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0章 第3364 巫灵信女2

    元夕在边上望着,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心中那个一直怀疑的推测也算完全坐实了。果然,只听覃小慧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叶小木。” 
    “叶小木……你就是叶小木。”覃小慧一改镇定,语气中透着一丝惊讶,上下打量起他来。 
    叶小木一点摸不到头绪,挠着头,有些窘迫地站在那,问道:“前辈难道认识我不成?” 
    “噢。认错了。”覃小慧冷静下来,摇了摇头,目光这才恋恋不舍地从他脸上移开,左右看了一眼,道:“我们想想怎么进去吧。” 
    元夕从地上那些碎石中捡起了一顿雕像是之前那些小型雕像中的一个,就是这些小雕像最后在一起凑成了那个巨大的家伙拿给覃小慧看,请教她雕像是什么来头。 
    覃小慧凝视了一会,喃喃道:“这是上古战神……刑天。” 
    刑天!! 
    在场所有听见这两个字的人内心都强烈震动了一下,刑天啊,这名字别说是法师,就是华夏的普通人也几乎没有不知道的。 
    但对法师来说,刑天这个名字的意义就不一样了。上古之战,轩辕上帝与蚩尤、炎帝三方大战,刑天乃是炎帝手下第一战将,在炎帝和蚩尤相继失败之后继续战斗,手持巨斧与轩辕上帝单挑,后来被轩辕剑斩去了脑袋,然后以那啥为眼,以肚脐为嘴,继续战斗…… 
    这段神话传说,在人间流传甚广,但对于法术界来说,故事可能是虚构的,但刑天这人,很有可能真实存在过因为年代太过久远,当代法师对于典籍上记载的那些上古人物和事迹都不大相信,但最近几十年,典籍上一些熟悉的名字不断在现实中出现,才让大家不得不信。 
    叶小木陡然想到,在神话之中,蚩尤和刑天都是苗疆这边的首领,血巫修炼的也都是苗疆巫术,难道有信奉刑天的传统? 
    叶小木真心把这个问题覃小慧提出来。 
    覃小慧瞥了他一眼,道:“说起来,蚩尤是我们苗疆的神,刑天……算是邪神,虽然我们一向尊敬他、敬畏他,但他不是我们的正神,血巫家族……倒没听说有这个传统。” 
    覃小慧也百思不解。 
    叶晨问道:“请问圣女,有关刑天的命运结局,贵家族是不是知道什么底细,在我们的典籍中,只说刑天与轩辕上帝大战,两人实力相当,后来就没下文了。” 
    覃小慧沉吟道:“传闻不可信,在我们家族的记录中,刑天并没有死,因为他拥有兵戈之力,以武力超凡入圣,是为战神,纵然被砍了脑袋,他仍然是不死的,只是没了脑袋之后,身体运转不灵,被轩辕上帝号召诸神一起用法阵将其封印在山中,头颅则埋葬在远在百里之外的另一座山中,刑天身首不能相见,就只能一直沉睡。” 
    说着她把雕像又拿在手中看了看,有些担忧地说道:“不知道这些败类怎么会供奉起刑天来?” 
    叶小木陡然想起自己先前在“睡梦”中感知到的那个神秘怪物,心中陡然一惊,那个怪物……不会就是刑天吧? 
    他转头朝苏烟看去,发现苏烟也在看自己,透过对方的眼神,两人确定对方都在思考同一件事。 
    苏烟道:“应该不会,刑天如果复活了,我们早就死了。” 
    覃小慧听见,问道:“说什么呢?” 
    叶小木就把之前梦中所见说了一遍,这时候王小宝拍脑说道:“如果真是刑天的话,会不会他不是在找人,而是在找自己的脑袋?” 
    一句话让大伙悚然。 
    覃小慧呵斥道:“胡说,且不说刑天沉睡只是我苗疆上古传说,就算是真的,这刑天沉睡了多少年了,怎么突然现在醒了,再退一步,假如他真的醒来并突破封印,想杀我们这些人,简直如同捏死一群蚂蚁,何须如此费事!”王小宝耸肩道:“我就随口一说。” 
    覃小慧注意到了他,皱眉道:“你叫什么名字?” 
    王小宝躬身行礼,笑道:“大姑姑,我爹是四宝,经常听他提到您,总算见着了。我叫王启天,小名小宝。” 
    在场那些围在边上的法师,其实绝大多数不知道王小宝的来历,听他自我介绍,一个个惊得说不出话来。四宝禅师的名头,在法术界无人不知,那代表着一段传奇。 
    就算很多人内心不服,认为当初的捉鬼联盟只是时机赶得好,但他们所做过的那些惊天动地的大事,却是不得不让服气的。 
    当然在人群中也有不少嫉妒甚至怨毒的目光落在他脸上。 
    “四宝的儿子……”覃小慧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我说谁这么莽撞呢,你小子长这么大了。” 
    王小宝嘿嘿笑着。 
    覃小慧问了四宝的近况,说了几句话,又开始打量起那只刑天的头颅雕像。过了半晌,她征求大家的意见,认为还是先放下这些猜测,进入地洞再说,只要抓住血巫的首领,事情就能真相大白了。 
    她带了头,大伙于是都跟在后面,一起顺着地洞往下走,当然也留了一部分人在地面上负责守卫。 
    有大巫仙家族的弟子在前面举着火把开路,覃小慧在众人的簇拥下边走边讲起自己对这群血巫的调查了解,据她最近调查,这些血巫是当年的余孽来历已经不可知,毕竟这些人都像老鼠一样不见光,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底细,他们人数众多,但很多都是初级弟子,分散在苗寨各处,甚至城市里,一边修炼一边为总坛积攒巫术所用到的物资。 
    真正能在总坛修炼的,都是他们的精英首脑,按照他们的一贯习惯,这批人最多几十个,所修炼的都是黑巫术中的禁忌法术,这些血巫的实力,不能用法术界的常规标准来衡量,有些很邪性的黑巫术,就算是地仙境界的强者也是防不胜防。 
    “圣女,照这么说,我们这么多人进去,难道也不是他们对手?”元夕担忧地问道。 
    边上一个长老接过话头说道:“刚圣女说的是他们的强项,但凡巫师,有一个共同的弱点,那就是近身的手段不多,一旦能接近他们身边,动起手来,逼迫他们没有工夫施展巫术,擒拿他们就容易多了。” 。

猜你喜欢: 《无限之主神路》 《回魂请开手机》 《我在永恒空间开餐厅》 《电竞先锋》 《黄泉客栈》 《四重分裂》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