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寒冷

    伊依回过头来,冲吕阳甜甜一笑,然后又看向了窗外。
    她似乎对外面的雪景没有任何的好奇,就象经常在这里看雪一样。
    吕阳把大大的脑袋搁在了伊依的颈项边,又把脸埋进了她的衣领之中。
    很熟悉的味道……家的味道……,
    “告诉你啊,我学会种豆芽了!”伊依突然回过头来,很得意地和吕阳说了一下。
    “是不是啊?”吕阳装出一脸不相信的神情。
    “是真的!你过来看”伊依试因向厨房里走去,却被吕阳抱住了,挣扎不脱。
    “喂!你知不知道你很重啊?压在我身上,快受不了啦!”伊依大声向吕阳抗议了起来。
    吕阳傻笑着松开了伊依,跟着她一起走去了厨房。
    伊依从破橱柜的角落里小心翼翼地端出了一个大大的不锈钢碗,里面放着一个塑料篓,塑料篓下面垫着鹅卵石,里面盛放着一些黄豆,上面盖了一块湿毛巾。
    伊依把它端到了餐桌边,和吕阳面对面在餐桌边坐了下来,然后很小心翼翼也很开心地掀开了盖在塑料篓上的湿毛巾,把不诱钢碗推到了吕阳面前来。
    “怎么样?”伊依一脸得意的神情。
    “哇!还真是豆芽啊?”吕阳一脸很夸张的惊讶表情。
    “哈哈哈哈,是我发出来的,我妈妈当初都没有发成功过”伊依更得意了。
    “没看出来啊,你还会弄这个?”吕阳拎起了一根豆芽,反复观察着这个小生命,却不小心弄断了它的芽苗吕阳连忙拾起了那颗断掉的豆芽,心里莫名地现出了一丝惊惧,就象看到了那些记忆人偶一样。
    异空间里培养的小白鼠,和这豆芽一样,脆弱到一碰就断,而那,才是残酷的现实。
    这次和伊依的重逢,就象一场梦,一场很脆弱的梦,比豆芽更脆弱,随时都会被打碎,他只是在勉力维持着,什么也不说,好让这场梦能做得更长久一些。
    “你什么意思嘛?是说我笨?”伊依不高兴了,当然,是在撤娇。
    “哪有啊只我明明是夸你聪明。”吕阳迅速调整了心情,伸手过去在伊依的小鼻了上轻刮了一下。
    “这还差不多。”伊依恢复了得意的神情。
    雪一直下,伊依一直不出门,一直窝在破沙发里看着她手中的那个ipad。
    吕阳不知道她的ipad是哪里来的,也不想问。
    在这里,问什么都是多余的,因为,一切从根本上来说都是虚幻的,虚幻到就象一个被吹到极限的气球,甚至是肥皂泡,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立刻爆开,然后烟消云散。
    吕阳挨在伊依的身边坐着,看她在ipad里面指来点去,听她说话,看着她乐,陪着她看ipad里面那些纠结到死的泡沫剧,偶尔还在旁边对她发出的评论附和上几句。
    选择了的日子,应该就是这样的。
    不知道这雪原里的小屋,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含意。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又和伊依在一起了。
    哪怕,永远困死在这里,再也回不去。
    吕阳知道,这小屋,还有伊依,很可能就是个陷阱,阻止他通过高级诡士试炼的陷阱。
    但是,就算知道这是个陷阱,他仍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坠落。
    晚上的时候,伊依去厨房里忙碌了起来,不多时,又弄了几个菜出来,吕阳依然不知道这些菜的原料是从哪里来的,但是,他仍然不会过问。
