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惩罚

    吕阳在昏迷前的最后时刻,终于想明白了自己错在何处。 胖女人有三个孩子,他只杀掉了其中两个,另外还有一个正在大学读书。
    这个大学生在除了要钱的时候,是不会打电话回家的,大约十天前,他打电话回家要钱,结果家里电话没有人接听。
    回家之后发现母亲和弟弟妹妹都不见了,四处寻遍都找不到,于是报了警。
    天朝的警察是很公平的,对伊依漠然,对这位可怜的大学生同样很漠然……
    于是,大学生只好自己去进行调查。
    在和其他肉铺老板进行交谈之后,大学生多方打听,最后被他幸运地找到并锁定了吕阳。
    他怀疑,他的母亲不仅仅是失踪……
    于是,大学生再次报警并跟踪了警察的执行结果。
    但是,警察上了楼,却没有带走吕阳,向他们进行质问,只得到了一些很官方的很敷衍而难懂的答复。
    无处申冤,眼看着凶手逍遥法处,于是,又一个良民被逼成了暴徒。
    当吕阳拥着伊依喜笑颜开地走在小区的道路上时,满怀杀母之仇,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大学生,捡拾起一块尖锐的石头,用尽全身的气力猛然砸向了吕阳的后脑。
    世间之因果报应,屡试不爽。
    也许,恶人在吕阳这种时候,应该反省自己是否作恶作端,太过残忍。
    但是,吕阳最后一个念头,却是以后斩草务必除根,否则只会害了自己……甚至还有伊依和伊雅……
    不过,现在的他,是没有机会悔恨和修改这一切了。
    ……
    吕阳的资产,大部分是没有洗白的,而且是没有告诉伊依姐妹的。
    吕阳现在所攀附的权力,仍然处于黑暗状态,这也意味着,吕阳正常地活着,这关系就存在,他昏迷,则这一切就变得无效了。
    胖女人的大学生儿子砸昏吕阳之后,又暴打伊依,幸好这里临近小区门口,最终他被小区保安给拉扯开了。
    再然后,大学生儿子亡命天涯了。
    伊依报了警,但同样只是被警方备了案,并没有人去追抓亡命天涯的大学生,而与此相对应的,肉铺胖女人一家人的失踪案,同样也没有人再去过问了。
    剩下的,就是伊依守着医院里重伤昏迷的吕阳,却没有钱支付高昂的医疗救治费。
    医生说了,如果一天之内不手术,吕阳就再也不可能醒来了。
    可是,伊依找到的银行卡里,一分钱也不剩了。
    超低价贱卖了那些买来的新手机、ipad、电视、音响及衣柜,并没有能筹到多少钱,而且时间也来不及。
    最后,她只能去找伊雅。
    伊雅在吕阳的床边呆呆地站了半个小时之后,咬着嘴唇离开了医院,几个小时之后,她带着一笔巨款回来,交纳了吕阳的手术费用,终于把吕阳送上了手术台。
    至于这钱是怎么来的,不管伊依如何询问,伊雅一个字也不说。
    手术过后,吕阳仍然昏迷着……
    一个月后,他才醒了过来。
    这期间,伊雅又两次送钱过来,才勉强把他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
    醒来之后的吕阳神智并不是很清楚,有时清醒,有时糊涂。
    伊依经常听到他糊涂的时候,经常说起什么诡域、诡电脑、试炼、评定之类的胡话,她根本不懂吕阳到底在说什么,只是以为他神经出了问题。
    又过了一个月,吕阳终于完全清醒了过来。
    清醒倒是清醒了,康复根本谈不上。
    他的视觉变得模糊,经常莫名地看不清东西,双手双脚莫名颤抖,而且软弱无力。
    甚至……连那东西都硬不起来了……
