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四十九章 我可以为她死

    小兰陵和郑海冰虽然遵从师命,不得不加入周杰一方的阵营,但他们两个却永远都不会和天机门为敌。
    而且小兰陵和郑海冰有他们的打算,在当前这个时候,他们两个是绝对不会将自己置身于安全境地,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被三名天命之人所在的三方势力围攻的。
    既然是同生共死的兄弟,就应该同享乐,共患难,小兰陵和郑海冰,虽然脱离了天机门,但绝不会断了我们之间的兄弟情分。
    其实不要说小兰陵和郑海冰了,天机门的任何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之下,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徐羽虽然达到了目的,用广成子和赤精子的信物让小兰陵和郑海冰加入了周杰一方,但此刻小兰陵和郑海冰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却让徐羽很是不爽。
    既然加入了周杰一方,就应该和天机门彻底断绝关系,郑海冰和小兰陵依然留在天机门这边,处在十二都天神煞阵的范围之内,他们两个这是什么意思?
    一旦他们三方势力对天机门发动进攻之时,难道还要顾及到小兰陵和郑海冰吗?
    如此一来,小兰陵和郑海冰不仅帮不到任何忙,反而会让周杰一方有所顾忌,不能放开手脚。
    考虑到了这一点,徐羽脸上的表情很是不爽,而就在徐羽正打算用广成子和赤精子的信物再度向小兰陵和郑海冰施压之时,欧阳寒洛和崔鸿基却走到了他的面前。
    欧阳寒洛和崔鸿基都是昆仑派的绝代天骄人物,是年轻一代的核心子弟,崔鸿基更是被徐羽亲自指定为昆仑派的新任掌教,所以此刻当崔鸿基和欧阳寒洛走到了徐羽的面前之时,让徐羽有些诧异。
    虽然他们两个和天机门的人有一定的交集,但随着徐福的计划顺利展开,早已经不怕他们两个泄密,在欧阳寒洛的强烈要求之下,徐羽让他参加了这次的行动。
    难不成崔鸿基和欧阳寒洛,有什么想法吗?
    而就在徐羽产生了这个念头之时,崔鸿基和欧阳寒洛对着他一躬到底,行了一礼。
    接下来只见崔鸿基对着徐羽道:“徐羽祖师,我们两个和天机门的人打过交道,对他们的性格都算是比较熟悉,尤其是小兰陵和郑海冰两个,我和寒洛最为了解。”
    “如果你能让我和寒洛近身给他们晓以利害,是很有可能让他们两个和天机门彻底断绝关系。”
    崔鸿基此言一出,欧阳寒洛在一旁立刻随声附和着道:“徐羽祖师,请你给我们两个一个机会。”
    “我是昆仑派的嫡系子弟,鸿基更是您亲自指定的昆仑掌教,我们两个是绝对不会做出任何对昆仑派不利的事情的。”
    听到欧阳寒洛和崔鸿基这话,看着他们两个满脸真挚的表情,徐羽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欧阳寒洛确实说的没错,以他们两个的身份,是不会做出对昆仑派不利的事情的。
    更何况就算是他们两个想做出什么对昆仑派不利的事情,以他们两个的实力,又能够掀起多大的风浪呢?
    欧阳寒洛的父亲是昆仑派的前任掌教,崔鸿基的爷爷是昆仑派的大长老,他自己更是现任掌教,为了他们的家族,为了自己的前程,难道崔鸿基和欧阳寒洛会做出什么对昆仑派不利,对天机门有利的事情吗?
    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
    正因为考虑到这一点,在轻轻的点了点头之后,徐羽回应着道:“好吧!就看你们两个的了。”
    “小兰陵和郑海冰既然已经加入了我们一方的阵营,他们就应该和天机门脱离关系,站到我们这一边来。”
    周杰虽然是昆仑令主,但对于昆仑派的人来说,徐羽这个玉虚宫的三代弟子,才是昆仑派真正的主宰。
    所以当徐羽发话之后,昆仑派的其他人就没有说话的份儿了,只能在一旁看着。
    欧阳寒洛的父亲,昆仑派的前任掌教欧阳振龙张开了嘴巴想说点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又收了回去。
    他的这个儿子,从小就很固执,即便他是昆仑派掌教,都管不了他的儿子,更何况现在他还不是昆仑掌教。
    罢了罢了,随他去吧!
    而就在欧阳振龙产生了这样的念头之时,欧阳寒洛和崔鸿基两个并排向着天机门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在这个过程之中,欧阳寒洛嘴唇微微一动,对着崔鸿基道:“鸿基,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虽然是竞争对手,但却是最要好的兄弟,这一点,即便是在昆仑派之内,都很少有人知道。”
    “那怕是我父亲和大长老,他们两个都不清楚我们的关系。”
    “这一次,你能出面帮我,让我了结心愿,我在这里,万分感激!”
    欧阳寒洛用的是传音入耳之法,所以他所说的话,只有崔鸿基才能听到。
    而在听到欧阳寒洛的这番话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崔鸿基突然有一种很是不祥的感觉。
    他和欧阳寒洛其实是关系很铁的兄弟,对欧阳寒洛的性格,他是最为了解的一个。
    此刻从欧阳寒洛的话语声之中,他好像感觉到了一股主意已定,连生死都置之度外的决绝之意。
    这家伙,他究竟想干什么?
    “寒洛,我之所以会帮你,是想让你彻底了结了对秦楚楚的念想,但不是为了让你做傻事!”
    “在昆仑派,你是我唯一的兄弟,我不容许你出事!”
