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朋友(大爆发第八更求月票!)

    回到租屋之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半辣左右了,吕阳这几天非常疲累,匆匆洗过澡之后就一头倒在了床上。
    想了想之后,吕阳还是给伊雅打了个电话过去,伊雅语气里显得有些不太高兴,应该是吕阳一整天都没有给她打电话的缘故,不过两人聊过一会儿之后就好转了过来。
    听伊雅说,他们已经到了磨盘山山脚下的宾馆里,外面正在下雨,明天早饭后两个班的同学再坐大巴走山路进山里进行史迹考察。
    又聊了一会儿,交待了伊雅要注意安全之后,吕阳挂了手机,倒头矢睡了起来。
    因为太累,吕阳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柳府。
    柳慧放下课本,很疲惫地走去了卫生间,坐在马桶上嘘嘘过后,站起身扣好裤裤走去了洗手台边。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瞌睡,反正在洗手的时候,感觉眼面前好一阵恍惚。
    柳慧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了面前的镜子,发现镜子里的女人居然不是自己,而且正一脸诡笑地看着她,吓得柳慧尖叫了一声,整个人也顿时清醒了过来。
    柳慧揉了揉眼睛,又仔细向镜子里看了看明明是自己嘛刚才眼huā了?
    家里怎么这么安静?
    刚才的尖叫声没有人听到吗?
    换了以前,她这么尖叫,肯定会有好几个人冲过来问她出什么事了。
    柳慧拿过毛巾,蒙在脸上,轻轻擦洗了一会儿,然后走出卫生间,结果再次被吓了一跳!
    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是个女人坐在她刚才坐着的椅子上,正向她这边看着。
    就是她!镜子中的女人!
    “你是谁!?”柳慧大惊失色,向那女人质问了一声,同时身体也向卧室门边挪了过去。
    “我忘记我是谁了”女人摇了摇头。
    “你跑我家里来干嘛?谁放你进来的?”柳慧随时准备要大声呼救了。
    “别害怕,我好象认识你我不会伤害你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女人微笑地看着柳慧。
    柳慧转身向房门边跑了过去,猛地拉开房门准备大声呼救,却发现房门外居然是一堵墙,她差一点一头撞在了墙上。
    “啊……!啊……!啊……!”柳慧弯下腰看着门外的墙壁,连声尖叫了起来,这么诡异的事情,她这辈子还从没有遇到过。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其实我们应该是见过面的,只是你不记得我了…我也有些…记不清你了”女人向柳慧走了过来,似乎一直在努力想要回忆起什么。
    “你别过来!”柳慧转过身背靠着墙,胆颤心惊地看着那女人。
    “呃我说过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也不可能伤害到你,因为…现在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嗯另外一个你。”
    “谁是你啦?我是我,你是你什么你是我,我是你的?”柳慧被绕糊涂了。
    “好吧,不整那些复杂的,说些简单的你知道吕阳这个人吗?”女人眼珠转了一圈之后,向柳慧提了出来。
    “吕阳?你认识他?”柳慧有些疑惑地看着那女人。
    “肯定认识我现在脑子里只记得这一个名字了你的名字我都弄忘记了对!找到他找到他说不定我就可以想起来我是谁了……………”死亡杀手周玲被杀,被诡域彻底抹除之后,她曾经的所有在世间的痕迹,造成的事件波动也全部消失。
    没有她来找柳慧,并利用她去接近吕阳,现在的柳慧自然还没有和吕阳重逢,所以女人说起吕阳柳慧才会很奇怪,并且还有些小小的激动。
    “你和他很熟吗?是他的亲戚?你怎么找到我这里来的?”柳慧的神情略略放松了一些下来。
    “不是亲戚,应该是…很好的朋友吧嗯,嗯一定是朋友……………”女人笑得更开心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怎么到这里来的?你到底是什么人?这门外的墙又是怎么回事?”柳慧向女人问了起来。
    “这里只是看起来象是你的卧室其实不是,这是一个独立的夹层空间,我现在和自己的身体失去了联系”
    “夹层空间回这里来了说明我的本体神魂,
    和另外一缕神魂都被毁了万幸我还有几丝残魂留在你身上,才没有被彻底毁灭…”女人一边艰难地回忆着,一边说着,倒不一定是说给柳慧听,而是自己在不停地整理着思路。
    “你都在说些什么啊?你是鬼啊?还有魂?”柳慧越听越害怕,也越听越糊深了。
