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海余波第二十五章 土地老爷

    这次进山的人,除了我和马一岙之外,还有李安安、马思凡、马小龙,以及苗女安丽,和她的随从阿木。
    至于马小凤,她则留在了崖山这边,一来是照顾家里面的生意,再有一个,就是帮我随时留意朱雀的消息。
    一旦朱雀回来,立刻将她给留住。
    出发之前,马小龙还跟刑警队的那哥们聊了一下,讲起了此事,因为不是一个管辖区,所以他也没有办法,不过还是给了马小龙一个电话,说如果到了五指山那边,可以打电话给他的一个同学,如有必要,他应该是会帮忙的。
    乘车赶往五指山市,在市区里,马小龙联系了一个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也是东北人,让他帮忙找寻前往五指山北部的向导。
    那哥们来海南也有了一些时日,在这少数民族混居的地方,人头也熟,听到马小龙的要求之后,乘着吃饭的档口,打电话摇人儿,没多一会儿,就叫来三个对五指山这一带十分熟悉的本地人士,都是上山打猎,下山游泳的牛人,结果一定说我们准备去麻风村竟笼,都打了退堂鼓。
    这三人之中,有两人最近都去过那儿,告诉我们,那帮“麻风”这一年多时间来,将那山道上弄得到处都是陷阱,稍不注意,人就掉进了坑里,要么就当场死亡,要是没死,就给虫子活活熬死。
    他们又不处理,弄得到处都是恶臭,再加上莫名就多了许多的虫蛇,将那儿整个一片山区,都弄成了禁区。
    还有人传说,那儿有高人,布置了阵法,将周围弄成了迷宫,一般人过去,都是鬼打墙。
    总之很邪乎。
    一年多时间了,除了上次民政局的人带着警察过去的那一次,再也没有人去过,麻风村的人也不出来,相当于与世隔绝了。
    不过不出来,但还是在那一带活动,有人曾经瞧见过,好几个长得跟恶鬼一样的麻风在山里面打猎,有一个还认识,以前喝过酒,但那一次见面,发现人完全变了,不但相貌如同鬼一样,而且性格阴冷,完全不像之前的模样。
    现在那一带,就跟禁地一样,一般人都不敢过去。
    这一来是因为怕被传染麻风病菌,也染上了这病,二来也是因为那儿的人性子实在是阴冷,冷冷地看你一眼,整宿整宿地睡不着。
    一闭眼,就忍不住地做恶梦。
    我们问当地人,说竟笼村以前也这么样?
    其中一个回答,说怎么会?以前不是这样子的,那地方偏,坐落在岭子上,交通不方便,所以很穷,不过为人都挺善良的。
    他还认识一个猎手,平日里猎到兔子啊,山货什么的,下山来赶集,因为都是同行,所以两人有些共同语言,后来还混成了朋友,没事儿还一起喝酒打平伙呢,性子淳朴得很,天知道他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间就变成了这样子。
    而且那个地方穷归穷,但麻风什么的,听都没听说过。
    也不知道是怎么染上的。
    另外一个人突然插嘴说道:“你们想去那个鬼地方,我们肯定是不能跟着的,不过我倒是可以推荐一个人……”
    马小龙来了兴趣,说谁呢?
    那人说道:“竟笼村还不是麻风村的时候,跟外面也有交流,也有人出来打工挣钱;在城东有一个茶庄,里面的一个伙计,叫做小楼的,他家就是竟笼村的,你们若是想要了解那里,可以问他。”
    马小龙赶忙说道:“那你去叫来,我们问问。”
    马小龙的哥们也催促,说你去叫来吧。
    他是给了钱的,对方倒也没有拖延,骑着摩托就去叫人了,没多久,人给带了过来,一个瘦瘦黑黑的小伙子,看着都还没有满二十岁,瞧见满满一包厢的人,有些怯场,不敢抬头看大家。
    马小龙瞧见对方,和颜悦色地问,说听说你是竟笼村的人?
    那人点头,说对,不过我们那都不算大村,是一个大队,自然村。
    马小龙问:“你出来多久了?”
    小楼说道:“三年了。”
    马小龙问:“那多久没有回家了呢?”
    小楼说道:“一年半……啊,一年……”
    瞧见他说话含含糊糊,马小龙问道:“到底多久了?”
