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阴树隐患

    ?我看到杨奉奇,知道它现在已经恢复了神智,眼中冰冷呈现暗灰色,不再是之前的血红色。本書。随即放下心来。看来袁老道死了之后,被他所控制的这些尸体也就恢复了自由。
    不过,我心中也好奇杨奉奇刚才的话,后崖山竟然又出了问题。这真是太奇怪了!袁老道已经死了,黑坛子也被我吓走了,不可能再出现什么威胁后崖山的情况,除非是··阴树!
    我想到这里,立刻询问道:“怎么回事?难道是阴树出问题了?”
    杨奉奇摇摇头,他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回道:“我也不知道,当时炮爷忽然就拉着幽宇尊皇和浩宇大将军走了。让我留在这里等您,一旦您出现,就让我带您去阴树根部。”
    阴树根部?
    听到这个词,我心头一颤,隐隐感觉都有点不对劲,难道胖子它们真的要反悔?想要用我来镇压阴树,但是我仔细一想,又感觉不是这样。我现在的实力它们很清楚,就算是想要骗我去镇压阴树,也不可能用这样的方法。
    “走。去看看!”我心中越发感觉到是阴树出了问题,所以让杨奉奇带我去阴树根部。
    我和杨奉奇来到阴树根部那条通道。杨奉奇就不向前走了,说道:“尸胎尊驾,这里是禁地,我们是不能进去的,还请您自己进去吧。”
    我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虽然后崖山被袁老道破坏的十分厉害,就连阴树都受到了波及,四周裂开了很多进入阴树的通道。但是恢复了神智的尸体还是十分遵守规矩的,这样的禁地它们绝对不敢进去。
    “那我去处理地崖的事情。”杨奉奇说了一句,然后退走了。
    我走进通道,向里面走去,发现这里的确是有古怪,虽然十分安静。但是却有股蛰伏的气息,好像一个猛兽在附近准备捕食猎物。
    “胖子!”我的声音不是很大,但也绝对不小,在通道中回荡着。
    很快,我就收到了胖子的回应。
    “大柱,快点下来,我们坚持不住了!”胖子的声音有点低沉,好像正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我脸色一变,马上沿着传来声音的方向走去。最后,来到了阴树的根部。
    这里的阴树根部和葬山阴树的根部还有点不一样,毕竟那是成熟的阴树,空间要大,现在这里就好像是一个小房子。布农反巴。
    胖子シ幽宇尊皇シ浩宇大将军シ阴树生灵,现在排成一列,站在一道墙壁前面,样子看上去好像是在推什么东西。
    我走近去,立刻问道:“胖子,你们在做什么?”
    胖子没有回头,身体都没有动一下,但是穿出了一句话,道:“奶奶的!老妖怪将阴树的尸冢之心吞噬了,阴树之前被老妖怪压着,没有暴动。但是老妖怪没了,阴树彻底怒了,现在根本控制不住了,我想让你想想办法。”
    胖子说到最后,阴阳怪气的,好像是话里有话。
    我也立刻眯起眼睛,看着胖子的后背,沉声道:“胖子,你什么意思?是要我镇压阴树吗?”
    我虽然和胖子关系很好,是好朋友シ好兄弟,可是胖子如果为了后崖山想要将我留在这里镇压阴树,我是绝对不可能屈服的,而且凭它们现在恐怕也留不下我。
    我的声音明显冷下来了,胖子它们也听出了端疑,知道是我误会了,立刻解释。
    “奶奶的!大柱,你不相信我?我是那样的人吗?真就是阴树暴动了,我搭上自己的命不要了,我也会护你周全的!”胖子的话显得十分生气,好像我不相信他对他心理打击很大。
    “对!尸胎你放心,当初我幽宇说过,只要你帮我们解决掉麻烦,我们后崖山绝对不会再找你麻烦,而且还会欠你人情,我们不会害你。大炮的意思是让你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留下一些尸胎之气,将阴树暂时镇压住,我们快要顶不住了——”
    幽宇这时候也传出了声音。
    听到它们这样说,我心中信了一大半,但依旧不敢大意,问道:“你们确定我留下一些尸胎之气能够镇压住阴树?”
    胖子回道:“炮爷我吸了一大半的树心精华,这棵阴树的情况我最清楚了,它就好像是我的一部分。我能够感觉出来,你融合后的尸胎之气应该可以暂时镇压住。”
    胖子明显是已经知道尸胎之气融合的事情。
    我当然不会放任胖子它们不管,而且我发现它们现在都有点颤抖了,明显是有点抵抗不住了,阴树马上就要暴动了。
    “好!我试试!”我还是答应下来——
    然后我就走到胖子身边,身上的尸胎之气释放出来,问道:“我怎样镇压?直接释放尸胎之气?”