    吃过饭,窗外的雪更大了,天也慢慢黑了下来,风吹在窗缝里,发出可怕的呜呜声。
    伊依打开了房间里的灯,让租屋里亮了起来,就象以前的每个夜晚一样。
    有她的地方,就是家,哪怕外面狂风肆虐、暴雪纷飞。
    家,总是温暖的。
    从身体一直暖到牟底。
    天,越来越黑了。
    夜,越来越深了。
    吕阳和伊依靠坐在卧室的床头上,漫无边际地聊着天。
    主要是伊依在说,吕阳在听。
    伊依说的话题,和她以前说的话题没什么区别,电视剧、八卦吕阳觉得她的脑袋里,可能也就只能装下这些东西了。
    吕阳基本不说话,不想说太多,以免说了些不该说的话。
    对于敏感话题,诸如伊依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是怎么在厨房里变出吃的东西,那个ipad是怎么来的,这些问题,吕阳绝口不提。
    因为,据他的猜测,当他开口询问起这些的时候,她就会再一次从他面前消失,甚至包括这整个租屋然后,他会发现自己只是躺在茫茫雪原里一个不到十平米的寒冷小屋里,幻想着这一切罢了。
    现在的吕阳,就象在街边卖火柴的小女孩儿,每点燃一根火柴,便会进入一个美妙的梦境。
    他不想这根火柴熄灭,所以,他什么都不问,只是继续感受着这根火柴带给他的温暖幻觉,他精心守护着这一切,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吹熄了这根火柴。
    “我冷。”伊依说了会儿话之后,很不满地看了吕阳一眼。
    “来,抱抱。”
    吕阳伸出手来,伊依很高兴地钻进了吕阳的怀里……小脑袋也挤进了他的脖子里。
    抱着她的感觉如此的〖真〗实,〖真〗实到吕阳的眼睛都开始模糊了起来。
    “你干嘛摸我屁~股?”伊依抬起头来,很生气地瞪着吕阳。
    “你让我抱着你的。”吕阳辩解了一句,他实在不是故意的,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
    “我让你抱着我,也没让你摸我屁~股啊?”伊依噘起了嘴。
    “不摸你屁~股,那我的手放在哪儿?”吕阳一边傻笑,一边耍赖。
    他对她可没起什么歪心思,只是逗她说话罢了,或者说,想看她生气的样子。
    “那么多地方可以放,为什么一定要放在我屁~股上?”伊依对吕阳的解释显得很不满。
    “好吧,那我换个地方放。”吕阳把伊依松开了一些,然后把手从她屁~股上收了回来,放到了她胸前。
    “喂!你又想干嘛?”
    “我没有想干嘛啊“吕阳一边说着,一边隔着伊依薄薄的内~
    衣,抚~弄着她的乳~头,几下就把她那里弄得硬了起来。
    “喂喂喂!你个臭民工!臭流氓!越来越放肆了!”伊依大概是发现自己身体有了反应,脸蛋儿不由得羞得通红,死命挪开了吕阳不怀好意的手,然后背转过了身子。
    “不舒服吗?”吕阳一脸的坏笑。
    “这些事等结婚了再说。”伊依很不坚定地回了吕阳一句。
    吕阳又笑了起来,他知道伊依的身体是很敏感的,此刻肯定已经欲啊、火啊的焚身了,但是却要继续装。
    都睡一起了,却假正经不让做那种事情这就是伊依。
    还是不要揭穿她了,女孩子家,能抵御住如此的诱惑,愿意把身体保留到结婚那一天,并不是什么坏事,相反,证明她是一个难得的好女孩儿,未来,也一定是一个好妻子。
    被吕阳抱住的伊依开始打起了呵欠来,看样子她困了,吕阳抱着她,把她放在了床上,帮她盖好了被子,然后关了房间里的灯,回到被窝里继续抱着她,和她一起睡了下来。
    生活仿佛都复原了。
    是真的吗?
