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吊唁

    “程王真的故去了?”武三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缓了半天这才明白过来。当下急忙回到了府上换了一身素服,随后匆匆忙忙的到了程王府上。
    远远便见到程王府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房顶和围墙上已经裹上了白绸。门口挤满了来吊唁的人,虽然武周迁都洛阳,不过大半的官员在长安城中都有房产。今天一大早,程王府十几个管家一家一家的送信。得知这样的消息,那些高官留守在长安城的家眷们,纷纷派出男丁前来代表家主吊唁。
    见到了梁王的马车到了之后,堵在程王府前的众人纷纷让出一条道路。武三思看到这个阵势不再有怀疑,当下假模假样的哭了几声,:“程王你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走了……我出京的时候陛下还盛赞你是武周的上国柱,怎么三日未见程王老干岁就离世了……我要禀奏武皇,加封程老干岁身后荣……”
    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在中堂当中一口朱漆金丝楠木棺材里面,身穿特制双王抱蟒的程晈金坐在当中,正在用筷子扒拉着摆在棺材前的贡品。嘴里还在数落身边的管家不会办事:“你看看你们这差事办的,本王眼看着就是要走的人了。你们还怎么糊弄我?点心是咸的!上供的这几道菜倒没放盐?
    本王就不明白了,是不是以为我快走了就好欺负了?”
    这管家也是平素被程咬金骂皮了的,嬉皮笑脸的回复说道:“这就是冤枉我们小的了,您这席白事包给了长安城最有名的杠房白事刘家。人家是正经按着亲王的规格给您老置办的,您老是双王奉,人家在规格上还给您往上提了半级。不过谁家办白事也没有事主自己从棺材里面爬起来己自寻摸吃食的……”
    “就你话多,小心本王让你小子去下面陪我一一梁王来的早啊,老程我这里不方便,就不让你进来坐坐了。”说到一半的时候,程咬金突然看到了正在发愣的武三思,老程哈哈一笑,对着梁王招了招手,继续说道:“一回等老程我走了之后的,还劳烦梁王再哭两声。一笔写不出俩武字来,梁王你哭了就等于陛下还记的老程我那一点小小的功劳。”
    “程王您这是什么套路?三思我怎么有些看不懂?”武三思没敢靠前,只是站在中堂之前,对着里面停靠的棺材继续说道:“程王您如果是在玩笑的话,那么三思就回去了。洛阳城陛下还在等着三思回去交旨。”
    说这话的时候,武三思的语气已经冷了下来。当初程咬金曾经这么闹过一次,想不到这次更绝连葬礼都办出来了。看来他是铁了心不尊圣旨了,想到程咬金将自己当作猴耍,武三思的心里便勃然大怒。
    “谁拿这个开玩笑?”程咬金哈哈笑一之后,表情变得肃穆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梁王你稍等一下,等到这大殡出了,你也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这个时候,百无求带着小任叁蹦蹦跳跳的从后堂走了出来。这两只妖物好像没有看到武三思一样,直接进了停放着棺材的中堂当中。
    小任巻顺着供桌爬到了棺材头上,坐在棺材梆上对着里面的程咬金说道:“别说这棺材看着还挺气派,程大傻子咱们俩挤挤,我们人参试试躺在里面什么感觉……”
    说话的时候小任巻已经跳进了棺材里,躺在程咬金身边之后,继续说道:“还是你们当王的会享受,这么宽敞都够住下一家三口了。”
    “三叔您不知道,别看宽敞一会倒进来陪葬的玩意儿就满了。老程我这辈子还攒了点喜欢的小玩意儿,一会管家一件一件的摆进来就差不多了。”程咬金将小任巻抱起来,送给了外面站在的百无求之后,继续冲着自己的干哥哥说道:“无求哥哥,兄弟我着就要先走一步了。
    弟弟我在下面占着好地方,等着你和咱爸爸手拉手下来,下辈子你们俩做兄弟,弟弟我做你们的邻居……”
    “一边去,你爸爸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要他的命是那么容易的事吗?你该投胎就投你的。不用惦记我们俩。”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古怪的叹了口气,随后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老子看着这口棺材都眼馋,什么时候能和那个老家伙一起躺在里面……”
    听着两只妖物的话,又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意思。原本打定了主意要走的武三思还是决定留下来在看看,不过这场面看着古怪、可笑。
    自己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又过了半响,百疆、广治等人、妖也穿了素服到了中堂,连泗水号在长安城几家商铺的管事,也纷纷代表刘喜、孙小川两位东家将拍金送到。武三思越看越不像是假的,如果棺材里面的那大个子能躺在里面的话,那就真正的跳不出来毛病了。
    眼看着就要到了午时的时候,吴勉、归不归二人才带着曹石头从里面走了出来。人参娃娃的手里端了一个托盘,里面是一碗黑乎乎的汤药。药味说不出来的恶臭,熏得外面这些人作呕。
    吴勉出来之后,便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归不归自己带着曹石头走到了棺材前,将托盘里面的汤药端了起来,送到程咬金手中说道:“咬金呐,这就是你要的东西了。老人家我是炼制出来了,喝不喝在你……”
    程咬金小心翼翼的接过来汤药,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冲着归不归说道:“辛苦爸爸了,儿子一定喝光了,不能辜负您老人家的一片心,归不归顺势给了程咬金一个小嘴巴,瞪起来眼睛说道:“呸!老人家我是这个心意吗?我的心意是你不喝……程咬金你能不辜负吗?”
