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单挑

    劳动力指着下方给吕阳讲解了一下山贼山寨里的情况,包括他们这些奴隶被关在什么地方,山贼头子住在什么地方之类的。
    说起来这山寨里的情况并不是很复杂,简简单单的一个盆地,盆地周围有耕田,但是耕田数量比起红桑村要少了一些,有一条汇入红桑河的小河刚好从这里经过,给这些山贼提从了水源。
    吕阳不由得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些山贼会选择留在这里,而不是霸占红桑村的土地,按说这些的生存环境比起红桑村要差了一些,而且没有什么发展余地。
    夜幕降临之后,盆地下去的木梯被撤掉了,但没有人在盆地边缘地带进行值守,从上方看下去,山寨〖中〗央烧着一些篝火,山贼们围着篝火,一边吃东西,一边跳着很古老的舞,唱着很原始风味的歌。
    说他们是山贼,其实他们也是山民,但因为他们打劫了吕阳的红桑村,所以对红桑村来说,他们就是山贼。
    站在高处俯瞰下去,吕阳根据山贼村落中房屋的数量,初步估算这一群山贼的人数应该在千余人左右,当然包括了从红桑村掳掠走的三百余名壮年劳力、女人和小孩子。
    也就是说,他们原本的人口应该在七百左右。
    好吧,敢掳掠我红桑村的人口,那我就把你们全都掳掠回红桑村去!
    不过,那要等到红桑村发展起来,拥有一定武力之后才行了,吕阳单枪匹马,不能使用诡卡片,也不能使用技能,想要完成这种掳掠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那个两米多的高个子坐在篝火边上抱着两个女人的,就是他们的首领,他很厉害”劳动力心生胆怯地和吕阳说了一下。
    “你不用下去了,下面的事我来搞定就行了。”吕阳四处观察了一番虽然他“来过,这个盆地,但是现在的盆地显然还比较天然原始,并没有矿业公司设置的石梯,而山贼们的绳梯木梯到了夜晚也全都收了起来所以吕阳要想下去,就必须玩一场徒手攀岩了。
    盆地最浅的地方也有十余米深,这大半夜里玩攀岩,倒是个技术活也很有些危险,吕阳找了一处相对坡度比较缓一些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向下面爬了下去。
    虽然很危险但吕阳最终有惊无险地下到了盆地地面上,他按照记忆中的方位,向劳动力所指的红桑村村民被集中关押的地方摸了过去。
    红桑村村民被关押在盆地东北面的地方那里有十余间大房屋外面用很粗的木头扎成了一圈篱笆,四面分别把守着四名悍匪,以防止红桑村村民逃走。
    吕阳悄无声息地靠近了其中一名看守的山贼,一棍子下去,把他打倒在地然后又绕到其他几面,把另外三名看守也全都打倒在地。
    可能这些山贼并不认为会有人潜入这里救走红桑村的村民虽然有一定防备,但只是防备篱笆里的村民们逃走,并不是防备外人来劫营,所以吕阳很轻松地就干掉了这些看守,然后打开了篱笆门走了进去。
    红桑村的村民当然都认识吕阳,还好他们被抓来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并没有归顺山贼,不然的话,一旦他们归顺了山贼,再想重新让他们归顺和信奉吕阳,就很有些麻烦了。
    吕阳集中了所有被掳掠来的红桑村村民,然后在他们的指点下,去附近偷来了一具巨大的木梯,带着他们走去了盆地边沿,一个一个地向上面爬了上去。
    本来很顺利的,但在众村民逃走的时候,还是出了些意外状况,一个小孩子莫名地哭闹了起来,他母亲没有及时捂住他的嘴,结果惊动了附近的山贼,山贼立刻嗷嗷叫着发出了警报,然后,大量的山贼在他们那位身高两米多的首领率领下,一起冲了过来。
    红桑村的村民慌乱成了一团,两股战战躲在了吕阳的身后。
    山贼们继续嗷嗷叫着围拢了过来,手舞足蹈、并用手中的木棍敲击着地面,一百余名手提木棍的战士,还有一百余名青壮年山贼,团团包围了吕阳和红桑村村民,声势显得很是浩大。
    “草!傻大个!你丫的敢和我单挑吗!?”吕怕冲上前去,脱了上衣,用手指着对方身高两米多的首领,作出挑衅状。
    当山贼首领把目光转过来的时候,吕阳突然对着他施放了一下“????,技能,结果确认了这“????,技能和诡卡片一样,在异空间里无法使用。
    “单挑?”山贼首领明显是乐了,看着身边的一众山贼们哈哈大笑起来,大概是觉得吕阳和他的块头相比,实在差得太远。
    “单挑!单挑!单挑!“一众山贼不停地用木棍敲击着地面,怂恿着他们的首领狂虐对面不知天高地厚的吕阳。
    吕阳脸上现出一丝阴笑,既然这些人都能听懂他说的话,那么一切就好办了,身为一名二十一世纪的现代青年,怎么地在智商上也要比这些原始部落石器时代的人要强得多吧?
