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危若悬卵

    整个空间,都仿佛冻结凝住了一般,而下一秒,一道恐怖的气息,从那林中的黑暗处陡然浮现,落到了我的身后处。
    我当时是全神贯注,手中的熔岩棒远比我的脑子反应更快,当下猛然一棒,朝着对方砸去。
    铛!
    一阵恐怖的金属撞击声,从前方陡然传来。
    这时我方才发现,自己的熔岩棒,居然是砸在了一根狰狞恐怖的蝎尾之上,而这蝎尾的主人,却是一具拥有着流线身型的神秘躯体这具躯体浑身漆黑,光洁无毛,身子的每一处都圆润无比,整体的模样,仿佛那双刀螳螂一般,除了那两米长、宛如镀上金属的蝎子尾巴之外,它还拥有一对锋利如刀的镰手,节肢仿佛镀上了金属,三角形的脑袋,和虫子一样的口器……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模样,十分像是虫子,又仿佛兽类,又仿佛金属机械之物。
    而这玩意如同虫子一般的三角脑袋上面,还有一双古怪的复眼,陡然睁开的一瞬间,我却瞧出了不对劲儿来。
    这眼神,这光芒,当真与先前的那头大猩猩,有着十分相似的地方。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我的内心里满是疑惑,而熔岩棒上面传递而来的恐怖力量,却将我给冲击得腾空而起。
    而且还没有等我落下,那家伙居然就守在了我的落点处,手中与螳螂一般的锋利镰刀,就朝着我的脑袋卷了过来。
    好快,就如同闪电一般。
    此时此刻的我,整体的气势已经攀升至了巅峰状态,但是却感觉还是慢上了一线,当我将熔岩棒横于跟前,挡住对方的这一斩击时,已经来不及稳住身子,给那怪物猛然一斩,人直接朝着半空中腾空飞去。
    就是它。
    我回想起了俄罗斯狼女安娜跟我们形容的怪物,那个神出鬼没,出手即伤人的家伙,就是这玩意儿。
    当真是恐怖无比。
    我身子腾于半空之中,心头满是惊骇,火焰却从身上各处蓬勃而起,抓着那滚滚冒火的熔岩棒,舞动如风,拦住对方那狠戾怨毒的凝视。
    而随后,有两个身影,跟着那家伙,也冲到了近前来。
    来者却并非旁人,而是李洪军、王岩这两人。
    当那浑身流线光滑的怪物落在了鼠王普锐斯身边的时候,李洪军和王岩也落在了另外一边,一左一右,将这两人的后路给唯独了住。
    他们的身上和脸上,都是喷溅的鲜血,那儿有自己的,也有别人的。
    看得出来,在此之前,于黑雾之中,他们已经是有过了一场恶战。
    我翻身,落在了一棵云杉树的枝桠上,烈焰从我的脚下蔓延而出,浮动出去,紧接着我居高临下地望着场中一切。
    我、李安安、李洪军与王岩四人,对那玄冥二老,形成了包围之势。
    事到如此,即便是不愿意相信,我都不得不承认,格瑞拉没死。
    他不但没有死,而且还变得更加强大。
    这流线型的身子,还有那随时都融入黑暗之中的架势,绝对要比先前的大猩猩模样,要强上一百倍。
    虽然从站位上来说,我们与这二人是形成了合围之势。
    但从气势上,却仿佛两人盯上了我们四人。
    我们如同案板之上的肥肉。
    李洪军和王岩落定之后,对于我和李安安的出现,也都有些意外,不过随即李洪军开口说道:“安安,这两人十分恐怖,而且出手毒辣,对咱们同学痛下杀手,已经是血债累累。我们不能让这两人活着离开,所以我建议,在拿下他们之前,我们之间的演习任务,暂时搁置,如何?”
    李安安手中一柄木剑,平指向前,剑尖始终是指着鼠王的眉心。
    她平静地说道:“我早就说过,演习有问题我不知道导演组的想法是什么,但这二人,都是国际刑警组织通缉榜单上的人,又杀害了我们的同学,在这一点上,我没有问题。”
    李洪军又看向了浑身都是火焰,身披金甲、威风凛凛的我来。
    他的眼皮跳了跳,然后才说道:“侯漠,你的意见呢?”