    “您费了这么大的气力,炮制出来的汤药,儿子我怎么能不喝?”
    程咬金嬉皮笑脸的回了一句之后,从棺材里面站了起来。举药碗对着下面看直眼的人们说道:“多谢各位赏脸来送老程我这最后一程,原本我也准备了几句话,不过想想还是不说的好。要说的话都在这碗汤药里面了,咱们下辈子见……”
    说完之后,程咬金将手里的汤药一饮而尽,顺手打碎了药碗。最后仰身倒在了棺材里。准备好哭丧的下人们马上扯开嗓子哭了起来,随后招来的和尚老道进场坐在东西两地开始念起来各自往生的经文来。
    武三思这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原来这双王程咬金是自杀。不过好端端怎么这么想不开,他自己就是双王的身份,身后还有几位活神仙罩着。就连武帝也要忌惮他三分,如果是他武三思的话,早就带着吴勉、归不归他们去洛阳城争王位了。怎么说死就死了?
    这个时候,来吊唁的人开始陆陆续续走到中堂前,对着里面停靠的棺材行礼。因为程咬金的年纪、爵位都太大,按着规矩吊唁的这些人不磕满九个头就不算完。百无求、小任叁作为死者的长辈,大马金刀的坐在棺材前,一并接受这些人的大礼。
    武三思不敢得罪这几个活神仙,当下也凑过去行礼。死者为大就算他是王爵的身份也躲不开要磕几个头,就在他跪在棺材前准备行礼的时候,就见棺材里面的程咬金直挺挺的坐了起来。对着坐在一边的归不归说道:“爸爸一一这事不对啊……”
    程咬金从棺材里面坐起来的时候,武三思正跪在棺材前面行礼。被突然坐起来的程咬金吓了一哆嗦,当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现在的程咬金身上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原本的白须白发的漆黑,散落的披在肩上,外表看上去好像年轻了二三十岁一样。只不过老程看不到自己身上的变化,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你这汤药也不管用嘛,不是儿子我说您老人家。您这药方是不是有假……”
    如果还是刚才那个白须白发的程咬金,大家伙还不至于如何惊吓。老程不正经惯了,大不了是哈哈一笑的事,谁也不会和他双王殿下一般见识。不过现在他的白发突然间变黑,谁心里也没底,这位双王殿下是不是死后又死后又后悔了?
    “汤药没假,你已经不是原先的身体了。”归不归掏出来事先准备好的铜镜,走到了棺材前,递给了程咬金之后,继续说道:“现在你又变回了十几年前的那个瓦岗山四当家了,长生不老的身体没了,谁也没说你马上就会离世。”
    “这话怎么说的,老程我该叫的亲朋好友都叫上了。说好是来送老程我最后一程的,现在没死成,人家该送的帛金都送到了……他们不会说我这个双王殿下诈死骗钱的吧?”说话的时候,程咬金的脸色变得纠结了起来。犹豫了半天之后他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要不然儿子我现场抹个脖子?您老人家看还来得及吗……”
    一听到程王要在现场自杀,这些来吊唁的人们便急忙过来劝阻。说什么人活着比什么都强,送出去的帛金就当给程王换件衣裳、买双鞋穿了。其中武三思也跟着劝慰了几句:“程王您是国家栋梁,程王活着是陛下之福,是大周之福,也是天下之福……”
    “那就依着诸位新朋好友的意思,老程我这次就不死了。”程咬金倒是好说话,在管家的搀扶之下从棺材里面爬了出来,随后站在中堂门前继续对着众人说道:“不过也不能让大家白跑一场,这样,今天就是算老程我过生日了。那个谁,去把挽联白绸子什么的都扯下来,去写几个寿字贴上……别问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再问本王就死一个给你看看……”
    原本一个有些悲伤的事情最后以闹剧收场,好在老程的脸皮够厚,原本应该躺在棺材里的人,最后穿着寿衣抱着酒坛子挨桌子劝酒,就连百无求这样厚脸皮的妖物都做不到。
    看着分外活跃的程咬金,武三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民之欲为官,官之欲为帝,帝之欲便是长生不老了。当初让出天下,现在连长生不老都放弃了。这个人真的是一点欲望都没有了吗……”
    “他的欲是为民,一个不做帝王、没有长生不老之身的百姓。”这个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出现在了武三思的背后。看了有些惊愕的梁王一眼,嘿嘿一笑,继续说道:“人不可无欲,无欲者无生。不知道梁王殿下的欲又在哪里?”
