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六十八章 姓姜的,我要你死!

    帝天虽然有先天至宝河图洛书,但如果集齐了我们这一方所有人的力量,还是有很大的机会重创帝天,暂时镇压了他的河图洛书的。
    就像当年十二祖巫共同布下十二都天神煞阵,玄冥祖巫集合十二祖巫的力量,破了东皇太一的东皇钟,让东皇太一陨落了一样。
    只要力量达到了极致,就算先天至宝,也是一样能够打破的。
    不过先天灵宝是混沌宇宙之中孕育,只要大千宇宙不崩溃,即便是被打破和镇压,都会有恢复的时候。
    但对当前的我们而言,只要能够暂时打破帝天的河图洛书,让帝天成为一个废人,那还是有很大的机会翻盘的。
    因为之前被莎莎的幻境给骗了很多次,所以当我向帝天叫嚣之时,帝天一脸狐疑的看着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要是每一次受到刺激,他都全力以赴的发动攻击,那在过去的这两个多月,接近三个月的时间之内,估计他都快要给累死了。
    可以说在过去的每一天,每一刻,莎莎都会制造出不同的幻境来刺激他,让他在含恨之下出手,结果却什么作用都没有起到。
    到了最后之时,帝天和姚远他们这些人已经习惯了被刺激,连出手都不愿意亲自出手了。
    “你去试一下,这个姜一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要是个假的,那你出手就够了!”
    和我遥遥相望,在盯着我打量了一番之后,帝天对着一名南宫家族的年轻男子说道。
    这男子在南宫家族的年轻一代之中勉强能算的上是一个天骄人物,但在帝天的面前,他却只能充当一个炮灰角色。
    不过这段时间以来,他们这些人不断的充当炮灰角色,每次遇到莎莎制造出来的幻境,往往只需要一击,就可以击溃幻境,所以当南宫家族的这名年轻男子接到帝天给他下达的这个命令之时,他表现的很是淡定从容。
    “南宫辉谨遵陛下之令。”
    在对着帝天行了一礼之后,这名叫南宫辉的年轻男子就脚踏虚空向着我凌空飞了过来。
    只要天阶七品之上,就可以脚踏虚空,御空而行,南宫辉的实力境界和我是同一个级别的,不过要论真正实力,那他就和我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别说一个南宫辉,就算是十个,一百个南宫辉,我都可以轻松碾压。
    “姓姜的,你虽然只是一个虚像,但就算是击溃了你的虚像,我南宫辉也算是了却了一个心愿啊!”
    “天机门主,当代无敌人物,能够一击之下击溃你的虚像,这是多少人的梦想啊!”
    “哈哈哈”
    御空而行距离我大概有五六米之时,南宫辉表现的很是得意,在那里哈哈大笑着。
    有了这两个多月的经历,南宫辉把我当成了和之前一样的虚像,但此刻的我,却显的很是恼火,只能把我的怒气撒在南宫辉的身上。
    本来我想激怒帝天,倾尽天机门所有的力量,先把帝天这货给打废了再说,却没想到帝天竟然派了南宫辉这个废物来试探我们。
    这一试探之下,只要能够确定我们这帮人是真实存在的,而并不是虚像,那帝天就不可能单独和我们硬拼了。
    我的计划被南宫辉给破坏了,他自然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在这镜中世界之内,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连虚实都分不清楚,活在这个是世上,你还有什么意义?”
    表情冷漠的对着南宫辉说出了这话,我还没等南宫辉出手,就直接祭出了功德神鞭。
    这一次我所祭出的功德神鞭,其内还融入了无量光,可以称之为无量功德神鞭。
    我的这无量功德神鞭,融入了四道无量光,威力堪比下品先天灵宝。
    南宫辉不过是南宫家族的一名普通天骄人物,别说先天灵宝了,就连像样的后天法宝,他的手上都没有一件。
    所以当看到我的无量功德神鞭祭了出来,向着他的头顶命门处落了下来之时,南宫辉被骇的大惊失色。
    “我命休矣!”
    感受着无量功德神鞭所发出的浩瀚威能,南宫辉很清楚的知道,他的这一劫是躲不过去了。
    所以当南宫辉喊出了最后的四个字之后,无量功德神鞭打中了他的脑袋,将他打了一个桃花朵朵万点红。
    不过眼看着南宫辉的尸体从半空之中坠落了下去,帝天不仅没有任何的伤感,反而却表现的激动无比,露出了一脸的欣喜之色。
    “姜一,他就是姜一!”
