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节 福兮,祸兮

    次日。
    徐凝柔再次发出邀请,让我陪她在庆天市转转,我欣然前往,顺便带了银行卡,准备还给她。
    五千万对我来说是个天文数字,对徐家来说却是九牛一毛,但由于自尊心作怪,我不能接受这笔钱。
    贱男吵着说在家无聊,要去当电灯泡。我机智的想了个办法教他画符!
    我只示范了一遍,留下一句‘自己研究’后,便匆匆出了门……
    一路打车来到商场,发现徐凝柔正俏生生地站在门口,她今天穿着浅绿色羽绒服,五官精致,乌黑的秀发梳成马尾辫,青春而又高贵,嘴角带着一抹笑意,倾倒众生!她只是随意站在那里,便不知不觉成为人群中的焦点!
    “凝柔。”我快步走了过去,像阵风一样,虽然商场门口人来人往,却没碰到一个,身法堪称绝妙。
    “抱歉,久等了。”
    徐凝柔眼含笑意:“不要紧,你能抽出时间陪我,我就很开心了,再说我也刚到。”
    “银行卡还你。”说着,我将银行卡递了过去。
    徐凝柔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接了过去,然后说道:“不如这样吧,我用自己赚的钱送你件礼物,别嫌寒酸就行了。”
    “怎么会?就算送一块糖,我也会视若珍宝。”
    徐凝柔轻笑一下,跟我并排走进商场,一路上引起极高的回头率,不少人在背后议论纷纷: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我老脸一红,心说本人也算五官端正,而且吃过千年何首乌后,皮肤白皙,身上还有种习武之人的气质,怎么也不能用牛粪来形容吧?他们一定是嫉妒!
    不过,我何必在意他人目光?
    想到这里,我轻轻握住徐凝柔的玉手,触感柔软细腻,她微微侧过头,轻笑一下,并未挣脱,看来是默许了。
    我也轻松了许多,问道:“凝柔,上次在岚北山脉分开后,你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徐凝柔摇摇头:“虽然当时心里有些害怕,但路上并没遇到危险。”
    听到这话,我微微皱起眉毛:“奇怪。”
    徐凝柔侧过头,美眸望着我问道:“奇怪什么?”
    “因为你走后不久,有只水缸粗细的巨蟒出现,是从你离开的方向爬过来的。而且我离开岚北山脉时,还遇到了狼群。”
    徐凝柔秀眉轻蹙一下,随即化成微笑:“这么说,我运气还不错。”
    “嗯,当时我还担心你能否安全离开呢。”说话间,我顿住身子,回头看了几眼。
    “怎么了?”
    我回过头,微微摇了摇,说道:“感觉好像有人跟踪,或许是错觉吧。”
    说完,我们继续往前走去。
    逛街中,徐凝柔精心给我买了一身衣服,从上到下焕然一新,人靠衣装这句话果然没错,徐凝柔眼光独到,给我换了身新衣服之后,气质果然提升了几分!
    只是,我总能感觉到锐利的目光,似乎就在某处看着我,可却又找不到那目光所在之处,所以心中不免有些焦虑,毕竟习武之人的直觉不会出错。
    穿着一身新衣服,我和徐凝柔吃了个快餐,期间有说有笑,正当我们聊得愉快时,忽然接到杜月的电话,说明天要我出面作证,早晨六点到楼下等着,她会开车过来接我。
    挂断电话后,我沉默起来,因为明天的证词会对徐家不利。也不知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会不会就此结束,看着徐凝柔的笑脸,我心中五味杂陈……
    离开商场时,我有些心不在焉,就在我胡思乱想时,只听不远处传来一阵惊呼声。
    原来,有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跑到了马路中央!车辆来来往往,十分危险,孩子的家长也不在附近。
    “咦?那边有个孩子!”徐凝柔看到之后,面色一变:“我们快去救他!”
    说完,她便迈开步子跑了过去,但我速度更快,身形一闪便冲到了马路中央,将哭泣的小男孩抱住。
    可就在此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忽然感觉脑海一片空白,脚步也停了下来,站在马路上一动不动!
    与此同时,一辆吉普车飞驰而来!从那马达的轰鸣声判断,时速超过100公里!虽然不知他是如何在闹市区开这么快的,但如果被撞到,绝无生还的可能!
    “快躲开啊!”远处,徐凝柔花容失色地喊道。
    路边的行人也紧张地注视着这一幕。
    而我虽然脑海一片空白,但全身的汗毛却忽然乍起!这是种本能反应!能够预知危险!
    我下意识地咬了下舌尖!在疼痛的刺激下,瞬间就清醒过来!可想要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吉普车距离我不足两米!而且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从挡风玻璃望进去,只见司机是个中年男子,面色冷峻,眼神中带着一股阴狠!
    这绝对是有预谋的!
