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诡异老婆

    我开着父亲的三轮车出了村子,看着铁蛋一直在后面跟着,有点不太好意思,说道:铁蛋大哥,你上来我们快点走吧。
    铁蛋听了我的话,紧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你这个小子,你爹没有告诉过你吗,这拉死人的车不能随便拉人,只有干你们这一行的能上去。
    我听了铁蛋的话,脸上一愣。我还真没有听父亲说过,不过想想这么多年,这辆车除了我和父亲,坐的人就只有尸体了,看来这也是一个规矩。
    想到这里,我摸了摸怀里父亲给我的那本书,看来要找个时间好好看一下了。
    小子,你也别想着快走,我就在后面跟着你,省的我姑姑的尸体再丢了。铁蛋快步上前,走到车头旁边,看着我带着威胁的语气说道。
    我露出无害的笑容,让铁蛋放心,说道:铁蛋大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老婆婆的尸体送回去的。
    一路上,我开的很慢,铁蛋小跑着就能跟上,走了几个多小时才回到铁蛋的家。
    尸体是很重的,我和铁蛋两人费了老大劲才将老婆婆的尸体抬了下来。
    铁蛋家里好像没有其他人了,里面的门都关着,他还让我帮他把老婆婆的尸体抬到了正房的地上,那里铺着一个席子,旁边还点着长明灯。
    我和铁蛋把老婆婆的尸体放好之后,铁蛋让我休息一下再走。我也是累的够呛,随即就坐到地上。
    坐在地上的同时,我开始打量铁蛋家,家里养着两个大狗,院子很大,收拾的很好。
    忽然,我又看到了那个小偏房,就是我和父亲抬黄平尸体的房子。
    我看着那个小偏房,心中开始计量,我们才那里抬出了黄平的尸体,回到家之后变成了神秘女尸,神秘女尸还能够活过来,之后这户人家的老婆婆无故死了,这一切很可能都和那具女尸有关系。
    我看着在给老婆婆守灵的铁蛋,想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问道:铁蛋大哥,我能问你一件事情吗?
    铁蛋一愣,看了我一眼,说道:什么事?
    我指指那个小偏房,说道:铁蛋大哥,这个房子是干什么用的?
    这就是一个放柴火的房子,怎么了?铁蛋疑惑的看着我,仿佛是在猜测我为什么会这样问。
    我想了会儿,看看躺在地上的老婆婆,终于还是把事情告诉了铁蛋。
    铁蛋听了我的话,脸色大变,惊呼道:什么?你的意思是那天晚上你门来这里,有一个女人给你们开了门,然后你们抬走的黄平的尸体变成了那个女人?
    我点点头,现在想要弄清楚女尸的来历,只能请铁蛋帮忙。
    铁蛋看到我点头,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摇着头说道:这不可能啊,我们家就我和姑姑一个人,黄平死了之后我们就把他放到那个偏房里面了,哪来的女人啊?
    铁蛋的表现给我还要惊讶,整个人的身体都在颤抖,脸色胀红。
    我看着铁蛋的样子,觉得他不像是在说谎,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我自己亲身经历,我也不会相信。
    铁蛋大哥,我真的没有说慌,那具女尸的确是在那个偏房里,那天晚上那里还有一个红色的大喜床呢。我把那天看到的情景如实告诉铁蛋。
    铁蛋脸色十分难看,眼神中有点惊慌,他看了我一眼,说道:走,我们过去看看。
    我心中虽然还是有点害怕,但是为了父亲,为了弄清楚这件事情,我也不得不过去查看一下,看那个小偏房里到底有什么。
    走到小偏房里面,我顿时嗅到一股子土腥味,是一股久埋在地下发霉的味道,房子地面上很多灰尘,我们抬尸体留下的痕迹还十分明显。
    我嗅到这股子土腥气,立刻皱起了眉头,然后瞪大眼睛看着四周,想要找找有没有什么女尸留下的痕迹。
    可是小偏房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些干柴和一个破旧的床。
    小兄弟,你看看,这里什么也没有啊。铁蛋皱着眉头,看着房间里面一切如常的情景,开始怀疑我的话,有点愤怒的对我说道。
    我看了铁蛋一样眼,但是四周的确没有什么怪异的地方,我现在只能坚持的说道:铁蛋大哥,我真的没有骗你!你想想看,你姑姑的尸体明明在家,我们没有来拉尸体,她为什么会忽然跑到我家去了。
    我的话让铁蛋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他还真没有仔细想到这件事,昨天凌晨他醒过来之后,发现姑姑的尸体不见了,他立刻就想到昨天我和父亲拉着两具尸体,所以他也没有多想就来找我们要尸体,现在静下心来,他也意识到了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看到铁蛋有点纠结,我又说道:铁蛋大哥,你们家还养着狗呢,如果是我们来拉的尸体,够一定会叫的。
    这句话立刻提点了铁蛋,他脸色瞬变,瞪着我说道:对啊!昨天我睡得不是很重,但是我没有听到狗叫。
    我看到铁蛋相信了我的话,我又将那天我和父亲见到的事情说了。
    铁蛋大哥,那晚上我和我爹来,那个女人打开门之后,我们也没有听到狗叫,但是第二天来的时候就有狗叫了。
    铁蛋心中一动,他明白我的意思,我就是说这一切都和那个女人,或者是女尸体有关系。而女尸体是在他们家出现的,所以只有他们知道女尸体的来路。
    铁蛋沉着脸,看了一眼偏房里面的东西,说道:难道真的是闹鬼了?
