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腐烂的后背

    听到女人嘴里的话,我感到不可思议
    按照女人的话,男人很久之前就已经死了。但是彭程云膀子上的纹身究竟是谁纹的。
    我的心还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
    为什么会这个样?
    然而就在此时,我的目光从女人的身上转移到了身旁大老黑的脸上。
    看上去,大老黑惊魂未定,满脸惊恐……样子战战兢兢,脸都被吓成绿色的了。彭程云浑身打着哆嗦,嘴里断断续续的吐出一句话,不,不会吧,昨天,昨天我刚在这里……这里……纹身……还是马哥帮我选的图案。
    彭程云的话刚刚说完,女人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安的表情。当然。在女人的瞳孔,我看到的更多的是惊讶。
    似乎她对彭程云的话不怎么信!
    女人说道,你们是不是想要讹钱?是街上的地痞?
    听到这话,我瞬间石化。压根就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地痞?有我们这样的地痞吗?
    当然了,如果大老黑把上半身穿的t恤给脱了,露出那个虎虎生威的鬼头纹身,说不定还有那么一丝地痞的气息。
    女人说完这话,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然后打量了一下彭程云!
    大老黑此时用手挠了一下自己的膀子,然后说道,但是昨天我确实是在你们纹身店纹的啊!
    女人皱了下眉头,眼睛眯起,然后说道,怎么可能,实话告诉你,昨天我们店就没有开门。
    女人说完这话之后,看了我和彭程云一眼,紧接着说道。我老公死后,店就歇业了,因为店里没有会纹身的人了。
    女人的话刚刚说完,我就在心里问自己,这个……这个女人的话,可以相信吗?
    正在我在心里问自己时候,女人又说道,谁会拿‘人死了’这件事儿来给你们开玩笑?
    就在此时,彭程云就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贝或者是灵异现象一样,猛地拉了一下我的胳膊,然后喊道,马哥。那个……马哥!
    顺着彭程云的手指所指的方向,我看了去!
    一张黑白相片遗像放在了一红色的柜子上。
    遗像前面有一个香炉,香炉上还有三根没有完全燃烧干净的香。香炉上的香,正在燃烧着,烟雾自下而上飘着,然后到了一定的距离就消失了。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屋子里散满了香炉的香气。
    当然在香炉的周围,还有一些供奉的东西……
    此时,彭程云说道,苍白的脸,无神的目光,冰冷的手。
    彭程云大叫一声,没错!冰冷的手~!
    彭程云告诉我,在马哥帮他纹身的时候。手触碰在他膀子上的时候,发出阵阵阴冷,就像是一个死人的手。
    我看了彭程云一眼,然后说道,没问一下?
    大老黑打了一个哆嗦,然后说道,问了,但是他告诉我,刚刚在冰箱里拿东西了。
    大老黑也真够没脑子的!
    当然了,谁会相信有鬼一说。
    但是我就纳闷了,刚刚女人说了,今天才开业的,昨天都没有开业,彭程云这小子是怎么进来的?
    后来我们被女人哄了出来!
    将我们轰出店门后,女人还非常不客气的骂我们是神经病。
    其实,现在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女人在说谎,还是眼前的彭程云在说谎?
    站在纹身馆的门口,我转头看了一眼彭程云那小子!
    彭程云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就像是全身的血凝聚在了脸上,就像凝结成了血栓一样!通俗的说,那张脸就跟死人的脸,一个模样。
    感觉有点不对劲,我转头对着面前的大老黑,然后喊了一句这小子的名字。我冲着大老黑问道,喂,你小子究竟怎么了?
    大老黑突然抬头看向我……彭程云打着哆嗦,眼睛里像是结了一层霜!他冲着我说道,冷!
    说完这话之后,彭程云哆嗦起来。
    看到这小子的脸,我突然想起了冬天在雪地里玩,脸被冻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样子!
    但是就现在这温度,现在着天气,冷?
    说真的,我不信!
    但是看到这小子的那张脸,似乎只能用诡异这两个字才能形容。
    此时,我用手碰触了一下彭程云!
    我艹,这……像是抹在了一块冰上。
    然而既阻碍此时,这小子的脸有变了……原本凝结在身上的那些竖起,慢慢的消失了。
    此后,这小子的脸,变的发红,发烫……
    这……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想到这里,我想到了昨天用手触碰这小子棒子上的鬼头时……
    前半边是热的、后背却是凉的!
