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地下室

    又仔细观察了一番一楼卫生间的结构之后,吕阳回到了二楼。
    二楼卫生间里的洗手台明显比较宽大,吕阳对比了一楼洗手间的结构和二楼洗手间的结构之后,蹲下身子查看了一番二楼卫生间洗手台下的玻璃柜。这柜子的柜门是暗色玻璃制成的,但看起来并不象玻璃,因为看不到里面,却能映照出吕阳的脸,类似于是一面镜子。
    玻璃柜门是用弹舌锁锁住的,吕阳撬开玻璃柜门向里面探摸了一番,里面似乎有某种机关可以开启暗门,但是吕阳研究了好半天都没有研究清楚机关在哪儿,他不敢花太多时间在这上面,索性用铁锤和铁钳蛮力敲开了其中某个地方的连接,终于把第一道暗门打开了。
    吕阳掀开这块和柜门差不多的厚重玻璃板之后,又把一块看起来和周围地面毫无二致的石板给掀了开来,进入地下室的通道终于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地方吕阳先前也检查过,只是他没有想到这里居然会有一个暗门,不得不说,陈永贵家的地下室设计非常的隐蔽,入口不在一楼,而是在二楼。如果不是吕阳对房屋结构水路电路异常的敏感,还真不易发现这其中的蹊跷。
    时间已经不早了,陈永贵和他的家人很可能随时都会回来,吕阳不敢浪费时间,打开暗门之后就立刻倒着爬了进去。
    当吕阳关上外面的玻璃柜门弹舌锁的时候,他很惊讶地发现,这看起来象镜子的厚重玻璃柜门居然用的是单向玻璃,从柜子外面看不进来,但从里面却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外面的一切!
    进入通道后,吕阳倒是摸到了一个机关板手,看样子是在人进入之后关闭两道暗门用的。但是进入的暗门机关被吕阳敲坏了,想再用这机关扳手关上这两道暗门就难了。
    吕阳很有些头疼,他下去之后,将无法完全把暗门还原,如果在这期间有人回来打开玻璃柜门,就会立刻发现有人侵入。
    必须要尽快了,赶在陈家人回家之前找到保险柜,拿到借据和手机录音并离开,不然被困在里面,就必须要浪费诡点兑换隐身卡才能离开了。
    下面的通道仅容一人通过,不过还算宽敞,通道壁上全都贴了瓷砖,用一架不锈钢步梯直通地底,显得很是整洁,看样子这房子在修建之时,就已经规划好了这个暗室。
    很快吕阳就穿过整个通道下到了地底密室,密室中很黑,吕阳在墙壁边摸索了一番,很快找到了一个开关,打开之后,密室便被照亮了起来。
    密室大概有二十多个平米,有一张床,还有马桶和洗手台,看起来完全可以长期躲一个人在这里。不知道陈永贵修建这么一个地下室的目的是什么,不过现在这里并没有住人。
    吕阳环顾了一下四周,密室有两面墙壁都是木柜,不过让吕阳很是激动的是,这些木柜的颜色样式与最后一段视频中藏着保险箱的木柜颜色样式完全吻合,看样子他没有找错地方!
    只是两整面墙壁全都是这种样式的柜子,要找到柜子背后墙壁中那保险箱的所在,还要再花一番力气才行了。
    打开木柜之后,里面装的全都是一些名烟名酒、字画、陶器瓶罐、玉石之类的东西,吕阳不太懂这些,但看这些烟酒的牌子、东西的做工,他猜测应该都是价值不菲之物。
    吕阳一块一块地敲击着柜子里板,四处摸索着,十余分钟后,他终于锁定了某块柜板,小心翼翼把它取下之后,露出了里面的保险柜柜门。
    这一切,也太顺利了吧?
    如果抛去昨天意外被卷入的绑架案,这个替梅嫂讨还公道,一次可获得五个诡点的诡任务难度看起来不算太高。
    吕阳抑制住激动的心情,按照从视频中看到的密码一个一个地摁了下去,十几个密码输完,摁下确认键之后,保险箱发出‘叮!’的一声脆响,厚厚的铁柜门自动弹开了。
    那个李富强交到女人手中的铁盒赫然就放在其中。不得不说,如果不是诡域提供的这几段视频,一般人还真难找到这个地方来。
    除了铁盒之外,保险柜中还有十余根金条和几沓美元、几沓港币,看起来总价值至少在百万人民币左右。
    吕阳取过铁盒,打开盒盖看了看,一张借据和一款手机静静地躺在里面,手机的电池被下掉了,但也放在铁盒子里。到了这一步,这个诡任务基本算是基本完成了,但是诡电脑并没有向吕阳宣布奖励,看来还需要把这些证据安全带出陈永贵家交给公安部门才行了。
    取了铁盒之后,吕阳盯着那十余根金条和几沓美元、港币好半天,考虑着是否取走它们。他原本过来取走铁盒是为了替梅嫂伸张正义,若是现在见财起心,动了保险柜中的其他财物,就显得不地道了。
    不过……
    若是这借据和手机录音交到了警方手中,警方也破了案,把李卫民和李富强绳之以法了,但这些人却提前把财产给转移了,梅嫂岂不是讨不回她那两千万了吗?
    毕竟两千万不是个小数目,讨不回的可能性非常之大,吕阳若取了这些金条和美元,以后即便是李卫民他们转移了财产,这些金条和美元也可以勉强抵偿一小部分梅嫂的损失了。
    既然这陈永贵替李富强藏匿犯罪证据,想必也不是什么好鸟,这些金条多半是些不义之财才会藏在这里,无论如何取了给梅嫂都不会错。
    既然如此,就替梅嫂暂且收着吧。
    吕阳把铁盒、金条、美元和港币收在了随身的工具包里,还原了现场的一切,并擦抹掉可能的痕迹之后,这才背起包包,关上灯回到秘道边,顺着不锈钢步梯爬回了上去。
    就在吕阳从洗手台下方的柜子中钻出、盖好玻璃柜中两层盖板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阵说笑声从外面传了过来。吕阳吓了一跳,连忙屏住呼吸,钻回洗手台下方柜子里暂时躲了起来,并把耳朵凑到柜门边听了一下。
    我勒个去!外面说话的声音不只一个人,至少有七、八个人!
    呆在洗手台下面的柜子里,从柜子里面向外看,就好象自己呆在一个玻璃柜中一样,让吕阳很没安全感。但是现在往下的盖板已被盖住,他自己刚好蹲在柜板上,再想掀开柜板下去地下室已不可能。
    活该吕阳倒霉,他这次来得很不是时候,陈永贵在驴头镇镇政府里任职,官位不低,手上有很大的权力,今天又恰好是陈永贵女儿陈星雨十四周岁生日,亲戚、朋友、同事还有陈星雨的几名要好的同学都过来了给她庆祝生日。
    本章书评区悬赏问题:陈永贵家修地下室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求点击收藏推荐票票

猜你喜欢: 《王者之超级钟馗系统》 《午夜黑车》 《惊魂降头师》 《百年诅咒》 《麻衣神算子》 《末世兵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