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折辱

人在呼和浩特机场,延时许久,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回家,心交力瘁,郁闷不已。
好在昨天晚上,跟新交的几个朋友出去吃饭,还挺不错的。
下面是正文:
——————————————————————————————
天地旋转,我感觉自己好像给塞进了滚筒洗衣机里面似的,当出租车最终“砰”的一声,重重砸落下来的时候,破碎的玻璃打在了我的头上、脸上,疼得我整个儿身子都仿佛不是自己的。
“啊……”,我大声叫着,使劲儿吸了一口气,用手推开了扭曲变形的车门,勉强地从那翻倒在地的出租车里爬出来。
还没有等我搞清楚状况,就有一只手从上方突然伸了过来,一把就揪住了我的头发。
那只手猛然一拽,我给连着拉了好几步,紧接着一记窝心拳,打得我胃部剧烈收缩,眼泪鼻涕忍不住地就流了出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也瞧清楚了出手袭击我的,是一个矮矮胖胖,一脸笑吟吟的男人。
这个家伙留着地中海的发型,两只眼睛眯着,在夜晚迸射出玻璃渣子一样刺眼的精光,让我一下子就回想起了当初在梅州之时与他初遇之时的情形。
凶人。
地中海拽着我的头发,又伸出另外一只手来,掐住了我的脖子,然后冷冷笑道:“哎呀,没想到你真的没有死,可以啊,居然骗到我们头上来了?”
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老八,别在这里动手。”
嘿嘿……
听到那女声的指示,地中海拎着我往路边走去,而我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开始死命地挣扎。
自从发生了上次的事情之后,我的力气多多少少也是有些增长的,已经不再是那个一拳就能够敲晕的吴下阿蒙,地中海一开始还行,到了后来,有点儿控制不住我了,旁边有人不怀好意地调侃道:“老八,中午的时候叫你别去玩,你看看,腿软了吧?你个龟儿子,早晚都要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一个苍老的声音也响起:“就是,平日还好,出门在外,你好歹也注意一点。”
这两人一唱一和,让地中海的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
他恼怒,却把火气全部都发泄到了我的身上来,朝着我的脸上猛然一拍,紧接着将我的身子一带一甩,我就感觉自己居然腾空而起,越过了一道瓦蓝色的薄钢墙,砸落到了道边的一处工地泥沙之上去。
砸落在沙堆上有缓冲,我反而是缓过气来,然而瞥见旁边一大堆乱七八糟放置的钢筋,我还是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如果我跌在那上面,按照刚才的状况,我基本上是活不成了。
这是一帮凶人,杀人不眨眼。
理性告诉我,这一次我实在是太托大了,平日里一向谋而后动的我,居然做出了这么一件唐突的事情来。
然而还没有等我后悔,四个身影就跟着跳进了工地这边来,除了地中海之外,其他的也都是老相识——刀疤脸和那个半老头子,再加上一个留着短发,藏身阴影之中的女人。
三人走上前来,我发现他们的脸又有几分不同,无论是我上次见的,还是黑框眼镜女警给我看的画像,都是截然不同的。
但声音一样。
这说明他们有改变自己样貌的手段,难怪他们会如此肆无忌惮。
我从沙堆上刚刚爬起来,就给地中海一脚踹在了肩头,巨大的力量将我推倒在了沙土上,随后地中海走了过来,加钢板的皮鞋踩在了我的脑袋上,还要殴打我,旁边的刀疤脸却闷声说道:“行了,教训教训就行了,记住我们今天是来干嘛的。”
这四人之中,短发女人从来都站得很远,就像一个监工,而半老头子和刀疤脸总是袖手旁观,只有关键时刻才动手,而地中海则是冲在最前面的打手。
正因为脏活累活都他干,所以这家伙的脾气才最火爆。
踩在我脑袋上的那皮鞋往下一压,地中海说道:“小子,说罢,当初你他妈的不是已经死了么?怎么又活过来了?你赶紧说清楚,要不然老十一可就得背黑锅了,这两年都回不了内地来。”
我浑身疼痛难止,咬着牙,没有理会他的问题,而是将自己憋在肚子里好久的话语,一字一句地说了出来:“为什么,要杀老金?”
啊?
地中海愣了一下,没有明白我的意思,说什么,谁是老金?
