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古怪的棺材

    看着西洋人晕倒之后,在一旁服侍的船老大和负责翻译的伙计二人都吓了一跳。随后船老大急忙叫过来船上的医生,查看了费尔南德斯之后,大夫对归不归说道:“东家,不碍事,这个西洋鬼是咳嗽咳晕的,稍后自己就能醒过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费尔南德斯男爵已经睁开了眼睛。随后他有些惊恐的看了一眼面前泗水号的老东家,回想起来自己晕倒的经过,不是有人在害自己。这位澳门总督的幕僚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能咳嗽把自己咳晕的,老人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也是真够倒霉的。你们几个印堂发黑,时运不济啊……”这时候,归不归走到了这个佛郎机人面前。老家伙从怀里摸出来三枚铜钱交到了费尔南德斯的手里,然后继续说道:“扔到地上,我老人家替你看看时运。” 
    费尔南德斯在澳门久了,听说过占卜之类的事情。看起来这位泗水号的大当家也深谙此道,当下他没有丝毫犹豫,对着手里的三枚铜钱吹了口气以后,将他们扔到了归不归的面前。 
    三枚铜钱落地之后便远远的分开,其中两枚铜钱落地之后一正一反。而另外一枚铜钱则卡在了甲板上的缝隙当中,看到了铜钱显现出来的卦相之后,归不归当下囁了囁牙花子,老家伙竟然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随后看着费尔南德斯说道:“曜你还真是倒霉到家了,按着你这个卦相,老人家我就应该把你们这些红毛鬼都扔进海里淹死。我老人家见到倒霉的,没见过你们这么倒霉的……” 
    这时候,百无求凑了过来,二愣子看了一眼它压根就看不懂的卦相,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老子就不信这个邪……几个破铜钱就把你吓住了?你手里又没有占祖,蒙外国人有什么意思。老子给你来一个,你看看老子的……”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捡起来那三枚铜钱,随后顺手扔在了地上。结果三枚铜钱和刚刚费尔南德斯丢出来的几乎一模一样,还是两枚铜钱一正—反,第三枚铜钱立在了甲板的缝隙当中。 
    看到了百无求的卦相之后,归不归苦笑了一声,说道:“得,傻小子你也开始……现在把他们扔海里也来不及了,费尔南德斯你过来。刚才的卦相上说你诸事不宜,忌金木水火土。如果不想办法化解的话,你活不到今天晚上。现在老人家我想办法化解一下,问你的话要实话实说,说错了一句话你们家老上帝都救不了你。” 
    此时费尔南德斯男爵已经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当下他擦了一把冷汗。将自己的十字架项链紧紧抓在了手中,随后对着归不归点头说道:“尊敬的归不归先生,有什么话您尽管开口。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不管什么事情都会如实相告。” 
    归不归点了点头之后,先是回头看了一眼吴勉,随后再次对着费尔南德斯说道:“老人家我问你,除了你们这些人之外,你们那艘船上还有其他的人吗?还有,船上有没有什么古怪的货物?比如说是刚刚出土的古董什么的。” 
    “我们这艘船上都是回葡萄牙的商人和水手,他们已经都在您的面前了。至于您说古怪的货物吗……”说到这里的时候,费尔南德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位澳门总督的秘书。随后用弗朗机语对着他说道:“卡洛斯先生,请你过来向归不归先生解释一下你的货物。我劝过你的,按照他们中国人的习俗,那件货物是不吉利的。” 
    听到了费尔南德斯的话,那个叫做卡洛斯的佛郎机人脸色有些尴尬。他向前几步走到了归不归的面前,张嘴说出来一长串又长又绕的弗朗机话来。等他说完之后,那位精通佛郎机语的伙计急忙翻译道:“他说那件货物是澳门总督亲自要求送到佛郎机国内的,是澳门总督的朋友购买地一副棺椁和汉人尸体。不过卡洛斯发誓说这是他花钱向死者家属购买的,绝对不是盗墓得来的。” 
    “这么远送一副棺椁……”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费尔南德斯说道:“看来问题八成是出在这幅棺椁上面了,老人家我也想去见识一下这是一副什么样的棺椁。” 
    看归不归的样子应该是有化解的办法,费尔南德斯这次算松了口气。随后他陪着笑脸对老家伙说道:“这个简单,请您现在就让人把那副棺材运到这里来。” 
    想不到归不归反而摇了摇头,对着他说道:“老人家我可不想犯这个忌讳,算了吧,还是我老人家亲自过去看一眼。看看里面死的是谁,会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你是不是陪着老人家我一起过去见识见识?”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吴勉说的,白发男人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我干嘛要去找这个不自在?想倒霉你自己去就好,别拉上我……” 
    归不归一千年多前就已经习惯了吴勉说话的方式,当下他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有什么好玩的你就看不到了,太可惜了。傻小子……你留在这里看着这些佛郎机人,别让他们乱跑。人参你陪我老人家下去看看。” 
    归不归原本是想让百无求一起去的,不过突然想到刚才二愣子的卦相之后,这才临时改了口,带着小任参一起要去下面的西洋船。小任参原本也是好奇那是一副什么样的棺材,小家伙这些年遁地的时候见到的古墓不计其数。它也想不到什么棺椁会给这些外国人带来如此的霉运……当下,这一人一妖纵身跳到了下面的西洋船上,在船上转了一圈之后,按着费尔南德斯所说,很快他们俩便在底舱里面发现了那口被铁链层层捆绑,上面还沾满了道符的楠木棺椁来。 
    看到了这口棺椁之后,归不归先是围着它转了一圈。随后揭下来一张道符看了一眼,随后笑着对小任参说道:“敕令的敕都画错了,这样的符纸也就是能吓唬吓唬没见过世面的小鬼……” 
    “老不死的,你别那么多的废话了,你快看看这棺材里面装的是你们俩哪个亲戚。”小任参咯咯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赶紧你们爷俩见一面,然后一把火烧了,什么倒霉事也就都化解了。” 
    对小任参的话,归不归也不在意。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将棺材上面的铁链一一掰断。随后他直接掀开了棺材盖,等到这一老一小两双眼睛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棺材里面空空如也,除了里面一副发黑的褥子之外,再就没有什么了。 
    看到只是一副空棺材之后,小任参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随后说道:“我们人参还以为这里面有什么邪气的东西呢,敢情屁都没有。回去在问问那些红毛鬼,他们是不是还有什么话忘了说了。” 
    “该说的他们应该都说了,这个时候应该不会再骗我们。”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再次看了棺材里面一眼。就见那一床褥子中间凹陷,现出来一个人形出来。比量了一下人形之后,老家伙自言自语的说道:“到底是谁被关在这里的……”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头顶上的顶棚突然你裂开,随后一块木板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老家伙的头上。

猜你喜欢: 《玄门秘术》 《茅山鬼门》 《谋杀禁忌》 《星际版三国》 《末世之当妈不易》 《死亡游戏》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