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天生贵胄叶傅国

    我与叶傅国,并不算是初次见面,然而从头到尾,他似乎都有着一种特殊的高傲,基本上都没有将我们这种江湖人放在眼里过。
    所以我们的对话并不多。
    我们更多的,或许真的只是神交而已。
    我知道他。
    他也知道我。
    但彼此之间,其实并不算熟悉。
    仔细想一想,这似乎是我们之间,最正式的一次对话。
    两人凝望,随后,叶傅国说道:“你觉得,我们这一次过来,师出无名?”
    我说一个人倘若是被仇恨所控制,滥杀无辜,那么与魔又有何异?
    叶傅国高冷地说道:“你这是在质疑我?”
    他仿佛高高在上的王爷,对于我这种江湖草莽,有着一种天然地瞧不起。我被他这样的态度给刺激到,整个人的傲气,一下子就飙升起来,却是不怒反笑起来。
    随后,我指着他的鼻子,冷冷说道:“本来想要给你个老匹夫留一点脸,但现在看来,用不着了。叶傅国你个王八蛋,你玩弄阴谋诡计,耍得老子团团转,但因为你特么的身份,我忍也就忍了,而现如今你居然带着这一帮人过来,二话不问,滥杀无辜,老子今天倘若不管,这辈子就白活了……”
    我开口大骂,而叶傅国却似乎将姿态给摆低了一些,说道:“我女儿死了。”
    我点头,说我知道,那又如何?叶傅国,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周围,这些人里,哪一个不是别人父母的子女?哪一个又不是无辜之人?你要真的有本事,找到凶手去,千刀万剐,任你随便,跑过来这里,屠戮无辜,算什么本事?这些人,有的是主动,有的是被动,不小心加入了夜复会,但你我心知肚明,他们跟牛魔王那帮人,是有着本质性的区别,你杀了他们,自己的良心,不会痛么?
    叶傅国被我破口大骂,然而脸上却没有一丝愧疚,而是平静地说道:“强词夺理。”
    我指着他,说来,你来讲讲,老子特么的到底是怎么强词夺理了?
    叶傅国没有与我废话,而是说道:“言语争端,实在没劲,侯漠,我念你是一条人物,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现在退出,我看在我师父他们的面子上,不予追究,倘若不,休怪我手下无情。”
    我说也对,别特么的废话,来吧,手里见真章。
    这一见面,两人都还算是比较克制,都给对方留了台阶叶傅国给了我机会,可以用来应付游侠联盟的质问,而我也在言语之上,表达了自己的正义性。
    师出有名,这是我需要的。
    我不想打完这一架,就被四处通缉,到时候还要被连累到父母,让他们知晓自己的儿子,是一个罪犯。
    我得站在道义上面,不能让这帮人往“齐天大圣”这个名字上面泼脏水。
    现在,我与叶傅国,彼此都达到了目的,就可以直接开干了。
    我们彼此的仇恨,其实并不大。
    但双方越众而出的时候,确认了彼此的眼神,都是想要将对方往死里整的意思。
    叶傅国是恼怒我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
    而我的恼怒,则是对于叶傅国种种行为的不认同。
    一个出身高贵、根骨奇佳的人,借着自己的权势和地位,然后倒行逆施,为所欲为,无论如何,都引不起我的任何好感。
    当我与叶傅国缓步向前的时候,原本打成一团的双方阵营,都获得了短暂的平静。
    大家都看着彼此支持的人,走向前方。
    他们期冀着对方的胜利。
    我还听到有人在为我加油:“大圣,加油!”
    “大圣,干死他!”
