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祭祀

    吕阳被吞进去的时候,只感觉到大海中巨大的漩涡,现在他利用拳刃想要剖开这只海兽,从它身体中出去的时候,才发现这只海兽的身体明显比吕阳想象中要大了很多。
    而且离开这海兽的体腔,想要刺开它浓密骨骼间的肌肉从它体内出去,是一件极为艰难的事情,即使如吕阳的拳刃这般锋利,每前进一步,都要费上九牛二虎之力。
    再加上海兽受疼之后身体在海水中拼命翻滚,也都给吕阳的解剖脱出行为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几个小时还是一天……呆在海兽体内,一直努力想要脱身的吕阳几乎没有了时间观念,终于这海兽的身体一动也不动了,大概是因为吕阳的乱剖乱刺导致了它内出血严重,带走了它全部的生命力。
    “成功猎杀瘴海海龙一头……”
    “获得诡点一百一十万八千点……”
    “获得诡石一千枚……”
    “获得诡珠两百枚……”
    “获得诡珀五十枚……”
    “获得诡晶十枚……”
    “获得海龙龙戒一枚……”
    “……”
    吕阳听到提示音后,才知道自己居然是被一只海龙给活吞了下去,而且现在他稀里糊涂地把这只海龙给猎杀了!
    相比起以前在诡世界中猎杀了如此大型的目标之后,暴出的众多道具奖励,这次道具类只有一枚龙戒的奖励,似乎称不上大暴,但从暴出的诡点来看,这只海龙的猎杀难度,应该是相当大的,所以这枚龙戒应该也不是凡物。
    获得的那枚龙戒上面有很多属性描述,但是描述这些属性的文字吕阳无法看懂,没弄懂的情况下贸然戴上它。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加上现在仍然处于这海龙的体内,吕阳想了想之后决定还是先从这海龙的体内脱困之后再继续研究它,于是把它收回了诡电脑之中。
    吕阳又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才终于在这巨大海兽的身体上剖开了一个小洞,一个足以让他从里面爬出来的小洞。
    从海龙身上滑下之后,吕阳发现脚下是实地,而不是海水,看起来这只海龙在受到内部重创之后挣扎着游到了岸边搁浅在这里了。
    眼前的世界,仍然是无尽的桔红色毒雾,根本什么都看不清。
    脚上。似乎是沙滩……
    回过头来,只感觉着背后的海龙巨大的体型就象一座小山一般,但是它具体长什么模样,身处桔红色浓重毒雾中的吕阳现在就象盲人摸象一般,什么也看不清。
    吕阳想了想之后,再次把那枚龙戒取了出来,犹豫了片刻之后把它装备在了手指上。
    一戴上这龙戒,吕阳就有种万箭穿心的感觉。极强烈的疼痛瞬间超出了他这具身体能承受极限的域值,吕阳顿时昏厥了过去。
    “龙戒变身能力被开启:您将变身成为本世界土著居民……”
    “……”
    一些提示音出现在吕阳的耳边,但他只听到第一句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醒过来的时候。吕阳发现自己仍然站立在沙滩上。
    眼前光线极亮,几乎让吕阳无法睁开眼来……
    猝不及防的吕阳不由得吓了一跳……任谁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站立着,而且身边的世界大变,大概都会被吓一跳。
    过了一会儿之后,吕阳这适应了眼前强烈的光线,先前那些桔红色的毒雾全部消失不见了,脚下是金黄色的沙滩,远处是碧蓝的海水,沙滩上还有一具巨大的海龙尸体……吕阳身上的虫甲也被诡电脑强制收了回去。取而代之的……他发现他的身体已然不再是人类的躯体,变成了浅绿色的肌肤。
    吕阳发现自己昏迷之后之所以能直立着站在沙滩上,而不是躺在沙滩上,是因为他的几根脚趾象树根一般,深深地扎入了沙滩之中,让他象一棵椰子树一般竖立在了沙滩上……吕阳现在如果有一面巨大的镜子。他会发现他现在确实就是一棵树……
    “啊!!!”
