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选择

    刚才水渍女鬼不是想要他的命,而是在帮他治疗伤口!虽然她的治疗效果没有治疗卡那么逆天,但至少可以让吕阳在不使用治疗卡的情况下,也不会重伤或者感染而死了!
    “你的伤全都好了耶!”李晴很惊讶地向吕阳说了一下。
    “是啊!”
    心中一阵狂喜之后,吕阳下意识地伸手到了两腿之间……
    他可是记得那东西被女鬼冰冰的手爪给切扯掉了,那种痛彻心腑的疼痛现在还记忆犹新。
    “我草!怎么这个……”
    伸手摸到那里去之后,吕阳顿时心里一凉……
    居然是空的!?
    “你……是不是……在找这个?”李晴红着脸,把一个饭盒递了过来,然后连忙转过了头去。
    吕阳有些纳闷地接过李晴递来的饭盒,发现里面正是他被斩断的命根子。
    这……这……这真是让人欲哭无泪……
    看起来水渍女鬼的治疗效果和治疗卡是有区别的,治疗卡是无视伤势的完全恢复如初,连疤痕都不留,而水渍女鬼只是加速了吕阳的伤口愈合过程,让他所有的伤口全部结痂,而不是让他恢复如初!
    见李晴仍然背转着身体,吕阳走去树丛里雨水淋不到的地方,脱下自己的裤子,张开双腿用手机的电筒向两腿中间照了照……
    被切掉的那地方很平整,现在也结了痂……想把这根东西安装回去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这还真让人郁闷……
    刚才那么重的伤势,吕阳肯定毫不犹豫地用一个学分兑换治疗卡,让自己恢复如初,现在……身上没伤了,虽然命根子没了,但是……消耗掉一个学分,只是把命根子换回来,似乎很不划算。
    这水鬼啊!你帮人也帮到底好不好?这弄个半吊子算什么啊?
    如果这是一个很长的诡域。吕阳无论如何都会使用学分兑换治疗卡,把命根子续上的,但是,这诡域可能要不了几天就结束了。
    所以……
    “这样也挺好的啊……我们女生都是这样子的……”李晴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红红着脸,看着吕阳中间空荡荡的地方,似乎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
    “喂!怎么说话呢!?”吕阳大怒,举起手想要打李晴的样子。
    本来就一肚子气没地方出,她还过来幸灾乐祸!
    李晴连忙跑开了,远远地看着吕阳,见他不象是真的生气或者发狂。这才放下心来。
    吕阳咬了咬牙,提起了裤子,他决定不浪费那个宝贵的学分,没有那东西也好,也少了很多烦恼,免得任务到了关键处,突然精虫上脑,不知道会干出什么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出来。
    这……或许是天意吧?
    “你不是学生……”李晴又靠近了过来。试着向吕阳说了一下。
    “我是一名诡士。”吕阳这一次没有再欺骗李晴了。
    “那……更说明你不是坏人……是个好人了……”李晴分析了一下……她当然希望吕阳是真的好人,而不是装出来的,那样对她可没什么好处。
    “为什么?”吕阳心不在焉地回了李晴一句。
    “你如果是一名诡士。那……你和你那女友……是在这里才认识的……可你就肯为了她……不惜生命……这不是一般的好人能做得出来的……”李晴边说边偷偷瞅了吕阳一眼。
    “可我对你做了很多坏事。”吕阳轻轻地叹了口气。
    “那是你被恶鬼附了体,我没有再怪你了。”李晴连忙向吕阳保证了一下。
    “我欠你的,我向你保证,如果你愿意……这次诡任务中,我会尽力保护你的安全,而且,绝对不会对你动手。”吕阳向李晴说了一下。
    和秦玲不一样,没有她,他现在已经死了。
    她不欠他任何东西,而他却欠了她一条命。
    但是……到了最后……如果只剩下了他和她……他是否会杀了她……
    吕阳觉得……他很可能还是会动手……
    这无关善良。只与天平两边的选择有关。
    “我相信你。”李晴大胆地看向了吕阳,这一次她的眼睛里没有了恐惧,而多了些别的东西。
    她确实可以相信他……他就算在发狂期间,也只是拍她艳照,并没有伤害她,现在……他更不可能伤害她了。因为……他连凶器都没有了……
    “我送你下山吧。”吕阳没有再多说什么别的了,夜越来越深了,照先前的情况看,后山实在太不安全,吕阳甚至有了兑换一张洗名卡回到校区的想法。
    校区里也处处充满了危险,但是……和这些几乎无法战胜的女鬼相比,人相对似乎还好对付了一些……
    不过……也不见得……
    总是要做出选择的。
    “你不回校区吗?”李晴回头问了吕阳一句,现在的她,对吕阳似乎完全没有了害怕的感觉,反而……对他有了些隐隐的依靠……
    这不完全是斯特哥尔摩综合症,胆小的李晴,在此次诡任务中,本就不知所措,惶惶而不可终日,虽然吕阳先前对她十分凶恶,但现在反而成了她比较信任的人了……至少他从没有对她产生过杀意。
    但其他人就不好说了。
    现在……就算同班同寝室的同学,都不是可以信任的了,特别是对人数已经非常少的女生们来说。
    “看吧……不一定……”吕阳摇了摇头,他到现在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他想等把李晴送回校区之后,一个人再好好思考一下再说。
    “一直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李晴走着走着又回头问了吕阳一句。
    “陈威。”吕阳把自己这次诡任务的名字告诉了李晴。
    “你女友……现在……”李晴试探性地向吕阳找了个话题。
    “她……可能已经遇害了……”吕阳低下了头去。
    放弃拯救秦玲,是他在被所谓的鬼附身时做出的决定……但是,换了现在的他,面对那时候的情况,又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被鬼附身,是否只是自己给自己的一个借口?