    吕阳睡不着。
    在明知道这一切只是幻觉的情况下,他不可能睡着。
    尽管他努力想让自己什么也不想,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你不想,脑子就会停下来真的什么也不想。
    外面狂风暴雪,特别是风吹着窗子呜呜的叫声,仔细听过去,这些呜呜的声音就象一头受伤的野兽在嚎叫一般,这种非比寻常、但又异常熟悉的声音时时提醒着吕阳,这一切,不是真的。
    吕阳不在乎这一切是不是真的,但是,他还是有很在乎的事情比如…不知道什么时候,怀中的她,又会离他而去。
    这雪原是怎么回事?
    吕阳的脑子习惯性地运转了起来。
    使用了高级诡士试炼卡,所以来到了这雪原里。
    然后,在雪原中漫无目的地行走的时候,撞到了一间小屋。
    进了这间小屋,却发现回到了自己在静安小区的租屋里。
    还有伊依。
    如果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只是吕阳的幻觉。
    吕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某个瞬间,他突然醒了过来,感觉身上非常的冷。
    被子呢?
    床呢?
    租屋呢?
    伊依呢?
    吕阳心里慌乱了起来,他努力想坐起身,却发现身体已经冻得僵硬了,想动弹一下都很难。
    这根本不是租屋的床,而是冰冷的地面。
    耳边中狂风吹进窗缝发出呜呜声这声音,倒是和睡着之前抱着伊依时听到的呜呜声一模一样雪地里的小屋?
    吕阳的眼睛终于适应了眼前的黑暗,他努力坐起身,向四周张望了一番。
    这里,确实只是一个不到十平米的小屋,地面无比的潮湿,有一个小小的窗子和一扇木门,呜呜声就是风从窗缝门缝吹进来时发出的。
    看来,租屋,还有伊依,确实只是一场梦。
    在雪原中行走的自己,遇到了这间小屋,然后,进来躲避风雪,但是,小屋不是租屋,小屋里也没有伊依,那一切,只是自己在极度寒冷中产生的幻觉罢了。
    现在的他,不只是冷,还非常的饿。
    这种饿,好象是有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的那种饿这也让吕阳无比地怀念起伊依做的土豆丝、番茄炒蛋,还有红烧肉,以及伊依给他盛的满满的那碗米饭。
    对了,还有两听啤酒。
    “草!”
    吕阳无比愤怒地大骂了一声,但是更多的情绪,却是悲凉。
    他感觉到有两滴水滴从脸颊侧畔滑落了下来,不知道是否因为屋顶破漏的缘故……
    这就是高级诡士的试炼吗?
    正在此时,小屋的房门外传来了剧烈的撞击声,还有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就象是有一只凶猛的野兽来到了房门外,正试图破门而入。
    吕阳的脑子在一瞬间清醒了很多,他怔怔地看着那小屋的房门,在心里揣测着是什么东西会在深夜之中试图闯入这小屋里来一一一一一一是诡域里的怪物吗?
    黑暗捕食者?无脸人?绿脸魔?还是四脚岩怪?
    至少从它发出的声音来看,绝对不是什么善物,而且吕阳现在手无寸铁,身体几乎已被冻得僵硬。
    很快吕阳就发现了一些不对……
    小屋的房门根本就破旧不堪,如果是什么凶物,只需要一次撞击,应该就可以把它撞开了,只是,撞门的声音很猛,震耳欲聋,但是小屋的房门却始终没有被撞开。
    其实,有时候,一直被恐惧笼罩着,比恐惧已经降临还要令人感到可怕。
    虽然吕阳早已置生死于度外,但是,这撞击声仍然让他烦躁不堪,甚至是心跳加剧。
    “谁!?”
