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四十八章 大郎往事

    或许是这个人在传记小说之中太有名了的缘故,也或许是这个人最近这几年在网络上有太多的段子的缘故。
    三寸丁,谷树皮,这个对人带有侮辱性的特定称号,在看到石原大郎的瞬间,就出现在了我的意识之中。
    石原大郎那矮小的身材,猥琐而又滑稽的相貌,竟然和传记小说之中所记载的武大郎完全吻合,再加上因为好奇,对武大郎这个人物,我曾经有过一定的研究,所以我直接就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的猜测竟然一语中的,石原家族的这位老祖宗,他竟然就是历史上的那位被奸夫淫妇残害致死,赫赫有名的武大郎。
    他的弟弟武二郎赤手空拳打死过老虎,在杀死了害死他哥哥的奸夫淫妇之后,成为了绿林之中有名的人物。
    再后来,武二郎被当时的官方招降,但他却不愿为官,找了一个寺庙落发为僧,成为了一名佛门大德。
    天道门三家十派中的西岩寺,有一任主持就是当年的打虎英雄武二郎。
    只不过,这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无论是打虎英雄武二郎也好,还是西岩寺的那位主持也好,都已经随风而去,化作了一抔黄土,一缕青烟。
    然而,世间已无武二郎,谁知武大却在人间!
    被潘金莲和西门庆这对奸夫淫妇害死的武大郎,却成了东瀛扶桑,岛国石原家族的老祖宗,而且还是一名不化骨级别的僵尸。
    在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他成了现在的样子!
    “武大郎不是被潘金莲和西门庆害死之后火化了吗?”
    “怎么你竟然还活着?”
    秦楚楚这些年来一直都和我在一起,我研究有关武大郎的历史之时她和我一起研究过,所以对武大郎的情况她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当石原大郎承认了他的身份,说他是武大郎之时,秦楚楚并没有感到太过于惊奇,但却向石原大郎提出了她的疑问。
    这个疑问,其实也是我当初研究武大郎的历史之时和秦楚楚一起探讨过的,当时的我根据野史记载之中所留下的线索,就认为武大郎可能并没有被火化,而是被抛尸了。
    至于野史记载之中武大郎被火化之后残余的骸骨,只不过是武松为了合理合法的报仇给自己找来的证据而已。
    当时的武松是阳谷县的都头,身份相当于当前社会一个地区主管治安的一把手,以他的身份地位和在当地的人际关系,找人做假的口供和证词其实是很容易的。
    果不其然,面对着秦楚楚提出的疑问之时,石原大郎露出了一脸的仇恨之色,身上顿时就怨气滔天。
    虽然已经时隔了几百上千年,但只要一想起他当年的遭遇,想起那对奸夫淫妇害死他的一幕幕之时,就有无穷无尽的怨气,从石原大郎的身上冲天而起。
    “哼!”
    先是发出了一声冷哼,接下来石原大郎给我们讲起了他当年的往事,讲起了他被潘金莲和西门庆这一对奸夫淫妇杀死之后所发生的一切。
    声音之中带着冲天的怨气,带着无穷无尽的不甘,只见石原大郎道“当年那贱人和西门庆私通,其实我早就发现了,但为了我二弟,我一直都在忍着。”
    “我二弟他是一个暴脾气,如果他知道他嫂子和他人私通,我这个做哥哥的受了委屈,他肯定会替我出头,会杀了那个贱人,杀了西门庆那个畜生的!”
    “我这个做哥哥的无能,不能为我们老武家争光,我二弟他在县衙做都头,是我们老武家出人头地的人物,我不能因为我,毁了他的前程,让他受到牵连!”
    “可是我愿意忍受常人所不能忍,潘金莲和西门庆那两个贱人却不愿意!”
    “他们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认为我的存在,会妨碍了他们偷欢,所以西门庆那个畜生趁着我兄弟外出公干之时故意将我打成了重伤,潘金莲那个贱人,给我的药里下毒。”
    “那一日,当我从昏迷之中醒过来之时,潘金莲端着一碗药站在我的床前,她的口中虽然情意绵绵的喊着大郎,吃药了!但她的眼眸之中却流露出了无比凶悍的光芒,就如同一只择人而噬的野兽一般。”
    “看着她的眼神,我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但是当时的我,根本就无力反抗!”
