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三十八章 你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金翅大鹏是顶级妖兽,和四大神兽,四大凶兽是同一个级别的存在。 
    但自从龙汉大劫之后,像四大凶兽,四大神兽这种级别的妖兽,基本上就很少出现了。 
    即便是在巫妖大劫之中,都很少有这种级别的妖兽出现。 
    不过在封神大劫之时,这种级别的妖兽却出现了两只。 
    其中一只,化身为孔宣道人,五色神光所向披靡,最终被准提佛祖收服,加入了西方佛门,被敕封为佛母孔雀大明王。 
    换句话说,孔宣就是一只和四大神兽同一级别的神兽孔雀。 
    准确来说,孔宣她乃是天地之间的第一只孔雀。 
    而另外一只,化身为羽翼仙,因为受到申公豹的挑唆,和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为敌,最终被当时阐教的副教主燃灯所收服,成了燃灯的座下弟子,也成了燃灯的身下坐骑。 
    这羽翼仙,其实就是天地之间的第一只金翅大鹏鸟。 
    此时此刻,在红尘天外天三十一层天恶名昭彰,长年累月吞吃活人的这只金翅大鹏鸟,就是燃灯座下的羽翼仙。 
    但在红尘天外天这种地方,是一个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地方,别说上品金仙了,就算是大罗金仙,只要你实力不足,死在了别人的手下,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燃灯佛祖是斩出了善恶二尸的大能,羽翼仙这只金翅大鹏鸟,是天地之间为数不多的几只顶级妖兽之一,因此,能够惹的起燃灯和羽翼仙的人物,就算是在红尘天外天也屈指可数。 
    仗着自己的背景深厚,实力强大,羽翼仙这只金翅大鹏鸟在三十一层天内作恶多端,不知道多少仙人,被他生吞进了腹中,成为了他的口粮。 
    “看来得换个新的地方了,这口粮是越来越难寻了!” 
    几口就把一名上品金仙吞下了肚子之后,羽翼仙化成了人形,化作了一名尖嘴猴腮,身形消瘦但却手臂奇长,一身道家打扮的中年男子形象。 
    这中年男子的嘴上仍然沾满着鲜血,在舔了一下嘴唇之后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着道。 
    羽翼仙在三十一层天之中恶名昭著,只要听到他在那个范围出现,附近所有的人都会远远的躲起来,防止被他吞进口中,沦为他的口粮。 
    吃掉了这名上品金仙,羽翼仙就打算换个地方寻找新的吞食对象了。 
    而就在这时,从远处传来了一道声音。 
    “道友,那你让我找的好苦啊!” 
    听到这声音,羽翼仙所化的中年男子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当看到一名身穿黄色道袍,面色阴沉的道人从远处驾云而来之时,羽翼仙立刻就倒头便拜。 
    “不知老爷驾临,羽翼仙有失远迎,还请老爷恕罪。” 
    羽翼仙虽然凶悍无比,吞食仙人之时连眼睛都不眨,但他有弱点攥在燃灯的手中,可以说他的这条命都被燃灯控制着,所以远远的看到燃灯,他表现的无比恭敬。 
    燃灯是佛门过去佛,但此刻降临到三十一层天的,却是他的恶念化身。 
    这恶念化身依然是道家打扮,就连称号也叫燃灯道人。 
    表情阴沉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羽翼仙,燃灯道人轻轻的挥了挥手。 
    “羽翼仙,本座问你,想不想恢复自由,想不想让我解除你心头的穿心锁?” 
    听到燃灯这话,羽翼仙忍不住的眼睛一亮,和燃灯道人相顾对视了起来。 
    当年封神大劫之时,他被燃灯所算计,中了燃灯的穿心锁,所以在无奈之下,他才归附了燃灯,拜了燃灯为师,成了他的坐骑。 
    对于向往自由的羽翼仙来说,解除他心头的穿心锁,是他最大的执念。 
    此刻听到燃灯这话,叫羽翼仙又如何不激动? 
    不过羽翼仙在略微一停顿之后就摇了摇头,态度很是坚决的对着燃灯道:“老爷,你这是在试探我吗?” 
    “我对老爷忠心耿耿,就算是没有穿心锁,也心甘情愿的做老爷的座下弟子,身下坐骑。” 
    此刻来的是燃灯恶尸,羽翼仙一眼就分辨了出来,这恶尸可是恶念所化,突然之间想他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谁知道是什么目的? 
    羽翼仙的求生欲望可是强的很,他可不敢冒冒然的在燃灯恶尸之前表露出自己内心深处的真正想法。 
    燃灯恶尸自然是能够猜到羽翼仙的真正想法,皱了皱眉头之后对着羽翼仙道:“羽翼仙,在我面前你就不用假惺惺的了,你的那点心思,本座早已知晓。” 
    “这几千年来,你从来都没有心甘情愿的归附本座,如果不是本座的穿心锁制住了你,恐怕你早就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 
    “现在本座对天发誓,假如你能帮本座完成一件事情,那本座会立刻帮你解除穿心锁的禁制,让你恢复自由之身,逍遥自在于大千宇宙之间。” 
    羽翼仙见燃灯把话说到了这份儿上,就对燃灯要他做的事情感到很是好奇。 
    究竟是什么事情,竟然能让燃灯给他许下这样的承诺? 
