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海余波第三章 马小龙相好之死

    这女人,叫什么来着?
    安娜?
    我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那女人,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花了眼,然而再三观察之后,我发现她真的就是那个在小兴安岭老林子里遇见的俄罗斯贪狼夜行者。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认出了那女人来,不过却并不打算做些什么。
    毕竟我跟她虽然有过交集,但双方并无渊源,当时的情况下,相互之间更多的也只是防备,而没有其它,所以这会儿遇到了,装作不认识,反而会更加恰当一些。
    不过可能是我打量得太认真了,马小龙的那相好会错了意,居然站了起来,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拦了。
    马小龙瞧见,也给自己这彪呼呼的妞儿给气着了,大骂道:“嘿,这瘪犊子的老娘们儿,跟她开玩笑的,她还当真了?当真是个做老鸨的性子……”
    他起身要去拦,而朱雀却拦住了他,笑嘻嘻地说道:“我瞧侯子哥哥对那化外洋婆子很感兴趣的样子啊,就叫她过来,喝两杯酒呗,那有什么的?”
    马一岙是知道我性子的,晓得我不会乱来,便问道:“怎么了,认识?”
    我点头,低声交代了那女人的来历。
    朱雀在旁边听完,这才收起了那略带讥讽的笑容,说道:“如果是这样,那这洋婆子跑到崖州来干嘛?”
    马小凤也有些担心,说难道是有什么阴谋么?
    几人聊着,而马小龙那叫做魏晓琴的相好也领着人过来了,一来四五个大长腿,身高腿长,肤白貌美,充满了异域风情的俄罗斯美女,冲着我们笑,说两位大哥,你们看看,喜欢的话,留下来喝酒……
    马小龙瞧见安娜坐在原地不动,眉头一掀,也不训斥,而是问道:“那个妹子呢,她怎么不过来?”
    魏晓琴笑着说道:“这可没办法了,安娜她不是干这个的,而且她的肚子里,有小宝宝了……”
    小宝宝?
    听到这话儿,我们都惊住了,马小龙瞧见我没有什么表示,从随身手包里掏出了一沓钱来,每人一张老人头,将人给打发走了。
    魏晓琴将人送走之后,瞧见马小龙的脸色有些不太高兴,走过来,挽着他的手,用高耸的胸脯顶着他的胳膊,一边摇晃,一边说道:“龙哥,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马小龙看了我一眼,从手包里又掏出了一沓钱来,数也没有数,就递给了她,然后吩咐道:“你帮我一个忙。”
    魏晓琴高兴地说道:“什么事?”
    马小龙说你一会儿帮我查一查,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魏晓琴误会了,撒着娇,说哥,你要玩什么,我陪你就是,干嘛对一个孕妇那么好奇啊?你这癖好,哎呀妈,也太奇怪了点……
    马小龙正色说道:“放你妈的狗屁,我让你去查,你去办就是了,说那么多的废话?对了,这事儿别张扬,知道不?”
    魏晓琴一脸委屈,说好,好。
    马小龙打发走了魏晓琴之后,问我道:“侯哥,还需要干嘛么?”
    我摇头,说不用——那女人肚子里面的孩子,很有可能是马思凡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顺便帮他打听打听。
    啊?
    听到我的话,马小龙和马小凤都不由得笑了起来,马小龙说我艹,马思凡那家伙,居然还有这等本事,不但骑了大洋马,而且还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这事情……
    马小凤说不对啊,马思凡那小子不是喜欢我们的班花女神李安安么?
    我苦笑,说这件事情,你们知道就好,别往外传;而且,那件事情也不是马思凡主动的,他其实也是受害者……
    马小龙瞧见不远处那长得相当漂亮,完全西方美人胚子的安娜,舔了舔嘴唇,说这样啊,说句实话,如果有这样的际遇,我也宁愿当那个受害者呢。
    马小凤听不下去了,恶狠狠地瞪了哥哥一眼,说马小龙你个混蛋,我看你根本不是受了情伤,其实天生就是个色狼。
    马小龙挤眉弄眼,说你才知道啊?
