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震惊

    “你妹妹小慧……”罗盘提示了一下吕阳,他显然已确认了这位队长的失忆症。
    “她怎么就成柳总了?”吕阳嘀咕了一句,随后自己笑了笑。
    “队长,在您失忆之前,确实交待过我们……说她是恶魔,让我们把她锁在铁笼里不要放出来……”罗盘试着问了吕阳几句,言语中很巧妙地把吕阳失忆这件事提了出来。
    “哦?你看出我失忆了?”吕阳眯起了眼睛,他要听不出来罗盘是在试探他,那他还真的就成一头猪了。
    “小的不敢……”罗盘似乎听出吕阳有些动怒,连忙从座位上退开并向吕阳行了一礼。
    “你坐回来吧,我有话问你。”吕阳逼视了罗盘一会儿,这才又缓缓地开了口。
    “您问。”罗盘坐回了座位上,有些不安地看着吕阳。
    “你是什么时候加入战队的?跟着我多久了?”吕阳向罗盘问了第一个问题。
    “七年前,之后一直跟随在您身边。”罗盘小心翼翼地回着吕阳的话,并观察着吕阳的神情。
    “七年前!”吕阳皱起了眉头。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罗盘没再说话,只是很不安地看着吕阳。
    “你加入战队的时候,林茵和韩熙真在战队里吗?”吕阳接着问了罗盘一个问题。
    “他们……是……原来跟着您的人吗?”罗盘好象没听过这两个名字的样子。
    吕阳瞪了罗盘好半天,才终于又问出了第二个问题:“我们战队的名字叫什么?”
    “浮云战队。”罗盘轻轻地把战队名称说了出来,然后……继续观察着吕阳的表情。
    当然,罗盘对吕阳此刻脸上现出的一丝震惊神情尽收眼底。
    不只是震惊,是非常的震惊。
    “浮云战队……浮云战队……”吕阳努力回忆着,他好象在哪里听说过这个战队,但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也不奇怪。
    在周玲记忆世界里呆了那么久,他能回忆起来的事情已经屈指可数。而且很多事情都和周玲记忆世界里那些虚拟出来的事件相互混淆在了一起,这也让他更加难以区分自己的某些记忆到底是真是假了。
    “您父亲亲手创建的这个战队……”罗盘继续说了下去,吕阳苦思的表情,显然已说明了他连自己的战队名称都给忘了。
    “我父亲?”吕阳脑袋开始眩晕起来。
    “您父亲,您一直尊称他为神马馆的馆长,他有句口头禅……神马都是浮云……这是您对我说的浮云战队的由来……”罗盘继续小心翼翼地提醒着吕阳。
    “我是谁?”吕阳有气无力地终于找到了他该问的正题。
    “您觉得您应该是谁?”罗盘显然意识到了情况有些不太妙。
    “我让你说我是谁!?”吕阳暴怒了起来,眼睛变得血红。仿佛一头发怒的狮子。
    “您姓唐,名泽……是逍皇的长子。别号:下下棋杀杀人……”罗盘的身体颤抖了起来,此刻他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到了吕阳面前,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我……草!!”
    吕阳手中的茶杯被猛地摔到了地上……
    他此刻内心的震惊已然无法言喻了。
    “队长恕罪!”罗盘连忙趴在了地上,队长发这么大的火,随手杀掉他的可能性会很大。
    “你刚才说小慧是我妹妹?”吕阳揪住罗盘的衣领把他揪了起来。
    “是……”罗盘战兢兢地应了一声。
    “那我怎么姓唐!?她怎么姓柳!?”吕阳向罗盘大吼了一声。
    “小的不知道……”罗盘身体不停地颤抖着,事实上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吕阳为什么发火,而且是发这么大的火。
    “好!好!好!”吕阳猛然推开了罗盘。大踏步走出了大厅和院子,向院前和断崖之间的草地上看了过去。
    柳慧果然和那女大学生李春平在一起,两人正坐在草地上说着什么。
    ……
    “你,滚开!”吕阳向李春平吼了一声。
    “怎么说话呢?”李春平有些不高兴地回了吕阳一句,显然她已经恢复了不少,这里的人对她都还客气……没有人象吕阳这般无礼。
    吕阳啪!地给了她一耳光,把她打翻在地并拎起来扔了出去。
    李春平这下被吓傻了,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并爬起向院子的方向逃了过去。
    李春平被吕阳暴力打走了之后,这里就剩下了柳慧和吕阳二人了。
    “你玩什么!?用我的记忆来羞辱我!?”吕阳恶狠狠地瞪向了柳慧。
    “哥,你说什么呢?”柳慧很不安地看着吕阳……很茫然的样子……
    “你说我从那个贱人记忆世界里脱困了。对吗?”吕阳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一些,问了柳慧一句。
    “是的。”柳慧向吕阳点了点头。
    “我是谁?”吕阳压低声音凑到柳慧面前问了她一句。
    “你就是你啊……现在是你的本体……”柳慧似乎也有些被吕阳给吓住了。
    “我是问我的名字。”吕阳接着向柳慧说了一下,声音平静得出奇……就象暴风雨前的平静。
    “你的名字?你……你是吕阳啊……”柳慧有些不太明白地看着吕阳。
    “好,太好了!终于有人和我看法一致了!”吕阳沉默了片刻,突然用双手抓住柳慧的双肩暴吼了起来:“可是他们说我是唐泽!!”