    “潘金莲和西门庆把我按在了床上,把那碗剧毒的药汤,灌进了我的口中。”
    “毒发之后,我七窍流血而死,但因为我的怨气太重,灵魂不愿意离体而出,所以我那怕是死了,潘金莲和西门庆所说的一切,所做的一切,我全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当时看着我横在床上的尸体,潘金莲那贱人显的有些害怕,但她却咬着牙齿告诉西门庆,说最好是来个毁尸灭迹,把我的尸体和床单被子这些全部都付之一炬,一把火烧个干净。”
    “然而西门庆却不同意潘金莲那贱人提出的办法,说用火来毁灭证据不是最好的办法,很容易走漏风声留下把柄。”
    “不如趁着夜半无人时分,把我的尸体和床单被子这些,全部都投入到河中。”
    “那条河直通大海,尸体顺流而下,不出一日就能够进入大海之中,那个时候就没有任何证据了。”
    “到时候他找一个和我身材差不多的尸体焚化掉,就说我意外发病身亡。”
    “就算我二弟是阳谷县的都头,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之下,他也很难给他们两个定罪。”
    武大郎说到这里,我们基本上已经弄清楚了当年的具体情况。
    看来和我根据野史记载做出的推断差不多,武大郎被杀死之后确实是被抛尸了。
    武松用来做证据的那没有完全烧化,带有剧毒的骸骨,其实是武松动的手脚。
    虽然武松能够肯定他大哥武大郎是潘金莲和西门庆所杀,但他却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他才利用他手中的权力,人为制造出了证据。
    从这方面来说,西门庆和潘金莲也是罪有应得,死的其所。
    他们密谋害人,最终却反受其害,这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如此说来,你的尸体被他们两个投入到了河中,沿河而下,进入了大海之中,最终漂流到了扶桑之地?”
    和秦楚楚相顾对视了一眼之后,我对着石原太郎道。
    石原太郎点了点头,看上去心有余悸的道“人常言道,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次,两般不为过,最毒妇人心,潘金莲那个贱人,她可真是太毒了!”
    “如果照她所说的办法,虽然我怨气滔天,但却挡不住一把烈火啊!”
    “如果我的尸体被烈火焚烧,最终化为一缕青烟,一堆灰烬,那我将成为一名孤魂野鬼,很有可能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但在按照西门庆所说的方法把我投进了穿越阳谷县的那条河流之后,不到一天的时间之内,我就漂流入海,一直向东而下。”
    “在大海之中漂流了七天七夜,我的怨气越来越重,就连大海之中的鱼儿,都不敢靠近我的尸体,团团的围住了我。”
    “那一日,当我的尸体漂流到了一座孤岛上之时,主人正好在那座道上修行,他发现了怨气滔天的我,就将我的尸体从大海之中捞了出来。”
    “接下来的十数年之中,主人用他的无上之法让我和常人一样,拥有了行动能力,甚至,让我的身躯之中有无穷之力,浑身上下刀枪不入,成了一名横扫扶桑的绝世高手。”
    “有了这样的实力,我自然想第一时间返回阳谷县,杀死那一对奸夫淫妇,出了胸中的一口恶气。”
    “但主人却告诉我,他说那对奸夫淫妇早就被我的二弟所杀,我在人世间的仇恨,早已经随风而去,化作了滔滔海水。”
    “甚至,就连我的二弟武松,他都已经落发为僧,坐化于寺。”
    “听到主人这话,让我悲从中来,二弟是我这个世界之上唯一的依恋,没想到我这个已死之人还活着,他却落发为僧,坐化于寺,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贼老天,真是造化弄人,我们兄弟两个,自从二弟外出公干之后,竟然永无再见之日!”
    “他活着的时候,认为我早已死了!”
    “但其实,我还活着,他却已经死了!”
    石原大郎在说至此时泪流满面,虽然他是一个不化骨级别的僵尸,但他对他兄弟武二郎的感情却一丝一毫都没有作假。
    从这方面来说,他也算是一个性情中人,这让我对他的看法倒是有了一定的改观。
    而就在这时,石原大郎继续说道“既然我二弟已经死了,那这花花世界,多彩人间我就没有什么可眷恋的了,当时我的想法是离开这个世界,如果有机会去阴曹地府的话,我打算去趟阴曹地府,给自己争取一个轮回转世的机会。”
    “假如有机会的话,我想找到潘金莲和西门庆那对奸夫淫妇的转世之身,找他们报仇雪恨,假如有机会的话,我想找到我二弟武松,和他再做一世兄弟!”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主人却告诉我,他说我的阴魂被怨气封锁在了身体之中,将永生永世都不得而出,轮回转世,对我来说是一种奢望,是永远都不可能的。”
    “如果我的身体死亡,那就代表着我永远都消失在天地之间,从此之后,这世间再无大郎!”
    “在这种情况之下,那怕是对这个世界没有一丝一毫的眷恋,我却不愿意离开这个世界。”
    “我在想,如果有朝一日,给我遇到了潘金莲和西门庆的转世之人,那我一定要用这世界上最残忍的办法去报复他们。”
    “如果有朝一日,给我遇到了我兄弟武二的转世之人,我这个做哥哥的,一定要让他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辅佐他成为这个世界之上最有权势,最有地位的人物!”
    “为了达到我的这个目的,主人让我做了一任扶桑之主,因为我的名字之中带有大郎这两个字,所以整个扶桑,没有人敢用大郎之名。”
    “因为我和二弟是武姓出身,虽然主人赐予了我石原姓氏,但我却利用扶桑之主的身份,给整个扶桑留下了武运长久四个字。”
    “还有,这几百年来东瀛扶桑引以为傲的武士道精神,其实都是因我而起,在我看来,这天下的武士,有那一个能够和我二弟相提并论的?”
    “赤手空拳敢面对猛虎,最终还打死了猛虎,这才是真正的武士道精神!”

猜你喜欢: 《逆行诸天万界》 《蛊师》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 《狄扎尔的世界》 《道门往事》 《你别吓唬我》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