    吕阳怪叫了一声,他似乎回忆了起来……在昏迷之前,诡系统曾有提示音,提示他戴上龙戒之后,会变身为本世界的土著居民之类的……
    看样子,这世界的土著居民,就是这种树人?
    吕阳把脚趾从沙滩中拔了出来,他脚趾上巨长的根须样的东西也随着这种拔出而收回了脚掌之中,重新有了脚掌之后,吕阳才感觉正常了一些。
    吕阳再一次端详了一下眼前的这个世界……从海龙的尸体仍然存在这一点来看,他似乎并未离开这次的特殊战场……
    空气中浓重的桔红色毒雾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阳光下淡红色的空气,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吕阳深深地呼吸了几口面前的空气,感觉很是新鲜惬意,还隐隐带着些海风的特殊咸味,很明显,吕阳在成为本世界的土著居民之后,也拥有了土著居民特有的视觉以及呼吸功能,让他眼前的世界不再有桔红色毒雾的阻隔,甚至能让他看到天空中悬挂的太阳,而且……那在人类眼中桔红色的毒雾,成了现在的他赖以生存的空气!
    在不同人的眼中,世界也是不一样的,你的毒药,我甘之如饴,不同世界的生命,身体组成结构、视觉、触觉形成机制不一样,眼中看到的世界、感觉到的世界,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个恐怖的,处处充满着杜红色毒雾的世界,在土著居民树人的眼中,阳光沙滩、淡红色的空气,却是如同天堂一般的美丽。
    感受和了解了这具新的躯体和眼前的新世界之后,吕阳连忙再次进入了诡系统之中,试图联络韩国龙、韩熙真他们……却得到了一个很让他震惊的结果……
    他们全都处于死亡状态!
    死亡原因当然是死在了本次特殊战场之中。
    包括吕布也处于死亡状态,只有当吕阳回到现实世界之后才能利用诡系统中的诡资源对他进行复活。
    吕阳心中不由得好一阵沉默……这结果真的不奇怪……他离开他们太久了,这么长的时间,足够大和战队的钢铁洪流平推掉宇宙战队所有营地了。
    特殊战场的胜利条件不仅仅是完推对方的所有营地,还要猎杀掉对方所有的成员才行,这场特殊战场并未最终判定大和战队胜利。就是因为吕阳还没有死亡的缘故。
    但是大和战队既然平推了宇宙战队所有的营地,掌握了双方岛屿上所有的矿藏,他们肯定会从空间市场中兑换到更多的飞机、战舰,甚至是终级巨型战舰。搜遍整个世界,只要有作战单位靠近吕阳身边一定距离,吕阳在它们雷达上所显示的红点就会立刻出卖他准确的方位,吕阳就算变身树人,也很难逃脱他们的捕杀,最后只有接受覆灭认输的命运。
    不过这个特殊战场明显比吕阳想象中的要大了很多,至少眼前这片大陆上。还没有发现大和战队的踪迹。
    一场战争游戏,营地全部被推,队友全部死亡,只剩下孤家寡人一个作战单位,想要再坚持下去实在是太难了。
    “我还在,就不会输。”吕阳回想起了他对韩国龙、韩熙真他们说的那句话。
    他再度沉默……输,至少现在还有完全输掉,但是。他们不在了,就算这一次他意外扳回来了,又有什么意义?
    吕阳生命中经历了太多不可承受之重。他的心已经坚硬到几乎失去了悲伤的能力,在短暂地失神之后,他立刻大踏步离开了海边,一边在丛林中奔跑,一边思考着目前他还能做的事情……怎么样才能逆转现在极度不利的战局?