    群殴,鼻后这一帮红桑……的村民肯定是帮不上忙,但是…单挑就不一定了。
    不过,吕阳此刻注意力还是高度集中了起来,毕竟对方是一名身高两米多,无比健壮的大块头,而且可以想象,能成为这种原始部落的首领,肯定是打败了这山贼窝里其他两百余名青壮年,才能得到今天的地位。
    所以,不能轻敌。
    山贼首领拎起一根碗口粗的木棍,口中发出了一声呼哨之后,众山贼立刻退出了几米外,吕阳也向身后的一众村民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到盆地墙边去。
    山贼首领重重地把那根碗口粗的木棍顿在了地上,然后指出食指向吕阳勾了勾,一脸很轻蔑的神态。
    吕阳举起手中的木棍就冲了过去。
    山贼首领见吕阳冲过来,立刻挥舞着手中的大棍向吕阳一记横扫。
    力道之猛,如果沾上吕阳的身体绝对可以把吕阳的腰当场打断。
    只是,吕阳堪堪冲到那木棍能扫到的范围之外,就停下了身子,看着山贼首领的力道用尽然后把手中的木棍向山贼首领的脑袋上猛掷了过去。
    “咚”地一声,吕阳手中掷出的木棍很准确地击中了山贼首领的鼻粱前额,打出了一声闷响。
    山贼首领头上立刻鲜血象瀑布一样流了下来,把他的眼睛都遮住了。
    趁着这一击之力吕阳已然欺近了山贼首领的身边,而且刚好绕到了他的身后,于是,毫不客气地抬起一脚猛然踢向了山贼首领的菊huā部位。
    刚刚以手摸头的山贼首领立刻惨叫着蹦跳了起来,听到他的惨叫声,一众一直欢呼鼓噪的小山贼们顿时失了声有的甚至伸手捂住了眼睛。
    本来很期待首领狂虐对方的,没想到居然被对方虐了,还被虐得这么惨。
    吕阳当然不会客气拾起地上刚才掷砸山贼首领的木棍之后高高跳起,一记闷棍砸在山贼首领的后脑上。
    不得不说,这山贼首领确实很抗打,这一下居然没把他打倒在地,还能晃晃悠悠地站着。
    于是吕阳再次跳起,又是一记闷棍打了下去。
    于是悲催的山贼首领,那巨大的高达两米多的身躯,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一众山贼顿时垂头丧气,发出阵阵的呜声,显得很伤心的样子。而红桑村的村民们则扬眉吐气,欢呼雀跃起来。
    “还有谁不服!?上来单挑!我就吃点儿亏,让你们车轮战!”吕阳把山贼首领踩在脚下,向一众山贼发出了挑衅。
    山贼们果然智商都不高,吕阳说单挑,他们还真以为这就是一场单挑赛,完全放弃了群殴吕阳的打算。
    一阵推推搡搡之后,又一名傻大个被推选了出来,他是山贼们的副首领,这时候他不出头谁出头?这副首领向吕阳发出挑战的时候,神情明显有些畏缩,很明显,山贼首领都被打败了,吕阳在他们心中已然成为了新的强人。
    这些山贼虽然很健壮,块头很大,但是论起身法,却是和受过专业训练的吕阳没得比,和吕阳单挑,完全有力使不上,所以,不一会儿的功夫,山贼副首领也同样被吕阳打晕踩在了脚下。
    “还有谁不服!?”吕阳脚踩山贼两名首领,霸气外露,虎躯狂震,目光巡视过处,所有山贼全都惶惑不安。
    “你不服!?”吕阳见其中一名山贼居然敢看他,立刻作势向他冲过去了两步。
    “服!”那名山贼连忙回了吕阳一句,手中的棍子都扔掉了。
    “以后,我就是你们的新首领了!有谁不服的?谁能单挑过我,谁是新首领!”吕阳自顾自地宣称了一下。
    众山贼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仿佛有些犹豫。
    “还有谁想当首领的?上来挑战啊!不然我数到三,再没有人上来挑战,那我就是新首领了!、”吕阳给众山贼们定了个规矩。
    “一、二、三!”吕阳数完了。
    “好了!就是我了!”吕阳再度虎躯狂震,正式宣布了结果。
    随后在吕阳的组织安排下,山贼窝里举行了盛大的新首领就职仪式,一众山贼和红桑村村民载歌载舞庆祝了一番,山贼们发现新首领就职之后,他们并没有成为奴隶,仍然能象以前那样随便唱歌跳舞,于是也就无人反抗,全体默认了吕阳新首领的地位。
    谁让他最能打呢?不服气,打不赢他啊。
    “勇猛作战,单枪匹马收服一整个山寨,你获得了“人中吕布,的称号以及相关技能。”一个提示音出现在了吕阳的耳边。
    “人中吕布?”吕阳楞了楞,随即试了一下这异空间里能使用的新技能,结果说条件不满足,无法使用。
    “人中吕布,的技能,是一个战场技,必须在两军团对战之时才能使用,现在吕阳并未处于战场之中也没有率领军团和别的军团作战,自然无法使用了。