    “唐泽……是谁?”柳慧被吕阳的暴吼给吓得有些发蒙了。
    “杀死了我母亲田巧慧的仇人!我母亲!就是那个被你父亲抛弃的女人!”吕阳眼睛里快要喷出血来。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柳慧一头雾水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被吕阳惊吓过度,眼泪都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吕阳的拳头捏紧又松开,松开又捏紧。忍住了好几次暴拳砸向柳慧脑袋的冲动,这才又终于让自己平静下来了一些。
    “好吧,我们从头开始。”吕阳在柳慧的面前坐了下来。
    柳慧没敢吱声。只是小心翼翼地看着脸色铁青的吕阳。
    “你说你被那贱人压制住了神魂。但你那时仍然能感受到她感受的一切。只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对吗、”吕阳向柳慧问了起来。
    他现在只能假设这一切是真的……也就是他真的从周玲的记忆世界里脱困了,否则他现在对柳慧的一切对话都是扯淡。
    但现在的他,也只能先扯一会儿淡了。
    “是的……”
    “我们从人质存活任务开始讲起,当空间水晶发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吕阳开始仔细询问起柳慧来。
    如果这一切仍然是周玲编造出来的谎言世界。他也要看看这谎言到底是怎么出炉的。
    特别是这一次的诡域,涉及到了田巧慧和唐泽。两个在吕阳心里沉甸甸的名字……
    人在一生中,有些名字是不能被提及的,一旦提及,再好的朋友,甚至是亲人都会翻脸。
    就象田巧慧和唐泽这两个名字,对吕阳来说,是不能轻易被提及的。除非哪一天他亲手手刃了唐泽。
    但是,周玲不知用什么办法,让这一次诡域中出现了这两个名字……当然,也可能与周玲无关。
    但至少已经可以让吕阳不淡定到暴怒的程度了,这对浑浑噩噩在周玲记忆世界里生活了亿万年之久的吕阳着实不易。
    “你把她从我灵魂中驱除之后,我逐渐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就好象忘记了什么……但怎么也想不起来……所以……说给你的事情有可能……”柳慧摇了摇头,脸上再度现出了迷茫的神情。
    “找你能记得的说。”吕阳冷冷地回了柳慧一句。
    “哦……”柳慧怕怕地看了吕阳一眼,然后皱起了眉头,仿佛努力在回忆着什么。
    “从人质存活任务空间水晶启动那里开始说。”吕阳再次提示了柳慧一句。
    “空间水晶……嗯……空间水晶撕裂了空间……然后……她……你说的那个贱人把你从里面拉了出来……后来我从你那里听说,当时被拉出来的。只是一个镜像……” 柳慧大概知道吕阳有多么痛恨周玲,所以这里也把她称为了贱人,只是骂人的话在她口中说起来特别的别扭。
    “嗯,接着说下去。”
    “后来……后来……你当众宣布了任务的生路,并带着所有人去了那座大厦那里……”
    “大厦楼顶有一个飞碟,那个……贱人设计抛弃了所有人,只带着你我离开了……”
    “茵茵和熙真被留在了那里?”吕阳低低地问了柳慧一句。
    “是的……她们一直没有再出现……”柳慧的神情变得哀伤起来。
    吕阳倒没有表现出什么……在周玲的记忆世界里,她们已经反复死去过多次。他也和她们分别度过一次次漫长的人生,所以,对她们的生死。吕阳已经有种说不清的感觉了。
    而且,柳慧所说的。这一切的真假,他仍然无从判断。
    “再后来呢?”吕阳接着问了一句。
    “你和她一直呆在一起,对她唯命是从,她一直在谋划着进入金云集团的事情,你们一起谋杀了金董给金枝找的未婚夫,然后你在她的怂恿下成功地泡到了金枝小姐、获得了金董的认可混入了金云集团高层……”
    求订阅求推荐票票
    本章书评区悬赏问题:罗盘眼中的吕阳是谁?(未完待续)rq

猜你喜欢: 《十三号送葬者》 《你别吓唬我》 《亡者永生》 《诡道秘闻》 《白夜行》 《末世之当妈不易》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