    “把手贴到这个墙壁上,你借用尸胎之气就能够感觉到阴树本源所在,用尸胎之气镇压助它就行了。”胖子的声音有点颤抖,他消耗很大。
    我立刻按照胖子说的去做,将尸胎之气沿着墙壁深入阴树中。尸胎之气进入阴树中,就好像一杯水倒在了大火上,立刻引起了“动乱”。
    我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尸胎之气和阴树格格不入,根本无法深入。
    我没有深入其中,但是有一股气息的波动传来,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这就是阴树的本源。”胖子和阴树不仅是伴生尸体,还吞噬了大量的阴树树心精华,要论对阴树的感应和熟悉程度,它恐怕不弱于阴树生灵。
    听到胖子的话,我心中一动,没有再后退,马上向前感应,终于是感受到了阴树的本源。
    阴树虽然是靠尸体シ尸气生长,但是它的本源却不是尸气,而是一股很古怪的气息,这种气息我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
    阴树对尸胎之气没有什么好感,立刻就将我的那一些尸胎之气驱散,我也无法再感知阴树本源。
    “不行,阴树在排斥我。”我说了一句。
    “当然会排斥,所以你必须以压倒性的强势将阴树镇压!”胖子声音又是大了一点,并不是它有力气了,而是实在快要坚持不住了,提醒我快点。
    我知道事情紧急,不用胖子多说,控制着尸胎之气,源源不断的深入。现在阴树的本源就在这附近,感受到了尸胎之气再一次出现,立刻又过来了。
    我“嘭”的将体内一小部分尸胎之气一下子涌进去,仿佛一张大网,将阴树的本源紧紧地束缚住。
    这个时候,胖子它们才是真正的轻松了不少。
    “大柱,快点,将它镇压,别让它逃走了,否则整棵阴树都是它,我们根本无从下口。”
    我听到胖子话,更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缩紧束缚,想要将本源镇压住。
    但是,阴树也不是简单的东西,它虽然是树,但其实也是一种生灵,而且是一种很古怪的生灵,感受到了危机,立刻散开。好像一盆水,忽然变成了数不尽的水滴,逃出了尸胎之气的束缚,向四周扩散。
    不好!
    我心中大喊一声,立刻拿出怀里的卦盘,将卦盘贴在墙壁上,释放出卦盘的力量。
    卦盘是一个真正的宝贝,绝色尸体成为了卦盘中的灵之后,才显示出真正的威力。这一次同样没有让我失望,分散出去的本源立刻被卦盘的八卦阵困住了一大部分,我的尸胎之气截下来一部分,只有一点点消失在了阴树中,想要找就难如登天了。
    胖子它们感受到压力消失了,一屁股蹲在了地上,就是阴树生灵也不例外,它们的确是用出了全力。
    “胖子,尸冢之心还有办法弥补吗?”我看着胖子立刻问道。
    阴树暴动能够镇压一时,但是镇压不了一世,如果我不在呢?或许阴树的力量更强大了?到时候一旦暴动,那种威力绝对比如今暴动还要强大。
    胖子虽然累,但是听到我的话,还是摇摇头,回道:“没有办法,尸冢之心其实是阴树的果实,根本没有办法弥补,所以现在阴树只能镇压。”
    我沉着脸觉得这不是一个好办法,还需要另寻途径。
    卦盘现在封印着阴树,根本就不能动。我索性将它留在了后崖山,也留下了一些尸胎之气,镇压着阴树。
    过了一会儿,胖子它们休息的查不多了,我们才出去。
    “胖子,现在这地方的尸气越来越重,这些尸体也会迅速增长的。”说实话,虽然我放心胖子它们,但是我还是担心后崖山的事情暴露后会引起惊天的动乱。
    胖子看着周围,说道:“尸道开启了,这里会变成一个尸体的生存地,我真的希望你不要破坏这里,否则我就是拼命,也会阻止你的。”胖子说的很严肃,他从我的话中听出一些东西,知道我在忌惮什么。
    我索性不提这个话题了,等过一段时间看看情况再说。
    “胖子,你知道阴树的来历吗?就是这个世上怎么会存在这种奇怪的树?”我想到了那个妖异的黑坛子,随即问道——
    尸体快递员—— ——

猜你喜欢: 《黄泉恐怖空间》 《西藏镇魔图》 《死亡禁区》 《国服最强王者》 《猛鬼先森不好惹》 《刑警使命》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