    两人相互怼着,一边喝酒一边聊天,说着分别情谊。
    他们挑的这个地方,是崖州这一片最好的歌舞厅,台上唱歌的几个歌手,当真是有着专业水准,特别是一个叫做“燕燕”的女歌手,唱起邓丽君的《甜蜜蜜》、《美酒加咖啡》和《我只在乎你》等歌曲来,简直神似,仿佛邓丽君重回人世间一样,让我第一次领会到,什么叫做“靡靡之音”。
    马小龙也特别喜欢,不断地送花篮,还有点歌,花钱如流水,端的是土豪风范。
    而正因为他的豪爽与阔绰,使得那位燕燕唱完了全场之后,特地过来,跟我们敬了一杯酒。
    听两人对话,我才知道,原来马小龙跟这位歌手燕燕也是认识的。
    不过两人也仅限于认识,马小龙表面浪荡,但也没有混蛋到四处出击,对待人家正经的艺术从业者,还是十分规矩的。
    如此待了两个多小时,而那安娜没多久就离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认出了我来。
    按理说应该不会,毕竟我此刻,多多少少也与当时有了一些变化。
    当晚我们喝酒聊天,放下所有心事,玩得十分开心,而随后回到了别墅酒店,马小龙给了我们一整栋的别墅住下。
    一夜无话,次日醒来,马小龙开始询问我们这一次过来,是要办什么正事。
    毕竟事情虽然过了几个月,但风声并未降下,港岛霍家的那位家主,也在不同的场合,不止一次地提及对我们的愤恨,所以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们过崖州来,肯定是有事情办的。
    我和马一岙商量过,我们这次过来,只要不出海,其它时间都自己找就是了,无外乎也就是带着朱雀四处逛,看看她是否能够感应得到而已。
    不过马小龙却有着东北人的那种豪爽,和对待朋友的仗义,一定要全程陪同,我和马一岙推辞不过,就应了下来。
    马小凤因为马小龙全程陪着我们,就去忙家里面的生意了,而马小龙则开着他的那辆蓝色沃尔沃,陪着我们在三亚四处逛。
    连续两天,我们巡视了亚龙湾,崖州市区、三亚湾、以及佛教圣地南山寺,道教圣地大小洞天,还有天涯海角,槟榔谷等。
    这儿风光秀美,椰林婆娑,奇石林立,倒是一个旅游的好去处,逛一逛,身心也极为舒畅。
    但问题在于,朱雀毫无感应。
    我们差不多将崖州这一带都给逛遍了,没有收获之后,决定出海,去几个海岛上走一遭,这般商量妥当之后,马小龙便去找了个中介,准备租一艘游艇出海,这样子既方便出行,而且同样也可以游玩一番。
    去中介的路上,马一岙问他,为什么不自己买一艘来玩玩,马小龙告诉他,说他老爷子不让。
    他们的家训,叫做“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我说以前不知道,这几日看来,你这浪荡公子的秉性,可不是一日两日养成的。
    马小龙笑了,说家训是这样,但我却有一句自己的琢磨,叫“做不懂得花钱的人,永远都不知道怎么挣钱”,我这几年做生意、搞投资,弄股票,没少挣钱,要不然老爷子怎么可能这么容忍我呢?
    大家聊着天,来到了中介那儿,中介的人跟马小龙也挺熟的,之前打电话约过,就带着我们直接去码头看船。
    马小龙告诉我们,这些游艇,很多其实都是私人的,燕京的、港岛的、澳门的,好多老板都在这儿买游艇,但平日里生意忙,没时间过来,就托管在这里,如此一来,这一年来的保养啊,还有停泊位租金啊什么的,全都有了着落。
    马一岙笑了,说那还不是很有钱,真正的有钱人,哪里能够容忍自己的船拿给被人去用?
    马小龙说那都是大富大贵之人,正常的有钱人都精着呢,能省则省。
    大家就这般聊着,在码头看船的时候,马小龙瞧上一艘雪白的小游艇,这艘船能够容得下十几人,艇内还有厨房、卧室、客厅和厕所,十分现代化。
    随后他跟中介开始商讨价格,而快聊得差不多的时候,他突然接了一个电话。
    马小龙一开始还并不在意,心不在焉地说着,而随后,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无比严肃起来。
    我瞧见,感觉不对劲,等他挂了电话,便问道:“怎么了?”
    马小龙犹豫了一下,方才缓缓说道:“这个……魏晓琴,你还记不记得?”
    我点头,说知道啊,你夜总会的相好呗,怎么了?
    马小龙说道:“她死了。”“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猜你喜欢: 《窥命》 《渡风杂货铺》 《阴宅1046》 《创造真实世界》 《国服最强王者》 《生人止步》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