    “这一次的姜一,不是假的,是真的!”
    “虽然他的打神鞭威力非凡,但最多相当于一件下品先天灵宝,不过既然他能够打死南宫辉,那说明他肯定是姜一无疑!”
    “虚幻的姜一不再出现,说明他们已经无法再维持幻境,只能和我们一觉死战了!”
    “哈哈哈哈”
    帝天发出了狂笑之声,燃灯同样也露出了一脸的喜色。
    “没错,他们肯定撑不下去了!”
    “要想维持一个连世界之主都能欺骗的幻境,需要的法力是海量的,他们那能一直支撑下去?”
    “哈哈,既然他们现身了出来,说明肯定是撑不下去,想和我们一觉死战!”
    “天机门主,姓姜的,你死定了!”
    燃灯满脸喜色,眼眸之中杀意凛然,说话之间,已经把他的灵柩灯和乾坤尺祭了起来。
    在这同时,周杰,姚远,还有昆仑派的诸人,周家姚家的核心人物,一个个全都把自己的先天灵宝,武器法宝祭了出来,准备对我们全面发起进攻。
    “哈哈哈”
    徐福的笑声响彻了镜中世界,在这一刻他完全能够肯定,显现在他眼前的,并不是幻境,而是真实存在的实体。
    “天机门主,没想到在你们之中竟然有幻术高手,就连我这个世界之主,都能够被你们给欺瞒!”
    “不过你们毕竟是客场,在我的镜中世界之中,我是永远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的。”
    “我早就说过,当你们的法力耗尽之时,就是你们的末日!”
    “天帝陛下,姚远,周杰,你们可以催动先天至宝,向他们发起攻击了!”
    “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们天机门,能够在三件先天至宝之下支撑多久?”
    随着徐福的声音一落,帝天在第一时间就催动了河图洛书。
    姚远催动了祖龙塔,周杰催动了塔,还有燃灯的灵柩灯,乾坤尺,老朱雀和老玄武的混沌锤和混沌尺,欧阳振龙的混元一气棍,徐羽的三宝玉如意
    当然,三方联合所布下的周天星辰大阵,在这一刻自然也发动了。
    “轰!”
    “轰!”
    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声响在镜中世界响起,场面狂暴的程度,简直如同世界末日降临一般。
    十二大巫所布下的十二都天神煞阵,加上秦楚楚的庚金之剑,再加上陈婉秋的戊土之精,还有闻人倾城的混沌塔,苏天的混沌金殿,曾梦倩的素色云界旗,面对着帝天他们一方所发动的攻击之时,却有一种支撑不了多久的感觉。
    无奈之下,我也只能加入到防御阵营之中。
    收起了功德神鞭,又凝聚出了功德神旗,而且我还把那四道无量光,融入到了功德神旗之中。
    此刻在我手中所呈现的,是堪比下品先天灵宝的无量功德神旗。
    因为功德神旗是防御性法宝,被我融入了无量光之后,无量功德神旗的防御性和一件下品先天灵宝不相上下,所以在有了无量功德神旗之后,我们这边的压力稍微减少了一些。
    徐福见我凝聚出了无量功德神旗,表现的有些不是很爽,只听见他的声音在镜中世界响了起来。
    “姓姜的,打神鞭和杏黄旗是你们姜氏一族的象征,作为你们姜氏一族不共戴天的仇人,只要见到了打神鞭和杏黄旗,我就会莫名其妙的产生一种想杀人的冲动。”
    “既然你是姜氏一族的当代宗主,那我徐福不杀你,还能杀谁?”
    “这么多年以来,我辛辛苦苦的布下这个绝世杀局,就是为了灭掉你们姜氏一族,铲除了天机一脉!”
    “姓姜的,我要你死!”
    徐福的声音宛如鬼哭狼嚎一般,在镜中世界响起,在这同时,有无数面镜子出现在了镜中世界,让三件先天至宝,所发挥出来的威能瞬间就提升了将近十倍。
    而就在徐福和帝天他们一方正疯狂的向我们发动着攻击之时,一团五色云彩,竟然破开了镜中世界,从外界飘然而至。
    “徐福,我姜氏一族待你不薄,你为何恩将仇报,要置我们姜氏一族于死地啊?”

猜你喜欢: 《无限武者道》 《电竞先锋》 《诡夫好难缠》 《阴人借命》 《我是虚拟现实电影世界大玩家》 《十恶临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