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不断的深入(2)

    唐道说不,有的时候是,有的时候,只不过是我太敏感了而已。
    我想了想,说这件事情,你跟彭队长说过了么?
    唐道摇头,说他事情太多了,而且看上去显得有些焦虑,应该是压力太大了的缘故,我不想给他增添负担。唉,算了,我多留心就是了对了,你要喝奶么?
    我摆手,说你留着吧,也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呢。
    我与唐道分开之后,又找寻了一会儿,碰到了马一岙,把刚才与唐道交谈的内容跟他聊了一下,马一岙听了,皱起了眉头来,说如果是别人的话,就当做耳旁风,听听而已,但唐道的话,可就得认真起来你还记得我们在高研班的时候,校方模拟测试,让老师扮作袭营者的事情么?当时所有人都慌了,以为真的是敌人袭营,后来才知道原委,而唯独唐道一人,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
    我说可是连他自己都不确定呢。
    马一岙说唐道别看年纪不大,但为人十分沉稳谨慎,他既然跟你说了,应该就是有所暗示的,一会儿不管如何,你我都得小心一点,防止被人偷袭要真的有人跟着我们过来,事儿可就麻烦了。
    我们这一路走来,走走停停,甚至还找地方伏击许久,为的就是确定身后是否有跟着人,不过几经测试,都先是无人,按道理说,问题不大。
    但唐道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们还是得小心一些。
    两人正聊着,东北方向却是传来了一阵欢呼声,紧接着有人冲着这边喊道:“找到了,找到了。”
    我们赶忙寻过去,走了几分钟,终于来到了一处山崖前,发现一片郁郁葱葱的野草下,有一堆石块,我仔细打量,发现这石块的确是人工垒积的,只不过并非是“田”字,而是一个“口”,只不过口中间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石头,另外里面居然还有白骨。
    不过一看就是什么鹰隼的,并非是大型的哺乳动物。
    张老师比我们要先赶到,她眯眼打量着,好一会儿之后,又看向了周围,随后走到了七八米外的崖壁上,眯眼打量着那被山风和雨水腐蚀的山壁,掏出了一个小铲子来,在上面开始开凿起来。
    我们都围了过去,瞧见张老师挖了一会儿,开始朝着旁边的猛虎班战士求助。
    战士们都带着折叠工兵铲,这玩意用途多变,又可以修筑工事,又可以用来自卫,甚至还可以拿来煎鸡蛋,此刻组装起来之后,按照张老师的要求去凿那石壁。
    这石壁看上去十分坚硬,然而挖了差不多三十多公分之后,里面的材质看似坚硬,却如同干枯腐朽的树木一般,随便撬一下就散落一地。
    张老师划出了一丈多长的区域来,让人从半米高的位置,不断往下开凿,如此又花了一段时间,好在那崖壁的材质越往下,越是酥脆,五名战士,前前后后花了半小时的时间,确实挖出了一大块的空洞来。
    随后,一个战士用力重了一些,没想到居然敲破了一处看似坚硬的岩块,紧接着周围的石块也纷纷碎裂,彭队长瞧见,接过了其中一个战士手中的工兵铲,朝着下方猛然捣了几下,居然弄出了一条可容一人躬身前行的通道来。
    彭队长见状,往后退开,然后打了一个响指。
    夏龙飞越过人群,走到了跟前来,他先是探头进去,打量了一下那个看上去有些黑黝黝的通道,随后从随身背包里摸出了一个小球来,捏了捏,然后朝着那洞口扔了进去。
    那小球看着像是泥丸,却不料扔进去之后,立刻就爆发出了熊熊火焰来,将里面的空间给照亮。
    那火焰跳跃不定,不过并没有熄灭的意思。
    夏龙飞眯眼打量了一会儿,说道:“氧气充足,人应该没问题,我先摸进去看看。”
    他率先往那埋藏在地下,需要半躬着身子前行的巷道走去,那地方仿佛有台阶,一级一级地往下,夏龙飞大概走了半分钟左右,下面突然传来了他略微激动的声音:“找到了,找到了,就是这里。”
    我们一听,精神顿时备受鼓舞,而随后,彭队长开始发号施令,除了留三个战士在洞口警戒之外,其余的人,都得赶紧进入其中。
    毕竟找到了入口,并不是完成了任务。
    后面的路,还长着呢。
    那用工兵铲刨出来的通道又窄又矮,寻常人很难通过,我也是费劲了心思,努力忍受着狭小空间带给我的不适应感,不断往前,大概走了三五十米的距离,前方的通道陡然一宽,紧接着我们居然来到了一处地下的山洞里面来。
    这山洞仿佛浑然天成一样,有着巨大的空间,至少得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我们走出通道,往洞穴的中间部分走去,瞧见那中间居然是一个高出周遭半米的小平台,而平台之上,则雕刻得有许多千奇百怪的浮雕。
    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其中一个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狌的妇人,她的双眸清澈透亮,炯炯有神,而且当我看过去的时候,总感觉关于那妇人的那一部分浮雕,仿佛是活过来一般,十分古怪。
    夏龙飞瞧见,走了上去,随后俯下身来,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这些浮雕,又伸手摸了摸,显然是不太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而张老师则说道:“这是五行八卦的讲究,只要能够找到生门,或者遁门,否则很容易产生误触,从而导致种种灾难的。”
    彭队长一愣,说那怎么办?
    张老师却是胸有成竹,拍着胸脯说道:“无妨,我对于这东西研究太久了,也从文献上瞧见过一些破局的办法。”
    说罢,她咬破了右手中指,随后将那鲜血涂抹在了那妇人的双目之上。
    紧接着,她摸出了一本手抄书来,对照着上面的言语,开始念念有词起来,我试图听了一下,发现既非汉语,也非妖言,仿佛是某种古老的语言,而念了差不多两分钟左右,突然间我听到有轰隆隆的声音,从脚下传来,紧接着那一块小平台的中心,居然浮现出了层层往下的台阶来。
    第二关,又被破解了。
    有备而来。
    小佛说:不好意思,更新晚了“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猜你喜欢: 《穿越者公敌》 《古墓密码》 《科技图书馆》 《六迹之星河创世》 《不要随便救人》 《鬼咒》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