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信函

    “这是给徐福大方师的信函”贾士芳皱着眉头将信函拿了起来,随后看着已经解开的封口继续说道:“如果大方师问这信函怎么开口了,我要怎么回复?”
    “就说是饕餮自己撕开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个不能冤枉老人家我,当时拿到信函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至于怎么撕开的你去问饕餮”
    贾士芳沉看着信函默了片刻,随后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那么饕餮有没有说过这封信写的是什么?老人家您深夜冒雨前来,信上说的内容一定是非同小可的。”
    归不归冲着贾士芳露出来老狐狸一样的笑容,说道:“这个你要去问饕餮了,信是它打开的。老人家我又没看过,怎么会知道?”
    贾士芳客气着笑了一下,正想要再说几句的时候,突然听到归不归再次说道:“既然广仁不在,那老人家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给徐福的信函就在这里,什么时候去送就看你们的了好了,我老人家这就回去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当着贾士芳的面催动五行遁法,随后消失在了三清。老家伙消失之后,贾士芳马上拿起来面前的信函离开了三清随后他一个人撑着雨伞穿过了大半个白云观,来到了后面的一间配殿当中。
    敲了敲配殿大门之后,贾士芳开口说道:“弟子贾士芳有事要面见大方师”
    配殿当中响起来了广仁的声音,说道:“归不归走了吗?士芳你进来说”
    有了广仁这句话,贾士芳这才进入到了配殿当中。此时的配殿里并没有点上火烛,这里黑咕隆咚的。一身白衣的广仁盘腿坐在配殿中央,看到了自己徒孙进来之后,招手说道:“过来坐,归不归这么晚来,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贾士芳说话之前,先将那封开了口的信函取了出来。放在了广仁面前之后,这才将刚才归不归说的话原封不动又说了一遍。最后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归不归能在深夜当中冒雨前来,这封信当中一定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以弟子来看,这封信就是他归不归打开的。看过了内容之后,他知道信里牵扯的事情太大,这才将它送来的”
    贾士芳说话的时候,广仁低头盯着面前的信函。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自己的徒孙说道:“信里的内容你看过了吗?”
    贾士芳急忙解释道:“没有,没有您和师尊的话,再给弟子一个胆子,也不敢私自偷看大方师的信函”
    贾士芳的话还没有说完,他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火球。这火球虽然不大,不过却很是耀眼。广仁将信函里面的信纸取了出来,借着火球的光亮看了起来。
    刚刚看了两行,广仁脸上的表情便变得更加郑重了起来,额头上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珠。等到这位大方师看完了整封信函之后,他的内衣已经被汗水湿透,在这有些寒意的配殿当中,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看着广仁大方师的样子,贾士芳便知道信函当中所提的事情非同小可。当下他大气不敢出的坐在广仁面前,等着大方师下面的法旨。
    广仁沉默了好一阵子之后,终于开口对着贾士芳说道:“士芳,这封信是你送来的。你说没有看过这封信,这个我是相信的。不过这封信是关重大,除了你和火山之外,我不再相信任何人。送信的事情也要麻烦你来做了”
    听到了白发大方师的话,贾士芳这才松了口气。刚刚听广仁阴沉的语气,他还以为是要杀自己灭口。不管如何,性命总是保住了
    这时候,广仁继续说道:“原本我应该召集陆地上所有的方士,一起护送这封信到徐福大方师的手里。不过那样的话目标太大,现在只能是你和火山来送信了。记住,一路上不管出了什么事情,信一定要送到徐福大方师的手里。哪怕是火山遭遇了不测,你也不要犹豫,先送了信再说。”
    “弟子记下了”贾士芳答应了一声,他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乍着胆子继续说道:“大方师,这封信上的内容一定非同小可。带着信去见徐福大方师的话或许会有什么意外,如果大方师您信得过士芳,我愿背下信函当中的内容。到时候就算是信函遗失或者损坏都没有什么,士芳只要到了徐福大方师的身边,说出来内容就好”
    “不行”广仁直接否定了贾士芳的建议,随后这位白发大方师继续说道:“这封信是关重大,如果你看过了里面的内容,为了防止信上的内容外泄,我也只能先将你灭口。士芳,不是我不信你,实在是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是,士芳明白了,不会再提此事。”贾士芳当下额头上也见了冷汗,随后他再次说道:“大方师,弟子这就去找师尊。等到他老人家到了,我再和师尊一起前往徐福大方师那里送信。”
    广仁点了点头,说道:“去吧一路上小心,见到火山也不要对他说设封信的事情。总之将他带回来就好”
    就在贾士芳去找火山的时候,归不归已经悄无声息的回到了皇宫当中。再次回到宫殿里面的时候,看到吴勉正坐在窗户前,白发男人打开了窗户,正在欣赏夜雨当中的景色。
    看到归不归回来之后,吴勉身子不动,嘴巴说道:“这么早就回来,广仁不在白云观?”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吴勉说道:“他在,不过就是不出来,让那个叫贾士芳的徒孙招呼老人家我进去的。那封信直接给了贾士芳,这个时候广仁应该已经看完了。老人家我猜的没错的话,他已经开始召回火山,他们爷仨准备走一趟暗镖。”
    吴勉说道:“为什么是他们三个?广仁不会调动全部方士一起去送信吗?”
    “你这是打算考考老人家我的脑力。”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样目标太大了,很容易就被信里的那位注意到。广仁一个不小心或许就会引来陆地上所有方士一起被湮灭掉,广仁他不会想不到这个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古怪笑了一下,随后看着吴勉说道:“不管怎么样,这个烫手的热山芋是扔给广仁了,等到传到徐福那里,就彻底没有我们的事情了。不怕你笑话,白天看到信函到时候,老人家我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真不知道张松他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就在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天空当中又打下来一道闪电。这道雷电竟然打在对着对面宫殿的房顶,一排一排的宫瓦从房上掀到了地上。将周围的太监宫女都惊动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宫殿当中又有有人借着五行遁法之力出现在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前。这人一头白发,正是今晚到吴应熊府上吃酒席的赵真元。
    见到了吴勉、归不归都在窗台上看风景,赵真元行礼、说道:“弟子从额附府上回来了,吴应熊知道了我是您的弟子,又是归不归老人家的晚辈。他想请你们俩到他府上一聚,弟子不敢擅自作主。回来看师尊您和归不归老人家的意思如何。”
    “这个还用看吗?”吴勉扫了对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会不知道我心中是怎么想得吗?”

猜你喜欢: 《巫医之死亡禁书》 《午夜黑车》 《我的异世界小店》 《我的末世小领主》 《慢慢慢慢爱上你》 《雨夜说书人》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