    “大圣……”
    这样的呼声,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小曲。
    说来也很奇怪,我与小曲相识不过几日,对于这样的年轻人,我的心里面,其实是并不认同的。
    但他的死去,却让我感受到了失去亲人一样的痛苦,并且对于其他生活在底层的夜行者,莫名其妙,就负担起了一部分责任来。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自己也有一点儿不太理解,但我却知晓,有的事情,可能真的需要我去做了。
    我拖着金箍棒,那棒子在地上划拉,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并且留下了长长的一道痕迹来。
    而在对面,叶傅国则从旁人手中,接过了一把古剑来。
    那把古剑上面的气息很独特,磅礴而具有几分神秘气质,与马一岙手中的太阿剑,以及李安安曾经拥有过的真武剑一样。
    是上古的气息。
    当两人往前走,相距不过数米的时候,他将那剑鞘给拨下,亮出剑身来的时候,我才发现,那把剑的剑身浑身漆黑,仿佛上苍一只目光深邃、明察秋毫的黑色的眼睛。
    是的,眼睛。
    当我与那把剑对视的时候,仿佛在与某种伟大的生灵在做眼神交流似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震撼之感。
    而就在这个时候,叶傅国突然将那剑给挥舞了起来。
    我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对方,但还是听到了一些我与他之外的声音。
    我听到,有人叫出了这把剑的名字。
    湛卢。
    那是一把能与太阿剑齐名的上古神剑,于公元前496年,由天下第一铸剑大师欧冶子,带着妻子朱氏和女儿莫邪,从闽侯出发,沿闽江溯流而上,来到了山高林密海拔1230米的湛卢山,辟地设炉,用了三年的时间,将当地特产的神铁与圣水融合,终于炼成。
    剑成之日,欧冶子抚剑泪落,因为他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梦想,那就是铸出一把无坚不摧而又不带丝毫杀气的兵器。
    这把通体黑色浑然无迹的长剑,让人感受到的,不是它的锋利,而是它的宽厚和慈祥。
    所谓仁者无敌,湛卢剑是一把仁道之剑。
    但是它落在了叶傅国的手中,当真有点儿像是一个笑话。
    铛!
    说时迟那时快,我与叶傅国已经在一瞬间做了交锋,而金箍棒也与湛卢剑做了碰撞。
    当那剑刃斩落在了金箍棒的时候,我感觉到握住棒子的双手之上,传来一股倾天而下的巨力,让我差点儿握不住它,忍不住地朝着后面疾退了十几步去。
    这是我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的事情,在与人对抗时,在力量上,落了这么大的下风。
    仅仅只是对方的一剑。
    当我瞧见提着剑,阴着脸,朝着我再一次冲来的叶傅国,心中不免有些惊骇。
    盛名之下无虚士。
    这个叶傅国,当初可是能够与田女皇竞争天机处扛把子的人选,天生贵胄的他,身上不知道砸了多少的天材地宝,而与此同时,他手中的湛卢剑,也与马一岙的太阿剑截然不同,是一把开发成熟了的神剑,里面蕴含的王道之力,已经攀升到了极致去。
    而之所以没有达到传说中的效果,可能也只是因为叶傅国这个人,与湛卢剑的气场不和而已。
    但即便如此,那湛卢剑上面的威力,也已经显露出来。
    人强,剑更强。
    我这才明白了为什么许多人会劝我,不要去惹叶傅国。
    因为此人的实力,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攀升到了让人难以想象的高峰,而我甚至觉得,他或许未必比他师父通天教主孙传方差多少。
    甚至更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情况的确有可能如同杜传文等人说的一样,游侠联盟就是游侠联盟,他叶傅国,就是叶傅国。
    游侠联盟,其实是奈何不了叶傅国的,所以也无法左右叶傅国的思想,让他交出叵木。
    通过叶傅国的实力,让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但这个时候,并不适合思考这些的事情。
    我需要面对的,是叶傅国那平静中蕴含着的暴怒,而这愤怒,并不像是他表面上的那般平静,甚至还带着盈盈的笑容。
    他的剑,每挥出一下,都有剑气附着。
    若是被我的金箍棒挡住,就会与金箍棒上面的力量激烈碰撞,发出巨大的炸响。
    而倘若是被我避过,那剑气没有了阻碍,“唰”的一下,落地便是一道长约丈许的痕迹,深浅不知,但看着格外吓人。
    叶傅国手中的剑法,看似堂堂正正,大开大阖,然而内中又隐藏着无数阴招,毒辣无比。
    稍微不注意,我就有可能被一剑刺穿了去。
    我与叶傅国交手十数个回合,越发感受到了对方的强大。
    又一次的腾挪之中,叶傅国手中的剑,猛然往前一劈。
    这一次,他的气势比之以前,要强大许多。
    那暗淡无光的黑色剑身之上,居然有一道磅礴无匹的青蒙剑气,从我的身边掠过,落到了我身后的三层小楼去。
    紧接着,那半边楼,居然就直接被叶傅国给斜斜劈了下来。
    这……
    我知晓对方的恐怖,没有再端着,而是浑身一震,六甲神将从我的皮肤之下浮现出来,金甲金靴,将我整个人给衬托得天神返世。
    叶傅国瞧见,冷冷哼道:“老白头的小把戏……”“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猜你喜欢: 《穿越者公敌》 《论一个合格的反派》 《我的灵异档案》 《天灾之主》 《这个鬼夫不太冷》 《最终使徒》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