    年轻人这时终于反应过来,他壮了一下胆子,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他看向了领他来的那个向导,有点儿想走,而那向导则开口说道:“小楼,路上不是跟你说过了么,这儿的人,都是大老板,人家找你问话,是不会亏待你的……”
    马小龙点头,说对,我们想去一趟竟笼村,不过不太清楚情况,如果你能够给我们聊一聊里面的近况,又或者带我们进去,我给酬劳。
    年轻人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热切地望着马小龙,说给多少钱?
    马小龙看着他,说你想要多少?
    年轻人想了想,伸出两个手指来,说那地方,好多人都不敢去,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你想知道,怎么着,也得……两千吧?
    他说最后的价码时,犹豫了一下,说完之后,有些心虚地望着马小龙。
    马小龙眯眼打量着这个茶庄伙计,好一会儿,然后说道:“可以,没问题,而如果你愿意带我们过去的话,我给你加一点,一万块钱,如何?”
    一万块?
    这价码就像重锤一下,狠狠地打在了年轻人的心头,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他一咬牙,说行,我现在就去跟我们老板请假。
    马小龙看了那向导一眼,向导说道:“我给你老板打个电话就行了,说是斌哥找你帮忙。”
    斌哥,就是马小龙的那哥们,他在这一带的这名头挺大,是社会大哥,不少做生意的都知道,小楼听到,点头,说也好。
    搞定了向导的事情,接下来就是了解。
    小楼收到了两千块钱的订金之后,给我们做了一个交代。
    他说竟笼村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引来来了一个土地老爷。
    对,我们没有听错,是土地老爷。
    那个人叫什么,谁也不知道,他自称是“土地老爷”,然后凭借着烧符水治好了好几个老病号的陈年疾病,又帮着干农活,朴素而善良的山民虽然不信,但还是挺喜欢这个男人的。
    没想到过了不久,大家相继病变,长出了麻风来的时候,方才明白,这个土地老爷带来的,并不是生活的希望,而是毁灭。
    然而长得跟正常人一样的土地老爷,却告诉大家,这是老天爷降下了惩罚,是他们不听话。
    只要听土地老爷的话,这种病,就能治得了。
    然后村子里的人,就开始跟着土地老爷做事,他让做什么,就得做什么,但跟着顶牛的人,就会被惩罚,要么就是不停的干农活,要么就是体罚,甚至还有人被打死。
    在暴力的掌控下,所有人敢怒不敢言,而这个时候,土地老爷又开始发善心了,教会了一些跟随者打架的法子。
    那些人变得越来越厉害,跟传说中高来高去的大侠一样。
    村子里的人本来就迷信,于是就开始信他了。
    小楼是在那人来了两个月之后,回的家,父母趁着土地老爷带着村子里的年轻人上山,说明原因之后,将他给赶下山,让他这辈子都不要回家了。
    那个他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已经毁了,再也回不去……
    听完小楼的讲述,我们都惊呆了。
    如果不是在横塘老妖的比武招亲大会,以及海南观音法会上,瞧见岳壮实的话,我甚至以为那个自称“土地老爷”的家伙,正是此人。
    事实上,无论是“山神老爷”,还是“土地老爷”,这帮人愚民的手段,都是一模一样的。
    而从这一点来看,那个在麻风村里为非作歹的家伙,一定也是修行者。
    甚至是夜行者。
    这家伙,当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有人问了,说那家伙如此为非作歹,难道地方政、府就没有管么?
    这么说的人,恐怕不是很了解海南岛中南部的山区地形,也不知道在两千年左右的时候,那种偏远而又破落的地方,是个什么情况。
    事实上,十几年之后,许多山区,妇女被拐卖,当地的政、府知道,恐怕也是无心去管。
    法制是需要过程的,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一步一步地走。
    我们听明白了之后,决定不休息了,直接赶着进山。
    我们开车,来到了离山脚下最近的一个乡里,然后一脚走进了那热带丛林之中,开始了翻山越岭。
    山路难行,没多一会儿,夜幕降临。
    我们摸黑赶路,又走了两个小时,准备找地方歇息,毕竟先前就有人说了,前往麻风村的路上,到处都是捕兽的陷阱,这深更半夜,摸黑行走,掉进了陷阱里去,那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我们找地方安营扎寨,燃起了篝火,然后开始轮值守夜,这都不必多言,等到了半夜的时候,我突然间惊醒过来,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一阵惊声尖叫。
    我清醒过来之后,感觉那叫声十分熟悉,努力回忆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了。
    那声音,很像是麻七。
    跟唐道离开了的麻七。“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猜你喜欢: 《世界救赎者》 《逆天奇盗》 《女尸合同工》 《财迷心窍》 《鬼咒》 《我是棺材女》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