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厕所里羞羞的事情

    “哦。”我点了点头歪歪嘴,把手中的报纸随手就朝着边上一放,双手枕着脑袋后面,闭上眼睛。可我这才睡醒没有多久,现在这个点哪里能睡得着?在这狭小的床铺上翻腾来翻腾去,怎么都没有办法闭上眼睛。等我抬起头看看另一边的三爷,发现三爷拿着一块布盖在自己的脑袋上,一动不动的,左脚潇洒的搭在自己的右脚上,仿佛是睡着了。
    “师父三爷?”我小声的喊了两声,都不见三爷回我,可能是白天的时候我在睡觉,三爷他一直在忙着准备上路的东西吧,这才到了火车上,没有一会儿就睡着了。
    哎,躺了一口气,我无聊的伸出手拉开脑袋边上的火车车窗窗帘,车外的景象像是会移动一般,一幕一幕飞快的后退。我都还没有开清楚那一颗是不是杨柳树,却又一颗白杨树出现在了眼里。时不时的火车哐当哐当的晃动一下。我拿着窗帘的手也随着火车晃动的节奏晃动一下。
    忽然的,感觉这一幕有些熟悉。好像在自己的记忆力也曾经有这样的画面,我躺在火车的卧铺上,一只手扶着床,一只手拉开窗帘,没有目的的打量着窗户外面。难道我很小很小的时候,还没到老河子村前,也这样做过火车吗?
    眼睛被眼前飞速滑动的画面晃晃晃,加上本就是躺在床上随着车上的摇晃摇摇摆摆的,不知不觉的,竟然也是抵抗不住眼皮的晃动,一下子睡了过去。柏渡亿下 潶演歌 馆砍嘴新章l节
    “啪嗒!”
    狠狠的一下火车在砸在铁轨上,就像是坐在汽车上,轮胎一下子压过一块巨大的石头一样,直接把我从无意识的睡梦之中晃的醒了过来。
    我猛地抬头。脑袋狠狠的在上铺的床板上磕了一下,瞪大了眼睛,这才发现整个车厢里面已经暗了下来。应该是到了夜里,看着大家都睡了乘务员把灯也都给关掉了,我下意识的拉开窗帘看看外面,果然这窗户外面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看着现在的地方,似乎是在山里,火车哐当哐当一路前前后后都没见的灯光。
    刚刚那一下,是我做梦吗?我郁闷的放开窗帘,摸摸自己的后脑勺,抬头看看三爷,又看看三爷下面的钻在被子里的乘客。几个人都睡得好好地,并没有被刚刚那一晃给晃醒,或许醒了,只是没有我这样第一次做火车的人这么大惊小怪吧?
    算了,醒了就醒了,上个厕所好了。我心里嘀咕了一句,伸出手在放在一旁的塑料袋里面摸了一会儿,摸出灵善姐姐帮我放在里面的一包纸巾,抓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从床位上爬了下来。
    “哦啊~”下床的时候,一下子没有踩稳,还有一个梯子,就以为已经到了一下子踩空掉到地上。手臂在铁床上刮了一下,好在就差了一格,就是手刮破了点皮,要是在高点,这么狭隘的地方摔下来,我这脑子会砸到哪里还真的不一定呢。
    真倒霉,我右手轻轻的揉搓着我的左手,心里嘀咕着倒霉,看看左右,朝着左边,这节车厢的前方走去,卫生间应该在那个地方,上车的时候好像看到过。小心翼翼的走过这节车厢,真的是打嗝放屁打呼噜什么声音都有。好不容易走到头,站在车厢和车厢的连接处,这地方是整个火车晃动的最厉害的地方,差一点没有站稳摔一跤。
    一只手扶住,另一只手伸出去拉开厕所的门。
    “啊!”这厕所的门才打开,我这还没反应,厕所里面忽的传出一声尖叫,我一愣,本是睡得还有些迷糊,被这么一嗓子吼的直接醒了过来,眼睛瞪得老大,就看见一男一女躲在这厕所里面,女人坐在男人的身上,整个身体就上身穿了一件衣服,衣服还被撩到了肩膀的位置。
    “啊!”反应过来的我,也是立马喊了一声,拉着门把的手立马缩了回来,反应了一秒又伸了出去,啪嗒一声,用力的把门再一次的关上。
    他们他们在干嘛,该死的,呼,呼,我的心跳扑通扑通不停的加快,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该紧张和害羞的是他们,我却紧张的不行。微微的咽了口口水,我转身想要继续往前走,可还是忍不住把耳朵凑过去去听一听。
    “怎么,不关门啊。”
    “太,太激动忘了。宝贝,我们继续。门关好了,不会再有人呢。”
    “啊,你干嘛,温柔点!讨厌!”