    “如果是因为我的原因,你出了什么事情,那你是陷我于不义,置我于不仁,会让我后悔一辈子的!”
    崔鸿基一边走着,一边用传音入耳之法告诫着欧阳寒洛。
    而欧阳寒洛在闻言后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对着崔鸿基回应道:“鸿基,你怎么对我这么不相信?还是不是我的好兄弟了?”
    “我不是给你说了吗?我只想在秦楚楚临死之前,亲口问她一个问题,只有秦楚楚面对面的回答了我,我才能够彻底的忘记她,化解我心头的魔鬼!”
    “如果这个执念不能化解,我这辈子恐怕永远都无法勘破大罗,你这个昆仑派的掌教至尊将来迟早都要飞升到红尘之外,天外天上去的,难道你就不想,让我这个兄弟陪伴着你一起飞升吗?”
    听到欧阳寒洛这话,看着欧阳寒洛一脸轻松的表情,崔鸿基这才略微放心了一点。
    而就在欧阳寒洛和崔鸿基在说话之间,他们两个已经走到了十二都天神煞阵的外围。
    秦楚楚对欧阳寒洛和崔鸿基熟悉的很,尤其是欧阳寒洛这小子,他对秦楚楚的感情,以及他曾经为秦楚楚所做的一切,包括我在内,天机门的人都清楚的很。
    此时此刻,欧阳寒洛和崔鸿基亲自到了十二都天神煞阵之外,他们两个想干什么?
    难不成他们两个真的想说服小兰陵和郑海冰?
    要是有这种想法,那恐怕他们两个,对小兰陵和郑海冰不够熟悉吧!
    欧阳寒洛和崔鸿基对徐羽所说的话我们都听在耳中,但在我们看来,崔鸿基和欧阳寒洛,恐怕有点儿自以为是,自作聪明。
    “楚楚,我有话跟你说!”
    “你让我和鸿基进去,可以吗?”
    我们在十二都天神煞阵之内,看着阵外的崔鸿基和欧阳寒洛,把他们两个当成了两个不知深浅的傻子之时,只见欧阳寒洛突然面色一凝,表情无比凝重,语气极度认真的对着秦楚楚道。
    见此情形,秦楚楚也不好拒绝,更何况在秦楚楚看来,以崔鸿基和欧阳寒洛的实力,对我们是造成不了任何威胁的。
    所以干脆就心念一动,一股煞气凝聚成形,化作了一团狂风,转瞬之间就把崔鸿基和欧阳寒洛给卷进了十二都天神煞阵之内。
    等到崔鸿基和欧阳寒洛反应过来之时,他们两个已经来到了秦楚楚的对面。
    此刻的我就在秦楚楚的左边,欧阳寒洛和崔鸿基两个,分别面对着秦楚楚和我。
    具体来说,崔鸿基和我正面相对,欧阳寒洛面对着秦楚楚。
    “说吧!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如果你们两个想让我劝小兰陵和郑海冰,那就不要开这个口了!”
    “他们两个的性格,我比你们更加了解,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别说是你们两个了,就算是他们两个的师父,广成子和赤精子下界,也是没有用的。”
    面对着欧阳寒洛之时,秦楚楚面色冷漠,如北极的冰雪,南极的冻土一般。
    而欧阳寒洛却恰恰相反,无论任何时候,面对着秦楚楚之时,他的双眸之中都会爆发出炙热的光芒,就如同一个狂热的粉丝,见了自己的偶像一般。
    “楚楚,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你有没有对我起过一点点的心思,对我产生过一点点的好感?”
    “那怕是,某个不经意的时间段,那怕是在某一瞬间,你有没有想起过我这个人?”
    “你有没有想过接受我,让我做你的男人?”
    欧阳寒洛满脸期待,对着秦楚楚问出了这番话。
    而在听到欧阳寒洛的这句话之后,崔鸿基长出了一口气。
    本来他还担心欧阳寒洛会干傻事,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但此刻他问出了这话,无论秦楚楚做出任何回答,或许都可以让他彻底死心和绝望。
    只要欧阳寒洛了结了心头的这个执念,斩断了他对秦楚楚的这份孽缘,他将来的路,或许就可以宽敞许多。
    作为他的铁杆兄弟,这才是崔鸿基最想要的结果。
    甚至崔鸿基在暗暗的想,秦楚楚最好是干脆利落的拒绝了欧阳寒洛,不要给他一丝一毫的幻想,才是最好的结果。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欧阳寒洛彻底的死心,才会让他对秦楚楚彻底的绝望和放弃。
    而就在崔鸿基产生了这样的念头之际,秦楚楚的回答也应声而落。
    和崔鸿基的想要的结果一样,秦楚楚的回答是那么的干脆利落,是那么的不留余地。
    “没有,你对我而言,和路人没有任何区别。”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让你来取代他,或者说,你从来都没有进入过我的视野之中。”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有资格让我和姐姐看上。”
    听到秦楚楚这话,崔鸿基终于松了一口气,欧阳寒洛的脸色却变的煞白煞白,仿佛被利刃扎穿了他的心脏一般。
    不过秦楚楚的回答,却并没有出乎欧阳寒洛的意料之外,他在咬了咬牙之后,转过头来对着我道:“我可以为她死,你能做到吗?”

猜你喜欢: 《X档案之都市怪谈》 《甲骨碎》 《光明祭之逃杀时代》 《诡谲屋的秘密》 《说好的末世呢》 《东陵宝藏之谜》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