我努力地转过头来,斜着脑袋打量着这个男人,说就是你昨天在我以前公司杀的那人,不是胖子,是那个另外一个。
听到我的话语,地中海先是一愣,随即笑了,咧着嘴,露出一口发黄的牙齿来,毫不在乎地说道:“你说那两个逼啊,胖子还好,只是看他不顺眼而已,那个啥……哦,叫老金来着的家伙,嘿,他是真讨厌,对你护得还真紧——说句实话,要不是他在那儿黏黏糊糊,唧唧歪歪,我们未必会动手杀人……”
他饶有兴致地看着我,眉头上挑,极为嘲弄地说道:“你不知道,我当时一拳打进他肚子里面去的时候,他还不相信,然后就哭了,说对、对不起,别杀他,他还有老爹,还有弟弟妹妹……”
听到地中海详细描述着杀死老金的过程,我的心中在滴血。
他并没有在骗我,这些事情符合老金的性格,我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的情形,然而越是这样,我越能够感受得到,正是我和老金之间的情谊,才真正害到了他。
想到这里,我的脸越来越红,悲伤、愤怒、自怨自艾、恐惧和难过,一瞬间充满了我的脑海里来。
啊……
被人像狗一样踩在脚底下的我,发出了一声撕裂心肺的悲鸣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们都只是小老百姓,小心翼翼地过活着,所求的只是那小得可怜的幸福,你们这帮家伙,凭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凭什么把我们的性命,当做草芥呢?
我不服啊……
就只是因为拳头大,所以你们才会这么嚣张么?
我,其实也是夜行者啊。
轰!
愤怒攀升到了极致,我感觉自己浑身发热,力量从每一滴血液、每一个细胞之中散发出来,当它迸发到了某一个节点的时候,我终于感觉到自己不再是一个任人鱼肉的小鸡崽了。
我伸出了手,一把抓住了地中海的右脚,猛然一拽。
地中海正滔滔不绝地说着,给我一抓,下意识地加大力量,然而他却没有想到,我这个时候的力量也在陡然增大,一下子将他给摔到了一边去,紧接着我从地上猛然蹿起,抓着一把沙子,就冲向了地中海去。
给我骤然放翻的地中海有些猝不及防,刚从地上爬起来,抬头望来,却给我一把沙子罩在脸上,顿时就破口大骂:“我艹,你个小比崽子……”
我对他恨之入骨,抡起拳头,猛然一下砸在了他的心口处。
砰!
明明是打在了对方胸口,我却感觉好像打中了一堵砖墙,然而越是这般,我越觉得浑身火烧,不管不顾,又打了一拳去,这回地中海扛不住了,整个儿腾飞而起,我却不管,奋力往前冲,猛然抱住了对方,将他重重撞到了那一堆触目惊心的散放钢筋堆上去。
噗……
一声轻响,紧接着是地中海凄厉的叫声响起,我不确定他那儿给戳到钢筋了,却也不管,抬手朝着他的脸上砸了两拳,而这个时候他也睁开了眼睛来,呼了一巴掌,将我一下子就给推翻三两米去,我跌落在地,又如同疯狗一样,抓起旁边的一块砖头,朝着他的脑袋上拍。
啪的一声响,砖头与地中海的秃头相撞,化作两截,泥灰散落,而地中海也是十分精准地捉住了我的右手,大声喊道:“老五,胡大干,你们两个是准备袖手旁观,看着我死么?”
刀疤脸一边往我这边冲,一边嬉笑着说道:“你刚才不是说一个人解决么?咋一下子就怂了?”
而另外那个半老头子却慢悠悠地说道:“这小子果然不一般,血脉很奇特啊……”
我给地中海如同钢箍一般的手抓住,动也动不得,下意识地发了狠劲,没想到地中海的力量更加恐怖,死死拽着我,好在他的大腿给扎在钢筋,行动不便,站都站不起来,方才没有更进一步,两人如此僵持,很快刀疤脸和半老头子赶到,两人出手,朝我压来。
很快,我的后背、屁股和大腿都给打到,这两人厉害得很,特别是那刀疤脸,一拳下来感觉不重,但下一秒,挨打的地方就像被烙铁烫过一样,疼得我泪流。
我虽然力气大了好几倍,但终究不是这帮老油条的对手,三两下,就给打得吐血,而随后那半老头子一个戳腿过来,正中我腹部,我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就腾空而起。
在那一刻,我心中明了。
自己肯定走不脱了。
一时间,我心中升起许多悲凉,而最大的一个念头,就是愧疚,仇人就在面前,而我却没有本事给老金报仇,一想到这个,我恨不得立刻就死去。
然而就在此时,我瞧见又有两道身影翻过墙,来到了这片工地,有人冷冷笑着说道:“邪魔外道,居然敢来这儿撒野,真当我们不存在?”

猜你喜欢: 《世界救赎者》 《逆天奇盗》 《女尸合同工》 《财迷心窍》 《鬼咒》 《我是棺材女》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