定是寻死去了。
    孟凡瞧着梁百田的身影,微微点了点头:“他了。”
    一场不可告人的隐秘计划,此铺展开来。
    这个计划对眼下的危机,对紫阳小宫的未来,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更是险之又险……

猜你喜欢: 《魔鬼神车之旅》 《五十里棺材铺》 《死神电梯》 《我们村的阴阳两界》 《彼岸浮城》 《末世兵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