    戴上龙戒之后,吕阳变身为了土著居民树人,身高显然比先前要高了很多倍,奔跑起来的速度也要快了很多,但是龙戒上面其他那些说明文字吕阳仍然无法读懂,这样以来。他也无法开启这枚龙戒其他神秘的力量。
    在丛林中好一阵奔跑之后,吕阳才让自己彻底冷静了下来。
    那颗已变得坚硬和冷漠的心,仍然在隐隐作疼……
    失去了母亲田巧慧,他的第一个家就没了,失去了伊依,他失去了第二个家。虽然一直不想对韩熙真用情,但她为他生了第一个孩子,而宇宙战队,似乎也让吕阳逐渐找到了一些归属感。
    但是这一切,就在他如此漫不经心的一次任务中,全部失去了。
    吕阳不想后悔自责,但是,回顾这次特殊战场整个任务历程,他不得不承认,造成目前这一惨痛局面的人,就是他自己。
    他对宇宙战队总是漠不关心,或者说,内心有一种本能的抵触,导致他并没有真心为宇宙战队考虑过什么,身为战队中唯一一名拥有诡阶的诡士,任务一开始之时带着吕布玩野外打怪升级去了,甚至毫无顾忌地离开营地那么远。
    如果大和战队偷袭的时候,吕阳在营地附近而不是那么远的距离,能够及时回援的话,那场战斗的结局很可能就全然不同了。
    那一战之后,宇宙战队损失太大,无论吕阳再如何努力弥补,一切都已经晚了。
    韩国龙的整体指挥调度或许也有过错,但吕阳仍然觉得他应该负起更主要的责任。
    这主要的责任,就在于吕阳一直没有承担起他在宇宙战队中应该承担的责任!
    后悔和自责是没有用的。
    不过和母亲田巧慧被杀,一直找不到凶手不同,这一次,杀死韩熙真,杀死宇宙战队所有成员的仇人,就在这个世界里,他们仍然在对吕阳进行着不死不休的追杀。
    所以,他没有时间后悔和自责,却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为他们报仇!
    “我还在,就不会输!”
    吕阳握紧了拳头,看向了大海的方向。
    ……
    装备上龙戒之后,想要把它取下去,必须在装备上它的二十四小时之后。
    在变身为土著居民状态的情况下,吕阳无法召唤他的变形坦克,也无法使用任何诡武器……甚至包括拳刃都不行。
    吕阳开始怀疑这龙戒到底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了……
    一大堆无法看懂的属性,变身为一个裸身,只靠树叶遮蔽着私处、似乎毫无战力的树人。除了可以看清桔红色毒雾以及呼吸这世界的空气之外,吕阳并没有能找出这龙戒的任何好处。
    很快吕阳就发现了戴上龙戒的好处所在。
    他奔跑累了之后,背靠着一棵大树休息之时,一只长脖子类似于长颈鹿之类的奇怪动物伸过脑袋来。开始啃咬吕阳的头发……一些绿色的枝叶……
    “草!”
    吕阳大骂了一声,一巴掌打了过去,打得那长脖子怪兽嚎叫了一声,转身向远处狂奔而去。
    赶走了想以他为食的长脖子怪兽之后,吕阳呆在原地又楞了会儿神……就在这时,一群和现在的吕阳长得一模一样的树人突然从四面八方树丛中冲出,手中拿着长矛、弓箭之类的东西。全部指向了吕阳。
    有几名身强力壮的树人冲上前来,不由分说地把吕阳摁倒在了地上,并且一些坚韧的树藤把他死死地捆绑了起来。
    “靠!没看出我是你们的同类吗?有这么对待同类的吗?”刚在人类世界的战争里吃了大亏的吕阳,变成树人之后,居然又被树人欺负,不由得很是郁闷。
    “你这个奸细!”一名壮硕的树人啪!地给了吕阳一巴掌,然后和另外几名树人一起把吕阳拎出了这片丛林,丢在了一只高大的怪兽背上的笼子里关了起来。
    “尼玛!等二十个小时之后老子怎么收拾你们这群原始人!”吕阳在心中大骂了起来。
    但现在他也只能在心里骂骂。
    ……
    吕阳被这群骑着怪兽的树人带着。走走停停,最后走去了丛林的深处。
    丛林深处,是一片极为高大的树丛。这些树的高度……据吕阳初步估计,至少有数百米之高!