    那些强~暴、奸~杀、拍艳照的事情,仅仅只是鬼附身才去做的吗?
    似乎并没有真正被鬼附身,只是那种莫名的情绪,把他内心深处很阴暗的一面给逼出来罢了。
    这还是原来那个我吗?
    吕阳有时会很困惑……
    “对不起……”李晴感觉自己似乎不该提这件事。
    “都是我的错……”吕阳再次摇了摇头,内心深处突然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无奈和悲哀。
    “你别太自责了,你已经尽力了……为了她你甚至不惜自己的生命冲进火场……要怪,只能怪诡域太无情、太凶险……”李晴安慰了吕阳几句。
    吕阳抬起头看了看李晴……他实在不相信她是一名诡士……就算是,应该也是排名在后几位的……初入诡域的诡士……
    她的眼神还那么纯净……那不是诡士能拥有的眼神……
    当然,她也很可能是那极少数还没有死掉的npc女学生。
    谁知道呢?
    “干嘛这么看着我?”李晴被吕阳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没什么。”吕阳又低下了头去。
    走了一会儿之后,李晴又开了口……
    “你和……你女友怎么认识的?你们不可能在这次任务之前就认识吧?怎么会……”
    “怎么会刚认识就对她这么一往情深是吧?”吕阳苦笑了一声,这或许是凤凰把他认定为npc学生的所谓确凿证据吧?但吕阳又不这么觉得……
    象凤凰这么心机深重的人,不会简简单单地凭借这一点就判定他是npc学生,她一定是知道了一些他还不知道的事情。
    至于是什么,吕阳现在还猜不透。
    待会儿有时间查看那些因为学分得到的权限时,或许会有些答案吧……
    现在吕阳并不敢去研究那些东西,和李晴走在下山的路上,他必须要高度警惕,不仅仅是防着人有偷袭,还在防着很可能随机出现的孤魂野鬼。
    谁知道女鬼、恶灵之类的,是否只缠着杀害他们的人呢?万一这个判断是错误的呢?诡域最喜欢设下这种习惯性思维的陷阱了。
    “是啊……你是诡士,你和她在火灾前只有一天的时间在一起啊……”李晴接着问了下去。
    “是系统安排的,然后……我和她发现对方的诡士身份之后,决定联手……然后……”
    “然后你们就爱上了?”李晴好奇地看着吕阳,一脸小女生很八卦的神情。
    “不是,你看看这个就明白了。”吕阳调出一个网址传给了李晴。
    当然是《班花》那部网络小说。
    说起来,李晴也身在其中。
    加上她,已经出现三个主角了,这小说,真的与这次的诡域有关吗?
    “好长啊……”李晴看了几眼之后撇了撇嘴……似乎不太感兴趣的样子。
    “里面也有你的名字。”吕阳提醒了她一句。
    “是吗?”李晴虽然这么说,但仍然没有再去看那小说的意思。
    有些人天生不爱看小说,这也不奇怪……李晴既然不爱看,吕阳也没有兴趣勉强她。
    求订阅求推荐票票~
    本章书评区悬赏问题:被水渍女鬼治疗之后,吕阳少了什么东西?

猜你喜欢: 《王者之超级钟馗系统》 《午夜黑车》 《惊魂降头师》 《百年诅咒》 《麻衣神算子》 《末世兵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