    基本废人一个。 恶人自有恶人觉悟,因果报应,吕阳倒也不怨天尤人,如果真要抱怨,只能抱怨自己,当初忽视了明显的细节,暂草未除根,导致了现在的悲惨结局。
    不仅仅害了他自己,还连累了伊依姐妹二人。
    ……
    “治病的钱,是哪儿来的?”吕阳向伊依问了起来。
    “你就别管这些了。”伊依给吕阳一口一口地喂着稀粥,神情凄然地回了吕阳一句。
    “小雅呢?好多天没见到她了……”吕阳接着问了伊依一句。
    “她很好……最近比较忙……”伊依把目光移向了别处。
    吕阳沉默了,他昏迷了两个月,如此重伤,救治所需的医疗费用必然是个天文数字。
    姐妹俩能从生死边缘的把他拉扯回来,没有一些非常手段,是根本不可能的。
    这些非常手段,吕阳根本不敢去想。
    他还记得,那个雨夜,他给伊雅承诺的,做一名黑暗骑士,暗中保护她们姐妹的事情。
    可惜,他的计划只达成了一半,就被大学生手中那块尖锐的石头给化成了泡影。
    他终究不是网络小说中的无敌主角,光环并不能随时环绕在他的身上,他的生活,稍有不慎,就会落入如此万劫不复的境地。
    吕阳内心异常波动,但现在他想要捏紧拳头都不可能。
    脑袋却是异常疼痛了起来,仿佛灵魂被灼烧一般,疼得他浑身痉挛,全身冷汗直冒,脸色惨白想要忍也忍不住。
    伊依再次大喊了起来……
    声音却是越来越遥远了。
    ……
    “阳阳,说话啊,别吓我……”
    “阳阳,只要还活着,一切就可以重新开始……”
    “阳阳……”
    租屋里,伊依不停地呼唤着吕阳的名字,不停地安慰着他,可他就是一声不吭。
    吕阳并不是因为绝望而一声不吭,而是因为愤怒。
    愤怒是为他自己。
    他在深刻反省,为什么让自己再一次落入了这种悲惨的境地。
    天才总是会提前预知并避免摔倒,能人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只有庸才,才会一次一次在同一个地方摔倒。
    上次断手断脚渴饿而死,已经死得够笨了,没想到又来了一次。
    虽然这一次没有断手断脚,但是,视觉模糊、手脚无力颤抖,连那东西都硬不起来了,这样一个吕阳,和上一次断手断脚的吕阳相比,又能好到哪里去?
    他又一次弄砸了。
    毁了这个世界中的他,也毁了这个世界里伊依和伊雅的生活。
    特别是伊雅……
    吕阳根本不敢想她现在的状况。
    “别担心,我没事。”吕阳勉强向伊依露出了个笑容,然后努力想要下床行走。
    一次一次沉重地摔倒,爬起,吕阳很悲哀地发现,他的大脑神经显然受到了不可逆的损伤,现在的他,不是靠着意志力和坚韧就能让自己恢复到正常状态的。
    除非,诡电脑的修复。
    他只能努力假装自己一天天好了起来,在伊依面前强颜欢笑,让她不要再为他担心。
    直到有一天晚上,伊依炒了吕阳最爱吃的牛肉,又给吕阳开启了一罐啤酒,当丝丝的酒意渗透进吕阳的肢体内时,他头一次感觉到了仿佛回到了正常人的状态。
    于是,他开始了酗酒。
    酒精可以减缓他脑袋里的疼痛,可以让视线稍微变得清晰,可以让他的手脚暂时不再颤抖,可以……阻止他不去想某些事情。
    喝越多的酒,吕阳身体的疼痛就会越发减轻,视线模糊、手脚的颤抖就会越轻微……
    当时光如流水一般逝去之后,吕阳很惊讶地发现,他正一天一天变成尸虫诡域中的那个酗酒的吕阳,而且酒精的侵蚀,加上原有的脑伤,甚至让他忘记了曾经的诡域和诡电脑,以及诡阶评定之类的事情。
    原来,他酗酒,是因为这个原因……
    原来,伊雅是为了给他筹措医疗救治费用,才……
    到底什么是因?什么是果?
