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无能为力的失落

    听到马一岙的话语,正在人群之中左冲右突,肆意冲杀的我顿时就为之一震,金箍棒猛然一扫,将身前的几人荡开,露出视野来,瞧见此战的最大元凶苏城之,在局势陷入僵持,甚至败势的时候,居然撒丫子就跑了。
    这个家伙,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他的这帮手下呢?
    不管了?
    我睚眦目裂,猛然一棒,将旁边扑来的人给挡开之后,大声喊道:“休走。”
    话是如此,但那苏城之如何会听我们的话,此人决心要走,谁也留不住,却见他几个纵身,便隐没到了村子里面去,只留下一道残影。
    我想要追,却又给人缠上了,顿时心烦意乱,随意挥了两棒,差点儿就给一剑捅到心窝里来。
    我这才意识到,我面前的这一帮人,虽然在刚才给我追得四处逃散,但并非是一群绵羊,而是狼,稍不注意就会露出獠牙来,扑在你身上,恶狠狠地对你咬上一口。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不再去纠结苏城之的逃离,而是将全部的精力,放到了眼前的这一堆人身上来。
    而马一岙在这个时候,也纵剑而上,加入了战团。
    在过去的时间里,他已经将太阿剑的禁制解开了两层,使得这把剑充满了灵性,力量也变得越发厉害,再加上他“金蝉子”的独特体质,进步迅速。
    马一岙刚才独自面对苏城之,都能够将他手中的剑斩断,把人逼走,此时此刻,更是势如猛虎,长剑所过,无数寒光,杀得那一帮人节节败退。
    当第三个人被我和马一岙联手击倒、失去战斗力的时候,其余五人终于崩溃了,分散而逃。
    很明显,苏城之的逃离,对他们的打击着实有一些大,被人抛弃的感觉,无论是对于谁,都不是那么美好的。
    他们先前还想着苏城之能够折返而来,但是现在却已经陷入绝望。
    他们拼命奔逃,将后背露给了我们,士气低落,正是实力跌落谷底的时候,我和马一岙没有半分怜悯,反复冲杀,终于又留下了三人。
    至于另外两人,因为他们分散而逃的关系,我们到底还是分身无暇,让他们逃走了。
    我和马一岙两人,因为性格的缘故,只要不是特别危急的时候,一般是不会下死手的,所以除了第一个被我砸成肉饼、用以破阵的壮汉之外,其余留在场中的五人,都只是受伤,行动受限。
    我和马一岙追了最后两人一会儿,担心这边出现变故,所以没有继续,毕竟穷寇莫追,于是折返回来。
    然后我们回到这个乱作一团、篱笆倒塌的院子,却发现那受伤的五人,全部都已经毙命了。
    我有些惊讶,目光巡视,最后落到了秦老二的身上来。
    他左手牵着自家那个三四岁的农家女娃,右手则拿着一把鲜血淋漓的铁剑。
    剑尖之上,鲜血肆意流淌,滴落在地,湿了一大片。
    而这把剑,则是从那帮人手中捡来的。
    他,杀了这帮人。
    瞧见我们折返回来,那个秦老二下意识地后退几步,然后站在了自己女儿身前,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双目之中,有着野兽一般的凶狠。
    这模样,与他那老农一般的形象截然不同。
    很显然,在刚才的那一场变故之中,他受到了极大的刺激,神志有些不正常了。
    马一岙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随后收起了太阿剑,而我也适时收了金箍棒,两人走上前来,拱手说道:“马一岙……”
    我:“侯漠。”
    马一岙开口说道:“秦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还请节哀。不好意思,我们两人的能力有限,没有办法将苏城之擒拿下来,对不住了……”
    听到我们客气的话语,那秦老二原本战战兢兢的心情大概是松了一些。
    他走上前来,本能地想要下跪,不过跪倒一半,又截住了,有些拘谨地拱手,说道:“谢谢,谢谢你们两个,要不是你们两哥子过来,只怕我和我们家小宝都没得命了……”
    适逢大变,秦老二的情绪十分复杂,不过也知晓我和马一岙的好意。
    他没口子的表达感谢,而我和马一岙则好言宽慰,并没有责怪他将那五名活口给补刀,挨个儿杀了去。
    事实上,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是他的话,做法很有可能会更加残暴。
    简单聊了几句之后,那秦老二丢下了手中滴血的剑,然后问我们道:“那个人,叫做苏城之?你们两个,知道他是什么人么?”
