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圆月当空

    我一跃而起,下意识地往怀里摸去,准备抓出那熔岩棒来,与人交手,然而刚刚攥在手中,一柄木剑压在了我的肩膀上。
    随后,我听到李安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下面很危险,稍安勿躁。”
    我转头,才发现李安安就一直在我的身边。
    我有些心惊,因为刚才我已经是左右打量过的,没有感觉到任何人的声息,没想到在下一秒,她居然就出现在了我的身边。
    这样神出鬼没的架势,得亏她对我没有恶意,要不然,我什么时候死的,估计都不知道。
    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
    这个英姿飒爽的女孩儿之所以能够被众人为之敬仰,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之前一同训练的时候,大家都藏着掖着,我还没有太多感觉,但此刻动上了真格的,就能够感觉得出来了。
    厉害。
    我身子稍微往后退了一些,然后说道:“怎么回事?”
    李安安手中的那把木剑,是落地之后,自己打造出来的,虽然我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法,但弄得惟妙惟肖,再加上她这几天一直以气养剑,使得那长剑虽然并不锐利,但挥舞起来的时候,逼发气劲,却也有着极大的杀伤力。
    这样的东西,我可不愿意让它放在我的肩上。
    即便李安安是我们这一方的。
    李安安回答:“不知道,小马驹已经摸过去看了,具体什么情况,一会儿就会知道。”
    “小马驹”,这是马思凡的外号。
    当然,这话儿也得分谁来喊,如果是李安安的话,那是没问题的,但如果是不熟悉的人,说不定那家伙会翻脸的。
    我松了一口气,手往旁边的青草一抹,然后将上面的露水,揉在了自己的脸上去。
    我要让自己快速清醒过来。
    没多一会儿,我的脑子终于恢复了冷静,侧耳倾听一番,然后说道:“听这动静,感觉好像不是一个两个人能够闹出来的吧?”
    李安安抱剑而立,平静地说道:“自然不是。”
    我说是我们自己的人么?
    我所说的自己人,并不是说红方,而是参与天机处实战演习的所有成员。
    事实上,发生了昨天中午的事情之后,我已经深刻地了解到,在这茫茫的北国林原之中,除了我们这一帮人之外,还有更多让人难以想象的艰险与困难,说不定还潜藏着许多的神秘人物在。
    就比如王大明。
    他为何会变成现在的这副模样,不就是很值得深究么?
    如果真的是他们所说的一般,王大明入魔了,那么这个魔头,到底是哪儿来的呢?
    我耐着性子,等了一刻钟,这时李安安反而是等不了了。
    她皱着眉头,说怎么还不回来?不可能啊,小马驹的轻身功夫这么好,去瞧一眼,打个来回,应该是很快的啊?
    我说要不然咱们下去看看?
    李安安犹豫了一下,说还是我去吧。
    我摇头,说一起。
    瞧见我如此坚持,李安安没有再多说,让我将补给之类的东西都给放下,然后朝着下方摸去。
    两人在这山峰的顶端,往下走,速度很快,不过当我们赶到坡脚下的时候,发现这儿除了一片狼藉之外,别的什么都没有了。
    李安安走到场中,吸了吸鼻子,对我说道:“小心。”
    她提着剑,往左前方的黑暗中摸去。
    我虽然没有请出熔岩棒,但却将其抓在右手掌心处,随时都能够拿出来。
    我走在李安安的背后,互为依仗。
    两人在这儿找寻了一番,随后李安安俯身下去,从地上拾起了一撮毛发来,我走上前去,借着月光打量,发现是一撮黑色的毛发。它有一指长,我伸手摸了一下,又粗又硬,有点儿像是我小时候见过的野猪毛,尖端又有一些柔顺,满是油光。
    紧接着,李安安在一片浅泥地前停留,然后蹲在地上,打量着上面的脚印。
    我左右打量着,防备周遭,然后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李安安开口说道:“一共五头夜行者,不确定是什么猛兽,但身材十分巨大,踩在泥上的脚印很深;而另外一边,是鞋印,是学校配发的标准军靴双方应该是发生了战斗,有人流血了,是夜行者的血,你看这里,带着一点儿蓝色……”
    她说了几个要点,我有些着急,问道:“是思凡么?”
    李安安摇头,说不是。
    我说那他在哪儿?
    我对那个面相老成的年轻人很是喜欢,如果他出了事儿,我还真的有点儿难以接受。
    李安安皱眉,说我怎么知道……别走!
