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一

    “是的,你见到她了?”金云向吕阳问了一下。
    吕阳没有回答金云的发问,而是突然间明白了另一件事……
    那个从小一直牵着她的手、让她从徘徊中觉醒的人,不是韩诚,而是……寄附在那个无脸人身体中的吕阳自己!
    “你说我的意识流发生了断裂,有一丝意识流被困在了山顶村世界,那个我所寄附的无脸人躯体之中,是吗?”吕阳接着向金云问了一下。
    “是的……换了别人,意识流发生断裂将必死无疑……可能你的意志力特别强大,才能撑过来……我差点害死了你……我就是个扫把星,在我身边的人,对我特别重要的亲人……都会死……”金云眼睛又有些红了。
    “那就对了!”吕阳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他和金云一起创造了山顶村,创造了第一代生化智能周玲,然后他亲自在山顶村里唤醒了徘徊中的周玲,还留下一丝没有了记忆的残魂寄附在某个无脸人身体中陪在她身边。
    这两年他昏迷的日子里,想必那丝残魂所寄附的无脸人一直都牵着她的手……然后因为某种原因率先觉醒了,后来这丝残魂化成的觉醒者不知通过什么方式先行离开山顶村,去了所谓的现实世界成了后来的韩诚,然后……同样觉醒的周玲也随着他的脚步离开了那里。
    是他对当时还年幼……或者说对世事一无所知的周玲,做了一些很罪恶的有关人性方面的实验,让她喜欢上了他。这段孽缘一报还一报地通过韩诚这丝残魂的传递,最终降临到了他的身上,让她在他面前现身之后,一直成为他的梦魇。
    她对他的纠缠,不是毫无原因的,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
    她就是他的宿命。
    或许在这个过程中她早就发现了。他才是她离开山顶村之后,一直在苦苦寻觅的人。
    她从完整之身被他打成残魂,又从残魂很顽强地恢复到最初的强大,她始终徘徊在他身边,却没有真正对他动过杀心……她把他囚禁在了她的记忆世界之中,磨挫他的心性,最终引领着他去了唐泽的实验室。让他亲手开启了田巧慧的空间之门,把他骗送到这个世界里来……
    这一切的目的。很可能就是为了让他明白,她对他的爱的起源……
    诡域的本源。
    至少,对吕阳来说是如此。
    “大……哥哥……我……喜欢……你……”
    无脸人小女孩儿这句话回响在吕阳的耳边,吕阳记忆中她脸上的五官也逐渐开始成形,最终幻变成了周玲那诡异的笑意。
    她对他的爱,才是这一切真正的因。
    他从一开始就错了……伊依、伊雅、林茵、柳慧、韩熙真、金枝、甚至包括曾经的伊娃和娜塔莎、以及现在的金云,她们都只是他生命中的过客。
    或者说。他是她们生命中的过客。
    她,周玲,才是他悲惨人生真正的女主角。
    一直纠缠、无法摆脱的孽缘和梦魇。
    “什么对了?”金云有些疑惑地看着吕阳……她说自己是扫把星的事情……吕阳觉得很对?
