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自由

    “哥……”柳慧从铁笼中钻了出来,扑进了吕阳的怀里。
    房间里的其他人全都一脸恐惧地退了开来,就象柳慧下一刻就会把他们全都吃掉一样。
    “你终于想起我还被吊在那里了?”吕阳抱着柳慧,凑到她耳边低语了一句。
    “有些事……我不是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柳慧一脸困惑和不安的神情,仿佛不知道吕阳在说什么似的。
    “那你还记得我是你哥?”吕阳笑了起来,仿佛在讲一个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柳慧脸上的神情变得难看起来……好象要哭哭不出来的样子。
    “你叫什么名字?”吕阳招手把先前唤醒他的那名男子叫了过来。
    “队长,我名字叫罗盘。”男子有些奇怪地看着吕阳,大概是有些不解吕阳为何不记得他的名字了。
    “我脑袋很晕,你能告诉我在我昏迷的时候,发生过什么事吗?”吕阳并不回避他人,向罗盘问了起来。
    “我们……正在开团队会议……您不知道使出了什么法术,把她关进了笼子里,并交待了我们一些事情,说她是恶魔,不要把她从笼子里放出来之类的……然后您又念了一段咒语之类的东西,最后白光一闪,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全都在这间房里了,只有您一直未醒,直到刚才……”罗盘虽然心里奇怪,但还是向吕阳详细解释了一下。
    “嗯,这开头不错,够玄乎。”吕阳点了点头,又看向了身边的柳慧。
    当然,也有可能她不是周玲,周玲正扮演着其他人的角色,故意用一个假的柳慧来迷惑他。
    “队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做?”罗盘向吕阳请示了一下。
    “当然是。想办法出门去。”吕阳指了指房门的方向。
    “可那门被锁死了,而且砸都砸不开。”罗盘向吕阳摇了摇头。
    “是吗?”吕阳站起身走去了门边,对着门踹了几脚。
    果然,门被锁死了。
    就在吕阳转身准备回房间里找找线索的时候。他背后的房门突然发出轰轰的声音自行打开了。
    房间里的所有人全都现出一脸警惕的神色看着打开的房门……
    只有吕阳毫无顾忌地走出了房间,来到了外面的院子里。
    这是一个砖石砌就的正方形院子,占地两三百平米的样子,众人所在的房间是院子门左边的第一间偏房,正对着院门有一栋三层楼的大房,而在众人所在房间的对面,则是几栋小房。看起来象是厨房厕所之类的建筑。
    院子里还零零落落种着些枣树、梨树之类的树木以及一些huā草。
    说直接些,就是〖中〗国农村或乡镇上那种比较典型的农家院落,乡土气息较为浓重。
    见吕阳走出了房间,其他人也一起跟了出来,在罗盘的指挥下,开始对整个院落进行侦察和搜索。
    柳慧则跟在吕阳的身后,脸上现出很惊恐的神色,吕阳对她的不太搭理似乎让她有些困惑和委屈。
    吕阳当然不需要亲自去搜寻线索……罗盘搜索到有用的线索之后会主动来向他汇报。
    另外。他的精神仍然未真正从被悬吊了无数个岁月之后的呆滞中恢复过来,脑子并不太想去思考。
    他只是想要呼吸了一下新鲜的空气而已。
    当其他人听从罗盘的指挥对院落进行搜索的时候,吕阳推开了院落的大门。走到了院外。
    绿草茵茵,泥土和草香扑鼻而来,吕阳贪婪地呼吸了几口之后,脸上现出很享受的表情。
    尽管,他知道这一切只是虚拟的。
    但好过呆在那狭窄阴暗潮湿的囚室被悬吊着的感觉……
    看来周玲最近心情不错。
    或者说,这一刻外面那镜像表现不错,让她此刻的心情也很不错,所以给了牢笼里的吕阳这种放风的机会。
    其他人并没有跟着吕阳走出院门,除了柳慧。
    她跟在吕阳的身后,偶尔伸出手还拉扯一下他的衣服。
    只是吕阳一直不太搭理她。
    吕阳在绿草地上奔跑了起来。速度很快,柳慧跟了两步之后,很迟疑地站在了原地,很茫然地看着吕阳消失的方向。
    〖自〗由。
    渴望已久的〖自〗由。
    没有人知道一个被关押了数千万年之久的人,有多么的渴望〖自〗由,虽然他知道这〖自〗由并不是真正的〖自〗由。
    他奔跑。只是利用奔跑这种形式来宣泄他的喜悦心情罢了。
    不过这里显然不太适合奔跑。
    因为吕阳很快就跑到了悬崖边……
    悬崖下方深不见底,而悬崖的对面,则是重重迷雾。
    不是诡域的黑雾,只是那种很常见的,弥漫在山崖间的迷雾。
