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不要上楼顶

    “我……我……”李国栋脸上露出慌乱的神情,但仍然没有想要认罪的样子。
    正在此时,厕所门外突然传来了嗒嗒嗒的高跟鞋的声音,听到这声音之后,李国栋脸上的神情变得无比惊惧,一双眼睛也直直地看向了厕所门的方向。
    吕阳也倒抽了一口冷气,这高跟鞋的声音对他同样无比的熟悉,路璐喜欢穿高跟鞋,最后那天来找李国栋的时候,穿的就是一双高跟鞋,而且吕阳在这里无数次地听过她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嗒嗒嗒声。
    吕阳、李国栋和柳慧的眼睛同时看向了厕所门的方向,高跟鞋的嗒嗒声越来越近,在厕所门前停了几秒然后再度响起,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走了进来……
    正是曾经对李国栋纠缠不休的路璐。
    李国栋认出进来的女人是路璐之后,心中的惊惧已到达了极限,他使劲蹬着被捆住的腿脚,试图向厕所墙边退过去,口中甚至忍不住发出了惊恐的啊啊声。
    吕阳心里很清楚,路璐的出现,意味着这一次的诡域,正式开启了。
    只是,让吕阳有些奇怪的是,现在厕所里只剩下了他、李国栋和柳慧,而林茵,以及他先前带过来的林母和李酥心却没了踪影。
    原本吕阳开启这次诡域的目的,是为救治林母,让她从昏迷状态中醒转过来,没料到她却未能进入诡域,而且附身在她身上的苏稚也未能出现在这里,这倒是让吕阳有些失望。
    路璐进厕所之后,见到厕所里的三个人,而且有两个男人,不由得大吃了一惊,差点尖叫的同时,她认出了正极其惊惧地看着她的李国栋。
    “国栋,你怎么在这里?”路璐向前走了两步,看向了地上的李国栋,他此刻虽然嘴巴里的毛巾被柳慧取了出来,但身上仍然被捆着,基本无法动弹。
    “路璐……我不是故意要杀你的……别啊……”李国栋颤抖着声音向路璐解释着,正规医科大学毕业的他,从来不信鬼神,但是,现在亲眼见到被他杀死的路璐,甚至头骨被他用浓硫酸溶解后冲入马桶之中的路璐,居然活生生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让他一贯的信仰都开始迷失。
    “阳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柳慧更加疑惑了,她之前并没有见过路璐,所以也不知道她和李国栋、苏稚之间发生的事情。
    “这女人名字叫路璐,是你的那位国栋舅舅背着你舅妈苏稚在外面找的相好,因为一直缠着你舅舅,所以他把她杀了,然后用硫酸化了……”吕阳大略地把李国栋那天晚上毁尸撞人行凶的一幕向柳慧讲了一下。
    “有这种事情?”柳慧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在她眼中一向温文尔雅的舅舅,居然是这样一个杀人魔鬼,而且还杀死了和她关系很亲密的舅妈苏稚!
