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天机处关系深浅

    我们跟天机处的关系十分微妙,最开始的时候,田女皇与我们之间,有那么一些联系,这交情也许是出自于马一岙师父那里,也许是白大爷在背后说了一些好话,但随着我拒绝了田女皇,不能让秦梨落与她离开之后,大家的关系就出现了裂痕。
    李洪军代替了苏烈,成为了我们与天机处沟通的桥梁。
    虽然在高研班的时候,我们与李洪军的关系算不得多么热切,但毕业之后,大家反而走动得比较频繁起来,对于这样的关系,我从始至终都认为,双方的互动,不过是利益的结合,李洪军需要我和马一岙这样强力的同学,而我们则需要与天机处有一个沟通的人员,如此而已。
    真正论起私交来,无论是李安安、马思凡,还是马小龙、马小凤兄妹,甚至是久未见面的孔祥飞、董洪飞等人,都比李洪军要跟亲近一些。
    我甚至更认同ad钙奶男孩唐道,而不是李洪军。
    所以对于李洪军,我和马一岙或多或少都下意识地藏了一手,也充满了太多的不信任,知晓一旦需要李洪军作选择的时候,他一定会出于利弊的考量,或许就会直接放弃我们。
    所以对于天机处的到来,我还是感觉到不小的压力。
    随后我问起黄泉引的消息来,李洪军告诉了我,在知道那帮人已经准备好船只离开后,他这边立刻与军方取得了联系,争取封锁沿海码头和航线,另外榕城出城的所有交通要道,他们都设了卡子,尽可能地将那帮人给拦截住,不过这事儿能不能成功,还未知晓。
    我又问起了朱雀的消息,李洪军摇头,说秦小姐的下落,我们也在帮忙找寻,只不过目前暂时还是没有什么消息对了,她是主动离开的,想必并没有受到控制,你们之间,就没有什么联系方式,或者预案么?
    我摇头,虽然我已经强行让朱雀记住那电话号码了,但她到底会不会打来,这事儿我还真的不太知晓。
    这时有人敲门进来,走到李洪军身边,附耳说道:“那个叫做罗胜的家伙开口了,我们掌握了那个叫做皮老狗的家伙,在榕城的几处产业,那里很有可能会藏匿着黄泉引的凶徒……”
    他说话的声音很小,不过对我来说,想要听见,并不是什么问题。
    李洪军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对我说道:“你先休息一下,一会儿会有工作人员过来,找你再具体聊一下的;对了,你说的那个叫做窜天猴的家伙,我们也在找,那家伙先前出现在了他岳母家,相信很快就能够将他给堵个正着。还有一件事情,等马兄醒过来之后,告诉他,他的私人物品,有一部分在我们那里,等他有时间的时候,找我,我带他去证物处那边签字认领。”
    他简单说完,然后跟着那人离开。
    李洪军出门之后,马一岙睁开了眼睛来,我瞧见,低声问道:“你什么时候醒的?”
    马一岙点头,说李洪军进来的时候。
    我说你都听到了?给我分析一下,天机处这边重拳出击,能不能得手?
    马一岙笑了,说道:“因为种种原因,天机处一直以来,都不是一个强势部门,远远不如ga、zc等几个同类性质的机构,得到的资源也算不得多,或许这种情况,会在今后得到改善,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它还是无法做到领导各个不同的相关部门,顶多也就是协调而已,既然是协调,那么就会又许多的疏漏,这是难免的,就算是田英男过来,也改变不了这样的事实,所以我并不看好他们……”
    我对于这些朝堂的上层结构并不熟悉,所以才会征求马一岙的意见,他这么一说,我顿时就由不得郁闷起来:“本以为这一次能够打击一下黄泉引的嚣张气焰呢……”
    马一岙说道:“打击呢,倒不至于,但这一次的事情闹得很大,天机处里面也有一些聪明人,一定会用它来造势,去上面争取更多的权益,而如果成功的话,或许会在几个相关的大省和地区,设立相应的快速反应机构,而如果是这样的话,黄泉引的活动空间将会越来越小,所以也很难再组织起大规模的调动,会变得更加小心翼翼……这些,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我揉了揉太阳穴,说这个啊,有点复杂。
    马一岙笑了笑,说简单来说,天机处有可能再一次扩招,一部分类似于邹国栋这样有政治诉求的江湖人士,将会得到招安。
    我点头,说原来如此。
    两人又聊了一些,半个多小时之后,有一个叫做徐钢的男人带着一个记录员走了进来,询问了我们的身体状况之后,提出需要给我们再做一次比较具体的笔录。
    当然,他跟我们特别说明了,这个笔录,是为了更好的发现线索,而并非是对我们的追责。
