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猴鹰失踪之谜

    关于这个陨石坑,实在有太多的诡秘,不过有一个概念我们越来越清晰。山中的一切异常现象,可能都与这个陨石坑有关。
    表舅说,张氏之所以会变成僵尸状,就是这个陨石激发了山的‘阴脉’,从而在很多山洞中,形成了一个特殊的‘阴气场’,而尸体丧入这个阴气场中,就不会腐烂,而变成一种僵尸般的状态,不光是张氏,上海的那几个探险者,在山谷中遇到的疑似秦朝‘古尸’,也极可能和张氏是同样的情况,不幸的是,几个探险者中,只有那位历史学家活了下来,其他几人都被那些古尸杀死了。
    肯娅和女翻译对于这些,好像不太相信,这也难怪,要不是我们亲身经历过,我们也不会相信的。
    “这好像不太可能,人死了以后,身体就会很快腐烂的,怎么会变成僵尸呢?那都是虚构的吧,从科学上根本解释不通啊”,肯娅满脸疑惑地质疑说。
    虽然那种僵尸一样的状态,我们都亲眼见过,但至于如何从科学上去解释?我们也不知道。
    表舅听完肯娅的质疑后,点了点头,语气恳切的说:“嗯,没错,这种现象,确实超出人的经验范围,不过从科学上角度看,也未必安全说不通。欧阳老先生曾经讲过的那种‘猴脸花’,你们还记得吗?”。
    大家都一愣,不知表舅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忽然提到“猴脸花”,尤其是欧阳老头,更是困惑,对于那种“猴脸花”,在我们这些人中,当然数他最了解,“猴脸花”和僵尸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对此却一无所知。
    看大家都一脸困惑,表舅这才接着解释:“你们也都知道了,那种‘猴脸花’可以促进肌细胞再生,这是最惊人的功能,而在很多山洞中,就有这种‘猴脸花’,如果这种花生长在尸体附近,就会出现一种不可思议的现象。尸体的肌肉细胞,不但不会死,在‘猴脸花’的作用下,反而会继续进行正常的新陈代谢,前几天在电话里,你们告诉我这种‘猴脸花’的信息后,让我感到非常震惊。
    我还专门请教了风水大师,他确认说,那个能保存尸体不腐的风水门派,在保存尸体时,就会用到一种奇异的花,来作为防腐药物的配方之一。而那种花,很可能就是这种‘猴脸花’,因此,我猜想,那些古尸之所以不腐烂,并且还变成僵尸般的东西,就可能和‘猴脸花’有关。”
    听表舅这么解释,我们觉得很有道理。这时,旁边的陈老先生有点吃惊的说:“‘猴脸花’是一种什么东西,如果它能使肌细胞再生的话,那和‘猴头鸟’唾液的作用,不就一样了吗?”
    疯子六点了点头:“是啊,听欧阳老爷子说,那种‘猴脸花’,正是在‘猴鹰’的粪便中生长出来的。并且还是那种特殊的红色粪便,所以,‘猴脸花’和‘猴鹰’之间,本就存在着一种神秘的关系,除此以外,‘猴鹰’的那种红色粪便,也能使毛发再生呢。”
    忽然,陈老先生猛地想到什么似的,激动的喊道:“对了,我忽然想起来了,我的那只‘猴头鸟’,失踪前的那一两天,不知道什么原因,就经常来这个陨石坑,那它会不会就是在这个陨石坑里、神秘失踪的呢?就像那个明朝藩王一样。因为除此以外,我一直想不明白,以‘猴头鸟’的能力和智慧,它怎么会轻易失踪。”
    陈老先生这个推论,让大家都愣怔了一下,但立即又觉得有其合理性。不知怎么的,看着这个陨石坑,我忽然有点脊背发凉。
    这个坑里,没有任何的裂缝和洞口,但那明朝那个藩王、为什么能突然在这里消失呢?仔细想想,真是既可怕、又怪异。
    表舅又看了看那个陨石坑,然后低头开始思索起来,过了几分钟后,他忽然抬起头来,问了陈老先生一个很怪异的问题:“你那只‘猴头鸟’在失踪之前,除了经常来这个陨石坑外,还有什么异常的表现吗?和它平时相比的话。”
    “异常的表现?我想想,那只‘猴头鸟’有什么异常的表现呢”,陈老先生努力的回忆着,想了一会后,他有些一脸无奈地摇摇头说:“那只鸟在失踪前,除了经常来这个陨石坑外,好像没什么异常的表现啊,一切都和平常一样。”
    表舅听到这样的回答,略微有点失望。
    可就在这时,陈老先生的老伴忽然说:“唉,老头子,我倒想起来了,在那只鸟失踪前的一两天,它确实有点和平时不一样。”
    表舅听陈老先生的老伴这么说,不由得眼睛一亮,陈老先生也连忙问道:“哦?我怎么没注意到呢?你快说说,那鸟在失踪前有什么异常?”