    “国栋,我好爱你哦!你干嘛这么怕我?”路璐向李国栋走了过去,并蹲下身子伸手抚~摸李国栋的脸。
    李国栋躲无可躲,吓得裤子都尿湿了,路璐索性坐在了厕所的地上,抱住了李国栋的脑袋,继续很温柔地和他说起了话来。
    吕阳现在已经非常清楚了,这女厕之中有两个路璐,一个是高跟鞋女,人性未灭,没有什么特殊能力,应该是她善的一面。
    另一个则是被硫酸化成了女鬼的路璐,心中充满了怨憎,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是她恶的一面。
    很显然,现在出现的,是她善的一面。
    “路璐,求你放过我吧……我们不可能……”李国栋开口了,可能是觉得路璐并不会伤害他,说话也不怎么颤抖了。
    “为什么不可能?我很爱你啊……”路璐继续抚~摸着李国栋的脸,看得出来她听了李国栋的话之后,现在很是难受。
    “你这不是爱,是你觉得我毁了你,所以你心有不甘,也要毁了我,路璐,何必呢?我们之间的事,就当成一段美好的回忆吧,你这么优秀,一定能找到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李国栋给路璐做起思想工作来,他显然很害怕变成鬼的路璐会一直缠着他。
    “你说什么啊?我是真心爱你,只要你和她离了婚,我们就可以结婚,永远生活在一起了,我一定会好好爱你,好好照顾你,做一个好妻子……”路璐丝毫不为李国栋的话所动,继续向他表白着。
    吕阳倒是佩服李国栋,这时候还能说出这么理智的话来,不过在经历了李国栋这十几年的生命之后,吕阳倒是很赞同李国栋刚才的说法,路璐缠着他,主要原因确实应该是因为心有不甘,但她自己最后完全迷失了。
    不过,这女人的可怜,也更加衬托出了李国栋的可恶。
    吕阳并不会亲手惩罚他,因为这是被害人路璐和苏稚的权利。
    只是,苏稚未能进到这次的诡域之中,不能亲自对李国栋所犯下的罪恶进行裁决,这让吕阳不免感到有些遗憾,特别是林母很可能还会继续昏迷。
    诡域的事情,实在说不清楚,该进来的苏稚和李酥心没有进来,却把与此事毫不相干的柳慧拉扯了进来。
    不过倒是有很大可能,这诡域是因为柳慧身上所附着的周玲引发的,所以才把她卷入了进来,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吕阳的猜测,对于诡域发生的机理,他从来都没有真正弄清楚过。
    “路璐!别闹了!你已经死了!苏稚也死了!你们已经死了,还怎么和我在一起?”李国栋不知道是不是吓到崩溃了,还是一贯在两个女人面前很强势,居然冲着路璐大叫了起来。
    “死了?我不是好好的吗?你让我在楼顶上等着,我等啊等啊……等了好久好久,都不见你上去……”路璐似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她已死了一样。
    正在这时,外面走廊里传来了隐隐的说话声,但是听不太真切。
    吕阳实在没兴趣听李国栋和路璐无休止的废话,和柳慧耳语了一句之后,拉着柳慧走出了女厕,来到了厕所外面,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出现在了走廊之中。
    但是,走廊里空无一人,只有昏暗的灯光。
    而远远看过去,这边走廊对面的走廊里仍然很亮,似乎还有值班护士走动的身影,这让吕阳不由得有些疑惑,刚才……诡域真的已经开始了吗?
    应该是开始了,不然的话,路璐怎么可能会出现?
    隐隐约约的说话声再度出现了,吕阳仔细辨听着,这一次似乎出现在楼梯那边,而且是在上方。
    “那个路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说她已经死了吗?”柳慧显得很困惑的样子,看来她并没有关于诡域的记忆,所以对这些奇怪的事情也无从理解。
    “小慧,这并不是真实的世界……更象是……你做的一个梦……一种感觉很真实的梦,就象真的发生了一样,但是明早你从床上醒来之后,会什么也记不得……”吕阳不想向柳慧解释诡域,因为这东西太庞大了,越解释,柳慧的疑问就越多,而这种解释,对今晚的事情也没什么帮助,所以索性用梦的说法来忽悠她了。
    “梦?”柳慧眼中现出些朦胧之色,仿佛真的要睡去了一般,吕阳连忙伸手扶住了她。
    楼梯那边的说话声似乎越来越清晰了,而且……吕阳好象听到了韩熙真的说话声!
    这让他很是惊讶,这棒棒女怎么会到这里来的?而且,声音出现在了这次的诡域中?这也未免太奇怪了吧?
