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师父在轿,我在棺

    是的,她睁开了双目,但她竟然没有瞳孔!
    我捂着嘴巴,心脏吓得差点就停止了跳动,尤其是她的嘴巴张开后,猩红的舌头朝着我的脸蛋舔了一下!
    妈的,这太恶心了,棺材中的空间非常小,我躲闪不及,冰凉的舌头带着一股腥味直接擦过了我的脸颊,出于本能的反抗,我将手中的火折子直接塞进了她的口中!
    顿时间一阵凄惨的哀鸣传进了我的耳朵里,我痛苦的皱了皱眉,这一次可真把这女尸给激怒了!
    我咽了口唾沫,用自己不太有力的双臂不断的撞击棺木,着急忙慌的费了半天劲儿,一点作用都没有。
    这时候我想起了师父传授给我的三步驱鬼之术。
    第一,遇到厉鬼不要犹豫直接逃窜,现在我在棺木里,根本就没得逃。
    第二,玩儿了命的逃,千万不要回头,如今我们两个挨得这么近,不想回头都难。
    第三步,若是真逃不掉,那就不要浪费力气,由她祸害便是,事到如今,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于是我闭上了双目,不敢去面对那面露怒容的女尸,意思很明显,美女你来吧,尽情的发泄你的欲火,咳咳,怒火,只不过希望你能温柔一点,让我走的漂漂亮亮的。
    女尸被我的火折子暴口后,嘴唇的边缘开始溃烂,她的双目散发出凌冽的寒光,两只惨白毫无血色的双手直接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不断的咳嗽,大脑供氧不足,传来窒息的感觉,而且她的力气很大,我试着摆脱,可没有半点作用,反倒是消耗了不少的体力。
    尤其是现在,棺材的氧气在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折腾后,已经所剩无几,就算不被这女鬼掐死,我也得活活的被闷死!
    也不知道怎么的,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婉儿穿着一袭红衣,手握红伞的身影。
    她真好看,肤若白雪,柳叶弯眉,一抹红唇看起来略显妖艳,她不知道在做什么,竟然轻轻的掀起了自己的长裙,雪白粉嫩的小腿顿时呈现在我的面前。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错觉,但我希望不是,能够临死之前看一眼婉儿,也算没啥遗憾了,于是我便闭上了沉重的双目,逐渐的丧失了意识。
    当我醒来的时候,脑袋昏昏沉沉,就连睁开眼睛都非常的困难,周围依旧漆黑一片,可那通畅毫无阻碍的气流却告诉我,我出来了!
    不,我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是生是死,还不敢置信的掐了掐脸蛋,剧烈的疼痛告诉我,我还活着,没有被那女鬼给祸害了!
    师父呢?我四处张望了片刻,朦胧的夜色却也能模糊的看个大概。
    在我的面前是一具硕大的棺材,刚才我应该就在其中,只是我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我是怎么进去的,难道是刚才的鬼魂所为?
    我转过身子,却忽然发现背后竟然是一顶轿子,那些鬼魂呢,怎么会抛下我们不知所踪?
    我咽了口唾沫,很是紧张的掀开了轿子的窗帘,我的动作很慢很慢,生怕一个不留意间会从那轿子里出来一个面目狰狞的恐怖女鬼!
    轿子里的窗帘缓缓打开,当我看到师父正躺在其中呼呼大睡后,顿时吐了口气,幸好师父没事。
    “师父,师父?”依旧鼾声如雷。
    “竹老头,睡尼玛比!起来嗨!”师父吓了一大跳,从睡梦中惊醒,嘴角流下的口水都把衣服给染湿了,见状,我顿时无言。
    “吵什么吵,好不容做个好梦,被你个小兔崽子给糊弄没了,我的婵娟,哥哥好想你啊。”师父典型的被鬼迷了窍,那慕婵娟都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还在念念不忘,现在都成为了厉鬼,说不定过几天就会亲自找上门来,到时候避免不了一场恶战!
    “师父,婉儿呢,她怎么无缘无故消失了。”我皱皱眉头,心里不太相信她会抛下我和师父。
    “我怎么知道,你要问,就问她自己。”师父没从轿子里出来,还对我刚才打断他的美梦耿耿于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怎么这么矫情,跟个小孩子一样!