    吕阳忍不住冲着小屋的房门大吼了一声。
    没有回应,仍然只有持续的撞击声,然后,是模糊的嚎叫声。
    吕阳终于让自己严重冻僵的手脚暂时恢复了知觉,然后他极其艰难地扶着墙站起了身来,走去了窗边,想要从窗子这里看看外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撞门。
    窗外只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地,暴雪不停地飘飞着,在黑夜的微光中想要看清楚门外的情景根本不太可能,除非打开窗子把头探伸出去。
    撞击声越来越猛烈了,吕阳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伸手出去猛地拉开了窗子。
    狂风暴雪在一瞬间从窗子里灌了进来,吹在吕阳的脸上、身体上,他那本就僵硬无比的身体这一刻完全失去了控制,被狂风强大的劲力推倒在了潮湿冰冷的小屋地面上,雪也灌满了他的脖子,让他身上更加的寒冷了,冷到几乎失去了意识。
    当吕阳再一次从地面上努力爬起来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阳阳?做恶梦了?”伊依不知何时已打开了床灯,朦胧的眼神,一脸关切地看着吕阳。
    她伸出手来,在他的脸上抚~摸着。
    吕阳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向四周张望了一番,终于在伊依温柔小
    手的抚~摸下平静了下来。
    租屋的卧室。
    他和伊依睡在床上、温暖的被窝里。
    窗外是狂风暴雪,风吹进窗缝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和刚才的声音一模一样……
    什么才是真的?什么才是梦境?
    吕阳紧紧地搂抱着伊依的身体,他自己的身体又开始不停地癞抖了起来。
    进入高级诡士试炼的时候,不是已经置生死于度外了吗?为何现在却突然变得如此害怕?
    一个无所畏惧的人,突然会害怕,是因为,他心中有了牵挂。
    了无牵挂的人,自然无所畏惧,而心中有了牵挂的人才会害怕,因为害怕失去,害怕失去自己所牵挂的人,害怕失去了自己的生命,而自己所牵挂的那个人从此在世间变得无依无靠。
    租屋厅里房门的方向突然传来了撞击声,猛烈的撞击声,就如同“梦,里,吕阳躺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时,听到的撞门声一样。
    吕阳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正当他准备下床去厅里查看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被怀里的伊依死命拉住了。
    “不要去”伊依露出一脸恐惧的神情,身体也开始不停地颤抖了起来。
    吕阳紧紧地抱住了伊依,他猜测,对于门外的撞击声,她肯定知道些什么。
    但是,他不想问。
    也没有必要问。
    因为,这一切本就是虚幻的。
    而他却希望这虚幻是〖真〗实的,所以,他宁可麻醉自己,不让自己去思考,去好奇。
    就象好奇引领着他找到了“残酷的真相”却让他几乎失去了继续生活下去的信心,他不想再一次失去伊依,哪怕这个伊依也只是虚幻的。
    撞门声越来越剧烈了,似乎已经远远超过了租屋房门的承受力,而且,从房门的方向还传来了一种类似于受伤野兽的嚎叫声,很是恐怖和凄厉,但是,房门一直没有被撞开。
    这声音一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这才逐渐平息了下去。
    当撞击声平息下去之后,吕阳这才发现怀里的伊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熟了过去。
    她脸上不再有恐惧,就仿佛只要在他的怀里,她就是安全的,即使是有凶猛的野兽在疯狂地撞击着房门,她也不会再害怕。
    对他来说,有她的地方,就是家,对她来说,他的臂弯,就是她毕生的依靠。
    吕阳轻轻地在伊依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虽然他很想下床去到厅里,透过猫眼看看房门外到底是什么在撞击房门,但是,最终他还是没有那么去做。
    就算看到了房门外是什么,又有什么意义?
    所以,还是抱着伊依,继续睡吧。
    睡吧。
    但是,吕阳突然不敢睡着了。
    他不得不承认,他害怕了。
    他害怕一旦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又是在那个冰冷潮湿的小屋里躺着,那里,根本没有伊依,只有寒冷和饥饿。
    本章书评区悬赏问题:无所畏惧的吕阳为什么会害怕?

猜你喜欢: 《冥妻的秘密》 《我有客车能穿越》 《天灾之主》 《手里握着一张小鬼》 《藤陌》 《猛鬼农场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