    马一岙没有隐瞒,跟他耐心解释了一下苏城之的来历,并且将此事的来龙去脉,也跟他毫无保留地说起,随后他对秦老二认真说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像苏城之这样的败类,其实并不多,你千万不要对这世间绝望,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来。”
    秦老二眼圈通红,却没有掉一滴眼泪,只是反复地说道:“我娘死了,我老婆死了,还有两个弟弟,他们都给苏城之杀了,我打不过他们,现在连内丹都没有了,如同废人,我该怎么办?我家人的血仇,该如何办呢?”
    马一岙对他说道:“我们这边也有事情,没办法陪着你,不过我给你一个电话,那人叫做李洪军,是中央专门管这种事的人,你把你的遭遇跟他说,让上面的人来处理他……”
    随后,马一岙将李洪军的电话递给了他,而这个时候,村子远处也有人闻声赶来这边。
    我俩身份特殊,不便久留,便先行撤离。
    不过为了防止苏城之杀个回马枪,马一岙还是很细心地没有走,而是去了对面的小山坡上,帮忙盯着。
    这事儿发生之后,我的心情有点儿低落,站在山坡上,吹着呜咽的山风,我们啃着干粮,望着远处摸黑收拾家人遗体的秦老二和他们村里人,心中百感交集。
    我对马一岙说道:“我现在开始明白,有一部分加入夜复会的人,可能真的只是为了心中的理想,或者单纯只是不想被欺负了。”
    马一岙感慨,说对,这正是我所担心的——这些人,其实并没有任何的错。
    我说但夜复会被一帮阴谋家和野心家把持着,这样的人,很有可能就会被污染心灵,激发出内心中的野性来,而真的如此,那么这世间可能就要乱套了。
    马一岙说道:“被人欺负固然可怜,但如果调转枪头,通过欺负别人而获得内心的满足,以及仇恨的宣泄,也是不可取。”
    他说着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到了楚小兔。
    我指着远处,说道:“你说,秦老二会不会按照我们的指导,去找天机处来处理这件事情?”
    马一岙叹了一口气,说也许会,也许不会。
    我说他会不会就此走上歧途呢?
    我有些担心遭遇变故的秦老二会性情大变,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的一个极端,而马一岙却叹气说道:“像秦老二这样的事情,这世间不知道发生多少,单凭着我们两个人的力量,是改变不了什么的。所以他最后会变成什么样,走向何方,还是得看他自己的选择,我们能够出手,将他救下来,但没办法左右他的人生。除非……”
    我抬头,说道:“除非,这世间,还有一个叫做游侠联盟的组织?”
    马一岙点头,说对,除非游侠联盟仍在。
    我忍不住问道:“当初游侠联盟到底是怎么解散的,除了因为某些原因之外,还有别的么?”
    马一岙说道:“我隐约听过一些,据说当时的民国十大家,有人背叛了联盟,将其余人齐聚于津门,意图一举捕杀,最后虽然没有得逞,但许多人都身受重伤,在事后的几年里,陆陆续续有人陨落,高手凋零,再加上各人猜疑,联盟存在的基础,也就是信任感瞬间崩塌,最终分崩离析——当然,这里面的说法很多,许多秘闻流传,最终到底是什么情况,别说我,就算是我师父这一辈,恐怕都不知晓。”
    我挠了挠头,说原来如此。
    马一岙说后来我听我师父提过一嘴,说这件事情,很可能跟噬心魔有关,游侠联盟的解散,跟这家伙的挑拨离间,有着很大的关系……
    噬心魔啊。
    这个笼罩在好几代人头上的阴云,何时能够消散一空呢?
    我说道:“要是游侠联盟,能够重组就好了。”
    马一岙点头,说对啊。
    说这话的时候,突然间远处燃起了熊熊的大火,我愣了一下,随后眺望过去,发现放火的人,却是秦老二。
    很显然,他也担心苏城之会折返回来,所以来不及按部就班地安葬家人,而是选择了一把火,将自己的家,以及这一堆的事情,全部都付之一炬。
    马一岙说道:“他,可能要独自复仇了。”
    我说苏城之,有多厉害?
    马一岙说道:“很厉害——他今天之所以选择离开,并不是惧怕了我们,而是他手中的剑太差了,不敌我的太阿剑,另外他刚刚吞服了内丹,需要时间将其炼化,并且将自己的血脉淬炼出来。事实上,如果他真的选择留下来,与我们火拼,这胜负之事,还说不定呢……”“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猜你喜欢: 《天庭警备司》 《中国阴阳师》 《当幻想入侵现实》 《人皮面具》 《一路去死》 《我叫田夕》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