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阴树之谜

    听到女尸的话,我心中顿时颤了一下子。没错,后崖山的阴树有四个尸冢,那么葬山的阴树也一定有四个尸冢。有四个种子,现在还有两个没有出现。
    我想到这里。随即看了一眼地面上化成粉末的“胖子”,忽然,我隐约看到粉末下面好像有一个东西。
    “这是什么?”我立刻蹲下身捡起来。
    这个东西看上去好像一块不起眼的小石头。但是却漆黑如墨,拿在手上,我能够感觉到这个黑石头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女尸眼睛一眯,盯着我手上的东西,然后拿过去,看了好一会儿,脸色更加难看,道:“这可能是这个地方叫做恶渊的原因。”
    我脸色一凝。看着女尸手中的黑色小石头,问道:“这是‘胖子’里面的?不会是阴树的种子吧?”
    女尸摇摇头,想了一下,然后猜测道:“阴树是靠尸气之类的阴气生长。而阴树的种子想要萌芽,也要吸收阴气,所以,尸、鬼这些带着阴气的妖邪一旦进入这个尸冢,必定会被阴树种子给吞噬。”
    “那这个是?”我看着女尸手上的东西问道。
    “这可能就是阴树种子的核心,里面现在还有一股鬼气,可能就是刚才那个树鬼的。不过现在不用担心,这个种子已经被彻底毁了,所以,我们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找到其他的阴树种子,然后毁掉。”
    我点点头,接着想到了胖子,紧皱起眉头,问道:“这件事情如果胖子知道了?”
    “它知道了也不一定会阻止我们,但是最好不要让它知道,我们现在就趁这个机会,立刻找到阴树的其他两个种子毁掉。”
    女尸对后崖山很熟,而后崖山的根基就是阴树,所以现在在葬山阴树中,她完全有能力很快的找到其他的尸冢。
    我想了一下,点头答应,然后跟在女尸背后,向远处走去。
    这个尸冢就好像一个没有天空的“大地”,一眼望不到头,地面上都是尸肉铺成的地毯。
    我们走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到越走越窄,好像前面是一个通道。
    走到通道入口,女尸在前面说道:“这是阴树的枝杈,出去之后应该就是黄泉之地了。”
    我马上想起来,之前我进入尸冢,和胖子一起出来的时候,是经过了一个黑暗阴湿的地段,那附近就有黄泉。
    “过了这么长时间了,不知道这棵阴树是不是有什么不同?”女尸沉声说了一句,这是提醒我小心一点。
    我答应了一声,然后跟在女尸后面,走出了尸冢。
    出了尸冢,我却没有看到什么黄泉,甚至没有任何的阴湿的地方,只有一条黑暗的通路。
    女尸四周看了一眼,说道:“这地方的地势发生了变化,看来黄泉已经改道而行了。”
    我想到了之前和胖子在阴间小路上遇到的情况,随即想到黄泉可能是改道流经了那个地方,然后我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女尸。
    女尸沉着脸,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向前走去。
    现在阴树已经死了,也没有什么限制,我们可以说是一路畅通。最后,女尸带我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
    一个墓棺之地!和浩宇大将军、绝色尸体的墓棺相似的地方。
    不过,这个地方的大阴棺却是已经残破不堪,只有毫无灵气的残迹。
    我和女尸正盯着这地方看,忽然,我感到背后毛骨悚然,这种感觉比我以前遇到无脸尸体的时候还要惊悚,当时我的身体直接僵住了。
    女尸也瞬间发现了背后的诡异,她立刻回头,我也随即回头。接着,我看到了难以想象的一幕。
    之前我见过都是只有身体完好的尸体才可以唤灵,而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却是一群身体腐烂严重,碎肉挂身,可以看到全身骨头的尸体在盯着我们。而且这些尸体都是有灵的。
    “这是阴树中培养的尸体,现在还存在?”女尸好像认出了这些尸体是什么,随即大喊了一声,满脸的惊骇。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马上问道:“这是什么?阴树还能够培养尸体?”
    “就是在阴树上被倒挂和在棺材地中的那些尸体!”女尸喊了一声,盯着这些尸体满脸的惊骇。
    我先是一愣,接着想到了怎么回事,顿时大惊,脸色狂变,之前我在去浩宇大将军的墓棺,曾经在通路上看过很多的被倒挂在树上的尸体,我甚至和胖子曾经踩着这些尸体行走,至于棺材里面的血尸,我印象当然深刻。
    可是!这些尸体不是后崖山的巨头弄的吗?这不是后崖山的底牌吗?为什么女尸会说这是阴树培养的尸体?难道这些尸体是阴树自己养的?
