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 雷击木

    古玩市场还是那么热闹,但我们没有闲逛,而是直接来到藏宝轩。
    那奸商老板仍然坐在柜台里,听我说要买《符咒大全》之后,他再次热情的介绍起来:“小兄弟果然眼力非凡!这本其实是我的传家宝!不过看小兄弟眉清目秀,一表人才,跟这本书简直绝配!既然如此,我也唯有忍痛割爱了。友情价,九千!”
    “什么?两个月前还八千呢!”见他如此黑心,我不禁惊呼出来。
    老板露出一副‘你不懂’的表情说道:“同样是白菜,春天和秋天价格能一样吗?”
    “可古书跟季节有什么关系?”
    “好,小兄弟,那我问你,一百年的古书和三百年的古书,哪个值钱?肯定是放得越久越值钱啊,两个月之前的价格,怎么能和两个月之后的价格相提并论呢?”
    见我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姜大师走上前来,说道:“少扯淡,这纸张和装订技术都是民国时期的,最多值二百。”
    “沃槽?你怎么不去抢!”老板不干了,九千块钱的东西直接砍价到二百,这简直是抢劫啊!
    姜大师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你这个虽然是手抄本,但又不是什么名人之作,品相一般,要真是明朝的东西,还能留到现在?早就被收藏家买走了。”
    被人一语道破真相,老板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真本书虽然是民国时期的东西,但却是书法大家‘牛锦涛’的真迹!你看看,这后面还有亲笔签名呢。”
    姜大师摆摆手:“什么牛锦涛马锦涛的,没听说过!不如这样,大家都拿出诚意,各退一步,我加点,你也便宜点,怎么样?”
    “这还差不多。”老板表示同意。
    “二百零一。”
    “八千九百九十九。”
    两人同时开口说道,姜大师表示可以多给一块,老板则表示便宜一块。而我早已无语,这两个家伙都毫无诚意!
    果然,老板说道:“行了,咱们也别扯淡了,看你是懂行之人,我也不多要,这书最低两千,要的话直接拿走!”
    “三百,我今天出来没带太多现金。”
    “那我再给你便宜点,一千九,实在没现金就去银行取,刷卡也行。”说着,老板拿出一台pos机,摆在桌子上。
    “既然如此,我再加二十,三百二……”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他们撸胳膊挽袖子,各种砍价技巧层出不穷,砍得是天昏地暗,惨绝人寰!最终还是姜大师略胜一筹,以四百五的价格买下古书。老板气得直瞪眼,愣是拿他没辙。
    拿着《符咒大全》走出藏宝轩,我心情不错,问道:“大师,你怎么知道这是民国时期的书?”
    “以前研究过这些东西,你不是还要一把桃木剑?但这里好像找不到真品。”
    “看吧,实在没有就算了。”
    一边寻找,姜大师一边问道:“小子,听你有个师父?”
    “听谁说的?”
    “云笙啊,她还说你身怀绝世神功,只是以前没到18岁,你师父不让用。”
    那只是我昨天随手装的一个逼,还真不太好解释,不过三哥四哥五哥教了我武功,也算半个师父了吧,于是我点点头:“没错。”
    大师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你师父还收不收徒?”
    噗!我差点吐血,赶忙说道:“不收!”
    “那真是太遗憾了……”
    就在此时,丑鬼忽然轻咦一声,似乎发现了什么东西,向前方飘去,我也赶忙跟了过去。
    只见丑鬼停在一个摊位前,那摊位十分简陋,就地上铺一块布,上面摆了几个八卦镜,旁边还有个筐,筐里放着十几把木剑。摊主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正拿着扇子不停的扇着风,见我们过来,赶忙招呼道:“老哥,买把桃木剑吧,价格便宜。”
    姜大师看了看筐里的桃木剑,说道:“老弟,你这些木剑品相不太好啊,从哪弄来的?”
    “老哥,不瞒你说,我本来是个厨师,给人打工混口饭吃,一直租房子住。可就在两周前,我上班的时候,忽然有个律师来找我,说我爷爷死了,全部遗产都留给我了。其实那不是我亲爷爷,只是个远方亲戚,老人家无子无女,我逢年过节就买点东西去看望他。谁知他早就立下遗嘱,说如果他去世,就让律师将所有遗产都留给我。遗产就是他那套房子,但他生前很喜欢道家的东西,收集了很多八卦镜,桃木剑什么的,但这些东西对我又没什么用,扔了又可惜,所以就拿到这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卖出去。”
    而此时,丑鬼正盯着筐里面最丑的一把木剑。只见那木剑有些焦黑,似乎被火烧过。丑鬼伸出手指,轻轻碰了一下,可刚接触到木剑,异变突生!他手指像汽化了一样,快速蒸发!