    “因为我现在还很虚弱,记忆基本上都丢失了而且魂力不够,这夹层空间暂时也不是很稳定,随时可能崩塌我把你弄进来,只是试验一下我现在的成果未来这些天可够我忙的了夹层空间?什么东西?你干嘛没了身体?要赖在我这里?你要钱的话,我可以让家里人给你,你别赖在我身体里”柳慧更加糊涂了。
    “这个你不需要懂太多,说简单些吧,就是因为某种原因吧?我先前应该是把自己分成了一强两弱三份,一份最强的暂时寄附在你身体里,一份弱的留在本体之中,还有一份弱的寄附在另一个身体里………”
    “我这份最强的正传输返回主体去的时候,原本的身体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多半是被人给毁了不然现在发生的事情没办法解
    ……现在的我和另一份神玫也失去了联系幸亏我做了这么多防备还有这个夹层空间,不然的话我现在怕是死得连魂渣都不剩了……………”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一定是有人趁我在你这里的时候,对我的本体发动了偷袭嗯,杀了我嗯,嗯,一定是这样在我找到解决办法之前,会一直和你呆在一起……我才不要称呆在我身体里!也不娶和你在一起!”柳慧听到女人的话之后,不由得大为惊慌,连忙在自己身上使劲拍了拍。
    “哈哈,这个由不得你,能遇上我是你的福气!你看起来这么笨,肯定经常会受别人欺负,而我现在没得选择,必须和你共进退才行……………这世上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也就意味着,再没有人敢欺负你了,我们会成为好姐妹的嗯姐妹以后谁敢欺负我们,我保证让他死得很惨!”女人再次笑了起来。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有保镖,我又没请你来保护我!谁要和你在一起啊?你要钱我一定会让我爸爸妈妈给你”柳慧很郁闷地看着女人,但又不敢靠近过去。
    “你还真是够笨的!怎么说都不懂!算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我忙了一整天了,好累,等我缓过来了,再慢慢开导你喂!你还没告诉我,怎么才可以找到吕阳?”柳慧想起了什么,连忙向女人喊了一声。
    “等我先想起来他是怎么回事再说吧”女人说完这一句后,突然从空气中消失了。
    随着女人的消失,柳慧身边所有的一切,也全都如同破碎的镜子一般哗啦啦地碎裂消散了开去,当柳慧大叫了一声猛然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站在洗手台的镜子前发呆。
    “我刚才干嘛去了?”柳慧有些疑惑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又看了看手中的毛巾,就好象忘记了什么事,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一样。
    静安小区,吕阳租屋。
    睡到半夜的时候,吕阳突然惊醒了过来。
    他记得自己好象是做了一个恶梦,但是恶梦的内容他却一点儿也不记得了。
    吕阳静静地坐在床头,没有开灯,只是很努力地回想着刚才的恶梦内容到底是什么。
    外面厅里突然传来了“咔嗒,一声,就象有人在厅里,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一样。
    “谁!?”吕阳向外面大喝了一声,然后伸手打开了床头的开关。
    灯没有亮,居然停电了。
    又是两声细微的沙沙声传了过来,象是脚步声一样,吕阳二话不说,在床头摸出一把锤子和电筒就冲了出去……
    这实在是驴头山诡域时留下的后遗症,吕阳现在手电筒一般都不离身了。
    照射,再照射……
    厅里没有人。
    “滴答,、“滴答,……
    很清脆的滴水声突然从卫生间的方向传了出来,吕阳的手电筒立刻照了过去,却发现卫生间的门居然关着!
    家里没有别人的时候,吕阳可没有关闭卫生间的习惯,而且吕阳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晚上洗澡刷牙回房间睡觉的时候,没有关闭卫生间的门。
    莫非有贼闯进来了?
    偷到我头上来,找死么!?
    吕阳大步冲了过去,想推开卫生间的门,却发现门从里面被锁住了!
    “靠!”吕阳大骂了一声,抬起脚猛地踹向了卫生间的房门,第一脚踹断了扣锁,第二脚下去,房门应声被踹开大爆发之第八更!求月票!爆!爆!爆!

猜你喜欢: 《冥夫惹不起》 《最后一个阴阳术士》 《不可思议的游戏之王的遗迹》 《亡者永生》 《鬼撒沙》 《美漫世界的道士》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