    虽然山贼们象是归顺了,但是吕阳查看自己异空间里的人口时,发现仍然只有百余人连这些救回来的红桑村村民都还没有被重新计入他的人口之中。
    所有山贼安歇下来之后,吕阳又仔细研究了一番异空间的规则,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就是红桑村里的那尊吕阳的雕像。
    只有位于那尊雕像一定范围之内,信奉和膜拜那尊吕阳的解像,才能真正成为吕阳的子民,而雕像的对信仰的作用覆盖范围很小,稍稍离开红桑村远一些,就不起作用了。
    原本那些村民,因为离开了红桑村,虽然还记得他,但是离开雕像太久之后,信仰力就逐渐丧失了,也就不再显示是他的子民了,除非吕阳把他们带回雕像覆盖的范围,因为他们是信仰过吕阳的,所以回到红桑村之后不久,就会恢复原本的信仰。
    而这些山贼现在是没有任何信仰的,如果有的话,他们信仰的就是力量,也就是原本的山贼首领。
    但是,现在吕阳杀了原来的山贼首领,所以,他们暂时归顺了吕阳,但并不信奉吕阳,要让他们彻底归化为吕阳的子民,需要把他们的居住地迁移到红桑村雕像所覆盖的范围,然后慢慢地他们就会转化为吕阳的子民,成为吕阳异空间人口数中的一员,完全接受吕阳的教导和安排。
    第二天早上,吕阳就让所有山贼收拾了行装细软,准备驱赶着他们迁移到红桑村去居住,这里虽然也是一个居住的好地方,但是因为没有雕像,无法教化这些山贼,所以吕阳必须要把他们先教化了,再考虑以后移民到这里来的事情。
    占领了山贼窝,吕阳还得到了一些好东西畜养的猪、和竹叶菜、大蒜等。
    这下红桑村的食谱要丰富了不少,而且以红桑村良好的自然条件,假以时日的话,肯定能繁解出大量的生猪,成为吕阳现实世界里红桑农贸的新产品种类。
    山贼窝盆地,在十三号矿坑的所在地,居然有一个很深的洞穴,洞穴深处空间很大,温度很低,接近零度左右,山贼们在洞穴里储藏了大量的粮食及蔬菜,以及腌制的肉食,看起来这些山贼还是很勤劳的。
    当然,这些东西一律被吕阳给没收了。
    虽然一众山贼很不情愿离开故土,但是在吕阳的淫威胁迫之下,最后不得不屈服了。
    虽然山贼数量仍然远远多于红桑村原村民的数量,但是,现在是吕阳做了首领,所以红桑村的原村民不免就趾高气扬了起来,而山贼们的气焰自然而然降低了下去,此消彼长,虽然山贼数量占优,但是情势却是已经完全倒转了过来,现在成了被驱赶和被奴役的一方。
    把山贼窝洗劫一空,抓了七百余名俘虏,带回红桑村之后,用信仰之力让他们归化,人口数就会暴增,以后就可以开垦更多的农田了,让他们读书,还可以增加科研人才,研究一些初始的科技。
    当然,最最重要的,是这些山贼比红桑村村民更健壮,完全归化之后,吕阳倒是可以为红桑村组织起一支战斗力相对较强的护卫队了,谁知道这么大的红桑山,还有没有别的山贼窝存在呢?
    一千多人,村镇中心的那尊雕像信仰归化的效力,显然就太弱了些,吕阳在系统中查询了一下,发现修建了庙宇之后,在庙宇中放置自己的雕像,会极大地提高信仰覆盖的范围和强度,也会让这些俘虏来的山贼更快地归化。
    但是,现在整个红桑村仍然处于石器时代,想要建立庙宇的话,必须让他们进入陶器时代才行,而进入陶器时代,是需要进行相关科技研究才行的。
    在石器时代,吕阳仅有十多名科技人才的情况下,把陶器科技研究出来,大概需要七百年的时间。
    就算吕阳离开这里回到现实世界,七百年,七百个小时,也需要大约一个月的时间才行。
    有一个办法可以加速科技的研究,那就是用现实世界里的钱或者账户里的诡点进行加速。
    在吕阳现有条件下,如果想要加速制陶科技的研究,需要消耗七十万元人民币或者七个诡点。
    吕阳当然不会浪费得来不易的诡点,七个诡点,一场凶险的诡域都未必能得到这么多,而且他现在手中有了高英明赔偿一千多万元人民币,拿出七十万元来购买一样科技还不算什么大问题。
    只是,红桑村需要发展的科技太多了,单说那庙宇,进入陶器时代还不行,还要学会祭祀,而学会祭祀,又是一百万元左右的费用,然后建造一座庙宇,哪怕是最小的庙宇,也得五十万左右的费用,加起来就是两百二十万。
    不过,这两百二十万投入下去,把庙宇建立起来,就可以快速把从山贼窝带过来的七百多号人收入麾下,让所有的子民对吕阳更加的忠诚了,或者说虔诚。

猜你喜欢: 《冥夫惹不起》 《最后一个阴阳术士》 《不可思议的游戏之王的遗迹》 《亡者永生》 《鬼撒沙》 《美漫世界的道士》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