    吕阳拉着柳慧转过楼梯那里,顺着楼梯向上看了看,但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于是又拉着柳慧向楼梯上方走去。
    楼梯上空无一人,只是通往楼顶的门却是开着的。
    记得上一次医院诡域的时候,这门是锁着的,所以吕阳一直质疑高跟鞋女的说法,但这一次,门却开了。
    一阵莫名的阴风从楼顶大门吹了下来,吹得吕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身边的柳慧也是一脸的惨白和惊恐。
    又是一阵说话声传了过来,就象是被刚才的阴风传过来的一样,但这一次,说话声明显到了楼顶,却不是韩熙真的声音了。
    因为声音一直很模糊,所以想要具体辨明说话人到底在说什么有些不太可能,除非上到楼顶去看看是谁在上面。
    但不知道为什么,吕阳总觉得楼顶上有极为恐惧的东西,好象会出事一样,这让他不由得有些踟躇,而身边的柳慧则紧紧地拉着他的手臂,一脸惊恐地向上看着,显然她并不想上楼顶。
    吕阳使劲摇了摇头,猛吸了口气,顿时把刚才的恐惧心理给挥散开了。
    吕阳甚至忍不住笑了笑,身为一名高级诡士,历经无数次极其凶险的诡域,什么风浪没见过?怎么就突然害怕了?
    莫非,这种害怕感觉,是有什么东西强加给他的?不然实在不好理解。
    “小慧,我们上去看看吧。”吕阳用手搂住了柳慧的腰,试图给她传递一种安全感。
    柳慧向吕阳点了点头,眼神一阵迷茫,片刻之后,脸上突然现了诡异一笑,只是吕阳此刻注意力已转移到了楼顶,并未注意到柳慧刚才的异常。
    两人一步一步地向楼顶洞开的门走了过去,就在两人即将上到楼顶的时候,刚才的女厕之中突然传来了女人的哭泣声,极其幽怨的哭泣声,虽然知道是从女厕里传来的,但感觉上却象是就在耳边一样,这种感觉让人很是难受,就象胸口堵着了什么一样。
    吕阳犹豫了片刻之后,拉着柳慧快步下了楼,向开着门的女厕中冲了过去。
    女厕里,居然空无一人!
    不过……最里面的隔间里,却传来了咕咕的声音,这声音对吕阳来说无比的熟悉,显然是马桶发出的声音。
    “走!”
    吕阳毫不犹豫地拉着柳慧就退出了女厕,他触发这个诡域的目的,可不是想要自己面对路璐化成的恶鬼,现在明显事情已发生了变化,再留在这里就很不明智了。
    柳慧明显比先前要镇定了很多,跟着吕阳就退出了女厕。
    正当吕阳琢磨着李国栋去了哪里的时候,厕所外洗手池的那面大镜子突然传来了嚓啪的声音,好象碎裂了一样。
    吕阳连忙向镜子看了过去……镜子并没有碎裂,只是上面多了五个正流着血的大字……
    “不要上楼顶!”
    字迹很清晰,象是有人用手指蘸着血写成的。
    在这样的深夜里,在这样的地方,突然在镜子上见到这样的血字,任凭吕阳久经诡域,练出了一身的胆,此刻还是感到背后莫名地一阵发冷。
    这字是什么意思?
    不要上楼顶,楼顶上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吗?
    联想到先前站在楼梯上,向楼顶看去的时候,内心莫名或者被某种力量强加产生的恐惧感,看起来这楼顶上确实有很恐怖的东西。
    那会是什么呢?
    路璐的怨灵?
    说起来路璐应该是死在女厕隔间里的,被李国栋掐死的,但是她被硫酸毁容和撞击昏迷却是发生在楼顶的,所以她的怨灵出现在楼顶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问题是,这血字是谁写的?为什么要提醒吕阳?
    又或者,这血字是个陷阱?想要阻止吕阳查探到楼顶一些不想被他查探到的东西?
