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诡事第十二章 侯漠声震九龙湾

    此刻的小兔没有再穿刚才诱惑我时的长裙,而是换了一身黑色利落的紧身皮衣皮裤。
    正是如此,却将那凹凸曲致的身材给完美地凸现出来。
    特别是她胸前那一对波涛汹涌的大白兔,更是被绷得紧紧,如同车前灯一样的形状,让人都不好意思去看,仿佛多看一眼,都有些冒犯人一样。
    此刻瞧见她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我有点儿发愣。
    而小兔则笑了,露出一对兔牙来,对我说道:“你真以为姥姥将人给了你,就没有一点儿要求?”
    我说什么要求?
    小兔说道:“这两个家伙,该懂的江湖规矩,自然懂得,也知道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这个倒用不着我们操心。而我跟着你呢,最主要的,是因为你肯定是要决心找回你侄子的,对吧?”
    我摸了摸鼻子,说是外甥。
    小兔说对,是外甥,你就说你会不会去找吧?
    我说那当然,兜兜是我堂姐的命根子,他若找不到,我堂姐估计只有上吊投河了,所以不管那什么离别岛有多难找,还是什么黄大仙有多厉害,都不可能对我有所阻挠的。
    小兔说这就对了,我们目前的敌人是相同的,所以我会跟着你,一直到你找到黄大仙为止。
    我说你们想要干嘛呢?
    小兔那清纯明媚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狠戾来,好一会儿之后,她缓缓说道:“今天早上死的那人,是……我哥哥。”
    听到这话儿,我不再多问了。
    我这个时候,才发现了她的左臂之上,带着一节黑纱。
    小兔钻进皮卡的后一排,我没办法,只有将那胡爷和独眼龙瞎子绑结实了,然后又找了一块厚毡布来盖上。
    弄完之后,我将一直还在哆嗦的三叔换下,将车发动之后,朝着山下开去。
    路上的时候,三叔多次欲言又止,显然是想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后排的这姑娘,到底又是谁。
    不过碍于那姑娘,他终究还是无法说出口。
    我开着车,时不时拿余光去看后视镜,打量着这个叫做“小兔”的姑娘,发现换了一身衣服之后,她先前那一身媚人心魂的气质就消散了许多,那一张小脸蛋儿像极了最近一部大火清宫剧里面的丫鬟,明媚之中带着端庄,端庄之中又透着清纯,里面的气质,让人很难去琢磨。
    我看着她,心底里多少也有些失望。
    这样的女孩子,去做那种事儿,着实是有一些暴殄天物。
    不过……
    等等,她是夜行者啊,横塘老妖怎么舍得她来做这种事情?
    对了,对了,她应该并不是做那种以色娱人的行当,只不过是为了将我擒住,所以才会装成那样的。
    这般想通了,我的心中有些释怀,随即又不由得苦笑起来。
    她到底是不是做那个的,跟我有毛线关系?
    大概是瞧见我的面部表情有些过于丰富,那小兔盯上了我,开口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这时才想起来,直到此刻,我居然还没有通报姓名。
    我应该说一个假名呢,还是……
    就在我斟酌这里面的利弊时,旁边的三叔抢答一样地说道:“大漠,我们都叫他大漠,他姓侯,侯漠。”
    呃……
    我瞥了三叔一眼,有些无语,而小兔似乎并没有受到兄长故去的事情影响,扑哧一笑,说侯漠?这名字挺搞笑的啊?那我以后叫你……叫你猴子吧。
    猴子是什么鬼?
    我翻了一下白眼,然后问她:“你应该也不叫做小兔吧?”