    可我来不及想太多,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撑在吉普车前机盖上,脚下用力,做出一个凌空侧翻!险之又险地躲过一劫!
    吉普车速度不减,继续向前行驶,很快便消失在视线中。
    我平稳的落在地上,抱着小男孩跑到安全的地方。
    看到这一幕的路人纷纷露出震惊之色!
    而男孩的父母也不知从哪冒了出来,对我连声道谢,可我没心情跟他们闲聊,就随便客套了几句。
    徐凝柔也走了过来,关切地问道:“受伤了吗?要不要去医院?”
    握了握有些发麻的手,我摇摇头:“没事,但这并不是一起偶然事故,而是故意针对我的阴谋。”
    徐凝柔冰雪聪明,美眸动了动,问道:“你的意思是……徐小磊?”
    的确,我很少树敌,除了徐小磊那一伙,我想不到还有谁想置我于死地!刚刚脑海一片空白,就好像被鬼迷住了一样,还好我反应够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见我面色凝重,徐凝柔说道:“回去之后,我会让父亲调查,不管是不是小磊做的,都会给你个答复。”
    我点点头,没有多说话……
    分开后,我带着凝重的心情回到家中。
    打开门,我随便扫了一眼,发现贱男的鞋子则不见了,于是问道:“妈,杨剑南去哪了?”
    老妈正在厨房洗菜,听到我问话,关掉水龙头答道:“你走后没多久,小杨接到一个电话,然后就神色匆忙的走了。我问他去哪,他说什么姜叔的女儿遇到麻烦了,他要去帮忙。”
    听完老妈的描述,我心说姜叔?难道是姜大师?
    要知道,姜大师惹麻烦的能力若是号称第二,绝对没人敢称第一!贱男虽然是‘先天道体’,阳气强得一塌糊涂,可就凭他那半吊子道术,肯定解决不了姜大师的麻烦。
    而贱男是来我家做客的,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我也不好交待。
    本来今天遭到暗算心情就不太好,现在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顿时感觉头大。
    而就在此时,我手机响了起来,拿出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号码,按下接听键,我客气地问道:“你好,哪位?”
    电话那边传来一道苍老而又急切的声音:“小龙?听说你刚才遭人暗算了?”
    这声音,正是糟老头杜天智的。
    我问道:“大哥,你消息怎么这么灵通?”
    杜天智苦笑一声:“小龙,你就别挖苦我了,你差点被害死,我却现在才收到消息。你是唯一的证人,绝不容许出现任何意外!我正带着小月往你家赶,今夜定要保你平安无事!”
    不多时,杜天智便带着杜月赶到了,我为老妈引荐了一番:“妈,这位是我大师伯杜天智,这位是大师伯的女儿,杜月师姐。”
    在旁人面前,还是要叫糟老头师伯的。
    杜天智呵呵一笑:“你就是小龙的母亲吧?不错不错,教出了一个好孩子啊。”
    老妈露出疑惑的目光,心说我家孩子哪好了?被学校开除不说,还经常玩失踪,一问就说是去学武术,敢情是被你这个老不死拐走了!
    虽然心中这样想,但老妈还是面带笑容的客套,虽然外人看不出,但我还是知道她内心的变化。
    然而我却没心情听他们客套,因为刚才拨打贱男手机,提示对方已关机,再拨打姜云笙的手机,也是一样关机。这说明贱男肯定出了意外,我必须尽快过去看看才行,于是说道:“大师伯,麻烦你们暂时留在这里,跟我父母好好聊聊,我要出去办点事。”
    言下之意就是让他们保护我父母安全。现在徐小磊已经有所动作,我担心父母会遭到毒手,可这话又不能明说,因为会让老妈担心。
    杜天智是根老油条,听出了我有所顾忌,于是说道:“让小月留下就行,咱们爷俩好久没见,刚好出去叙叙旧。”
    杜天智的意思是:让我女儿留下,足以保证你父母安全,现在敌人的主要目标是你,必须由老夫亲自出马才行。
    现在还不知道贱男遇到什么麻烦,糟老头主动给我当保镖,不用白不用!打开门说道:“那走吧。妈,我出去办点事,你好好招待下杜师姐。”说完,我便带杜天智出了家门。
    虽然进了正月,但天还是很短,下午四点半,天就已经黑了下来。
    天空飘着小雪,在路灯照耀下,缓缓飘落。
    来到楼下,我径直走到了杜月的小轿车旁边,杜天智则面色深沉地站在小轿车另一侧。
    就这样,我们像两条傻狗一样在原地站了两分钟,我终于沉不住气,问道:“大哥,咱怎么不上车?”
    杜天智回了一句话,我差点摔倒在地!
    “我等你开门呢。”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我问道:“你不会开车?”
    “废话!老夫常年在深山隐居,怎么可能会开车?”杜天智吹胡子瞪眼地说道。
    沃槽?这糟老头还挺硬气,不会开车你装什么深沉……

猜你喜欢: 《神级盗墓系统》 《凤临九天:陛下狠狠虐》 《随身带着王者峡谷》 《史上最强重生者》 《亡者低语》 《邪帝来袭:腹黑狂妃哪里逃》

热门小说