    “你没注意吗?那只‘猴头鸟’在失踪以前,好像突然发不出声音了,并且还两个眼珠子发红,有时还轻微的咳嗽两声,对这些我记得特别清楚,因为那只‘猴头鸟’,平时都是由我来喂。
    喂食的时候,我喜欢和‘猴头鸟’闲扯两句,虽然它发出的音节都很简单,但要说出几个清楚的字来,还是不成问题的,反正比鹦鹉要强很多了,因此,我喜欢和它聊几句,总觉得那很好玩,也很神奇,但不知为什么,那两天我跟它说话,它一句话都不回,这在之前,是从来没有过的。
    当时我感觉到,它好像不是不想说话,而是说不出来话,嗓子好像被什么卡住似的,我又看到它两眼通红,并且还有点咳嗽,觉得肯能是感冒了,当时我相,这鸟可能和人一样,感冒严重的话,嗓子就会失声。
    你忘了这件事了吗?老头子,我当时给你说了啊,说那只鸟好像感冒了,你那阵子育种正处在关键期,所以也没特别注意。”
    经老伴这么一提醒,陈老先生好像想起来了:“嗯,好像有这么回事,那几天正好下大雨,‘猴头鸟’有一次淋得透湿,所以,我觉得一定是着凉了,没什么大碍的,因此便也就没特别在意。”
    疯子六连忙问:“那之前‘猴头鸟’感冒过吗?”
    陈老先生老两口又努力的想了想,然后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陈老先生补充说:“那只鸟之前从没感冒过,也从没有过任何病症,即使在嗓子中的那块肉被除掉前,它还是能发出声音的,但不知那两天怎么搞的,确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旁边的欧阳老头、看着怀里的‘猴鹰’说:“我的这只朝夕相处那么多年,也从没见它感冒伤风之类的,更没见过它得过什么病。”
    “这种鸟的经络是非常奇特的,是任何湿寒之气,都无法伤害到它们,所以肯定不会像人那样,淋场雨就会感冒。如果它们的两眼发红,并且不出声音,还有点咳嗽的话,这些症状的出现,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它的‘坎山脉’被割断了。”
    关于经脉的问题,当然只有疯子六最懂了。
    “‘坎山脉’?什么是‘坎山脉’?”陈老先生有点吃惊的问。
    “‘坎山脉’经过鸟的眼睛、嗓子,鸟视力的强弱,声音的大小,都受这条经脉控制,这条经脉一断的话,鸟不但会失声,眼睛也会瞎掉。东汉时期,有个名医叫武南星,他有一个绝技,就是蒙上眼睛后,只要把食指放到鸟的‘坎山脉’上后,就能判别出那是什么鸟,因为每种鸟的‘坎山脉’都不一样。
    这种‘坎山脉’不但鸟有,人也有的,并且人的‘坎山脉’功能,和鸟是一样的。都是主管视力和发声。大家应该知道,战国时期庞涓害孙膑的故事吧,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庞涓本来是准备割断孙膑的‘坎山脉’,从而让孙膑变得又聋又瞎,才华无法施展,这样一来,就威胁不了他的地位了。
    其实,在割断这种‘坎山脉’时,并不需要真的用刀割,而是较粗的银针扎下去即可,有一次孙膑患了严重的风寒,处于高烧昏迷状态时,庞涓以帮孙膑治病为名,准备用银针扎断孙膑‘坎山脉’,庞涓按师父鬼谷子、传授的位置扎下去后,却一点也没能奏效,原来,鬼谷子早就发现到庞涓人品不正,就没把这个绝技、真正传给他。”
    疯子六一说起经脉的问题,就会滔滔不绝,并且越说越来劲,这也难怪,对于任何经脉,当然无人能及。
    而陈老先生听疯子六说完这些后,稍微思索了一下,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大吃一惊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在失踪前的两天,我的那只‘猴头鸟’、已经变得又聋又瞎?因为它的‘坎山脉’被割断了。”
    疯子六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陈老先生夫妇嘴巴大张,惊得说不出话来,我们几个也都非常震惊。
    那只“猴鹰”在失踪之前,变得又聋又瞎!
    这是谁干的呢?这种“猴鹰”有多厉害,我们可都是亲眼见识过的,一般的人类、怎么会是它们的对手呢?它们有惊人的嗅觉,甚至比人还高的智力,并且打斗能力更是凶猛,怎么会被人割断“坎山脉”?
    退一万步说,它的“坎山脉”真的被人割断,那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当我们把这些疑问提出来后,疯子六并没立即回答,而是低着头、想了足足有一分钟后,才缓缓地开口说道:“因为割断‘猴鹰’经脉的人,想捕获那只‘猴鹰’,而不是要杀死它。”
    看我们仍旧不明白,他又接着解释说:“也许‘坎山脉’还有别的功能,而那种功能,我还没不了解,但似乎可以肯定的是,能割断‘猴鹰’这种经脉的人,对鸟的了解程度,绝非一般人可以相比,换句话说,那人应该是个极懂鸟的人。”

猜你喜欢: 《地球暗面大冒险》 《诸天投影》 《末世兵王》 《成神风暴》 《我的异世界小店》 《吾是驱魔者》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