    “对了,你刚才叫醒我的时候,说的什么?”师父似是想到了什么冷冷问道。
    “我说,师父你醒醒。”我暗道不好,编着瞎话。
    “不是这句,是下一句。”师父点燃一根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竹老头,睡尼玛比,起来嗨!”刚刚吐出这句话,我便顺势后退,下意识躲开了师父的突然一脚,现在想起来我不由感叹,当时我怎么会那么机智呢。
    “小兔崽子,你有种,几天不踹你,还上房揭瓦了都,还敢骂你师父,回去不好好收拾你一顿,老子就不姓竹!”师父狠狠的抽了一口香烟,幸好我躲的快,要不然这一脚下去,我至少得摔上两个跟头。
    “师父我没骂你,这是对你的尊敬,婉儿现在到底在哪?我是不是看不到她了。”我急忙转移话题,生怕师父再发脾气。
    “你刚才叫我什么?”身后突然传来婉儿轻柔的声音,其中还隐隐约约的带着一丝激动。
    我转过身子,正是婉儿无疑,看到她我心里不由得高兴起来。
    “你刚才叫我什么?”婉儿再次问道。
    “婉儿啊,怎么了,难道这不是你的名字吗?”我有些不解,难不成我做错了什么,使得婉儿不高兴了。
    婉儿神情激动,一把将我抱在了怀里,我不知道怎么的,心里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心酸,仿佛在曾经失去过什么重要的东西。
    “咳咳,大晚上的不好吧,还是赶快回去,到时候师父准许你们躺一个被窝。”师父毫无眼色的将我和婉儿生生打断,我不由心生埋怨。
    但是刚才我真的感觉到很奇怪,尤其是与婉儿相拥的瞬间,竟然会有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在哪里发生过同样的一幕。
    但是我真的与女性从未接触过,要说发生类似的一幕,应该不可能才是,莫非是那扯淡的前世?
    “喂,死老头,你能不能把你脸上的口水擦干净,恶心死了。”婉儿对于师父的举动充满了怒火。
    “好,你们夫妻俩欺负我一个老头子,还有理了,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师父有些稚嫩的哼了一声,转过身子朝着山上行去,看着这一幕,我不由得笑出了声。
    “婉儿,你刚才去哪了,我找不到你。”酝酿了片刻,我问出了声。
    “哦,刚才跟着他们转了一圈,他们正好缺了一个。”婉儿张口所说的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缺了一个什么?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百鬼夜行的规矩。他们在山间游荡,每一天都会多一个,要不然的话就会坏了规矩,今天刚好缺了一个,婉儿和他们属于同类,正好做了替补,也正是这个缘故,他们才卖个人情给我们,要不然在刚才,咱爷俩都得死在那。”师父没有走远,还没等我开口询问,他便抢先回答,婉儿狠狠的瞪了师父一眼,示意师父不要多嘴。
    我顿时明白了所有,怪不得我刚才会在脑海中浮现出婉儿的身影,估计那时候她已经回来了,也正是这个缘故,我才没有被那女鬼给掐死,婉儿真是我的救星。
    “苏元,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喜欢婉儿吗?”婉儿拉着我的手,我跟在她的身后,她却回眸一笑,让我的心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我看的都有些痴了。
    “喜欢。”我出奇的有些些羞涩。
    婉儿淡淡一笑,目光中带着些许复杂的意味。
    “若是在那个时候,在青城桥头,我能等到你的回答,而不是一条赐死白绫,该有多好。”

猜你喜欢: 《我的钱庄连异界》 《总裁请息怒:小甜妻,乖一点》 《首席高手》 《弃少之仙君归来》 《玄幻:我真的不是魔宗之主!》 《这不是星际争霸》 《萌宝来袭:爹地要疼我妈咪》 《我以妖格担保》 《天生就是皇后命》 《菊美人》 《报告爹地,妈咪又作妖了》 《超级基因商城》 《下班后的异世界NPC生涯》 《我在天波杨府修仙》 《明天的我会准时吧?》 《娇妻的贴身宠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