    为了解开一个心结,却出现了更多的心结,更加让他无法容忍而痛苦的心结。
    “依依,其实,我来自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我拥有一个很奇怪的平板电脑,是从你那里继承的……那个平板电脑经常让我陷入一些无比凶险的境地,但也让我拥有了超出常人的能力……”吕阳在酗酒之后,经常会祥林嫂一般向伊依讲述起他曾经的故事。
    这故事听一遍两遍的时候,伊依还能忍受,但听满身酒气、吐了一地一身的吕阳无数次向她讲起的时候,她逐渐变得不耐烦起来,而且有时候会非常生气。
    在痛骂了吕阳一番,终于让他安静下来,很胆怯地看着她之后,伊依心里又痛了起来,然后抱着他的大脑袋失声痛哭着。
    直到这一刻,伊依仍然不知道吕阳被人击伤的真正原因,那个真正原因,已经成了埋藏在吕阳和伊雅心底最深的秘密。
    她同样不知道,此时此刻,比她更痛苦的,却是妹妹伊雅。
    “我和你说的,都是实话……”吕阳在醉酒昏睡前的一刻,再次向伊依说了一下。
    ……
    这次和核心融合之后,产生的诡域,生路在何方?
    是否已经错过了生路?
    不知道是否是酗酒的原因,吕阳的身体竟然逐渐好转了一些,后来,他发现在酗酒的情况下,他的那东西也慢慢有了起色,甚至偶尔能硬了起来。
    当然,酗酒也给吕阳的身体带来了另一些不可逆的伤害……
    比如他的身体对酒精的依赖性越来越强,几乎到了离不开的程度。
    他始终未曾向伊依解释过他酗酒的原因,而最快文字更新无弹窗无广告他的酗酒,也让伊依越来越深恶痛绝。
    吕阳逐渐感觉到伊依对他某方面的厌恶,他甚至产生了离开她、不再拖累她的念头,有时候喝了酒之后故意辱骂她,甚至还动手打过她。
    但是,伊依虽然很伤心,甚至很绝望,都没有产生过离开吕阳的想法。
    直到某一天,吕阳爬上了楼顶,从上面直直地跳了下来,脑袋朝下,撞击在了坚硬的地面上,爆出一滩血水脑浆,并永久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
    这是吕阳唯一能想到的生路了。
    或者说,是他放弃了这一次的诡阶评定任务。
    从尸虫诡域里,他几乎已经知道了在这个世界里,后续会有什么发展,而他已无力阻止这一切,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改变他自己的方式,来改变这个世界的走向。
    他死了,离开了这个世界,自然这一切就不复存在了。
    吕阳甚至都不想考虑他这么做,是否会导致他在他所处的那个现实世界中的本体是否会死亡的问题了。
    当吕阳的脑袋触地的那一刻,他身边的一切如同被摔碎了一般,变得四分五裂,并且幻化出极其眩目的光彩,他没有再感觉到疼痛,就仿若在这一瞬间进入了天堂一样。
    “是否使用脱离卡脱离此次任务?”一个模糊的提示音传入了吕阳的耳中。
    “是。”吕阳在心里选择了确认。
    当被摔碎的一切重新组合起来的时候,吕阳发现他已然回到了现实世界的租屋之中。
    这么确定,是因为诡电脑回来了,而他的身体也恢复到了完整状态……没有视觉模糊,没有手脚震颤,没有酗酒的后遗症……
    有的只是一贯的,恶梦醒来之后的那种惊惧和冷汗。
    经过一番查询,吕阳发现他的重生十字章和脱离卡都不见了。
    因为死亡,他还被扣除了几十点荣誉值,但幸好他的荣誉值够多,被扣除之后,仍然可以满足诡阶评定的基础条件……
    这让他不由得一阵苦笑,看来,这次的任务确实是失败了,他依靠着重生十字章的复活功能和脱离卡的强制脱离功能,才避免了死亡之后仍然存留于那个世界,以及本体连带死亡之后灵魂只能寄附在第二身体林茵身上的结局。
