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禅城苏先生

    于凤超?
    瞧见坚硬得如同一铁块的于凤超,此刻却软绵绵的,仿佛没有骨头一般的样子,给两人搀扶着,朝着街区的核心地带拖去时,我和马一岙忍不住对视了一眼,心中震撼。
    我这才知道,出卖我们的,并非是于凤超,而是另有其人。
    不但如此,于凤超也给连累了,港岛霍家到底还是这一带的地下黄帝,就连于凤超这样的信义安话事人,都给敢立刻拿下,而且还是连夜过去捉拿。
    这一队人里面,领头的是那个欧阳岳,但以此人的修为,想要拿下于凤超,其实还是有一些勉强的。
    前去捉拿于凤超的,应该是另有其人才对。
    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应该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行事呢,还是应该跟上去,反而是马一岙更加果断一些,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就躬身,跟着那支队伍的身后摸去。
    我因为没有了玄武宁心,所以对于气息的调节格外谨慎,特别是在这龙潭虎穴之中。
    如此一番跟随,我们来到了离丽园不远的一处老宅门外,眼睁睁地瞧着这些人进了一半,而其余人则原地解散了去。
    马一岙与我来到了墙角边缘,趴在那长满了青苔的墙根处,耳朵贴在上面,耐心地听了一会儿,随后两人相互依托,爬上了墙头去。
    我瞧见院子很大,而房间修葺得很严实,窄窄的窗,狭小的门,看着就好像是以前我参观的某个古村碉楼一样。
    这个地方,应该是港岛霍家以前用来关押人犯、或者用刑的场所。
    而讽刺的,是霍家的祠堂,离这儿,差不多也就五十米左右。
    两人顺着墙根的阴影,走到了房子的边缘,那门口有人在守着,尽管是这个时候,他们还是十分警惕。
    我们不敢靠近,只有绕着房子,想要找寻机会,而随后,我们在靠左边的一个窗口处,听到了鞭子甩在空中的啪啪响声。
    紧接着,那鞭子落在了身体上,发出了让人牙酸的声音来。
    啪、啪、啪……
    那抽鞭子的人十分狠辣,一阵抽打下去,被抽打的人起初还是个铁汉子,硬撑着不出声,到了后来,终于忍不住呻吟了一下。
    随后,我们听到了于凤超沙哑的声音:“你们、杀了我吧。”
    听到这话儿,我和马一岙都停下了脚步,小心翼翼地蹲着,侧耳倾听着。
    面对着于凤超的求死,有人开口说道:“杀了你?杀了你的话,你们的龙头老大估计又要找我们闹了。你想要解脱,那就配合点,赶紧将你怎么勾结侯漠那小子对付我霍家的事情给交代出来,然后签字画押。而如果你想要活下来,就把那两个小子到底藏在哪儿、有没有跟你联络的事情交代出来,我可以跟你保证,只要你帮我们揪出这两个小子,我们就既往不咎……“
    说话这人,是霍家的风雷手李冠全。
    于凤超艰难地说道:“什么侯漠?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你们霍家也太霸道了,平白无故把老子抓到这里来,还一番折磨,到底想要干什么?”
    啪……
    又是几声气急败坏的鞭子声响,紧接着,李冠全恶狠狠地说道:“你觉得没有证据,我们就敢抓人么?你死鸭子嘴硬,但你的那个心腹阿灿可全部交代了,想让他过来跟你对质么?”
    于凤超这时终于恼怒了,破口大骂道:“李冠全,我知道我之前得罪过你,但你也用不着这么对付我。”
    啪、啪!
    李冠全拍了拍手掌,然后说道:“把阿灿给叫进来。”
    没一会儿,阿灿给带进了房间里来,于凤超激动地喊道:“阿灿,你怎么了?”
    阿灿哭着说道:“我受不了了,他们把我的手筋脚筋都给挑断了,又给我放血,然后把我所有的指甲拔了,半边嘴的牙齿敲碎,然后威胁我,要割掉我的命根子……对不起,铁头哥,我交代了,他们什么都知道的,我对不起你……“
    因为半边牙齿都给敲碎,阿灿说话的声音有些含糊,并不是很清楚。
    而听完阿灿的话语,于凤超顿时就变得无比的愤怒起来。
    他仿佛被捆住了,却还是奋力地挣扎着,发出嘶哑的怒吼声:“李冠全,你个狗日的,有什么事,就冲着我过来,拿小孩子开刀算什么?”
    李冠全也奋力吼道:“怕了么?怕了就说啊铁头鱼,你别以为你们老大顾先生能够捞你,这件事情,霍先生已经跟顾先生打过招呼了,他说只要事情属实,他那边就不管了,让我们自行处理。听到了没有啊,你个扑街仔?”
