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节 逃出生天

    机会就摆在眼前,而且花妙诗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没想到鬼王原本和我是仇敌,现在却利用鬼王攀上了这层关系,所以说人生中真是充满了一个又一个的惊喜。我点点头说道:“没问题,我答应你。”
    “好,我现在就收回阴气,让公子和朋友离去。”
    我赶忙抱了下拳:“如此,便多谢花姑娘了。”
    而此时,贱男在旁边嘿嘿一笑:“呦西,花姑娘……大哥,你回去接他们,我和花姑娘谈谈人生理想……花姑娘,你知道吗我经常做一个重复的梦,梦中有个女子,和你长得是一模一样……”
    我正在往回走,可听到这话却差点摔倒在地这货是赤果果的剽窃我是真的梦到徐凝柔,可他却是泡妞而且泡的还是只千年女鬼
    十几分钟后,当我回到徐凝柔等人停留的地方时,发现他们状态十分糟糕
    小燕已经冻得昏迷不醒,三个男人冻得原地乱跳,徐凝柔面色苍白的坐在地上,虽然还没晕过去,但也萎靡不振,见我回来,范馆长赶忙跑过来,问道:“小兄弟,怎么样了”
    “跟那女鬼谈妥了,她同意我们离开,但出去之后必须封住盗洞,任何人都不许再进来,否则后果自负。”我指挥道:“你们三个轮流背着小燕,我带上徐凝柔,现在就往回走吧。”
    说完,我蹲在徐凝柔身前问道:“怎么样”
    徐凝柔面色苍白,声音颤抖着说道:“感觉双腿已经冻僵,没有知觉了。”
    我赶忙用手帮她揉搓双腿,并没有占便宜的意思,而是双腿被冻到坏死的话,就只能截肢了揉搓了两分钟后,她表示恢复知觉了,试图站起来,可却又跌坐回去,我赶忙扶住,然后将她背起,往回走去。
    至于范馆长、魏天逸、小陈也轮流背着昏迷的小燕。
    一边往石室走,范馆长一边问道:“小兄弟,你是怎么跟女鬼谈妥的”
    “说起来,我和她颇有些渊源,总之你们记住,出去以后要将这里忘记,不要和别人提起,也不要让别人再进来,这里面根本没什么古董,倒有很多僵尸被封印在下面,一旦封印被破坏……那清朝荫尸你们见过吧下面封印的上千具僵尸都比这个厉害”
    魏天逸震惊地问道:“上千具僵尸真的假的”
    “真的,这里是东汉时期张天师修建的,专门封印僵尸的地方。如果下面的封印破坏,上千具僵尸就会苏醒过来,为祸一方,信不信由你们,毕竟手脚长在你们自己身上。如果执意还要进入这里,后果自负,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们……”
    没过多久,我们便回到了石室,发现贱男正面色悲伤,我赶忙问道:“怎么了这是”
    “泡妞失败,她说她年纪都可以做我祖祖祖奶奶了,代沟太深。”
    我差点吐血……但还是安慰道:“没事,天涯何处无芳草,你还年轻,还有机会。”
    找了一间没有尸体的石室,我将徐凝柔放在地上,问道:“现在双腿还有知觉吗”
    她点点头,虚弱的答道:“有,很疼。”
    “应该是冻伤了,不过有知觉就好,有知觉代表没坏死,不用截肢。虽然这石室温度比外面高一点,但仍然在零下,而你们衣服湿透……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弄些火来取暖。”说完,我站起身,看向女鬼花妙诗问道:“花姑娘,现在外面天应该已经黑了,无法赶路,能不能在这里停留一晚,明天再走”
    “可以,公子请便。”
    我道了声谢,说道:“另外还有一事相求,我这几个朋友浑身湿透,不知花姑娘有没有办法帮他们取暖呢”
    花妙诗摇摇头:“没法取暖,不过……前段时间进来的两个盗墓贼带了不少东西,似乎有干燥的衣物,他们死在了另外一间石室中,不如我现在就带公子过去看看。”
    “好,那就有劳姑娘了……”
    在花妙诗的带领下,很快就回到了盗洞所在的石室,我们放下来的绳子还在那里。由于当初我们选择的是右边,而两名盗墓贼选择的确是左边,所以并没碰到他们的尸首。而且右边通往地下河,左边才通往封印僵尸的地方