    吕阳沿着悬崖边又跑了一会儿,不经意中算是探查清楚了这里的地形。
    一边是深不见底的断崖,另一边是浓密的丛林。
    看样子,刚才的院落是座落在一座山上了。
    这是吕阳见过的很典型的半封闭型诡域空间。
    断崖代表着封闭,和黑雾、高墙一样,是不可探索或触及的。
    而丛林则代表着那里可能通往生路,初始地点所在的院落位于断崖和丛林之间,算是比较中规中矩的了。
    没有诡系统,没有诡电脑,没有????技能,没有任何超出常人的特质。
    周玲和吕阳玩的这种诡域角色扮演游戏,设定基本都是这样的。
    吕阳的猜测……当初她弄出的所谓诡系统维护之类的,和这些没有任何异能,只能靠智力解决的诡域,多半是因为有了相对严谨的诡系统之后,会让她制造的这些虚拟世界运算量变得过大,超出她大脑负荷的范围,所以,她选择把那些东西全都隐藏起来。
    不奇怪。
    一个人的大脑再强大,也抵敌不过整个诡域的深不可测。
    这种小型虚拟诡域世界,比较容易设计和控制,不会太过于消耗脑力。
    ……
    “我们好象是无意中进入了某个诡域任务空间。” 罗盘在对院落进行了彻底搜查之后,向吕阳说了一下。
    “可能吧。” 盘坐在断崖边的吕阳微微点了点头。
    “经过调查,确认了院子里有手摇式抽水井,房顶有太阳能和风力发电,储藏柜里有够我们吃上大概十来天的食物。”罗盘接着说了下去。
    “很好,你制订一个食物分配计划出来,在寻找到新的食物来源之后,按计划对食物进行配给。”吕阳向罗盘吩咐了几句。
    尽管知道他们很可能不是〖真〗实的,甚至有可能是周玲控制和扮演的,吕阳仍然假装不知道一样继续着这个游戏。
    更多的……是感受这种〖自〗由。
    “好的,对了,我准备组建一支五人探险小队,去后面的丛林里进行探索,看看这任务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罗盘又向吕阳请示了一下。
    “先只派两个人去吧,那丛林里可能会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危险。”吕阳摇了摇头。
    “好的,先派两人去丛林。”罗盘向吕阳点了点头之后转身回去了院落那里,开始给众人分配工作。
    吕阳其实还应该多问罗盘一些问题。
    诸如……他这个队长是怎么回事?阴阳神殿战队的队长?
    他们都是阴阳神殿战队里的吗?
    如果是,林茵和韩熙真呢?
    这些,周玲应该都会进行了相关的设定,以让这次诡域游戏显得更加〖真〗实……
    只是吕阳实在没兴趣问这些本来就是虚构的事情。
    “哥……”柳慧可怜兮兮地看着吕阳,然后小心翼翼地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你知道了你是我妹妹?”吕阳微笑地看着柳慧。
    现在的他,已经没办法把她和周玲分开了……因为在整个记忆世界里,周玲大多数时候都是以她的形象出现,有时还会自称小慧。
    至少表明……周玲在自我意识上,仍然有些混乱。
    “爸爸告诉我的。”柳慧低下了头去,神情变得有些哀伤。
    “哦……他居然有勇气开口把这件事告诉你。”吕阳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柳慧。
    如果在现实世界,知道了柳剑豪把他是她哥哥的事情告诉了她,吕阳肯定会有些不淡定,但是,现在这一切,在他眼中,都和他自己一样,只是个笑话。
    “爸爸把一切都告诉我了……他说……他很对不起你……”柳慧接着说了下去。
    “别……我早就无所谓了。”吕阳很淡然地笑了笑,他对这些事情根本没有兴趣。
    周玲总是会用各种合乎逻辑和情理的对话,让吕阳仿佛不是身在她记忆世界之中,就比如柳慧现在和他的对话。
    柳慧欲言又止,过了好半晌之后,才终于又开了。:“哥,我是小慧,不是那个恶魔。”
    “我相信你。”吕阳笑嘻嘻地看着柳慧。
    “你已经成功地把她从我灵魂中驱除了。”柳慧接着说了下去。
    “很好。”吕阳继续笑嘻嘻地看着柳慧。
    “哥,这不是她的记忆世界,不是那个囚禁你的牢笼,你这次是真的脱困了。”柳慧伸手拉住了吕阳的手臂,她似乎听出了吕阳语气中的戏谑之意。
    “是啊,我真的很开心。”吕阳仍然嘻笑着,并露出一脸陶醉的表情。
    求订阅求推荐票票
    本章书评区悬赏问题:吕阳本体脱困了吗?

猜你喜欢: 《我的死人妻》 《冥夫药别停》 《你的尸首我的魂》 《来自死亡的召唤》 《茅山术之捉鬼高手》 《冥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