    咳咳,咳咳,听着这要命的羞人的声音,我逃一般的朝着前面车厢继续走过去,,算了算了,这车厢厕所用不了我去边上的。这两个人真是讨厌,跑到,跑到这里来做这种事情,大晚上的。
    我一边骂着,一边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方便完了,我一个人又摸索着原路返回。路过来时的厕所,好奇心作怪,我忍不住的又在厕所门口停了下来,伸出脑袋耳朵靠着门,做贼似的咬住自己的嘴唇,看看里面能不能还有什么动静。
    安安静静的,除了周围火车哐当哐当响个不停的声音之外,那卫生间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其他声音传出来。
    可能走了吧,好吧,我到底在好奇什么。我吐了吐舌头,不由得自己笑了出来,笑自己像个呆子,朝着前面跨了一步,准备回床上继续睡觉,指不定再睡一觉醒就到了也不一定。
    “啪滋”
    脚步才跨出去,鞋底就好像踩在了一滩水渍上面一样,有些滑溜溜的,如果只是水渍的话也就这么走过去了,可我这脚上踩着的东西还有些黏糊糊的,我皱着眉头下意识的看了过去,踩在上面的脚动了动,这黏糊糊的一滩东西面积还挺大,是什么?
    不能是别人在厕所门口吐了吧?这也太恶心了!
    我咧着嘴巴,有些恶心的看着脚下,可黑漆漆的一片,除了一片黑,还真的是什么都看不到。我抬起脚,把鞋底朝上,腿朝着黑暗中伸出去了一些,让火车车窗外面的微弱的月光能够照进来,打开我的视线。
    血。
    殷虹的血迹!
    真的是不知者不畏,一开始踩在这血泊之中完全没有感觉,可这月光一照,殷红的颜色在眼前一晃,我的鸡皮疙瘩一下就起来了,双脚跳着连着退了好几步,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巴,瞪大了眼睛看着地下。
    “啪。”
    忽然的,有人在我的身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整个人都是一跳,转身毫不犹豫的就是一拳头狠狠砸了过去!
    “啊!”站在我身后的人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我转身就给他一拳头,直接啪嗒一下朝着地上摔了下去,半天半天才摸着自己的半边脸瞪着我:“卧槽,我是你师弟啊!”
    “张张定江。”
    “咔擦。”一声清脆的声响,张定江晃起自己手里的手电筒,那光一下子把他的脸照了起来:“我说师姐,你这样以后怎么嫁的出去啊。见面二话不说就是一拳头。”
    这小子现在喊师姐到时喊得麻溜麻溜的:“不是,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黄原吗?”
    “我辞职了,一直守着你们呢,我想着等我也跟着上了火车,三爷他不得不带上我吧,想甩了我,没那么容易。”消失了一天的张定江就这么出现了,我说这家伙才认得三爷做师父,怎么就会这么安安静静的让三爷走了。
    “手电。”我反应过来,一把抢过张定江手里抓着的手电筒,打在了地上。
    这强灯光一照,比我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的情况更混乱、恐怖,整个地面全都是血,只是我脚下踩着的那一块尤其的多,血迹像是水一样从厕所的门缝下面流出来,我顺着血迹,灯光落在了门上。顿了几秒,伸出手摸上了门把。
    “小心点。”张定江的声音也变得紧张。
    “咔哒。”一声声响,我打开了厕所的门。打开厕所门的瞬间,我的瞳孔像被针扎了一下剧烈的收缩和放大!一阵忍不住的翻腾从胃出来!

猜你喜欢: 《九世战神》 《怨灵摆渡》 《靳爷的小祖宗撩翻了》 《竞月贻香》 《不要离开地球》 《凰宫凤谋》 《第一权臣是病美人[穿越]》 《重生大佬美又飒》 《玫瑰征途》 《掌控行者》 《潜虹勿用》 《活人禁忌(盗门九当家)》 《重生空间:豪门辣妻不好惹》 《修仙奶爸纵横都市》 《嫡女心计》 《大降头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