    说到这里,归不归嘿嘿笑一,随后继续说道:“刚才殿下亲口说的官之欲为帝,梁王殿下年纪轻轻便坐到了王爵高位。现在武帝当政,所生的都是前朝皇帝之子。想要大周世世代代延续下去,自然不会再立他们为帝。梁王殿下是武氏一族的杰出子弟,弄不好日后便是接掌大周天下的储君了。”
    听了归不过的话,武三思的冷汗瞬间便流淌了下来。缓了半晌之后,这才说道:“老神仙玩笑了,三思怎么敢窥视皇位,这样的念头连想都不曾想过。如果三思妄动过这样的念头,愿天打雷劈,永世不得翻身……”
    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殿下别着急发毒誓嘛,现在没想过,说不定以后找到了什么帮手,就可以想想了。比方说老人家我那傻儿子百无求,它管束天下群妖当中或许就有一个两个可以帮着你得到皇位的。”
    武三思听了之后摇了摇头,说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外族尚且信不过,又怎么信得过妖族。动用妖族无异与虎谋皮,与其结盟妖族,三思宁可放弃王位,回到老家做一个踏踏实实的农人。程王殿下连长生不老都能放弃,三思连一个小小的王爵都割舍不了吗?”
    “殿下不要急,老人家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担心你们武周大好的河山,再落入他人之手。”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点手叫过来曹石头,随后指着跑过来的人参娃娃对着武三思继续说道:“如果殿下什么时候想开了,老人家我便介绍这孩子给你。不要小看它,这孩子可是妖山上王宫的大总管。整个妖山它可是一妖之下万妖之上……”
    说完之后,归不归抱起来这个小家伙,向着吴勉那边走去。走到了白发男人身边之后,回身对着武三思一顿指指点点。吴勉目光随着归不归的指尖看了这位梁王一眼,随后两个人凑在一起说着什么,边说边往武三思这边看。白发男人脸上还是不是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这里待不下去了,被这两个人怎么看着,武三思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喝到嘴里的酒好像白开水一样的没滋没味,随后他实在受不了二人给自己带来的压力,当下起身向已经喝到醉态萌发的程咬金告辞,匆匆忙忙的离开了程王的府邸。
    回到了自己的府上之后,武三思马上命人准备车辆。长安城待不下去了,还是早早回到神都洛阳的好。
    就在下人们匆匆忙忙准备马车、行李的时候,从武三思的脚底下传来一个声音:“你要回洛阳?这可和我们当初说好的不一样……曹石头还没有抓到,你回去了我们的计划便被打乱,我们又要如何收场?”
    “归不归和吴勉已经开始怀疑我了……”武三思的声音有些紧张,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刚才归不归几次三番有话来套我,他已经开始怀疑我和曹石头的事情有关了。我如果在帮你,只会让事情更糟!我们之间的盟约就此作罢,我现在回洛阳,曹石头的事情你们再想办法吧。”
    “归不归开始怀疑你了?你说说经过……”听完武三思的讲述之后,声音沉默了半晌之后,再次响了起来:“那个老家伙只是在诈你而已,如果他真有什么真凭实据的话,还会放你走吗?你现在走了才是漏出马脚。”
    “顾不得了!我不是你们这些修士,我的命还要留着以后做皇帝……”武三思没有任何退让余地的继续说道:“就算漏出马脚又如何?我和你们断了联系,就算他归不归又能把我怎么样?我是天子近人,没有真凭实据他能奈我何?”
    说话的时候,武三思看到了自己的马车已经搭好,随后不再理会自己脚下的声音。直接冲到了马车上,吩咐车夫赶紧驾车出城,行李什么的也不要了,只让护卫们带上银钱就好。
    看着武三思坐上了马车之后,便开始向城外飞奔,地下又传来另外一个声音:“这个人太怕死了,靠不住还是除了吧……”
    第一个声音回答道:“留着他以后会有用处的,武周的皇位最后或许会落到此人的身上,留着他,兴许日后还有大用处。怕死最好不过,起码知道他还有一怕……”

猜你喜欢: 《古墓密码》 《超级纳米真科技》 《诸天投影》 《神秘亡夫难伺候》 《我知道你的秘密》 《我的异世界小店》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