    她回答道:“我没有骗你啊?我姓楚,然后叫做楚小兔。”
    我有些惊讶,说你名字够随意的。
    楚小兔说我觉得挺好的啊,我和我大哥、二哥都是姥姥养大的,她给我取的名字,一直都挺方便的,也容易让人记得住……
    我瞧见楚小兔并不是一个高冷的妹子,心情轻松许多。
    我想着以后她可能要跟我相处一段时间,这个是没办法甩脱的,既然如此,那就跟她好好聊一聊。
    这一是培养感情,免得后面的相处不愉快,二来也是看看能不能打探出什么消息来。
    我便跟楚小兔随意地聊着,不过碍于三叔在旁边,我倒也没有问得太细。
    我和楚小兔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三叔也挺积极的,一大把年纪了,还喜欢在美女面前表现,时不时地插嘴,甚至还说一些我小时候的糗事,弄得楚小兔乐不可支,笑得花枝乱颤,胸前的大白兔晃晃悠悠,倒是给无聊的路程,多了一些乐趣。
    我有点儿无语,要不是我拦住,估计三叔会把先前我和夏梦的那囧事都给说出来。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湘潭与宋城相邻,我们晚上出发,到半夜的时候赶到了,我并没有回家,而是赶往了之前逮人的那个派出所。
    当然,在此之前,我还是拉着那两人审问了一下。
    他们的交代,跟横塘老妖、包括车上楚小兔跟我说起的事情基本相同,只是细节上有一些出入而已,问题不大。
    我们赶到的时候,这儿灯火通明,不时有人走来走去,显然是在连夜攻克拐卖案。
    我找到了派出所所长,就是那个老警察,将人交给了他。
    当得知我和三叔两人千里走单骑,居然凭借着一个线索,跑到了邻市去,而且还将拐卖孩童的凶手给抓了回来,这事情着实是有一些传奇,好多人都跑过来看,不过被老警察给赶走了。
    做完交接之后,老警察留了我,跟我聊了半个小时,我大概聊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不过还是把横塘老妖给隐去了。
    从道理上来说,横塘老妖这种混迹于灰色地带的人,并不为法律所容。
    我并不应该为她打掩护,甚至应该积极举报。
    但我并不是国家公职人员,我只是一市井小民而已,我的目的,是想要找回我的外甥兜兜,而不是维护正义。
    那种高大上的事情,自有别人去做,而我,只能够尽可能地找好自己的定位,不至于迷失自己而已。
    终归到底,还是我的力量太过于薄弱。
    谈完之后,我离开了派出所,三叔和楚小兔在门口等着我。
    此刻天已经蒙蒙亮了,我打了一个呵欠,然后对楚小兔说道:“你随便找个酒店或者招待所歇着吧,我先回家一趟,把这情况跟我堂姐说明清楚。”
    我不想让楚小兔这样的人融入到我的生活里来,特别是我的老家,这是一种下意识的防范。
    然而楚小兔却指着三叔,笑着说道:“三叔邀请我去他家玩儿呢。”
    啊?
    我愣了一下,看着三叔,三叔笑,说对呀,你不好意思领回家里,我让她去跟莹莹一起睡。
    莹莹是三叔的女儿,十五岁,读初中。
    我看着三叔一副热情好客的模样,头都快要炸了,这才知道他误会了我和楚小兔的关系,然后在这儿胡乱地牵线搭桥呢。
    我捂着脸,不知道该怎么说。
    楚小兔是横塘老妖派过来的监督,我不可能硬着将她给赶走,当下也是没有办法,只有带着她赶回九龙湾。
    回到村子里,我们直接赶往了我堂姐家。
    这会儿都五点多了,院里还灯火通明,村里好几个相熟的妇女都在这儿唠嗑,我还看到办白事的几个长辈在场院里坐着,哈欠连天,知道他们是怕我堂姐这儿出事,一直在这里守着。
    我父母自然也在其中。
    别的不说,就人情这一点,乡亲们还是做得很不错的。
    我、三叔和楚小兔的到来,将平静的院子变得一阵热闹,大家知道我们去干嘛了,纷纷围上前来,随后屋子里冲出了一个披头散发的人来,正是我堂姐侯丽。
    她一把抓着我的双肩,然后说道:“大漠,漠儿,你找到我兜兜了没有?找到了么?”
    我瞧见她激动的神情和苍白的脸,有些难过,将她扶在凳子上,然后将事情大概讲了一遍。
    这套说辞,我在派出所已经说熟了,这会儿聊起来,也没有太多滞碍。
    完了,我对满脸失望的堂姐说道:“凶手已经找到了,即日伏法,而兜兜呢,他也不是被卖,只是碰到了好心人,给救了。而人家呢,觉得兜兜有天赋,想要收他做徒弟呢,所以就带走了。丽姐,你放心,兜兜不会有事的,而我这段时间呢,也会跟公司请假,帮你去把人找回来,你放心吧。”
    这段说辞是我路上琢磨好的,用来打消堂姐心中的绝望。
    果然,我这话儿一说完,无论是我堂姐,还是她的那婆婆,脸上都露出了轻松的表情来,她婆婆还客气地说道:“大漠啊,真的是麻烦你了……”
    一番折腾,终于将人哄住,这会儿天已经麻麻亮了,我困倦得很,告罪一声,也不管旁边的楚小兔,就回去睡了。
    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听到堂屋有说话的声音。
    我对外面喊道:“妈,怎么了?”
    这时门被吱呀一声推开,紧接着我母亲领着三叔,和一个村里的长辈走了进来。
    那长辈在村子里很有威望,堂姐老公的白事都是他领头操持的,德高望重,年轻人都怕他。
    而此刻,他却是一脸紧张,搓着手,我赶忙从床上爬起来,问:“刘伯,有事?”
    刘伯听我一问,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说漠儿,你家露珠妹子失踪两天了,老三说你挺有本事的,你能不能帮忙找一找?
    啊?“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猜你喜欢: 《末世的领主》 《神的密码》 《恐怖邮差》 《我们村的阴阳两界》 《当幻想入侵现实》 《家有鬼夫心慌慌》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