    此刻的我,浑身的劲力翻涌,气血在不停流动,那毒素反而消减了许多,心情激荡,开口说道:“好。”
    我说得倒也简单,而就在双方达成共识的时候,那死而复生的格瑞拉张开了嘴巴来。
    他的嘴巴,如同虫子的口器一样,十分恶心,外面冒着墨绿色的浆末,里面全部都是尖锐的倒刺,张开口器,从里面发出了刺耳的尖叫来,随后它猛然一跃,扑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王岩。
    王岩的双壁之上,依旧是那金属圆环,瞧见这家伙对他下手,毫不犹豫地打出了那金属圆环去。
    唰、唰、唰……
    他一扔就扔十几根,那些玩意仿佛被王岩的意志牵引一般,又快又疾,眼看着就要砸中了对方,结果那如同螳螂一般的格瑞拉身子一扭,背上的那根蝎尾将身子护住,下一秒,居然消失不见了去。
    而下一秒,它出现在了李安安的身后,那根满是倒刺的蝎尾陡然弹出,射向了李安安的后背去。
    铛!
    李安安全神贯注于现场的所有变化之中,自然能够防得住这一下。
    不过她虽然挡住了,但那格瑞拉全力而出的倒刺,力量还是有些过于恐怖,将李安安给直接震飞了去。
    瞧见这个,我能够感受到了敌人的可怕之处。
    这个重获新生的鼠王搭档,不但力量上延续了之前一贯的恐怖,而且敏捷和诡异程度上,又有了全面的超越。
    这样的角色,很难用夜行者的等级去定义它。
    因为,这玩意就如同一柄凶兵一般,让人心生恐惧。
    而格瑞拉在发动的一瞬间,作为曾经横行天下的鼠王,也在同时之间,朝着周围扔下了两颗圆丸。
    圆丸触底,立刻化作滚滚的黄色烟雾,笼罩空间,下一秒,他的身子,就仿佛要融于这烟雾之中,消失不见了去。
    众所周知,最可怕的鼠王,就是瞧不见的鼠王。
    这个家伙的毒,以及神出鬼没的状态,才是最为恐怖的。
    王朝安老先生,英雄一世,最终也就是吃了这个亏,到现在都还是只能坐在轮椅上,活动不得。
    不过他想要隐身,却总有人不会让他如愿。
    李洪军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再掩藏手段,而是将手往兜里一揣,紧接着洒出了一大片的朱红色粉末来,笼住了前方空间。
    而下一秒,我们瞧见一个朱红色的身影,以一种极为快速的状态,冲到了我的身边。
    那身影倘若不是沾染了李洪军的朱红色粉末,只怕近乎于透明状态。
    就仿佛透明人。
    不过他既然显露了身形,李洪军就没有给他机会,当下也是一声清喝,足尖一挑,却有一根硬木棍儿,从他的脚下飞起,紧接着李洪军伸手一抓,拿在手里之后,冲向了我这边来。
    他之间与李安安交手,完全是赤手空拳,而此时此刻,在最关键的时候,他到底还是用尽了全力。
    他想要做的,就是务必拦住这两人,不让他们行凶之后,有撤离的机会。
    铛!
    那硬木棍势若风雷,陡然砸来的时候,让我感受到了几分杨林老师的影子。
    虽然我自己觉得在这些天的学习之中,我有了很长足的进步,特别是在棍棒的使用法门上面,我应该是杨林老师最为得意的学生之一,但是对那瞧见李洪军的出手,即便是骄傲如我,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对于棍棒之道的理解,已经是抵达了一种很深的境界去。
    我没有任何的嫉妒心理,因为此时此刻的李洪军越强,我们就越能够活下来。
    呼……
    我也上前挥棒,拦住了鼠王。
    我与李洪军,两人拦住了鼠王,而李安安和王岩则全力对抗恐怖的格瑞拉,场中六人,在一瞬间就战成了一团,捉对厮杀,战况陡然间就变得无比激烈。
    这样的生死之战,充满了拼死与挣扎,形势在每一秒之后,都会瞬息万变,让人无暇他顾。
    然而即便如此,我的心中,还是有着几分疑惑。
    按道理说,导演组的救援队应该是到了啊,怎么还没有来呢?
    难道是马小凤那边,出了什么状况?
    这鼠王和他的搭档,实力着实是太恐怖了,即便是我此刻的全盛之姿态,在加上李洪军,对上鼠王,都没有绝对的胜算。
    反而是我,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气势开始越来越弱,身子就变得越发沉重起来。
    就在如此缠斗之时,突然间,又有三个黑影,加入了混战之中来。
    然而让我失望的,是这几人,并非是我们的援手,而是与之前的夏龙飞一样,全身都裹在黑雾之中的人。
    这……
    小佛说:凌晨从北京赶回家,昨天一天没睡,躺下之后,一下子就睡懵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所以迟到了。不过不要紧,为了获得大伙儿的原谅,稍晚一些,加更送上。“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猜你喜欢: 《末世的领主》 《神的密码》 《恐怖邮差》 《我们村的阴阳两界》 《当幻想入侵现实》 《家有鬼夫心慌慌》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