    “那些不是后崖山的巨头布置的嘛,和阴树有什么关系?阴树难道有自己的思想?”我喊了一声,声音颤抖的厉害。
    女尸说道:“不是!那是阴树自己倒腾的,这些尸体古怪的很,小心一点。”
    我们两个一直在说话,这群尸体有十几个,将我们堵在了这个绝大的墓棺之中,想要出去,就必须要先灭掉这些尸体。
    尸体进来之后,我还闻到了一股恶臭味,看着这些尸体身上碎肉挂在肋骨上,我除了恐惧,还感到十分的恶心。
    这个时候,尸体向我们冲过来,身上的骨头“咔咔”作响,碎肉掉落的满地都是。
    “大柱,直接用尸胎之气!”女尸喊了一句,然后冲向尸体。台双丽技。
    我虽然有点害怕,不知道这些尸体为什么还能够存灵活下来,但还是冲了过去,身上尸胎之气弥漫,直接打出罚尸之法。
    女尸好像也是不敢碰这些尸体,围绕着尸体尸体四处游走,缠住它们,却是不敢动它们。
    我虽然看着这些尸体的样子恐惧,但是我有尸胎之气,一下子打在一个尸体的身上,立刻用罚尸之法,将尸体彻底灭掉。
    不过尸体很多,我刚刚灭掉一具尸体,却被另一具尸体打中了腰部,一下子扑到地上,额头磕去了一大块皮,鲜血直流。
    我忍着疼痛,随便摸了一把,然后将那具打我的尸体给灭了。打我一下,尸胎之气自然转到了尸体的体内。
    女尸看到我满脸是血,以为我受了伤,大喊道:“大柱!你怎么了?”
    “我没事,就是磕破了皮!”我回了一句。
    “你将尸胎之气完全放开,会变得和尸体无异,对付这些尸体就容易了。”女尸又对我说了一句。
    尸胎之气安全放开?我想到了之前几次的情景,全身冰冷,看东西都感觉慢了很多,那就是女尸所说的尸胎之气完全放开!
    我虽然不知道具体应该怎么做,但还是听女尸的,配合自己的感觉,将身上的尸胎之气完全释放出来。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好像胸口憋着一股气,大喊一声,将胸口的气放出来。
    嗡!
    我就感到自己的脑中好像是瞬间被一股冰冷的气息占据了,整个人冰冷下来,脑中清晰无比,看东西也给格外清楚。而我的眼睛却是没有一点生机,灰暗无神。
    这是我自己第一次主动将身体中的尸胎之气完全放开,以前都是因为愤怒或者其他的情绪影响了我,无意识的解放了尸胎之气。
    一具尸体的爪子向我的脖子冲过来,在我眼中,就好像一个婴儿的动作一样,我立刻动手,在这具尸体的胳膊上拍了一下。
    嘭!
    尸体倒地不起,身上的灵尽散!
    如此一来,不一会儿的功夫,十几具尸体都被我抹去了灵,倒在地上。四周恢复了平静。
    我稳定下来,身上的尸胎之气随之散去,我说不出那种感觉,这就是身体的特性。
    “大姐,这些尸体怎么还有灵?葬山之中尸体不是没有灵吗?”我问了一句。
    女尸拧着脸,看着地面上的尸体,说道:“我也不清楚,葬山上的尸体没有灵一定是因为阴树,这些尸体在阴树内,有灵不奇怪,不过我现在怀疑的是,这棵阴树到底留下了什么,能够让这些尸体一直存活,还成为圣地?”女尸声音凝重。
    “马上就是十五月圆了,我们到时候可以进到里面看看,反正现在阴树已经死了。”我随口说了一句。
    女尸摇摇头,说道:“没有那么简单,我怀疑阴树里面可能有什么秘密,而且这个所谓的十五月圆夜圣地开启,我感觉和后崖山的尸祭差不多。”
    尸祭?现在听到这个词,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当初那个三头尸可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如果月圆夜圣地开启就是尸祭的话,那这里面就有太多的谜题。
    “尸祭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阴树的生长除了黄泉水、尸体、还有就是月光,而且我猜测,尸祭的间隔可能会随着阴树的成长减短,像现在这样,甚至是每月一次。”
    女尸的话令我震惊,不仅仅是她的猜测,还有她的言外之意:尸祭的间隔随着阴树生长而减短,直到每月一次,难道葬山上已经死亡的阴树还在吸收月光,难道
    汪汪汪!
    我正想着呢,耳边传来熟悉的狗叫声,我身体颤了一下,脸色瞬间苍白,听出是大黑狗之后,我马上跑出去,看到胖子、大黑狗和黄皮子向这边走过来。

猜你喜欢: 《黄泉恐怖空间》 《西藏镇魔图》 《死亡禁区》 《国服最强王者》 《猛鬼先森不好惹》 《刑警使命》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