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赌命(大爆发第九更求月票!)

    卫生间里空无一人。
    只是平时从来没用过的旧浴缸里装满了水,上面的淋浴头也没有关好,上面有水正一滴一滴地滴下来,落在浴缸的水面上,发出了滴答声。
    吕阳很奇怪地在浴缸边蹲了下来,他怎么也不记得自己放满了一浴缸的水,………,
    不对吧?这是水吗?
    已经有些适应了黑暗的吕阳下意识地伸手去摸了摸浴缸中的水粘糊糊的,不会是血吧?
    这浴缸里怎么会有这么一大缸血?
    谁的血?
    正当吕阳想要低下头去仔细分辨清楚浴缸里到底是水还是血的时候,一个血人突然从浴缸中坐了起来,并且伸出两只手抓向了吕阳的脖子。
    吕阳猝不及防,吓了一跳,大叫了一声之后猛地坐了起来。
    嗯,是坐了起来。
    娄在床上。
    一身的汗。
    我勒个去!居然是个梦!?
    莫非周玲临死前的诅咒,就是让他每晚做恶梦?
    靠!如果是这样,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我吕阳又不是被吓大的。
    吕阳下意识地把手伸到床头边,打开了床头灯,房顶的节能灯缓慢地亮了起来,白白的灯光亮起,看着熟悉的卧室,让吕阳慢慢从刚才恶梦的惊悸中恢复了过来。
    也许不是周玲的诅咒,只是一个普通的恶梦而已,诡域进多了,做恶梦实在属于很正常的情况。
    吕阳笑了笑,感觉有些尿急,于是起身走出卧室,向卫生间走了过去。
    走进卫生间的时候,吕阳心中有种莫名的紧张,直到他走进去并打开灯,看到旧浴缸里空无一物,上面的淋浴头也没有滴水,紧张情绪这才放松了下来。
    我勒个去!居然自己吓自己。
    吕阳又暗骂了一声之后,掀开马桶盖,冲着里面放起水来。
    放完水后,吕阳转身打开洗手池上方的水龙头,洗了洗手,并顺手拉过毛巾在水笼头下浸湿之后抹了一把脸,不过冷水的刺激并未让吕阳感觉更清醒,反而变得神思有些片刻的恍惚。
    当吕阳拿开毛巾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面前的镜子,不由得吓了一跳……………
    光滑的镜面上,赫然写着一个大大的“死,字!而且是用血水写成的,笔划…中的血水尚未凝固,顺着镜面向下滴淌着。
    厅里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吕阳转过头去冲外面大喝了一声:“谁!?”
    脚步声消失了,整个房子里变得无比安静莫非是楼上的小孩子晚上没睡觉乱跑?
    吕阳猛地回过头来看向了卫生间的镜子,却发现上面光滑如初,根本没有任何血字。
    吕阳闭上了眼睛,使劲摇了摇头,然后睁开了眼睛,再次看向了卫生间的镜子……
    还是光洁如初,什么也没有。
    搞什么鬼?幻觉么?
    吕阳把脸向卫生间的镜面凑近了过去,仔细观察着镜子里的一切……………,
    总感觉什么地方有些不太对。
    是我的脸么?
    怎么看着镜子里的人不太象我?
    “砰!”地一声,外屋的门突然被撞开了,吕阳连忙冲出卫生间,冲到门边向外面看了看门外没有人,但是楼梯间里有一阵很急促的脚步声向楼下跑了下去。
    “有病啊!?”
    吕阳冲着脚步声骂了一句,想要追出门去,却又听到卫生间里传来“砰”地一声脆响,然后哗啦啦象是镜子碎裂的声音,而且散落了一地。
    吕阳迅速跑去了卫生间,但是卫生间里却一切正常,镜子没碎,完好无损地固定在墙上,和平时并无什么两样。
    就在此时,卫生间的门突然毫无征兆被猛地关上了,因为猝不及防,把正在仔细端详着镜子的吕阳再度吓了一跳,幸好双手扶着洗手台,才没有倒在卫生间的地面上。
    “周玲,我草~你~姥~姥!搞什么鬼!?”吕阳搞不清楚状况,不知是谁在整他,只能骂周玲了。
    外面没有回音,但是卫生间房门下方的细缝里,却出现了一些影影绰绰晃动的火光。
    着火了吗!?
    吕阳猛地拉开卫生间的门,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他的客厅、卧室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烧起了滚滚的大火,满屋子都是火光,超高的温度瞬间灼伤了吕阳的脸颊和双手,吕阳连忙关上了卫生间的房门。
    吕阳回到洗手池边迅速打开水笼头,把双手在水笼头下方淋湿了,并捧起一捧水浇在了脸上,才让脸上的疼痛灼烧感降低了一些。
    房子着火了?
    怎么可能!?
    刚才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就算着了火,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烧成这样子了吧?
