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骇人的消息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有一段很尴尬的时间,不过好在马一岙这人有一个特点,就是大部分的时间里比较温和,没有太多的攻击性,大概也是知道我的尴尬,所以没有提及,装作不知道。
    我们早上起来,拉开窗帘,瞧见外面繁华的世界,车水马龙,太阳照进了房间里来,感觉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马一岙提议我们找个地方去练一练。
    这些天我们一直都在奔波忙碌着,找寻叵木的下落,多多少少,也有些荒废了身上的功夫。
    曲不离口,拳不离手。
    想了想,两人便去了附近的一处公园,找了个人迹罕至的地方,然后开始搭手练了起来。
    因为只是晨练,双方都没有用尽全力,而是平静地推手,更多的侧重点在于力量的平衡,以及对敌的反应,都是些技巧上面的东西。
    不过即便如此,这样的比斗依旧让我和马一岙很是投入。
    如此练了一个多钟头,我的头上冒出腾腾热气,而马一岙则是一身大汗,两人方才罢休,找了个地方坐下,喝了点儿水,聊起了交手的一些心得和体会来。
    随后,我们不知不觉,就聊起了我们有可能面对的敌人。
    首先聊的一个人,便是噬心魔。
    魔,到底是什么?
    简单而言,“人心癫迷即为魔”,至于形成原因,则是某些为了满足自己心中欲望的人,与远古大妖、妖元或者地底煞气融合,心入魔道,违反天地至理,便是入魔。
    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条件,叫做“心入魔道”。
    魔是无法繁衍、无法定性的生命,它天生就以杀戮和破坏为最大的乐趣,喜欢操控人的生死和恐惧,是逆天而成的生灵。
    每一个魔的诞生,都将会是一场劫难。
    噬心魔,便是其中一员。
    也是目前已知的、最恐怖的魔头。
    这位出生于清朝皇室的家伙,活了一百年,但是却从来没有人能够将它给剿灭了去。
    不管他被打倒多少次,仿佛都能够卷土重来。
    而这一次,他在东南亚果断出手,席卷整个中南半岛,杀得南洋一片尸山血海,让人为之畏惧。
    而在不久的将来,他将会卷土重来,夺回自己曾经失去的一切。
    我们极有可能,与之交手。
    噬心魔到底是什么样的?这里面的说法很多,但是对于我来讲,记忆中只有一大片的黑云。
    巅峰时期的朱雀,被它轻轻一扫,便从无比的炙热,变成了冰坨坨一个。
    如何能够战胜它?
    我们的心里都没有底,这件事情,想想都可怕。
    接下来便是牛魔王,这位出身于白虎秘境守陵人的角色,在接受了地煞烈风洗礼,最后又斩杀了杀神白起证道之后,已经成为了不可忽视的存在。
    而接下来他的行动也颇为诡异,逃离了昆仑之后,居然直接前往泰山,将曾经名扬天下的平天大圣给干掉了去。
    而那平天大圣,据说实力可是六天王的榜首者。
    完成这惊世骇俗之事,牛魔王却没有再继续闹腾,而是转身投向了夜复会去,甘愿担当夜复会的打手。
    如果我们之前没有见过此人,或许觉得他可能是被白虎的美色所诱惑,变成了裙下之臣。
    但事实上,此人的心机,远没有他的外号那般“憨厚”。
    这也是一个绝对的枭雄角色。
    除此之外,还有胡车,一个顶着“六耳猕猴”名号的家伙,曾经的麻风少年,将有可能是最为黑马的存在,而且此人与我,堪称宿敌,对我的忌惮,大于这世间的任何一人。
    还有……
    好多好多,仔细算下来,我这几年闯荡江湖,朋友结交了不少,仇人也惹下了一堆。
    头疼。
    我和马一岙分析着这些人,越说越是绝望。
    就在这时,我们的身后有人开口说道:“噬心魔虽然强无敌,但也不是不可解。”
    听到这话儿,我和马一岙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人修行后,百骸俱通,五感齐开,对于身边的事物特别敏感,空气的流动,细微的声音,以及一点儿的震动,都能够在脑海里面反映出来。
    而修为越是高深,越容易感受出来。
    除非是对方的修为远胜于我们,将我们的感应给规避掉,而且还让我们无法察觉得到。
    这个突然说话的人,便是如此。
    我打量着身后这人,他是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老头儿,穿着一身白色的练功服,跟晨间在公园里练太极的老头老太太没有任何的区别,不过他还带着一双眼镜,使得他整体的气质还是十分儒雅的,看上去仿佛退休的大学教授,又或者是搞学问的研究人员。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人站在那里,但给人一种“虚无”的感觉。
    虚无,只是一种感觉,人还是在这儿的。
    根据我的经验,一般给我这种感觉的人,都有着很强大的实力。
    毕竟能够将自己气息收敛于无形的人,别的不讲,自控力这一点,还是很恐怖的。
    马一岙见过大场面,当下也是不慌不忙,上前拱手说道:“前辈有何指教?”