    于凤超依旧死死咬住,骂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草泥马的!”
    两人对骂一阵,这时外面有人推门进来,开口说道:“李先生,禅城的苏先生到了,您需要去一趟么?”
    原本凶恶无比的李冠全听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有大人物需要见,一会儿再来跟你这个吃里爬外的家伙慢慢熬……继续打,打到他说为止!”
    说罢,他带着人离开。
    不过还有人留在房间里,挥舞着皮鞭,朝着于凤超恶狠狠地抽了下去。
    马一岙半边脸贴在那墙面上,解除封印之后的他皮肤变得如同少女一样,异常白皙,算得上是凝如牛乳,微微还带着几分粉嫩,看上去娇柔无比,而他的脸色却越发的冷峻起来。
    差不多半分钟之后,他抬起头来,望向了墙面上的窗口。
    那窗口真的就跟碉楼一样,足有两米多高,又窄又小,而且还焊得有很粗的钢筋在那里。
    然而马一岙却没有犹豫,宛如壁虎一样游动上去,紧接着身子一缩,也不知道用来什么手段,就进了房间去。
    我瞧见马一岙动了手,当下也不再犹豫,往后退了几步,深吸一口气,助跑一下,跃上了那窗口,发现原本瞧见的钢筋居然断了去。
    而当我从那狭小的窗口钻进里面去的时候,发现地上已经倒下了四个人。
    其中有一个手中拿着鞭子的家伙,手臂很古怪地扭曲着,显然是折断了。
    而马一岙正在帮着于凤超解绳索。
    或者说不应该叫做绳索,而是铁链,那帮人将于凤超绑在一处沉重的铁制十字架上,脱光了上衣,我望过去的时候,能够瞧见血淋淋的满身伤痕。
    而他的右肩锁骨处,甚至都给打断了,还露出了灰白色的骨头来。
    李冠全此人,是真的狠毒。
    而在房间里的另外一边,趴着一个人,正是这几天照顾我们的阿灿,也是被我和马一岙极度怀疑出卖过我们的人。
    此刻的他,好像是被人捅中了心脏,我跳下来的时候,他还在抽搐,而当我走上前两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气息。
    他没有经受过严刑拷打的考验,最终将我们给供了出来,把于凤超也给出卖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他,只有歉意,而无恨意。
    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人,即便是经受过训练的特工,只怕都受不了在他身上发生过的折磨吧?
    唉……
    我心中难过,而马一岙已经将于凤超解了绑,把他扶住,问道:“于哥,你没事吧?”
    于凤超没有回答,而是往前走,踉跄两步之后,最终扑倒在了阿灿的身上。
    阿灿的身下流着一滩血,早已没有了气息。
    于凤超从他胸口处,拔出了一把匕首来,随后转身,就刺向了旁边一个被马一岙打得昏迷了的男子脖子上去。
    那人受痛,陡然睁开了眼睛来,然而被割了喉,只有痛苦地捂住伤口,然后挣扎两下,方才死去。
    于凤超没有停手,连滚带爬地将另外三个人都给依次补刀。
    他的双目之中,燃烧着熊熊怒火。
    马一岙和我瞧见他满脸哀伤和愤怒地去杀人,并不拦着,一直到他将最后一人给补刀完毕,整个人趴在地上的时候,马一岙方才上前,有些难过地说道:“于哥,我……”
    于凤超摆手,说你别说了,那些话,说了我也不想听,我这人信命,正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他说着话,却将那把匕首,缓缓地举起了起来,然后朝着自己的怀里抵去。
    他身受重伤,又陷入敌营之中,自觉没有活下来的希望。
    为了避免在被擒住,一向刚强的他,决定以死解脱,而这个时候,马一岙却走上前去,抓紧了他的手掌,阻止道:“于哥,不可……”
    于凤超抬起头来,看着他,说这就是命你们若是念着我的好,帮忙杀了李冠全那畜生,给阿灿报仇。
    马一岙摇头,说不,我可以救你,但阿灿的仇,你可以亲自报。
    说罢,他对我说道:“侯子,你过那边去瞧一眼,我帮于哥治好伤,随后就来。”
    我点头,弯腰出了门。
    门是铁门,外面是狭长的甬道,我往前走,一直到了尽头,发现外面是一个大厅,里面人很多,灯光明亮,人影憧憧。
    我听到一声爽朗的大笑,紧接着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声音,传了来过:“李先生,这次多谢你了,帮我抓住了那个谋害我儿的逆徒……”“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猜你喜欢: 《阴间之死后的世界》 《尸身棺》 《脱胎换骨》 《星火之墙》 《奇门灵异事务所》 《黑暗主神的饥饿游戏》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