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高跟鞋(第八更求月票!)

    “刚才进去了一下,但没有找到伯母,下一次可能会遇到她?”
    吕阳不想让林茵失望,所以没有说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恶梦而已。
    当然,到底是不是恶梦,吕阳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从窗外的黑暗和呜呜声来看,不象是恶梦,更象是诡域。
    但也有可能诡域经历多了之后,吕阳开始做一些关于诡域的恶梦了。
    “你上厕所不?”林茵问了吕阳一声,她早就想去了,因为吕阳睡着了,不好叫醒他。
    “嗯,去一下。”吕阳也确实想去放放水了。
    ocu病区的铁栅门已经关闭了,透过铁栅门,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有护士在忙碌着。相比起那边的灯光和人影,这边病区走廊里就显得昏暗冷清多了,到了晚上之后,只剩下林父、林茵和吕阳三个人在这里。
    林茵站起身,呆呆地向ocu病区的方向看了一会儿之后,这才在吕阳的催促下一起向楼梯边的洗手间方向走了过去。
    “进去之后别去最里面那个格子”走到洗手池旁边时,吕阳交待了林茵一句。
    “怎么了?”林茵有些奇怪地看着吕阳。
    “那里面可能有些不好的东西。”吕阳皱了皱眉头,这种事情,实在太诡异,不好向她解释。
    “你进去过?”林茵神情显得更加奇怪了,一来那是女厕所,二来,好象两人先前没有来过这里。
    “梦到的。”吕阳不得不向林茵稍微解释了一下。
    “你吓到我了”林茵有些怕怕地看着吕阳。
    “可能只是个梦?”吕阳摇了摇头,都是被诡域害的,就算呆在正常世界里,他都会疑神疑鬼。
    “你等一下”林茵走回了几步去到走廊里向左右两边看了看,这才又走了回来。
    “你陪我一起进去,这么晚了,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也没有别人。”林茵向吕阳说了一下。
    “不太好?那是女厕所。”
    “不会有人看到的,你刚才乱说话吓到我了,你如果不陪我进奔我一个人不敢进去了。”林茵有些不高兴了。
    “你可以跟我去男厕所啊”吕阳指了指另一边。
    林茵现在的反应应该是正常的,那次在金达酒店诡域之中伊雅硬是不肯让吕阳进女厕所陪她,不让他在格子门外守着她,到现在吕阳仍然有些不得其解。
    “你这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林茵伸手拉住了吕阳的手臂,把他向女厕所里强拉了进去。
    不知道为什么吕阳一走进女厕所,就有种很不好的感觉,仿佛那个勒住他脖子的怪物就在里面等着他一样。
    “你说最里面这格子有问题?”林茵有些害怕又有些好奇地问了吕阳一句。
    “嗯。”吕阳向那格子走了过去,然后观察了一番。
    最里面格子的门关闭着,就象吕阳先前看到的一样这让他心里的不好感觉更加强烈了。
    “有什么东西啊?”林茵凑近了过来微微有些紧张地和吕阳一起向那格子门张望着。
    “有人吗?”吕阳拍了拍格子门,向里面问了一声。
    格子门没有锁住,吕阳猛地拉开了格子门……
    里面空无一人。
    吕阳猛地掀开了马桶盖………
    里面是清清的水。
    这个厕所平时并没有太多人来,再加上习惯在公共场合使用马桶的人不多,所以马桶显得比较干净。
    “到底有什么怪物啊?“林茵也挤进了格子里向马桶里看了一眼。
    “什么都木有。”吕阳有些尴尬地向林茵摇了摇头。
    “你就是想吓我的?“林茵不高兴了。
    “不是……”
    两人正说话呢,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还是高跟萑的声音……
    两人吓了一跳,林茵连忙伸手把格子门关上了,然后向吕阳作了个手势“嘘。了一声。
    高跟鞋没有停留,听声音直接向女厕所里走了进来。
    吕阳心里很有些奇怪,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人来上这个厕所?莫非是从走廊尽头处楼梯下来的?正好尿急,所以绕到这里来了?
    高跟鞋“嗒嗒嗒嗒,地一直走到了吕阳和林茵所在的隔间附近,然后拉开了他们旁边那格子的格子门走了进去。
    吕阳心中越的奇怪了,这女人干嘛非要进他们隔壁的格子?外面那么多格子都是空的,干嘛舍近求远?