    吕阳猛地拉开了卫生间的窗子。却发现窗子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堵墙壁!
    “我……草!”
    吕阳看着窗子外的墙壁,一脸的茫然,片刻之后,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了下……,
    “这不是真的,这是梦境。”
    这肯定不可能是真的,窗子外面怎么会有墙壁呢?
    如果不是梦境,那就是该死的诡域了!
    不……,现在多了一种解
    ……,
    难道是周玲的诅咒?
    这下麻烦了,如果是诡域的话,还可以试着寻找生路,如果是诅咒的话,该怎么破解这个诅咒?
    而且,吕阳到现在为止,都根本不确定周玲的诅咒是什么。
    诡电脑?
    吕阳连忙闭上了眼睛,试图调出诡枣脑的屏幕研究一番诡电脑不见了。
    睁开眼睛……手上也没有。
    灵魂绑定之后,诡电脑实物被没收了?
    这情景立刻让吕阳联想起了先前的几次诡域,除了第一次青苑小区之外,大多数诡域中诡电脑都无法打开。
    诡电脑是否消失,似乎可以作为判断自己是否落入了诡域的证据,但是,当真这么认为的时候,很可能就犯下了大错。
    如果诡域真有一条通用所有类型诡域的规则的话,那就是,一切皆有可能。
    难道是我住的地方发生了大火,但是我被烟薰昏了无法醒来,所以进入了类似于星悦加油站那样的弥留濒死之际的诡域?吕阳仔细琢磨了起来。
    如果是这样,那就必须想办法从这里死去,死了才能醒过来,醒过来才能自救。
    死吗?
    不到最后一步,绝对不能这么赌。
    卫生间的温度越来越高了,吕阳身上炙烤得难受,他连忙打开了淋浴头站在了淋浴头下方让冷水浇淋在了身上,这才感觉稍稍好受了一些。
    吕阳蹲下了身子,把浴缸下水堵了起来,准备足够的水,想办法灭火,脑子里仍然在飞快地转着。
    死了就能脱离这里吗?
    如鼻,这不是诡域,而是周玲的诅咒呢?
    这女人诡计多端,专修工程类的高级诡士,极擅长布置场景及设计陷阱,这一切弄不好就是她设计的陷阱,如果我以为这一次和星悦加油站那次一样,死掉才能醒过来,并因此终结了自己的生命,很可能恰恰落入了她布置的陷阱!
    我靠!这不是赌命吗?
    大量的浓烟从卫生间门缝处涌了进来,呛得吕阳连着咳嗽了几声,他连忙脱下身上的衣服,并取过墙上所有的毛巾,浸湿之后堵塞在了门缝下方,终于让浓烟侵入的速度减缓了下来。
    “砰!”
    卫生间房门被猛烈地撞击了一下!锁舌被撞开了!
    好大的力气!
    外面的火冲进来可就完了!吕阳连忙顶上了上去。
    疯狂的撞击又发生了两次,但因为吕阳死死地顶住了房门,才没有让房门被外面的怪物撞开。
    不多时卫生间的门板也开始冒烟了,要被烧穿了吗?
    吕阻用手堵在水龙头的下方,把水龙头中出来的水飙~射到卫生间的房门上,尽量拖延着房门被大火烧毁的时间,卫生间里的空气来越越呛人,吕阳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了,脑子都开始发昏。
    如果是诡域,就总会有一条生路,如果是诅咒,就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而且是周玲下的诅咒!这个变态讨厌的女人,实在太可恶了!
    尽管吕阳用湿毛巾和衣服堵住了卫生间下方的细缝,并且不停地向卫生间的门上喷射着水龙头里的水,但是卫生间里的浓烟仍然越积越多,空气也越来越热,吕阳基本不能呼吸了。
    没过多久,大火把卫生间的房门给生生地烧穿出了一个洞来,炙烈的火焰和浓烟也迅速冲入了卫生间里。
    卫生间里的温度迅速升高了上去,吕阳的身体根本无法再承受,旁边浴缸的水不知怎么这么快就灌满了,吕阳顾不得多想什么,一头钻了进去。
    冷水浸在身上,让吕阳感觉好受了许多。
    只是,躲在这里,可没办法呼吸,他刚才已经憋了很久的气了。
    当吕阳实在憋不住,想要探出头去到水面上呼吸一口空气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浑身酸软无力,又或者,象是整个人陷入了某种极为粘滞的液体之中,躺在浴缸里的他根本无法快速抬起身子来。
    无法探出头去,无法呼吸,吕阳的身体剧烈痉~挛起来,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一口液~体呛进喉咙里,又咸又腥,根本不象是自来水大爆发之第九更!求月票!爆!爆!爆!

猜你喜欢: 《冥妻的秘密》 《我有客车能穿越》 《天灾之主》 《手里握着一张小鬼》 《藤陌》 《猛鬼农场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