    只是那两名盗墓贼刚走了两间石室,便被花妙诗害死。那是两个中年人,尸体已经冻僵,不过他们身上的背包却非常大,很快我就找到两个睡袋,和几件干燥的衣服
    将东西带回去之后,我分配道:“这些衣服,范馆长你们先穿上,睡袋留给两个女生。另外,徐姑娘,你和小燕身上的衣服也应该换一下,不然进入睡袋也还是会冷。如果不嫌弃,先穿我的毛衣和裤子吧。”
    徐凝柔赶忙制止道:“不妥,我已经穿了你的羽绒服,况且天气这么冷,你也扛不住的。”
    “没事。”说着,我不顾她的阻止,将毛衣和外裤脱下,然后看向贱男:“把你的毛衣和外裤也贡献出来,先给小燕换上。”
    贱男也没废话,直接贡献出了两件衣服。
    我将衣服放在地上,说道:“我现在带大家退出去,你帮小燕把衣服换上,好了就叫一声……”
    总算解决了衣服的问题,没过多久,小燕悠悠转醒,说她双腿没有知觉了,又哭又闹,众人心情十分沉重。另外,为了取暖,众人不得不脱下死亡同事的外衣,虽然对死者不敬,但为了不被冻死,他们也只能这样做了。
    至于小燕,双腿肯定是保不住了,逃不了被截肢的命运。
    这次的考古行动不但什么都没拿到,反而死了三个人,更害一位妙龄女子截肢,代价不可谓不惨重。
    至于贱男,眼睛里还是布满红血丝,但却没有尸变,这不由让我感到疑惑,根据记载,荫尸病毒很快就会爆发,应该没有潜伏期,可都过去一夜了,贱男竟然还没死
    次日。
    天一亮众人便离开了古墓,徐凝柔已经缓了过来,能自己行走,但小燕双腿坏死,只能躺在睡袋里,由我们五个男人轮流抬着,终于在傍晚时分赶回了村里。范馆长热泪盈眶,终于活着回来了昨天那短短几小时的经历,简直就是噩梦
    此时坐在热炕头上,感觉幸福极了。可想起惨死在古墓中的同时,心情又变得无比沉重。
    而此时,我正和贱男蹲在火炉旁取暖,我问道:“贱男,你怎么还不死”
    贱男满脸死了爹妈的模样:“大哥,你就这么希望我死”
    “那倒不是,我只是怕你忽然尸变,咬伤村民。”
    “放心吧大哥,我没事,就是身体有点虚弱而已,喝两瓶汇仁肾宝就好了。”
    我摇摇头:“那东西对你没用,还好我这次带了千年何首乌,只是这东西不能生吃,等下我切两小片,你用开水泡着喝,应该能解毒。”
    说完,我从包里拿出一个小袋子,里面装着为数不多的何首乌,切下五分之一左右,让他拿去泡水……贱男欢快的走了,我还蹲在火炉旁,思考着古墓和鬼王的事情。就在此时,只听一阵脚步声响起,徐凝柔走了过来,带起一阵香风,蹲在我身旁说道:“这两天真是谢谢你了,你是个不错的孩子。”
    我微笑了一下:“这话听起来有点别扭,语气像是长辈一样,但你并没比我大多少。”
    徐凝柔也笑了:“我比你大五岁,不过话说回来,你并没有一个高中生该有的稚嫩,不论胆色、智慧、见闻都无可挑剔,真是个有趣的人。”
    “谢谢夸奖,你也一直处变不惊,就连你们馆长都做不到这一点。”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了想,说道:“应该是先帮忙把古墓中的尸体运出来,然后将盗洞堵上,然后……就要回庆天市去了,完成一份嘱托。”
    徐凝柔点点头,问道:“你学习这行多久了”
    她指的是道士这一样。我往火炉里添了点柴后,回答道:“四个多月,其实严格来说,我连半吊子都算不上,只能算是刚入门。”
    “哦刚入门就有这份胆识”
    “可能因为这四个月经历的事情很多吧。”
    “愿意给我讲讲吗”
    我微笑:“当然,只要你想听。”
    于是,我们便在火炉旁促膝长谈起来

猜你喜欢: 《长生归来当女婿》 《网游之帝魔之路》 《无限之主神路》 《权色声香》 《风水师秘录》 《寒少,你老婆又驾轻功了》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