    那人笑眯眯地说道:“指教不敢当,有点儿事情,想跟侯漠小哥单独聊一聊,不知道金蝉子能不能给我们一点儿私人空间?”
    在京城,我和马一岙出来的时候,大多都戴着那人皮面具,一般人是很难认出我们来的。
    然而对方不但认出来了,而且还将我们的名字给点了出来。
    很明显,这人对我们是有很深了解的。
    马一岙看向了我。
    他以为我认识此人,然而我却是一脸茫然。
    说实话,我真不认识他。
    那人瞧见我们一脸疑惑,便将双手伸出,左右手的拇指相扣,左手手掌朝外,右手手掌朝内,然后一齐放平,分开,又聚合,如此三次之后,说道:“千古风流今在此,万里功名莫放休,三山五岳成一快,降妖除魔是朋友。”
    马一岙听了,肃然起敬,说道:“阁下是游侠联盟的人?”
    那人点头,说算是吧。
    马一岙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说道:“我去那边逛一逛,侯子,你跟这位前辈好好聊一聊。”
    说完,他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直接转身离开。
    我有些惊讶,有点儿想要叫住他,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白衣老头,跟我单独谈,肯定是有道理的。
    马一岙应该是猜到了什么,所以没有多问。
    马一岙走远之后,那白衣老头摸出了一块晶莹剔透的多边形石头来,这石头有点儿像钻石,但大许多,随后他对我说道:“接下来,我跟你谈的事情,涉及到许多秘密的东西,所以我会将咱们两人与世间割离开来,你没问题吧?”
    我点头,说好。
    白衣老头将那石头往头顶一抛,那玩意顿时就发出了一道白光来,将我们给笼罩。
    而下一秒,我发现周遭的空间一片混沌,到处都是浓密的雾气,而原来的环境顿时就不见踪影了去,不由得有些惊讶。
    那白衣老头显然看出了我的担心,对我说道:“我们现在身处于时间与空间的空隙,随时都能够回去。”
    我听到,有些懵。
    他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能够听懂,但结合在一起来,我却是一头雾水。
    我本来想要问清楚的,但是最后却没有说话。
    我不能怯场,得装作很淡定的样子。
    白衣老头说道:“简单介绍一下,我叫做杜传文,师父叫做杜心武。”
    我说道:“南北大侠杜心武?”
    他点头,说对。
    我听到,有些心惊南北大侠杜心武,民国十大家之一,曾经担任过孙国父和宋教仁的保镖,自然门第二代大佬,抗战时期曾经在国民政府里面担当要职……
    我说失敬失敬。
    杜传文瞧见我什么都明白,没有跟我太多废话,直接说道:“之所以报上家师名号,是为了取信于你,让你知晓,我们并非是冒牌货,游侠联盟其实一直都没有解散,一直都存在着,只不过更加秘密,门槛更高而已。”
    我忍不住插嘴说道:“马一岙是民国十大家王子平的徒孙,也算是游侠联盟的嫡系传人,为什么要请他离开?”
    杜传文看着我,说道:“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我说你觉得呢?
    杜传文说道:“其实我可以拿假话来诳你,但为了保持以后的合作,我还是直接跟你说了我们怀疑,或者说我们的上一代怀疑,你这朋友的师祖、以及另外两个人,曾经与噬心魔有所勾结,算计同盟之人,这也是表面上的游侠联盟,最终分崩离析的原因……”
    我听到,大骇:“什么?”“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猜你喜欢: 《地球暗面大冒险》 《灵异档案全录》 《进击的咸鱼少女》 《末世宝石系统》 《超级共享系统》 《万界主人公》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