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浩然正气

    “我老公有一个远房表哥,叫李卫民,以前就住在那栋楼的一楼,他生意做得很大,这两年赚了不少钱,去年过完年之后他们全家就从这里搬出去了,房子就空在了这里。”梅嫂指着不远处的某栋单元楼,和吕阳说了一下。
    “你们两家一起在这里买的房?”吕阳问了梅嫂一声。
    “不是,我们是后买的,卫民先就住在这里了,我老公和他关系很好,卫民生意做得大,我老公在生意上有很多事要求着他,后来为了两家走动方便,我老公才在这里买了套房,只是……房子还没来得及装修……”梅嫂说到这里声音低了下去。
    正在这时候,吕阳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把两人吓了一跳,吕阳连忙拿出手机看了看,居然是伊雅打过来的。
    奇怪了,手机不是没信号吗?怎么这会儿又通了?
    吕阳已经隐隐感觉到,这诡域中的很多事情,是不能以常理来推测的。
    “你什么时候回来?”伊雅问了吕阳一声。
    “我……”吕阳有点儿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他倒是想回去,但是,总要回得去才行吧?
    “喂?”伊雅又问了吕阳一声。
    “我……我今天有事回不去,我们明天再谈吧。”吕阳冲手机里喊了一声。
    “喂?怎么没声音?”伊雅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挂断了手机。
    吕阳试着回拔伊雅的号码,但他手机此刻根本没有信号,完全拔不出去。
    “你手机有信号吗?”梅嫂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又看向了吕阳的手机。
    “信号不好。”吕阳摇了摇头:“她说话我听得到,我说话她听不到,而且她打得进来,我打不出去。”
    过了一会儿之后,伊雅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虽然吕阳很大声地回答了她,但她还是听不到吕阳的说话声,伊雅独自‘喂!’了几声之后,又一次挂断了电话。
    吕阳很有些郁闷地摇了摇头,他的思维也越来越混乱了,这诡域到底是不是与世隔绝的?怎么伊雅的电话能打过来,而他却不能打出去?仅仅是因为信号不好么?
    ……
    找不到黑猫,唯一的线索又断了,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逼近晚上八点钟了。
    虽然不知道这次诡域的任务主线究竟是什么,但依据吕阳的推测,如果他不能在一定时限内触发任务主线,并终结这次的诡域,他很可能也会象伊依一样,被直接从这个世界上抹除掉。
    一声凄厉的尖叫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从方向上判断,大概在梅嫂所在的单元楼口附近,而且这尖叫声梅嫂和吕阳都很熟悉,很明显,是夏琰发出的尖叫声。
    随后夏琰的尖叫声变成了求救声,而且极其凄厉,就象遇到了很恐怖的事情一般,接着又传来的几名扁担的淫笑声,再然后,夏琰象是被人捂住了嘴巴,求救声戛然而止。
    吕阳操起铁锹就向那边冲了过去,虽然夏琰很脑~残,刚才骂过他,说的话很让他和梅嫂尴尬不爽,但吕阳还没有冷血到可以对她见死不救的程度。
    梅嫂喊了吕阳一声,她听出了是几名扁担正在对夏琰行凶,这让她很是害怕,但又不敢一个人落了单,所以连忙跟着吕阳一起跑了过去。
    转过单元楼,吕阳一眼就看到了被四名扁担摁在地上的夏琰,他们有的摁手,有的摁脚,有的捂嘴,还有一人正在撕扯夏琰的衣裤。夏琰上衣已经被扯开了,罩罩被推了上去,裤子也被拉下去了大半截,身体在四人的摁压下徒劳地挣扎着,口中发出呜呜的哭音。
    “你们这群畜生!放开她!”吕阳大吼了一声,猛然冲了过去,铁锹瞬间出手,正好铲在那名扒下夏琰裤子的扁担脖子上,不知道是铁锹尖头太过犀利,还是吕阳冲过来时的力气太大,那扁担的脑袋居然被吕阳这一锹直接从脖子上给铲了下来,在地上骨碌碌地滚了好一段距离才停下来。
    这名扁担没了脑袋的脖子上,鲜血象喷泉一样从里面激射而出,喷得其他人身上到处都是,被强行摁在地上的夏琰赤~裸的身体上也被喷了一头一身,场面看起来极为血腥。
    “成功猎杀一名扁担,获得诡点一个;本支线任务完成度:四分之一。”一个提示音出现在了吕阳的脑海中。
    其他三名扁担淋了一头的血,顿时都有些傻了,吕阳亲手制造了这血腥一幕之后,手脚和全身也都开始发抖起来,心里也咚咚乱跳着,毕竟这是他二十一岁的人生里,第一次动手杀人,而且杀得如此惨烈。
    “畜生!放开她!”
    吕阳虽然全身发抖,但还是又一记铁锹向另外一名扁担铲刺了过去,他心中非常清楚此刻他所面临的凶险,这三名扁担一旦醒悟过来对他合力还击的话,他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可能因为吕阳这一记锹铲有些手抖发软的缘故,铲刺并没有能用上力量,那名扁担一侧身躲了过去,与此同时,三名扁担一起松开了地上摁住了小琰,扭头向小区深处跑了开去。
    很明显,同伴脑袋被当场铲掉的惨状,让三名扁担被吕阳的凶悍给彻底吓住了,根本没有能鼓起和他搏斗的勇气。
    邪不胜正,手执铁锹的吕阳,此刻杀气腾腾、威风凛凛,仿若大侠一般全身散发着浩然正气。
    三名扁担跑了一会儿之后又站住了,远远地看着这边,恐惧的神情中隐隐透着些不甘。
    吕阳怒视着三名扁担,一股热血豪情上头,又或者是受到了诡点奖励的诱惑,他杀心大起,大吼一声挥舞着铁锹向三人追杀了过去,三名扁担大骇,再次惊叫着向远处疯狂逃窜而去。
    吕阳见追他们不上,把手中的铁锹向受伤跑不太快落在后面的那个光头扁担投掷了过去,这一下不偏不倚,铁锹尖头正好铲撞在了最后面那名光头扁担的小腿肚上,光头扁担惨叫了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吕阳冲过去准备拾起铁锹继续杀那光头扁担的时候,光头扁担却冷不防从地上翻过了身来,手中多了一把半尺来长的尖利水果刀,冲着吕阳就是一个扫刺。
    吕阳连忙身体向后一个疾退,但还是没能躲开,水果刀的刀口齐着吕阳的小腹下方大腿根扫过,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感从吕阳裆里传了出来。
    疼痛感让吕阳全身的血再次往脑门上猛冲,他吼叫了一声扑了过去,先是飞起一脚踢飞了光头手上的水果刀,随后和那光头扁担撕抓扭打在了一起,因为暴怒,吕阳挥起拳头,一拳一拳猛地向光头扁担身体上、脑袋上砸落了下去。
    (新书冲榜,求点击、收藏、推荐票票)

猜你喜欢: 《十三号送葬者》 《你别吓唬我》 《亡者永生》 《诡道秘闻》 《白夜行》 《末世之当妈不易》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