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合谋

    看到了自家王爷诈尸之后,这些下人们都吓的哆嗦了起来。虽然这些人纷纷跪在地上对着允祥磕头,不过其中一个做过亏心事的下人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王爷您饶命啊……我也是被世子逼的,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世子说要是我帮了他这个忙,就抬我们全家的旗我这才没有办法,偷偷摸摸的在福晋的汤锅里扔了块骨头……” 
    “找的就是你……”随着一声带着刻薄声的轻语,允祥和遮天的浓雾都消失的无影无踪。随后,白发男人出现在了这下人的面前。 
    吴勉亲自提着他的衣领,将这人拖到了邵素茹所在的房间之内。邵素茹认出此人原本是弘铭身边的一名伴读,因为此人做事麻利,后来允祥将他调到了自己身边,做了一个负责怡亲王起居饿小管家。平素自己对这人也不薄,逢年过节给的也是第一等的薪酬,想不到最后会是这人在汤中下毒,要至于自己死地。 
    这人知道自己犯下了大罪,为了祈求活命,将自己知道弘铭所办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弘铭自己外住建府之后,便结交了一些江湖术士。其中有一个自称是熊尚的修士,平素和弘铭的关系最好。当时都以为他继承允祥世袭罔替的爵位,熊尚也是拼了命的巴结。 
    后来允祥娶了邵素茹为妻,王府的新福晋还很快便怀了身孕。眼看着自己养父的亲生儿子就要生出来。和硕怡亲王世袭罔替的爵位也要给了人家亲生的儿子,当下弘铭的烦恼便跟着来了。虽说允祥还有一个郡王的爵位会传给自己,不过想到和硕怡亲王的金字招牌,自己的郡王逊色的不是一星半点。 
    如果不是允祥娶了邵素茹,那怡亲王的爵位还是自己的。从这里时候开始,弘铭便开始怨恨起来允祥和邵素茹来。虽然心里怨恨,不过弘铭也没有办法可以扭转事实。当下也只有认命,趁着和酒肉朋友聚会的时候,在他们面前发发牢骚。 
    听弘铭说了几次之后,那位叫做熊尚的修士上了心。私下他找到了弘铭,说自己有办法可以了却世子的烦恼。只是事成之后他要五千两黄金作为报仇。 
    当时弘铭也昏了头,听到这名修士有办法,他便马上点了头。熊尚给了弘铭指甲盖大小的一块骨头,说是只要允祥的福晋怀孕,便将骨头扔进菜肴羹汤当中。福晋吃了之后便会马上暴亡,天下最好的仵作也查不出来人是怎么死的。 
    弘铭当下如获至宝,只是他一个亲王世子动不动便往厨房跑,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当下弘铭便想到了自己幼年时期的伴读,连哄带吓的让他代替自己在邵素茹的羹汤当中下毒。 
    这人开始并不敢下手,虽然这块骨头到手多日,却还是不敢下在福晋的汤锅当中。弘铭催了几次,他迟迟不敢下手。 
    就在这个时候,没等给邵素茹下毒,允祥自己先病倒了。看着几天便脱了像的养父,弘铭喜出望外。当下命自己的伴读暂停动手,先等着允祥病死之后,再动手将福晋也一并毒死。当时候谁都以为怡亲王福晋是因为悲痛欲绝,受不了打击而亡。谁也不会怀疑自己。到时候继承和硕怡亲王王位便名正言顺了。 
    不过看着皇宫天天往王府派御医,弘铭的心里又没底了。别最后允祥的病被御医治好,自己在空欢喜了一场。当下他又去找了熊尚,将五千两黄金翻了一倍,买通了这位修士亲自动手了结允祥的性命。 
    当下,弘铭想办法让熊尚进了王府,成了一名小小的书吏。如果看到允祥有病情痊愈的迹象,便出手了结他的性命。只是还没等允祥痊愈,吴勉、归不归他们先一步到了王府。然后‘徐福’开出了方子,说是能治好怡亲王的病症。 
    就是那么巧,‘徐福’手写的药方到了熊尚的手里抄写。不知道熊尚是怎么知道甘草和其他药材相冲的,趁着没人注意到他,熊修士偷偷摸摸在自己抄写的药方上面添了一味甘草。随后,趁着王府大乱,熊尚又离开了王府。现在他在什么地方,便真的没有人知道了。 
    允祥暴亡以后,弘铭现在唯一的障碍就是邵素茹了。这时候,他派人找到了当年的伴读,命他在今天之内,务必要将那块骨肉下到福晋要吃的饭食当中。到时候福晋死在了允祥的灵堂上,谁都不会怀疑到自己这个养子的头上。和硕怡亲王的王位便是自己的了,想不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听完了这位小管家的诉说之后,归不归看了一眼‘徐福’,说道:“大方师,你这方子还有什么人知道吗?是不是早年的时候流出过,要不然的话,怎么会有人知道甘草和药方相冲?老人家我都不知道的方子,” 
    “这是那个徐福在海上想到的方子,为了应对海上方士可能遇到的丹田损伤,这个你自然是不知道的。”‘徐福’古怪的看了吴勉和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们俩是真不知道呢?还是假装不知道?什么叫做熊尚的修士?他压根就是一个方士,一个名字上了格杀令名单的方士……” 
    吴勉、归不归听到说有人能破了‘徐福’的药方,便猜到此人与格杀令方士有关。现在亲耳听到‘徐福’说出来,二人对视了一下眼神之后,归不归低着头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命啊……千防万防还是没有防住大方师你的诡计。这次你又把我们俩带坑里了,老人家我想不通了,你偶尔也历练历练广仁和火山嘛……” 
    “巧合……老家伙你让我说几遍才懂?这又是巧合……”‘徐福’也跟着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凭良心说,这次可不是我把你们带回来的吧?说起来这还是吴勉捏碎内丹引起来的连锁反应。你们不能把什么事情都推到我的身上吧?我回陆地是为了给你和广仁说和的……” 
    “不管他是谁,这次算是惹到我了……”吴勉看了一眼‘徐福’之后,继续说道:“说个名字出来,他的命归我。” 
    “现在格杀令名单上还有八个人,广仁、火山这些年来倦怠了,好像忘了还有格杀令这回事。”徐福看了一眼吴勉、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原本应该是他们俩来处理这个人的,不过他毕竟惹了吴勉,再让他们俩动手,那就有些不妥当……” 
    没等‘徐福’说完,归不归突然打断了他的话:“等等……大方师你说句实话,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就算名字上了格杀令,也不用麻烦你亲自跑一趟吧?这个人不是一般的方士吧?广仁、火山这些年不去追杀这些方士,也不是因为倦怠,是因为他们俩知道不是这个人的对手……对吧?” 
    ‘徐福’笑着摇了摇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的疑心还真是不轻,我就不明白了,有我陪着你们,就算这个方士的术法再高强,总高不过我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这些年来,的确有个方士不好办。当年有个叫做冯天奇的修士驾船到东海寻找徐福的踪迹。他在大海上漂泊了一百多天,最后徐福被诚意打动。收了他做了弟子……”

猜你喜欢: 《伏魔法令》 《恐怖邮差》 《惊魂降头师》 《茅山遗孤》 《走尸档案》 《走阴女》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