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血香

    听到李奶奶的话,她旁边的两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马上起来,答应道:是,奶奶。
    两人回应了一声,接着就向外走去。
    李奶奶看着两个孩子离开,对我们笑着说道:啊,这是我收的两个小徒弟。
    袁老道点点头,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不过他却说了另一件事情。
    李奶奶,我们去那个小偏房看看吧,说不定能找到那具女尸留下来的什么痕迹。
    袁老道不是来这里聊天的,我父亲现在不知去向,女尸还在我家,黄平的尸体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这些问题都需要解决。现在刚好李奶奶在这里,袁老道使了一个心眼,他想让李奶奶帮忙一起看看,说不定能看出什么。
    李奶奶听到袁老道的话,脸上竟露出一丝古怪,好像她没有想到袁老道会请她帮忙,想了好一会儿,李奶奶才说话:袁道长,你这是在请我帮忙吗?
    袁老道严肃地点点头,正视李奶奶说道:是。
    袁道长,做我们这一行的,互相见到那可就是仇敌啊,你请我帮忙
    李奶奶是一个神婆,家里供奉着一些仙家,而其他的神婆、神汉也是如此,家中都供奉着仙家,这些仙家天生就不和,所以这些神婆往往也是在暗中较着劲,所以他们见面很少说话,更不会请彼此帮忙。
    现在袁老道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请李奶奶帮忙,这的确让李奶奶很惊讶。
    可是袁老道一点儿也不在乎,他知道这里面的规矩,所以没等李奶奶说完,他就插话说道:我只是一个老道士,遇到事情请李奶奶帮个忙,难道李奶奶不愿意帮忙吗?
    李奶奶脸色忽变,双眼放光,盯着袁老道看了一会儿,点点头,语气赞赏的说道:袁道长果然大气,老婆子很是佩服,今天反正是铁蛋让我过来看看,那我们就一起去看看吧。
    李奶奶虽然没有正面答应,但是她的话已经很明显,她同意帮助我们,一起查找女尸的来历。
    我和袁老道听到李奶奶的话,脸上大喜,急忙向李奶奶道谢。然后我们就直接去了那个小偏房。
    走进小偏房,李奶奶问道:你们具体说说怎么回事?
    我是唯一的当事人,所以我站出来,说道:那天晚上,我和父亲来这里拉黄平的尸体,结果一个女人开了门,让我们来这里把黄平的尸体拉走
    我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告诉了李奶奶,李奶奶听完,看了我一眼,脸色大变,急忙问道:你是说那个女人说黄平的尸体在这里,她看都看烦了?
    我点点头,看着李奶奶说道:是啊,当时那个女人在这里就好像在她自己的房间里面一样,直接在那张大红床上躺下了。
    李奶奶脸上的皱纹紧紧绷着,看了袁老道一眼,说道:袁道长,你用血香试了吗?
    血香?我没有听说过这个东西,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意思。
    可是袁老道知道是什么,听了李奶奶的话,他摇摇头说道:我们之前去后崖山找黄平的尸体,我也是刚过来,哪有时间用血香啊。
    李奶奶听到后崖山脸色大变,原来眯成缝的眼睛忽然瞪大,看着袁老道惊呼一句:你们去了后崖山?
    袁老道沉着脸点点头,然后摆摆手说道:这件事过会儿再说,我们现在马上用血香试一下吧。
    李奶奶深深看了一眼袁老道,还在为后崖山而震惊,不过她也同意袁老道的做法,对铁蛋说道:铁蛋,去抓一只公鸡来。
    公鸡?我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
    铁蛋一脸疑惑,看着李奶奶问道:李奶奶,要公鸡做什么?
