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最坏的结局

    货郎说话的时候,客栈大堂亮起了灯光,随后听到掌柜的说道:“货郎,我怎么和你说的,不让你骚扰几位客官。你怎么……”话还没有说完,掌柜的已经探头向大通铺这里看了一眼,看到了货郎手拿长剑,已经被黑大个子制住。当下吓得手里的蜡烛下一点掉在了地上。
    “货郎你疯了吗?怎么敢对这几位老爷无礼。他们都是贵人,拔根汗毛都要比你的腰粗……”掌柜的一边擦着冷汗,一边代货郎向归不归求饶:“老爷您别和他一般见识,他一个做小买卖的常年在外不容易。脾气也不好……这是看见您包了小店,他没地方住这才犯了性子。您给我一个面子,天一亮我就是报官,指定给您几位出了这口气。您可千万别动私刑,小店一旦死了人,往后谁还敢来店住?”
    掌柜的一边说话,眼睛一边看向制住了货郎的黑大个子。他是担心这个大个子一旦起了杀心,这小客栈死了人的话,打起来官司花钱就是无底洞了。说不定这些年自己勤勤苦苦、起早贪黑挣的这点家底都能陷进去,而且客栈最忌讳死人,说出去好说不好听,谁知道你这里是不是黑店?害死了人命,打通了官府又继续开门做生意?
    看着掌柜慌张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这件事和你无关,他也不是你认识的那个货郎……”说话的时候,老家伙走到了货郎的前面,伸手在他脸上揭下来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
    随后老家伙指着面具后面的‘货郎’对着掌柜的说道:“这个人你认识吗?”
    客栈掌柜也被吓了一跳,之前在县城里听说书的先生说过哪个江洋大盗脸上贴着人皮面具的。不过那都是当作神话故事来听,现在自己亲眼看到自然是惊讶不已。这个假冒货郎的人到底想干什么……“不认识……”掌柜愣愣的回了一句,随后继续说道:“我们这里十里八村的人,我不敢说都能叫得上名字,不过一定是见过的。这个人不是我们这里的人,不过他学货郎学的怎么这么像?说话的动静都是一摸一样……太像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掌柜的心里明白这件事不该自己插手。当下陪着笑脸向着归不归说道:“这是我莽撞了……还是那句话千万别在小店闹出人命,我这里谢谢各位老爷了……”
    说话的时候,掌柜的鞠了一个罗圈躬,随后倒退着离开了客房。等到掌柜的离开之后,百无求继续对着‘货郎’说道:“说……谁让你来的!说出来老子给一个痛快的。还能替阎王爷给你求情,让它别难为……你这是怎么了?”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就见被他制住的‘货郎’突然开始七孔流血,顺着他的眼睛、鼻子和嘴巴不停有黑紫色的鲜血流淌了出来。他抽搐了几下之后便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掌柜的有问题! ”百无求愣了一下之后,也看出来了问题。大叫了一声之后,向着刚刚走出去的掌柜那里追了下去。
    归不归好像算到‘货郎’会有这个下场一样,只是看着倒地的尸身揺了揺头,正想要阻拦百无求的时候,二愣子已经冲了出去。片刻之后,百无求破锣一样的嗓子在外面响了起来:“老家伙,你们都过来看看,掌柜的一家子都死了……”
    归不归这才带着阎君和小任叁走了出去,顺着百无求的声音走过去。就见他已经到了后院掌柜住的地方,此时这里房门已经打开,归不归进去之后看了一眼。就见那位床上躺着掌柜的两口子,二人已经气绝。两具尸体已经僵硬,看来已经死了多时了。
    “是被掐死的,所以才没有血腥气冒出来。要不然的话,傻小子你早就发现了。”归不归检查了一遍尸体之后,继续说道:“刚才我们进店的时候,招呼我们的还是这位掌柜。不过等到货郎出现,掌柜便已经换人了。”
    “不过老子已经把货郎嘴里的丹药都抠出来了啊,那他是怎么死的?”百无求还是想不通这一点,当下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那个货郎身上带着两颗自杀的药丸吗?天底下还有这么一心求死的人吗?”
    “是蜡烛……”归不归刚刚想要回答的时候,阎君在旁边抢先说道:“货郎只是个小角色,派他来的人也知道他八成会失败,这才找了人假扮成掌柜,来灭他的口。货郎在来之前,应该已经服用了某种毒药。只不过这毒药并不能马上致命,后来客栈掌柜出现的时候,他手里的蜡烛里面应该是兑了另外一种药引的,货郎闻到了药引的气味便会马上气绝身亡。”
    “人问不出来,咱们就去问鬼! ”百无求听明白了阎君的话之后,继续说道:“你们俩都是行家,尤其是阎王爷你,这不正好是撞到你的枪尖上了吗?你去问问那个货郎的小鬼,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
    “傻小子,你能想到的事情,派货郎来的人也早就想到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刚才老人家我已经检查过了,这人的身上被下了禁制。人死之后身上的一魂二魄便会自己消融,这个魂魄现在就好像是个傻子一样,什么都问不出来……”
    “不是我们人参说你们几个,这事还用想吗?广孝头顶上的虱子,明摆着……”这时候,小任叁突然开了口。小家伙顿了一下之后,再次说道:“这不就是童戚振干的吗?他想弄死阎王爷,然后再把屎盆子扣在老不死的头上。挑拨阴间的小鬼来找咱们的麻烦……”
    “人参,这件事或许你是冤枉童戚振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现在阎君‘活着’,才是对他最有力的事情。按着你说的那样,反而是走了下乘之计。如果连这个都想不明白的话,那童戚振也就不是童戚振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向着阎君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过这件事不管是不是童戚振做的,我们都要打起几分精神了。傻小子,你去备车,我们不等天亮了。这就走吧……”
    “你们还是把我留在这里吧”这时候,阎君突然说了一句。看了面前的一人二妖一眼之后,它继续说道:“我跟着你们,你们便会有无穷无尽的烦恼。我自己的事情知道应该怎么解决……我自己处理就好,就不劳烦你们几位了。”
    “晚了……”归不归冲着阎君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件事已经由不得阎君你了,现在你如果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地府才会真正的大乱起来。如果乱到一定的地步,各方势力都在争夺死掉的亡魂。而不是送它们去转世轮回……那样的结局就算是童戚振也不想看到。他一直留着你到现在,也就是避免这个情况的发生。”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亲自搀扶着阎君向着客栈外面走去。老家伙边走边继续说道:“到时候阎君你想一下会是什么样的场面?只有死人,不见生人……这样的话,就等着人世间和地府同归于尽吧……”
    这时候,百无求已经从后院的马房将马车带了出来。看着心事重重的阎君跟着归不归和小任叁上车之后,二愣子驾驶着马车继续向着金陵的方向前进。  

猜你喜欢: 《世界救赎者》 《主神创业中》 《最后一个隐门道士》 《超级科技巨子》 《恐怖短信》 《诡道秘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