    要知道,羽翼仙作为顶级妖兽,拥有这样的坐骑,在天地之间是没有几个人的。 
    为了达到他的目的,竟然放弃了羽翼仙这个顶级妖兽,燃灯他究竟想做什么? 
    难道燃灯要他做的事情,和他斩出自我第三尸有关? 
    作为燃灯的座下弟子,身下坐骑,羽翼仙自然是知道燃灯最想要什么?但斩出自我第三尸,只能靠自己,燃灯需要他做什么呢? 
    “老爷,你需要我做什么事情?” 
    “只要力所能及,小的一定全力以赴!” 
    “至于老爷所说的给我自由,解除我的心头锁,就看老爷你的心情了,老爷你要是心情好,非要给我解除,我也不会阻拦。” 
    身体微微一躬,羽翼仙表现的很是恭敬,对着燃灯道。 
    而燃灯恶念依然面色阴沉,看着羽翼仙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无比凌厉的神色。 
    当然,这神色肯定不是针对羽翼仙的,因为此刻的燃灯,打算对羽翼仙说出事实真相,想到了那个让他恨之入骨的人,所以才流露出了这幅表情。 
    “羽翼仙,本座要你载着本座下界,穿越三十三天,前往远古洪荒的核心之地。” 
    燃灯此言一出,羽翼仙感到很是诧异,尤其是燃灯的眼神之中所流露出来的刻骨铭心的恨意,直接让他凌乱了。 
    “老爷,你让我载着你穿越三十三天,前往远古洪荒的核心之地,就可以让我恢复自由了吗?” 
    “但那远古洪荒的核心之地,现如今是一个低级位面,你我跨界而去,恐怕为天道规则所不容啊!” 
    “以我们两个的修为境界,估计那远古洪荒的核心之地是承受不起的!” 
    羽翼仙弄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面对着眼神凌厉的燃灯之时,就战战兢兢的问起了他。 
    而燃灯却缓缓的摇了摇头。 
    “羽翼仙,你有所不知,现如今灭世大劫降临,天道规则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就算是那末法之地,远古洪荒的核心,也能够容下大罗金仙之上的存在了!” 
    “你是金翅大鹏鸟,你的那对羽翼只需要一闪,就可以穿越九万八千里的距离,有你载着本座,应该很快就能够穿越三十三天,抵达那远古洪荒的核心之地。” 
    “不过仅仅载着本座穿越到那末法之地,还不足以让本座解除你心头的穿心锁,给你自由之身!” 
    羽翼仙听到这里,总算是弄清楚了是怎么回事? 
    既然燃灯说它可以穿越三十三天,载着燃灯去那个低级位面,那他去就是了。 
    作为燃灯的坐骑,这点觉悟他还是有的。 
    但燃灯给他的承诺,究竟怎样才能实现呢? 
    想至此,羽翼仙就主动问着燃灯道:“启禀老爷,你需要我做什么事情?才会解除我的穿心锁?” 
    燃灯闻言后面色一寒,杀意滔天的道:“羽翼仙,我要你帮我杀一个人,只要能杀了这个人,让我出了这口胸中恶气,我就给你自由,解除你心头的穿心锁。” 
    燃灯此言一出,羽翼仙就更加感到奇怪了。 
    要说天地之间,大千宇宙,圣人之下的大能者,或许有人的实力在燃灯之上,做出让燃灯恨之入骨的事情,但在在远古洪荒的核心之地,那个低级位面末法之地,能有什么人让燃灯恨到这种程度? 
    想至此,羽翼仙就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问着道:“老爷,在那末法之地,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让你要亲身降临那末法之地,去杀死一名末法之地的什么人物吗?” 
    “那末法之地的人物,能有多厉害?值得老爷您亲自出手吗?” 
    燃灯见羽翼仙非要问个清楚明白,既然迟早都要被他知道,索性就直接说了出来。 
    只见燃灯对着羽翼仙道:“那末法之地我要杀之人,名字叫做姜一,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 
    “他不仅夺了我的二十四诸天,而且还动用玄冥祖巫的庚金之剑,斩了我的本尊之体!” 
    听到燃灯这话,羽翼仙直接愣在了那里,简直被雷成了狗了! 
    燃灯这个佛门大能,竟然在末法之地被人斩了本尊之体,就连他耐以成道的二十四诸天都被这人给夺了,这个名叫姜一的天命之人,竟然厉害到了这种程度! 
    “老爷,你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猜你喜欢: 《仙武世界大穿越》 《我当地师那些年》 《守山匠》 《我的女儿是婴灵》 《女神的阴阳顾问》 《活人出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