    自高跟鞋走进旁边的隔间里之后,就再也没有出任何声音了,没有脱裤子的声音,没有嘘嘘的声音,很奇怪地安静了下去,就象旁边根本没有人存在一样。
    吕阳很想弯下腰透过隔间下方的空隙看看那边到底怎么回事,但他和林茵所在的隔间里面有个马桶,又站了两个人,实在没有空隙可以弯下腰去。
    一回头,吕阳现林茵正脸红红地看着自己一没留神,林茵突然踮起脚尖,吻在了吕阳的嘴上,她的口唇非常柔软,加上这个吻很突然,吻得吕阳身上一激灵,下面那东西都跟着撑了起来。
    两人忘情地亲吻着,互相吞吐着对方的舌尖吕阳甚至情不自禁地伸手向林茵身上摸了过去……
    某一瞬间,吕狙突然觉得计么地方有些不太对他把手从林茵的背后拿了起来,睁开眼睛看了看现上面居然全都是血水!
    吕阳连忙看向了怀中的“林茵”这才现她根本不是林茵,而是先前从马桶里爬出来的怪女人!刚才吕阳吸吮的,根本不是林茵的舌头,而是这怪女人嘴唇上的烂肉!
    旁边的马桶里,仍然“咕噜咕噜,地向外泛着血水。
    怪女人被吕阳推开之后,面色变得狰狞起来吕阳奋力推开了她,用身体猛然撞开了被扣住的格子门,向女厕所外狂奔而去。
    外面的走廊里一片死寂,昏暗的灯光一闪一闪远处的排椅没有林父的身影,根本一个人都没有吕阳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莫非刚才所谓的从恶梦中醒来,根本就没有醒过来?而是被那怪女人大嘴吞了之后产生的幻觉?
    女厕所里传出一阵女人的尖笑声,随后又变成了野兽般的嚎叫,仿佛被人捂住了嘴的野兽在嚎叫……
    随后一切又安静了下去,安静得仿佛什么都没有生一样。
    吕阳回想起那怪女人腐烂的嘴唇,自己还把它在嘴里吮来吮去,胃里不由得好一阵痉挛,甚至忍不住扶着墙干呕了几下。
    吕阳站在走廊里,回头死盯着女厕所门的方向,不知道那女怪物是否会追出来,但是过了好半天,女厕所里都再没有任何动静传出了,整个走廊里。彻底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吕阳一边盯着厕所的方向,一边向楼梯边退了过去,当他来到楼梯边上的时候,才现不管是上去的楼梯,还是下去的楼梯,都被狰狞的黑雾所笼罩着。
    不是恶梦,是诡域。
    这里,就是这次诡域的边缘了。
    楼梯被封,窗外也都是黑雾,那么,这个诡域。就只局限在这一层楼上了。
    还好,那个女厕所里的怪物并不会跑到走廊里来,不然的话,麻烦就大了,她居然还有致幻的能力,让自己误以为从恶梦中醒来,和林茵在了一起。
    “革!”
    吕阳回想起被那怪女人骗吻的情景之后,胃里又是一阵翻涌,忍不住就骂出了声。
    该怎样才能脱离这个诡域呢?
    既然这个诡域无法拯救林母的性命,在这里面呆再久都没有意义,还是想办法尽快脱离才是。
    吕阳走回了排椅那里,又走去了ocu病区,他慢慢有了些想法这走廊边上的每个房间里,包括走廊尽头的男女厕所,可能都会有一个类似于怪女人之类的东西存在,但它们并不会走出房间的范围,所以走廊里是安全的。
    但是吕阳一旦进入了某个房间,就会生类似于厕所女怪人那样的诡异事件。
    先前病房里被吕阳一脚踢翻在地的笑面女人应该不是很强大,又或者她受到某种限制,尚未挥出她的能力,所以吕阳很轻松地从里面逃了出来。
    而厕所马桶里的怪女人就要强大得多了,身体手臂坚硬如铁,还有致幻的能力,差一点就让吕阳迷失在了里面。
    为安全起见,这些房间还是不要再探索的好。
    只是……脱离这个诡域的方法是什么呢?
    吕阳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走去了电梯旁边,摁了上下行的电梯,不多时一台电梯就到了吕阳所在的楼层“。丁咚”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电梯里,是无比浓重而狰狞的黑雾,甚至还出呜呜的嚎叫声不用想了,别想离开这楼层。
    吕阳闭上了眼睛,视野中根本调不出诡电脑的屏幕,似乎也排除了恶梦的可能。
    不过既然是恶梦,诡电脑屏幕能否在视野中调出来,又有什么意义?
    所以,还是有可能是恶梦。
    暂时不拿安当恶梦,当成诡域来对待……
    吕阳回到他和林茵所在的排椅那里坐了下来,当然,现在这排椅上,只剩下了他一人。

猜你喜欢: 《我的死人妻》 《冥夫药别停》 《你的尸首我的魂》 《来自死亡的召唤》 《茅山术之捉鬼高手》 《冥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