    “小云,那个山顶村的幻想世界再也无法被打开或者进入了吗?第一代生化智能现在在哪里?她在做什么你能跟踪到吗?”吕阳没回答金云的提问,而是向她反问了几句。
    “我想……她现在已经形成了一道独立的意识流,一道特别强大的意识流……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那个山顶村世界也和她一样已经不知所踪了。不过在你昏迷的这两年时间里,我的本体已经成功研制出了我们的第二代生化智能,他此刻应该正在四处搜索她的踪迹……”金云向吕阳说了一下。
    “我们的第二代生化智能,名字对应着一这个数字吧?是伊姓的伊。还是小鸟依人的依?”吕阳向金云确认了一下。
    “不是你说的伊,是衣,衣服的衣,我给他取的拟人化代称全名叫黑衣。”金云纠正了一下吕阳的说法。
    听到这个名字,吕阳不自禁地闭上眼睛摇了摇头……他悲惨的一生里,最大的两个疑惑……或者是最大的两个困扰,终于都找到了出处。
    一个周玲,一个黑衣人。
    “为什么是黑衣?”吕阳睁开眼睛之后又向金云问了一下。或许他在得知零和一是金云科技最早的两代人工智能时,就应该把它们和周玲以及黑衣人联系起来,只是他的智商始终差了那么一点点。无法更早地领悟这一切。
    “不为什么……”金云转过了头去,眼神有些闪烁。
    “小云。看着我,我知道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的。”吕阳试图拉住金云的手,却再次抓了个空。
    “我……我……我这么做……不代表……我对你的爱有别的什么……”金云回过头来,神情变得更加惶恐起来。
    “我从未怀疑过你对我的爱,我只需要你告诉我实情。”吕阳直视着金云的眼睛。他现在就需要一个解释,别的什么都不重要。
    金云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下头轻轻地开了口。
    “当初……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身上那一袭黑衣……很惊艳……就那么打动了我的心……在那之前,我从未对任何男生动过心……我……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一幕……就象我的人生……已经为那一刻等待了千年之久……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在默默地观察他……关注他……直到……”金云的神情变得哀伤起来,身体也微微有些颤抖。
    “李阳?”吕阳当然知道金云说的是谁。
    “嗯。”金云点了点头,伸手轻拂了一下额前的发丝,根本不敢看吕阳的眼睛……就好象说的这些话是对她对他爱情的背叛。
    “你用从我身体中分离出来的那道沉睡的意识流。研制了我们的第二代生化智能黑衣么?你当时并未按我的要求把它灭杀掉,是吗?”吕阳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虽然金云没有听他的话,他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愤怒。
    他知道,那个李阳对金云并不怎么好,但他毕竟是她的初恋……以金云执著的怀格,不可能那么迅速地移情别恋到这个吕阳的身上……她的一生,注定无法遗忘初恋时的刻骨铭心。
    “不是……那道沉睡的意识流……我用来研制第一代生化智能小玲了,第二代生化智能黑衣,是我是用你……”金云说到这里的时候,病房里的灯光突然闪烁了起来,并且发出可怕的电流声,整个实验室似乎都开始了颤抖,而金云的投影也变得极度不稳定、若有若无起来。
    就在某一瞬间,随着砰!地一声闷响和一些实验人员的尖叫声,整个南极实验室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暗到伸手不见五指。
    几秒钟之后,应急灯全都亮了起来,但金云的身体投影已然从吕阳的病房中消失了踪影。
    “小云?小云?”
    吕阳大喊了几声,不过没有能再得到金云应答,显然她再次断了线。
    “不是……那道沉睡的意识流……我用来研制第一代生化智能小玲了,第二代生化智能黑衣,是我是用你……”
    吕阳脑子里还回响着刚才金云投影消失前最后和他说的几句话。
    那道从他身体内剥离的沉睡的意识流,被她用于研制第一代生化智能了……
    这一切似乎是一个很大的讽刺……
    他的那个世界里的周玲,一直在策划着某件事情,最终利用他的身体把她的一丝沉睡的残魂带到了这个世界里来,然后,金云利用她沉睡的残魂创造出了最初的她。
    又由他亲手促成了她的觉醒。
    一切就象是一个轮回,而且很可能是无数个轮回,吕阳只是不停地、不知疲倦地在里面推着轮子、绕着圈子,一圈又一圈……
    问题是,这圈子是从什么地方开始的?又该在什么地方结束?
    没有因,哪来的果?
    哪个是因?哪个是果?
    如果这一切是导致了最终无解的谜题,那么就只能有一个结论了……也就是这一切全都是错的,问题是,错在了哪里?
    “第二代生化智能黑衣,是我是用你……”
    金云这句没说完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断裂的意识流吗?她用他从山顶村拉扯出的断裂意识流创造了黑衣?
    如果是这样,那……现在的我又是谁?
    黑衣人留下诡电脑在长条椅上的目的是什么?他从伊母的肚子里强行抢走伊一和伊二……或者说伊玲和伊依的目的又是什么?
    尽管这一切还没有答案,但吕阳显然意识到他距离最后的真相是越来越近了。
    但越接近最后的真相,他就越是怀疑,他现在所探知出来的,一定就是真相吗?
    无论如何,吕阳决定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有弄清楚金云为什么把昏迷的他放在了南极实验室里。
    求订阅求推荐票票
    本章书评区悬赏问题:金云的第二代生化智能的拟人化名字叫什么?(未完待续。)rq

猜你喜欢: 《十三号送葬者》 《你别吓唬我》 《亡者永生》 《诡道秘闻》 《白夜行》 《末世之当妈不易》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