    事实上,无论是我斩杀的那硕根,还是马一岙斩杀的福祥贝勒,这些人都是一等一的凶徒,是上了天机处内部通缉榜单上的人,对于这些人的死,天机处恨不得拍手称快,对我们不但不会问责,而且还会心怀感激,记做一笔功劳的。
    在这样的基调之下,我和马一岙显得十分放松,将黄泉引设局针对我们的事情徐徐讲来,当然,这里面也是用了春秋笔法的,比如马一岙的身体特质,我们都是守口如瓶,绝不提及。
    而随后,马一岙跟对方再三强调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长戟妖姬身边,有一个厨娘,现在叫什么不知道,但是以前叫做肥花。
    她是一个可怜人,因为失去了记忆,所以才不得已跟着黄泉引。
    马一岙让他帮忙转告一下,如果在接下来的追捕工作中遇到了肥花,请不要用太过于激烈的手段,她是无辜的,如果有可能,他希望能够作为她的监护人,将其认领下来。
    对于这事儿,徐钢表示明白,然后告诉马一岙,说他会跟上面反应的,对于肥花这样的人员,一般都是会宽大处理的。
    马一岙得到了他肯定的答复,心中放松一些,表达了感谢。
    做完笔录之后,徐钢起身与我们握手之后告别,而我和马一岙因为身体疲惫,简单又聊了几句之后,各自安歇了去。
    第二天早上,病房又迎来了一位客人,也就是天机处的田女皇。
    李洪军的爷爷李爱国因为在港岛与噬心魔拼了个两败俱伤的缘故,已经退出了第一线,不过他并没有立即卸任,还担着那个名头,但天机处的实际工作,已经由常务副主任田女皇全面掌控,也就是说,我们面前的这一位,已经算是官方的第一人了。
    她穿着一套朴实的黑色工作服,短发,黑色眼镜框,气质比以前要沉稳内敛许多,那咄咄逼人的英气也减少了一些,相对比较平和了许多,只不过那藏在镜片之后的双眼,还是闪烁着足够的锐利。
    她一个人走进了房间里来,打量着我们,我和马一岙赶忙坐起来,刚想要下床,她伸手拦住了,淡淡说道:“不用,两个病号,用不着勉强,我过来,只是看看你们是否有隐疾而已,现在看来,恢复得还不错。”
    我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随后,她看向了我,说道:“我说过,凭你现在的本事,是没办法保护她的,你当初不听,现在呢?”
    我被她当面嘲讽,有些郁闷,张了张嘴,忍不住辩解道:“她没事,只不过是去忙了。”
    田女皇眉头一掀,说是么?我怎么听下面的人说,你让他们帮忙找人呢?你确定她没有事么?
    我被她一连串的问题弄得哑口无言,而瞧见我沉默的样子,她摇了摇头,说道:“以后不要再做自己根本承担不了的承诺,知道么?”
    说完这话儿,她便离开了病房,留下我和马一岙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四目相对。
    良久,马一岙说道:“果然不愧是田女皇,这气场,更强了。”
    我苦笑着说道:“是啊。”
    两人又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好一会儿,我忍不住说道:“如果当初你师父跟她成了,那岂不是修行界里的朝堂第一人,就是你师娘了?”
    马一岙笑了,瞪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倒是高兴了,我师父可受不了。”
    我说得了吧,你师父那么大年纪了,讨这么年轻的一个老婆,岂不是笑掉大牙?
    马一岙说道:“你以为她年纪很小?驻颜有术而已。”
    两人心情郁闷,只有调理经脉,想着赶紧恢复身体,然后离开,免得寄人篱下,无比痛苦。
    下午的时候,李洪军又来了,瞧见他红光满面的样子,显然是有些收获。
    果然,他跟我们通报了行动结果,天机处联合相关部门,断掉了好几个黄泉引的窝点,虽然这些地方都只是最近投靠黄泉引的,最长不过五年,但这些钉子一拔,那帮家伙就相当于失去了许多耳目。
    可惜的是,这一次并没有找到那帮人的下落。
    聊过这些,李洪军又对我说道:“对了,那个叫做窜天猴的家伙也找到了,为了争取宽大,他跟我们说了一个消息,是关于乌金的下落……”“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猜你喜欢: 《天庭警备司》 《电影世界的魔法学院》 《黎明斩魔人的夜空》 《超级司机》 《诸天投影》 《午夜黑车》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