    话说到一半,她突然一声暴喝,朝着左前方陡然冲去。
    我抬头一看,却见那黑暗之中,居然浮现出了几对红得发亮的眼睛来,在这阴森幽暗的林子里,显得格外瘆人。
    李安安当真是一狠人,话音一落,人已经冲出十米之外去。
    她手中的木剑陡然扬起,往前一劈,却有凌厉剑气陡然迸射,斩落前方。
    那剑气锋芒扫过,立有树木折断,纷纷栽落下来。
    好强。
    陡然间攀升巅峰状态的李安安一出手,就让我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虽然她之前跟我谦虚地说,剑法这事儿,并不算重要,关键的是人,但此时此刻她的出手,方才让我感觉得到,为什么修行门道里面,别人会把练剑的这事儿,称之为“剑仙”。
    五秘,说的是“太极、丹鼎、玄真、剑仙和符篆”,而最极有攻击性的修行法门,便是剑仙。
    明敕星驰封宝剑,辞君一夜取楼兰。
    唰!
    李安安气势如虹,陡然间一声炸响,紧接着我听听到几声拼斗,随后李安安又高声喝道:“休走……”
    我奋力前冲,然而前方的李安安和黑暗中的那几对红眼睛,则更加迅捷,一纵一跃,却是掩映在了密林深处。
    我发足狂奔,跑了三五分钟,却失去了敌方踪迹。
    我站在一处浅坡之上,茫然四顾,心中有些紧张。
    我倒不是担心自己,而是害怕李安安太过于冲动,陷入了重重包围和埋伏之中去。
    她一个女孩子,就算是剑法通神,但被有心算无心,就很容易出事。
    而且她脱离了我的视线,更是让我担心。
    我顾不得暴露自己的位置,开始大声呼喊起来:“安安、安安,李安安……”
    我一边向前,一边呼喊,差不多五分钟之后,右方的灌木丛传来一阵动静,我紧攥拳头,冲上前去,却听到李安安的声音传来:“是我!”
    啊?
    我停下脚步,瞧见一身露水的李安安,走出了灌木丛。
    我打量着她,发现除了衣服上面有一些划痕之外,其它的倒也还好,看不出受伤的样子。
    我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问道:“你没事吧?”
    李安安的脸色铁青,心情显然是差到了极点,不过面对我的提问,还是回答道:“还好,那帮家伙,凶是凶了一点,并没有认真跟我交手。”
    我说那几个家伙,是什么人?
    李安安说道:“不是我们的人,至于是哪儿的……有点儿像是那边的。”
    她往北边指了指,我有些诧异,说老毛子?
    李安安点头,说对。
    我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李安安说道:“贪狼血脉的夜行者,一般来讲,华夏之地并不算多,反倒是北欧和俄国最为繁荣;刚才那几人,我虽然没有仔细打量,但大约是跑不了的;而且闻味儿,也很像。”
    我回想了一下,感觉除了腥膻之气外,别的还真的没有闻出来。
    当然,这也是我见识浅薄、简陋的缘故。
    我说如果真的是北边的,他们为什么跑到咱们这这儿来,还对我们的学员动手呢?
    李安安摇头,说不知道,不过你说得对,这一次的集训事情太多了,只怕未必能够如校方的意愿当务之急,我们应该是赶紧找到小马驹,不然问题可就严重了。
    在当前这扑朔迷离的情况下,马思凡脱离我们的视野,很有可能就是遭遇到了敌人。
    而如果是这样,他就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现在的这个时候,已经不再是实战演习那么简单了。
    我说既然那帮人已经被你赶走了,说明思凡还在原来那里,我们回去找一找,说不定能够找到。
    李安安点头,说只有如此了。
    当下两人循着原路回去,也顾不得惊扰太多,大声叫着,如此找寻了十几分钟,我在南半坡那儿找寻的时候,听到一句弱弱的声音:“我、漠哥,我在这儿。”
    听到这话,我浑身激动,奋力跑了过去,瞧见在一处草地上,马思凡衣衫凌乱地躺在地上。
    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回事,仿佛脱力了一般,想要爬,都爬不起来。
    我走上前去,想要扶他,却闻到一股苦栗子加上洗衣粉的气味,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让人浮想联翩的刺鼻味道。
    我有些意外,问他道:“你怎么了?”
    马思凡光着膀子,身上满是红印子,苦着脸,左右打量,说安安呢?
    我指着西边,说在那儿呢,我叫她过来?
    马思凡慌忙说道:“别、别……”
    我说你到底怎么了?
    马思凡听到,突然间痛哭失声起来,指着头顶天空。
    我朝天一望,却见圆月当空。
    今天十五。“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猜你喜欢: 《当幻想入侵现实》 《快穿之我不是你妈》 《宿主请留步》 《投胎特烦恼》 《通灵师奚兰》 《让尸体说话》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