    但丑鬼脸上并无焦急之色,慢慢缩回手,说道:“果然是雷击木,买下它。”
    即便我再二,也能看出这是个宝贝!但却不能表露出来,万一摊主不卖了怎么办?于是我假装漠不关心的问道:“这木剑怎么卖的?”
    “我看那边也有人卖桃木剑,他们是50一把,我这剑品相差了点,就30一把好了。”
    我假装犹豫了一下,说道:“这筐里有13把木剑,我全要了,三百块钱卖不卖?”
    摊主赶忙点头:“卖,卖。这里面有几把剑品相特别差,特别是那把,好像被火烧过。”他指着那把‘雷击木’剑说道:“那些品相不好的,就白送给你了。”
    “恩,这筐……”
    “也送你!”
    我笑眯眯的看向姜大师:“给钱吧。”
    姜大师满脸不乐意的表情:“你不说只要一把吗?”
    “这么便宜,多买几把怎么了?再说我帮了你多大忙啊?昨晚还救了你女儿呢。”听到这话,姜大师只好满脸肉疼的拿出三百块钱,摊主赶忙接过,生怕我们反悔。但他不知道的是,他最看不上眼的那把木剑,正是我最想要的东西!
    抱着一筐木剑,走出古玩市场,姜大师恶狠狠地说道:“臭小子,你以后肯定是个奸商,错不了!”
    对此,我只能表示呵呵,说道:“咱们两清了,以后互不相欠,我先走了,拜拜……”
    ……………………
    然后抱着一筐木剑,乘坐公交车回家。
    车上乘客不算太多,我坐在最后排,低声问道:“丑鬼,什么是雷击木?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丑鬼果然没让我失望,答道:“雷击木,又叫雷劈木,雷惊木。顾名思义,就是被雷劈过的树,其中又以枣树为佳,雷劈枣木是至阳之物,鬼怪惧怕之。”
    “是吗?这么厉害?我记得前两年,这附近好像也有棵树被雷劈了。不如咱们去收集雷击木吧?”
    丑鬼摇摇只有一半的脑袋,说道:“没那么简单。真正的雷击木,是指被雷劈过还能存活的树,而且只有被劈到的部分才叫雷击木。如果被劈后树死掉了,那劈中的部分也不算是雷击木。它之所以叫至阳之物?主要是靠雷电的功劳,如果树木被劈后死去,就说明被劈的树木无法储存雷电能量,所以也只是一截焦黑的木头,并不是雷击木。”
    “原来如此?那雷击木一定很少见吧?”
    “不错,非常罕见。”
    “丑鬼你怎么懂这么多啊?”
    丑鬼皱了皱眉毛:“不知道,记不起来……”
    ……………………
    吃过晚饭后,老爹说要带我去医院,我赶忙问道:“怎么了爸?我没病啊。”
    “怎么没病?”老爹把脸一板:“你妈都跟我说了,你今天抱着一筐桃木剑回来,有没有这事?”
    “有,但那是我锻炼用的,您应该知道,我最近在学太极剑法。”
    老爹靠在椅子上:“就你这小样还太极剑法?耍两招给我看看。”
    “孩儿遵旨!”我抱了下拳,跑回屋里,拿出一把普通木剑,便在客厅舞了起来。
    这剑法已经练了快两个月,招式之间衔接纯熟,什么点剑式、刺剑式、撩剑式、抹剑式,练得是有模有样!就连在厨房洗碗的老妈都被吸引过来,等我练完之后,老妈拍手说道:“看,咱儿子耍的还挺像样!”
    “哼,要是学习也这么像样就好了。”老爹扫了我一眼,说道:“穿衣服,准备去医院。”
    “爸,我真没病。”
    见我吓成这熊样,老爹乐了:“谁说你有病了?还记得你章姨吗?”
    我想了想:“章姨?你们公司的那个章姨?她生病了?”
    “是她家孩子,据说精神不太好,”
    我松了口气,问道:“那孩子上小学了吧?我前两年还见过他呢,挺活泼的,怎么精神不好了?”

猜你喜欢: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 《闪婚蜜爱:总裁的神秘新妻》 《我的千年女鬼未婚妻》 《投胎特烦恼》 《诱妻入怀:总裁,咱不约!》 《三才道士》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