    我摇摇头,这不是闹鬼这么简单,尸体都能活了,这件事情可是大大的不妙。
    铁蛋大哥,这是不是闹鬼我不知道,不过问题就处在你们家的女尸身上,当时我还以为是黄平的老婆,可是没想到是一具女尸,竟然能活过来,你说这回事闹鬼那么简单吗?
    我说完这句话,心中忽然有点不对劲,好像这句话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我立刻皱起了眉头,开始重新梳理着一句话。
    我还以为是黄平的老婆?老婆!对!就是这里!我马上意识到什么地方出错了!
    黄平的老婆!黄平是上门女婿,那么这户人家就不可能只有一个老婆子和他的一个外甥,但是刚才铁蛋还说家里只有他和她姑姑。
    我眼中带着疑惑的看着铁蛋。沉声问道:铁蛋大哥,黄平的老婆呢?
    铁蛋听了我的话,皱着眉头,脸上发愣,反问道:什么老婆?黄平刚说完,忽然一拍大腿,想到了我说的是什么,忙说道:噢噢,你说的是我妹妹吧?她啊,听我姑姑说她出门了,我也是刚来这里五天。
    刚来这里?黄平的老婆出门了?
    我瞬间意识到这里面有隐情。
    铁蛋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黄平都死了,你妹妹不回来!现在她娘也去世了?难道她不知道吗?
    我现在甚至对铁蛋都有一丝怀疑。
    我已经托人传信给她了。你不知道,我爹妈死得早,小时候我就住在姑姑家,前几天,姑姑传话,说这边有事,让我回来,我这一回来,才知道是我这个妹夫死了,没想到现在姑姑也铁蛋说道。
    我听完铁蛋的话,心中觉得他的话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黄平的那个所谓的老婆却是有很大的问题。
    铁蛋说完之后自己却开始狐疑了,好像想到了什么,有点害怕的说道:小兄弟,你是什么意思?
    我摇摇头,没有说话,但是心中还是感觉有个地方不对,这件事情太诡异了。
    在铁蛋家里,我没有发现什么,时候也不早了,我就开着父亲的三轮车赶了回去。
    我回到家中,发现袁老道没在,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不过我猜测他可能回后山道观。
    我虽然是又累又饿,但是心中还忌惮着我们家那个活女尸。
    我在门口迟疑了很久,狠了狠心,还是走了进去,不过我手上拿着一叠符纸,还有一个铁铃铛,以防女尸再害我。
    走进屋里,没有一点声音,周围也没有鸟雀。
    我壮着胆子推开偏房的门,伸进头去看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这才走进去,然后走到床边,看到女尸果然还躺在那里,但是她身上贴着很多符纸。
    我看到女尸这个样子,我松了口气,看来这是袁老道贴的,他可能有事情,所以回道观了,又怕我回来之后女尸在活了,所以才用符纸镇住了她。
    我看到女尸被符纸镇压着,心中的恐惧减少不少,然后转身向外走,想要去吃点东西。
    我刚刚转过身,我就感到背后窜起一股子寒气,就好像被人在后脖跟吹了一口冷气,接着我就打了一个冷颤,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不用想也知道怎么回事,一定是那具女尸又活了,可袁老道不是镇住它了吗?
    我来不及多想,先跳前一步,然后急忙回头看去,生怕女尸会忽然跑到我面前来掐死我。
    不过,女尸没有变化,还是静静地躺在床上,好像刚才的寒意是我的心理作用。
    但是我不放心,我小心翼翼的靠近床边,想要看看到底是不是女尸。
    我走到床边,看清楚了女尸静静躺在床上,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女尸没醒,我松了口气,刚要移开目光,女尸的眼睛忽然睁开了。

猜你喜欢: 《侠探颠先生》 《捉蛊记》 《至尊美食屋》 《亡灵的投胎之旅》 《阴阳抓鬼人》 《噩灵客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