    这些和吕阳一样的树人,显然就生活在这些巨树上,这里应该是一个树人部落,因为吕阳至少看到了好几百名和现在的他一样赤身**,身体呈淡绿色的树人。
    关押吕阳的笼子,被放置在了另外十几个和吕阳一样被关在笼子的树人旁边。
    “兄弟,他们为什么把我们关在笼子里?”吕阳向旁边那笼中被关押着的一名很壮硕的树人搭讪了一句。
    “你!去死!”那树人睁开眼睛之后,骂了吕阳一句,还向吕阳竖了个中指。
    “尼玛!”吕阳回了那树人一根中指。
    这事儿也真让人郁闷。莫名其妙地被-更新捉进了笼子里,连个理由都不给……当然,那句奸细或许是把吕阳当成外部落的树人了,但是,身为同样被关押在笼子里的苦命树人,旁边那笼子里的家伙也太特么的有病了。居然不肯同病相怜,还开口骂人。
    吕阳和那笼子里的壮硕树人横眉冷对,互相问候了好几遍对方的家人之后,这个树人部落里的一阵极大的喧闹声吸引开了吕阳的注意力。
    “尼玛!尼玛!”旁边那树人显然余怒未消,用从吕阳那里新学会的国骂继续怒骂着吕阳。
    吕阳实在没心思和这脑残继续对骂下去了,他努力把耳朵伸出笼子,听着那边部落里的人在说些什么。
    很快吕阳就弄明白了。
    这部落即将举行一场盛大的祭祀,而他们这些被关在笼子里的俘虏,则是这场盛大祭祀的祭品。
    吕阳实在太倒霉了……他这次的倒霉,应该是与那只长颈怪兽有关,这个部落里的猎人们正在追捕那只长颈怪兽,偏偏那只长颈怪兽把吕阳的头发当成了食物,把这些人引到了吕阳休息的地方。
    然后,吕阳成了他们眼中的外部族奸细,被抓过来当成了祭品。
    果然……当那边的喧闹声逐渐安静下来之后,吕阳所在的笼子和他旁边那些笼子里关押着的壮硕树人,连同笼子一起被抬去了几百人盛大祭祀的现场。
    “尼玛!尼玛!”旁边那笼子里的壮硕树人仍然满脸仇恨、无休无止地骂着吕阳。
    “尼奶!”吕阳终于忍不住又回了那壮硕树人一句。
    壮硕树人楞了好一会儿没有吱声了,大树是觉得吕阳这句尼奶比起尼玛的杀伤力和科技含量明显高出了一大截,让他刚才努力骂了好半天的成果都付之东流。
    于是,半分钟之后,吕阳耳边立刻充斥满了尼奶的叫骂声。
    ……
    吕阳和这壮硕树人之间的仇恨显然引起了部落中那些树人们的注意,于是,吕阳很倒霉地和这个讨厌的家伙也成了部落盛大祭祀活动的第一批祭品。
    两人被从笼子里放了出来,并且每人发了根巨粗的木棍。
    然后在一群部落战士弓简长矛的逼迫下,进行一场角斗。
    这显然是盛大祭祀活动的一部分内容,场外部落中的树人都很兴奋的样子,他们甚至哇哇叫着开始在吕阳和那壮硕树人身上下注。
    当然,赌吕阳赢的很少,赌那壮硕树人赢的至少占到了下注树人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求起点推荐票票求移动阅读基地月票、鲜花、推荐
    本章书评区悬赏问题:吕阳和壮硕树人之间的角斗,你赌谁会赢?

猜你喜欢: 《我的死人妻》 《冥夫药别停》 《你的尸首我的魂》 《来自死亡的召唤》 《茅山术之捉鬼高手》 《冥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