    难道跟那个纹身有关?
    想到这一幕,我的目光看向了彭程云的膀子。
    此时,我我看到鹏程云身上的t恤已经被汗水浸湿了,额头上的汗珠子,滑过脸,然后一滴接着一滴流了下来。
    为冲着那小子说道,你怎么样?
    他摇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嘴里说道,还好。
    刚刚青紫色的脸早已经消失,现在,鹏程云的这张脸,就像是刚刚打完篮球,然后又在六月天的太阳下晒了几个小时似的。
    等这小子安静下来,身上不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了之后,我让他去看医生。
    当然了,就是医生看了也束手无策吧。
    后来,我和彭程云到了一家药店。
    刚进药店,有很卖药的销售,将手捂在了自己的鼻子上。
    看到这一幕,我有点惊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我们找到了一个坐诊的医生。
    医生看了我一眼,然后看了彭程云一眼。
    眼前帮彭程云看病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一声,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估计也没有任何阅历吧。
    当然,我也在心里纳闷,把一个二十七八岁的人当专家,这药店,骗人也是够够的!
    坐下之后,医生用手捂了下自己的鼻子,然后说道,赶尸的?
    听到这话,我猛然一惊。
    两个大活人坐在你的面前,居然说什么干尸的?
    我冲着一声说道,看病的……
    不过,自始至终,医生的眼睛都落在了我的脸上,压根就没有看彭程云那小子。
    当然,这让我感到非常困惑!同样,那个医生的目光,也让我感到有点心冷。
    我看了一眼医生,然后说道,我没病。
    听到这话,医生笑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带来的这个人,身上散发着这么浓烈的尸臭,你都没有闻到?难道你还说自己没病?
    听到这话后,我转头看了一眼善变眼睛滴溜乱转的大老黑。
    说什么我也不相信,大老黑的身上散发着尸臭!
    但是转头再看看卖药的那些店员,我又有点怀疑…
    扭过头,我的脸冲着彭程云。我说道,,你闻到你身上发愁了吗?
    彭程云摇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看到彭程云摇晃脑袋之后,我转头看向了医生,我说道,没有臭味吧?
    当然,我这让我想起了昨天晚上在宿舍的时候!
    欧阳浩弄了一香水,周围的人都说是香的,但是我却闻着是臭的,难道我的鼻子真的废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心莫名的颤动了一下。
    此时彭程云冲着我说道,斌哥,我的后背好痒……帮我挠一下。
    在纹身店的时候,我看到过这小子自己挠背的一个动作!当时没怎么在意。
    我冲着那小子说道,行,我帮你挠一下!
    说完这话,彭程云将背转了过来。
    当看到彭程云被黑血和白色脓块染了的衣服时,我惊呆了……
    没错,我根本就不敢下手。
    这时候,我转头看了一眼那个大夫,我说道,这……
    大夫摇了一下头,然后说道,知道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说臭了吧!
    我说道,感染?
    大夫说道,让他脱下t恤吧。
    之后,彭程云将t恤脱了下来!
    看到彭程云的背后时,我被恶心的不得了。淡水我的鼻子似乎闻不到什么气味……
    在彭程云纹身的地方,肉都已经烂了!发黑发自,并且有很多脓块还在表面!稍微用手按一下,块就跟稀了的果冻似的,从皮肤里烫了出来。
    看到溃烂的皮肤之后,我冲着彭程云说道,疼吗?
    但是彭程云只回到了一句,痒。
    还不知道情况的彭程云用手挠了一下!
    彭程云的手指将一块烂掉的皮肤居然接了下来,皮肤下面有很多跳蚤一样的东西,受到惊吓之后,朝着肉里攥了进去。
    医生说道,时蚤。贞来引亡。
    看了一眼医生之后,我又看向了彭程云的背后!
    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感觉有一个不对的地方,总觉得忽略了一点。
    缓会神之后,我才恍然大悟……
    这……彭程云……他……他身后的鬼头纹身在渐渐的长大……

猜你喜欢: 《冥妻的秘密》 《逍遥小僵尸》 《特案组》 《诸天投影》 《我死后的事》 《进击的咸鱼少女》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