    李奶奶解释道:你去杀一只公鸡,然后再去拿一根香,其他的就不要多问了。
    铁蛋知道李奶奶厉害,不疑有他,答应一声,撒腿就向外跑。
    等等!你还要守灵,不能见血!让大柱去杀吧!袁老道忽然叫住刚跑出两步的铁蛋。
    铁蛋现在对袁老道已经没有了刚才厌烦,反而有点敬畏,他听到袁老道的话,立刻停下来,转身疑惑的看着袁老道,不知道袁老道为什么会这样说。
    我当时也愣神,让我去杀鸡?当时我才十五岁,虽然不小了,但也的确不大,杀鸡这活我还真没有干过。
    李奶奶一拍额头,恍然大悟道:呀!我都忘了这一件事情了,铁蛋,你别多问了,马上去抓一只鸡,让这个孩子杀了吧。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守灵的人是不能见血的,在守灵期间见了血,那会血光就会笼罩着尸体。头七之前人的魂魄还没有离体,被血光笼罩,就会变成恶鬼,有时候还会尸变,那个时候,尸体会瞪着血红的双眼,对血液有着极度的渴望,变成一个到处杀生的尸体。
    我虽然和铁蛋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还是遵从李奶奶和袁老道的意思。
    铁蛋从鸡窝里面抓出一只大公鸡,然后交给袁老道。
    袁老道提着鸡,拿着刀给我,说道:大柱,快点杀了它。
    杀鸡?听着很简单,看别人做也很简单,但是当时对我来说的确是很困难的。
    我拿着刀,手竟然有点抖,看着大公鸡的脖子下不去手。
    大柱,你爹还等你去救他呢。袁老道知道我的软肋,拿出我父亲说事。
    听到父亲,我心中颤了一下,看了一眼袁老道,又看看大公鸡,咬着牙,闭上眼,拿刀对准大公鸡的脖子,用力划了一刀。
    大公鸡叫了一声,然后剧烈挣扎几下,但是挣脱不了袁老道的手。
    袁老道倒拿大公鸡,把血放到一个大碗里面,这个时候,李奶奶拿着一根香走了过来。
    大公鸡的血放得差不多了,李奶奶立刻将香放进碗里,然后用血把香侵染,一根香变成了血香。
    这个时候,我明白了什么是血香。
    香被公鸡血染红了,上面也都湿透了。
    李奶奶拿着香走进小偏房,袁老道也紧跟上去,我和铁蛋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当然要去看看。
    我们一起来到小偏房,李奶奶和袁老道相视一眼,然后点点头,两人之间好像一致同意了什么事情。
    接着,李奶奶就把血香插在一个香炉里,然后对我问道:大柱,你当时看到的大红床在什么地方。
    我指指一处什么也没有的位置,然后说道:就在那里。
    那个地方地面上都是灰尘,虽然现在是什么也没有,但绝不是放过床的样子。可是袁老道和李奶奶并不怀疑,两人拿着血香走过去。
    我来吧。袁老道说了一声,然后拿出火柴。
    火柴点燃,袁老道将火靠近血香,好像是要点那根香。
    绝对点不着!这还用说吗,香已经被公鸡血泡过了,虽然是血,但是里面大都是水,香已经湿了,怎么可能点燃,完全不可能。
    我当时就是这样想的,但是眼睛还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袁老道,想看看袁老道到底要干什么?难道是真的要点那根血香?
    我还没弄明白袁老道要干什么,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嘭!
    我当时就听到一声轻微低沉的响声,然后我就看到袁老道旁边的血香竟然点燃了,是点燃,不是火星,是着火!
    先不说这根香是被血泡过的,就算是一般的香,想要让他着火那也需要用火烧一会儿才可以,而且香都是火星烧,而不是着火。
    但是!
    现在这根血香就在火柴靠近的瞬间,忽然就着了起来,青蓝色的火光摇曳在细细的香杆上。
    我和铁蛋张大嘴巴,怔怔的看着燃烧的血香,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一旁的袁老道和李奶奶的脸色却是瞬间阴沉下来,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看着燃烧的血香,眼中闪烁着惊慌的神色。
    过了好一会儿,血香还在燃烧。
    袁老道看着李奶奶,声音低沉,说道:李奶奶,这件事麻烦了,竟然让血香燃烧,这可不是简单的玩意儿啊,我平生还没有见过血香燃烧呢。
    听袁老道的话,我想到血香燃烧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我被袁老道的话吓了一跳,现在也回过神来了,但是还不知道这血香燃烧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奶奶听到袁老道的话,沉着脸,开口道:我只听说过血香燃烧,但是我没有见过,真没有想到,都快要入土了,竟然见到了燃烧的血香。
    李奶奶说完,脸色一变,有点着急的说道:我听别人说过,那次让血香燃烧的东西谁都不敢惹,最后是请走的,我们不能硬来,现在把它请走。
    李奶奶说完,又回头对铁蛋说道:铁蛋,快点去拿香纸,快点!
    袁老道看了李奶奶一眼,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担忧,他想要说什么却没有开口。
    铁蛋去拿香纸了,袁老道才开口,说道:李奶奶,能让血香燃烧,会是那么好请走的吗?
    不管怎样,我们不能来硬的,就是天天叩首祭拜,也要把它请走,绝对不能招惹。李奶奶的话很坚决,好像十分忌惮那个所谓的东西。
    袁老道看了李奶奶一眼,没有再说什么,但是眼中的凝重不减反增,他心中知道,这些东西可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请走的。

猜你喜欢: 《黄泉恐怖空间》 《西藏镇魔图》 《死亡禁区》 《国服最强王者》 《猛鬼先森不好惹》 《刑警使命》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