    好奇心真的害死人,但是现在吕阳确实很想上楼顶去看看。
    特别是,他先前似乎隐约听到了韩熙真的声音。
    正当吕阳看着镜子上的五个血字犹豫不定的时候,厕所极亮的灯光突然毫无征兆地熄灭了。
    不仅仅是厕所的灯光,还有走廊里原本很昏暗的灯光。
    所有灯光全部熄灭之后,周围的一切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这倒是吕阳先前在这里不曾遇到过的,周围变得死一般的寂静,吕阳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幸好,他还拉着柳慧的手。
    “小慧?”
    吕阳向柳慧喊了一声,刚才的突然熄灯,没听到她的惊叫,让他心里不由得泛起了嘀咕。
    柳慧没有任何回应,就好象不在这里了一样,但吕阳明明还拉着她的手。
    “小慧?”
    吕阳再次喊了柳慧一声,然后拉了拉她的手,但是,柳慧仍然没有回应,也没有任何反应。
    “小慧你没事儿吧?”吕阳有些奇怪地把柳慧向身边拉了过来,却感觉拉住的东西有些奇怪。
    吕阳顺着柳慧的手臂向那边她的身体摸了过去,却什么也没摸到……
    吕阳心里一沉,收回手之后,顺着柳慧的手臂向上摸去,却突然发现他拉着的,只是一截断臂……
    吕阳下意识地身体向后一个疾退,把这截断臂丢开了,但他马上感觉到什么地方有些不对。
    “小慧!能听到我吗?”吕阳向黑暗中大吼了一声,然后冲回刚才站立的地方,俯下身子四处摸找着,试图寻找到刚才被他扔下的断臂。
    吕阳在地上没有摸到刚才扔掉的断臂,却摸到了一双冰冷的脚。
    冰冷到和地面的温度差不多,就象死尸的脚,但是这脚却站立在地面上。
    “谁!?”吕阳用了些力在摸到的这双脚上,然后向上方大吼了一声。
    一些粘粘的液体从上方滴落下来,带着血腥味儿,滴落在吕阳的手臂上,吕阳下意识地松开了那双冰冷的脚。
    这里……似乎有些不太对了……
    “靠!什么东西?滚出来!你以为爷会怕你吗!?”吕阳向黑暗中大吼了一声。
    他现在主要是担心柳慧的安全,而对于他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遭遇这种恐怖时刻了,所以仅仅是在初始之时会有些惊惧,但很快就会平静下来。
    没有人回应。
    只是吕阳通过这种叫骂,也彻底把内心的恐惧用某种愤怒给驱散了,心情也淡定了很多。
    就在此时,吕阳的手机铃声冷不丁地响了起来,倒是出其不意地吓了他一跳。
    手机……
    诡电脑不能用,诡手电什么的都取不出来,刚才干嘛不拿手机照亮啊?
    吕阳把手机从身上拿了出来,看了看显示,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拿到耳边接听,里面传来了一阵很嘈杂的声音,吕阳连喂了几声,正准备挂掉的时候,一个很阴冷低沉的声音出现在了吕阳的耳边……
    “不要上楼顶……”
    这声音突然响起,倒是很实在地惊了吕阳一大跳,直接让他惊得把手机掉在了地上,手机发出的光芒也在一瞬间消失了,而当吕阳伸手去地面上摸寻它的时候,却是什么也没摸到。
    “靠!”吕阳大骂了一声,刚才实在不该接那个陌生来电,应该拿它照亮才是,现在摔不见了,也无法知道刚才黑灯瞎火的时候,那断臂和摸到的凉脚是怎么回事了。
    黑灯瞎火就黑灯瞎火吧,大不了摸着黑到楼顶去看看,吕阳琢磨着反正他对这里的环境已经很熟悉了,就算闭着眼睛,应该也能上到楼顶。
    本章书评区悬赏问题:洗手池上方的镜子里出现了五个什么样的血字?

猜你喜欢: 《王者之超级钟馗系统》 《午夜黑车》 《惊魂降头师》 《百年诅咒》 《麻衣神算子》 《末世兵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