    这种以死亡为解脱、并以脱离卡强制脱离的方式,让他可谓是损失惨重……
    不过……除此之外,诡电脑显示诡阶评定任务处于完成状态。
    因为他带回了一枚完整的核心。
    但是,他失去了此次任务带回另外可能带回的三枚核心的机会,加上死亡了一次,所以,他的评定结果很差。
    差到他只是勉强通过了评定,获得了初级诡卒的诡阶评定……如果他能完成得更好,是可以直接获得中级、高级诡卒的评定,甚至跳级到诡将的。
    当然,后面三枚核心的寻找会越来越难,就算他找到了第二枚,第三枚和第四枚也未必能找到。
    信息太少,吕阳无法确认自己此次评定任务到底错在了什么地方,不过其中一个最明显的错误,就是他忽视了诡域的提醒,在恶梦中预感到了伊雅被打断牙,他被重物击伤后脑的情景之后,却一件事也未能阻止,只是事后进行报复性的弥补,这或许就是一切错误的根源。
    因为一开始就错了,所以后来越错越多,他甚至开始滥杀无辜,却在滥杀无辜的情况下,又没有能够斩草除根……最后形成了一个他根本无法控制也无法接受的局面,当确信了伊雅是通过卖掉她自己去换取救赎他的医疗费用这件事之后,他忍无可忍地终结了自己的生命,选择了放弃这次的任务。
    所以,这次的评定,也只能到这里为止了。
    吕阳很快就发现,他的损失还远不止此……
    尸虫诡域所在的世界消失了。
    曾经的任务也消失了。
    他无法再进入那个世界中去看望伊依、小柔和子韩……
    但是,他和韩熙真仍然处于好友状态。
    似乎诡域并不想完全改变他和韩熙真之间的关系,所以用另一个任务取代了尸虫诡域的任务,并变相保持了他和韩熙真以及韩国龙之间的关系。
    而且,吕阳在和韩熙真进行诡电脑中虚拟视频的时候,韩熙真居然怀里抱着吕子韩……
    不知道这个子韩是怎么来的,但也终于莫名其妙地终结了韩熙真的一个心愿,他们母子不必再长期分离了。
    小柔却是真真正正地不见了。
    世界的走向再一次发生了偏移……
    这其中的因果,牵扯到了两个世界,甚至更多的世界,究竟为什么会如此变化,吕阳已经无力,也不想去追究了。
    他很累。
    累到甚至没有时间去了解晋升了初级诡卒之后,他到底有了些什么变化,就一头倒在租屋的床上大睡了起来。
    昏睡之中,吕阳似乎听到了一些声音,但是并不真切……
    “身体强化中……”
    “与生命相关代偿速度减缓百分之九十……”
    “生命延长十倍……”
    “灵魂强化中……”
    “诡卒任务系统开启……”
    “……”
    “……”
    “错误……错误……”
    “系统载入错误……”
    “目标死亡状态……”
    “目标重生状态……”
    “重新尝试载入……”
    “惩罚任务强制启动……”
    “任务启动成功……”
    “……”
    可怜的吕阳,并没有能睡上个好觉以弥补他在诡阶评定任务中经历的疲惫,突然就被丢入了一个惩罚任务之中。
    这个惩罚任务的由来,肯定是和他在上一次诡域中毫不负责的一跳有关。
    依仗着有重生十字章和脱离卡勉强完成任务的吕阳,现在不可避免地被惩罚了,所以连让他休息一刻的机会都没有给,就把他投入了另一个极其凶险的诡域之中。
    求推荐票、求移动阅读基地月票、推荐票、鲜花~
    本章书评区悬赏问题:吕阳最终获得了什么样的诡阶?

猜你喜欢: 《十三号送葬者》 《你别吓唬我》 《亡者永生》 《诡道秘闻》 《白夜行》 《末世之当妈不易》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